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十章 兄弟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十章 兄弟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心头大震,心想钱多素来老稳,对桑榆用情也深,今天怎么如此失态?

        桑榆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值得他如此情殇?

        “怎么回事?”李毅沉声问道。

        钱多恨恨的道:“我就是想杀了她!”

        李毅道:“钱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钱多张了几次口,憋得黑脸变成了红脸,还是说不出口来。

        “你倒是说话啊!”李毅急得不行,重重拍了拍钱多的肩膀。

        “毅少,桑榆,她居然跟别的男人……”钱多满脸羞愧的说道。

        李毅顿时呆住了,说道:“你说什么?桑榆跟别的男人有一腿?这个事情,关系到你和她的名誉,可不许胡说八道!捉奸是要捉双的。”

        钱多道:“毅少,你去澳门那天,我回江州,想着给她一个惊喜,就没有事先打电话给她,谁知道,谁知道……”

        李毅心里一沉,心想完了,这惊喜多半变成了惊骇。

        真是没有想到,桑榆那样的人,居然会跟别的男人胡来?

        “钱多,你平复一下心情,慢慢说。”李毅道:“别太激动了,你回去之后,看到什么了?”

        钱多道:“我是晚上十点到的家,买好了很多的礼物,拎着来到家门口,看到家里亮着灯,我心里就很温暖,心想桑榆和多多就在里面等我呢!”

        李毅嗯了一声,看到钱多额头的青筋暴突而起,心里十分心痛他,伸手揽住他的肩,说道:“兄弟,别这样。”

        钱多痛苦的埋下头,双手捂住了脸。

        “毅少,我掏出钥匙打开房门,看到桑榆,她正跟一个男人在客厅里乱搞!就在客厅里啊!她妈妈带着多多出去玩了。我当时怎么没杀了那个狗.日的!”钱多恨恨的说道。

        李毅皱眉道:“桑榆怎么是这种人啊!那你把她怎么着了?”

        钱多道:“我把那男的饱揍了一顿。我当时气愤之下,也把她给打了。”

        李毅道:“她现在在哪里?”

        钱多道:“跑了,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李毅道:“那多多呢?”

        钱多道:“跟他外婆在一起呢,还住家里面。他外婆倒是帮着我,骂了桑榆。”

        李毅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事情,该怎么处理呢?要怎么安慰钱多呢?

        对一个男人来说,还有什么比妻子背叛自己更令人气愤的了?

        这种情况下,说再多的安慰话,也是空的啊。

        李毅道:“你回去也有好几天了啊。这几天你都在干嘛?”

        钱多道:“我一气之下也离开了家,在苏新亮那里住了几天,我这几天,天天打听你的消息,你一回来,我就准备回京了。毅少,我今天来,就是向你告个别。”

        李毅怔道:“你要去哪里?”

        钱多道:“毅少,我以后都不能服伺你了!请你原谅。”

        李毅道:“你要去哪里?你倒是说话啊!”

        钱多恨恨的说道:“我要去杀了那对奸夫淫妇!”

        李毅道:“荒唐!你去杀了他们,你也得死啊!”

        钱多道:“所以,我才来向毅少道个别,若不是想着这事,那天晚上我就把他们给杀了。”

        李毅道:“糊涂!钱多,你这脑瓜子里想些什么呢?我知道你气不过,但是,你连父母给你的性命都要丢弃吗?你杀两个畜生容易,搭上你的命,那就太不值了!”

        钱多道:“毅少,不杀他们,难泄我心头之恨!”

        李毅道:“为了一个女人,还是一个背叛了你的女人,搭上你的性命,你觉得值吗?这世界上,三只脚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女人多得是啊!桑榆走了,你还可以另外找一个!”

        钱多道:“毅少,你说的道理我都懂,但是我心里这口气实在是不顺,这不是女人不女人的事情,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啊!我一定要杀了他们!”

        李毅道:“行,你一定要杀他们是不是?我成全你们,这件事情我来做,我派人去杀他们!给兄弟你出出这口恶气!”

        钱多怔住了,说道:“毅少,那可不行啊,我不能拉你下水啊!”

        李毅道:“你是我的兄弟,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去送死。既然你一定要杀死他们,那这个恶人就由我来做吧!”

        钱多道:“不行,毅少,你身份尊贵,怎么可以做这种杀人的勾当啊!毅少!这是我的事情,我自己来处理。”

        李毅道:“说起来,这也是我的不对啊。钱多,当初桑榆是我介绍给你认识的,若不是因为我,你们也不会一再的相遇直到结婚。是我这个媒人没有当好。这件事情既然因我而起,那就由我来解决吧!”

