•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十四章 借力打力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十四章 借力打力

    作品:《官路弯弯

        张晓晴俏脸晕红,冲到李毅办公桌前,双手撑住桌面,气鼓鼓的逼视李毅。

        她这个姿势有些暧昧,鼓胀的胸脯离李毅的视线很近。

        李毅触目所及,是一片雪白的胸肌。

        想到那次和她发生的初吻,李毅不由得做了个吞咽动作。

        李毅扭开头,看到门口围了一圈人,同事们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都在外面观望。

        “都散了!”李毅挥了挥手。

        张晓晴走过去,大声道:“没看过美女啊!”嘭的把门关上了。然后再次回转身来,气呼呼的说道:“李毅,你说,你凭什么打我哥哥?”

        李毅道:“我没有打他啊。”

        张晓晴道:“我哥说就是你打了他!”

        李毅道:“是我的司机钱多打了他,钱多也是为了帮我出气,谁叫你哥先骂人呢!而且,当时你哥可是有四五个帮手。他们五六个人打我司机一个人呢!”

        张晓晴道:“我哥的脸都被打肿了!李毅,你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

        李毅道:“我都说过了,我没有打他。而且,是他先骂的我,你若不信,你可以去红袖招问问,是他先出言不逊。”

        “红袖招?是个什么地方?”张晓晴瞪眼问道。

        李毅道:“这个,就是玩儿的地方。”

        张晓晴道:“是你们男人玩女人的地方吧?”

        李毅道:“你都知道了,你还问?”

        张晓晴满脸的鄙夷:“你也去那种地方玩?”

        李毅道:“我也是男人啊,你哥去得,我为什么去不得?你要管的话,应该回去管好你哥。”

        张晓晴哼哼道:“李毅,想不到你也是这么肮脏的一个人!臭男人!”

        李毅道:“我臭不臭,与你无关!”

        张晓晴道:“你们男人怎么都这德性啊?那里的女人有这么好吗?怎么一个个趋之若鹜呢?”

        李毅淡笑道:“那里的女人也就一般二般吧!比起你张大小姐来,也就强上那么一丁半点而已。”

        “李毅!你敢拿我跟那些妓女比?”张晓晴抓起李毅办公桌上的文件就要砸向李毅。

        李毅伸手按住他的手,说道:“你还真的没法跟她们比!她们最起码一个个都是自力更生!靠本事吃饭!”

        张晓晴道:“他们那是出卖**和灵魂!什么狗屁本事啊?”

        李毅道:“那你就错了,她们也有卖艺不卖身的。他们多才多艺,跟那些明星比起来,她们缺少的只是一个机会。”

        张晓晴道:“我才懒得跟你扯这些事情,我只问你,你们打了我哥哥,你得给我们一个说法!”

        李毅道:“你们张家人是不是都不讲道理啊?”

        张晓晴道:“怎么是我们不讲道理了?你们打人,就是你们的不对!”

        李毅道:“打人就是不对的,这话可是你说的啊!”

        张晓晴道:“普天下也抬不过一个理字去,打人当然是犯法的,既然是你的司机动的手,那就把他交出来,扭送法办!”

        李毅冷笑道:“张小姐……”

        张晓晴道:“别叫我小姐!听着就恶心!你们昨天在那个什么红袖招,也喊别人做小姐吧?”

        李毅道:“那我称呼你一声张大小姐?如果有人无缘无故打了人,还把被打之人抓起来,滥设私刑,你觉得这样的人,是不是很可恶呢?”

        张晓晴道:“居然有这样的人?那当然可恶了!应该抓起来,狠狠治他的罪!”

        李毅冷笑道:“如果这个人,是你们张家的人或是你们张家的亲戚呢?”

        张晓晴道:“这怎么可能?我们家里人,从来不仗势欺人的!”

        李毅道:“江州有个黎海民,是你们家亲戚吧?”

        张晓晴道:“是又怎么样?”

        李毅道:“这个黎海民是你的外公?”

        张晓晴道:“关你什么事?”

        李毅冷笑道:“我刚才说的那个坏蛋,就是黎海民!他打了人家,还把人抓了起来,现在关到你父亲的军营里去了!”

        张晓晴啊了一声,便闭嘴不言了。

        李毅道:“怎么了?不相信我说的话?还是自觉理亏了,说不出话来了?你刚才不是义薄云天吗?口口声声说打人是犯法的,要严惩的!你们家亲戚打了人,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张晓晴鼓着腮帮子,说道:“哼,我才不信你的鬼话呢!”

        李毅道:“不管你信不信,这个事情都是真实存在的。我刚刚放下电话,不信你可以去问问!想不到啊,张大小姐,也就这点见识和能耐!”

        “你血口喷人!”张晓晴道:“我们还是说我哥哥的事情,李毅,你必须给我一个说法!”

        李毅道:“张晓晴!如果你能把那两个被你父亲抓走的人放出来,并且要求你外公向他们道歉赔礼的话,我就答应你,让我的司机给你哥一个说法!”

        张晓晴道:“我才不信你说的鬼话!我父亲是什么人啊,怎么可能抓两个平民百姓呢!”

        李毅指着办公桌上的电话,说道:“不信的话,你可以打电话问问看。”

        张晓晴果真抓起电话,去她的父亲。

        “爸,我听说外公家里出事了?”张晓晴问张良。

        张良道:“晓晴,你怎么知道这事了?”

        “爸,你们是不是抓了两个人?”

        “是啊。”

        “他们犯什么法了?”

        “你外公受了伤,这伤跟这两个人有关,你妈气不过,就抓他们整治一番。”

        “外公怎么受的伤?是他们打的?”

        “这个事情有些复杂,你不要管了。你多看着你哥一点,别让他一天到晚的在外面瞎逛荡!”

        张良说完就挂了电话,在他看来,这是家里的大事,张晓晴这个小女娃,是不必插手的。

        “怎么样?”李毅道:“你父亲是不是说你外公被人打了?”

        张晓晴道:“我爸说,他是抓了两个人,但这两个人也打伤了我外公!是他们罪有应得!”

        李毅道:“那你就弄错了!是你外公打了别人,自己不小心摔了一跤,磕在石头上!所以才受的伤!你看看你们家人,都是些强盗贼啊!打了人不算,还要赖上别人家!最可恨的是,你父亲身为军中高级将领,居然敢私设公堂,惩罚平民百姓!哼,我要向你爷爷告发他去!”

        张晓晴道:“有意思,你居然去向我爷爷告发我父亲……啊,李毅,你用心歹毒!”

        李毅道:“怎么,你还想我去向军.纪.委告发不成?”

        张晓晴道:“你敢!李毅人,我要是敢到军.纪.委告发我父亲,我饶不了你!”

        李毅道:“张晓晴,你刚才不是大义凛然吗?怎么?一碰到自己家里的人和事,你就胳膊肘儿朝里拐了?不敢主持公道了?我刚才说过了,只要你能在自家的事情一视同仁,那我就叫钱多还你哥一个公道。”

        张晓晴是大小姐脾性,最是受不得激,当即说道:“我有什么不敢的啊!那个黎海民,也不是我的正版外公!我亲生娘早就去世了!现在这个后妈,我也不喜欢她,三四十岁的人了,还整天打扮得跟个狐狸精似的!看着都恶心!”

        李毅心想,原来张良的原配夫人早就去世了,现在这个黎海民的女儿,是他的续弦

        男人都会格外痛爱小老婆一些,对小老婆提出来的要求,往往都会想方设法的答应,就算为她做一些出格的事情,也在所不惜。

        “行啊,张大小姐,你要是把这桩事情办成了,我就不去军.纪.委告发张良,还叫钱多给你哥哥一个说法!”李毅心想,如果这件事情能这么解决,而不必惊动上面的大人物,也算是圆满了。

        张家现在的势力,毕竟是如日中天呢!真正要闹将起来,事情闹大了,却未必能解决得了!走张晓晴这条迂回路线,先把事情解决再说。

        想到这里,李毅又激她道:“我听说张大小姐是个女强人,说出来的话,比咱们男人都要管用,但这个事情吧,牵扯到你的家人,只怕没那么容易办成功呢!你要是实在为难的话,那就算了,我再想想办法吧。看在你的初吻都给了我的份上,我不会去军.纪.委告发你父亲的。”

        张晓晴道:“我是什么人,岂会因为亲戚关系就包庇人?哼,李毅,你也太小瞧人了。我这就叫他们把人给放了!”

        说着,张晓晴再次打电话给父亲,要求父亲把人给放了。

        张良听到女儿这么说话,生气的道:“晓晴人,你知不知道?这两个人把你外公打成了重伤!你外公现在还在医院里抢救呢!”

        张晓晴道:“爸,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外公是自己不小心跌了一跤,自个摔伤的,无人无尤!爸,你不要被那个狐狸精迷惑了,干出什么傻事来!私自抓人拷打,那可是犯了军纪的!”

        张良生气道:“晓晴,你怎么这么说话?你还是不是咱们张家的人了!”

        张晓晴道:“爸,我这是为你着想呢!京城里有人知道这个事情,他们说,你要是不放人,他们就跑到军.纪.委去告发你!你总不能为了一个小老婆,把自己的前程都给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