        钱多急得不行,说道:“毅少,不能由你出手。我这就回江州去,把那对狗男女给剁了!”

        李毅道:“我在江州有几个好兄弟,我叫他们去做!”

        钱多知道李毅说的是那四大金刚。李毅把他们从澳门带了出来,养在江州的四海集团里当保镖。

        李毅道:“我一个电话打过去,他们一定会帮忙的!你说是你回去快,还是我打电话快呢?”

        钱多站起来的身子又腾的坐了下去,说道:“毅少,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听你的,我不回去杀他们了!”

        李毅笑道:“这才对嘛!一个负了心的女人,你为她去死,你不值啊!”

        钱多道:“这样的女人,我是不可能再跟她过下去了,我回江州去跟她离婚!我一个人带多多过日子!”

        李毅道:“这样的事情,是个男人都会受不了的,钱多,你要离婚,我并不反对。只要你考虑清楚了就行。”

        钱多道:“我考虑清楚了!毅少,我这就回去!”

        李毅道:“且慢,过两天,我陪你回一趟江州。”

        钱多知道李毅是放心不下自己,便说道:“毅少,你放心,我不是那种鲁莽的人,真要是不计后果的话,我早就把他们给杀了。”

        李毅不想就此问题继续下去,问道:“我叫你回江州办的事情呢?”

        钱多哎呀一声,一拍脑袋,说道:“毅少,对不起,我把这事情给忘了。我真是该死啊,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李毅道:“你这几天,天天都在借酒浇愁了吧?”

        钱多不好意思的道:“是啊。天天都是在苏新亮家里喝酒。对了,毅少,苏家小妹,对你可是情深意长啊,我住她家里的时候,她老是向我打听你的事情,只要是我说你的事情,不管我说什么,她都高兴得不得了,一脸的微笑。”

        李毅摆手道:“呵呵,你不要只会说我啊!不是也有个女人很喜欢你的吗?那个掉进水里被你救上来的。发展得如何了?”

        钱多道:“我那时全心全意的爱着桑榆,哪里会去接受别的女人啊,我早就拒绝她了,很久没有联系她,估计都嫁人了吧!”

        李毅道:“兄弟,天涯何处无芳草啊!堕甑不顾,你不必如此神伤。”

        钱多道:“我懂了,毅少。”

        李毅眼神一厉,说道:“但这个事情,我们也不能就这么轻易饶过他们!那个男人,连你的女人都敢碰,可见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啊!我们若是不狠狠教训他一下,兄弟你的面子岂不是丢大了?你是我的兄弟,你脸上无光,我也难过!哼!”

        钱多道:“毅少!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李毅沉声问道:“那你知不知道,那个男的是什么人?”

        钱多道:“是她单位的一个领导,是个副处长。”

        李毅道:“是体制内的人,那就更好办了!”

        钱多道:“其实,我和桑榆之间,很早就出现了裂缝,自从生下多多之后,她就变得格外的霸道和任性,仿佛有多么了不起似的。动不动就对我吆喝。”

        李毅道:“这事情也怪我,你老是跟着我,要她迁就你。你跟在我身边,老是出差,她一个虎狼年纪的女人,守不住寂寞啊!”

        钱多道:“我看她就是存心气我的。上次来京城,她就死活不让我来,跟我大吵了一架,但我还是一意孤行,跟毅少来到了京城。她当时就扬言,叫我出了这扇门就不要再回来了,她还说要叫我永远后悔!”

        李毅道:“好啦,下班后,我带你出去散散心,消遣消遣。”

        企改办经过李毅大刀阔斧的改革之后,现在的风气有了极大的改观,为即将到来的中央部委大改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现在,企改办下面的几个处室运行协调有致,工作效率极高,下面省市来的同志,第一时间就能找到人来办理事情,而且所有的程序全部在部门里办完,不要再请客吃饭,也不必送礼求情。

        规章制度一旦形成和实施,领导者反而会变得轻闲多了。

        李毅下班后,打电话跟林馨说自己要陪钱多出去玩儿,然后叫上顾知武和张一帆等朋友一起出去玩。

        见了面,张一帆便笑道:“李毅,今天去哪里玩啊?”

        李毅道:“今天我们的钱多兄弟心情不爽,我们要带他去一个特别一点的,好玩一点的,美女多一点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