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十三章 你是清官吗?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十三章 你是清官吗?

    作品:《官路弯弯

        秦楷没有急着回答,想了想,在记忆里搜索黎国庆这个人。

        李毅既然说叫他放人,可想而知,这个黎国庆肯定是被江州公安局里拘留或是关押起来的人。

        “李书记,你说的这个黎国庆,是不是那个放火烧了山林的?”秦楷问道。

        李毅道:“对,就是他。据我所知,他烧的那个山头,是座荒山,而且已经承包给他经营。他这把火,并不违法。”

        秦楷道:“李书记,这个事情有些复杂,不知道您知不知道其中的原委?”

        李毅沉声道:“你说的是张良参谋长吧?”

        秦楷道:“是,当初是张良参谋长向我们施了压,要我们严惩故意纵火者。”

        李毅道:“秦局,我的意见是,凡事都必须就事论事,按照法律来办案,而不能因人废事,更不能因人办案!”

        秦楷道:“李书记,我明白您的意思了。那我这就吩咐下去,把人放了?”

        李毅道:“嗯!先把人放了,这件事情,该怎么判,就怎么判,不能冤枉了人。”

        秦楷道:“行,我一定照办。”

        这时,钱多来喊李毅去吃饭,李毅便和秦楷道了再见。

        吃完饭,秦楷的电话便打了过来,告诉李毅,说已经把黎国庆放了出来。

        秦楷说他告诉了黎国庆,是李书记在帮他的忙。

        黎国庆得知这一消息后,便要求跟李书记通电话,当面感谢。

        李毅对黎国庆说:“感谢就不必了,你回乡之后,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抓紧时间进行药材的种植工作。如果还有人胆敢无故阻挠,尽管来找我!”

        黎国庆道:“谢谢李书记,您的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

        李毅把手机递给梅红英,说道:“你男人。”

        梅红英接过来,有些不敢置信,直至听到男人的声音,听到他亲口说他已经出了牢狱,这才惊喜交集,欢呼雀跃,涕泪交零的跟黎国庆聊了起来。

        黎雨心在旁边不停的道:“妈,给我,给我,我要跟爸爸说话。”

        李毅看到她们这高兴劲儿,心里也十分欢畅,能够利用手中的权力,给别人解决实际难题,带给他们快乐,这就是最大的成就了。

        通完话,梅红英将手机递还给李毅,离开座位,纳头就要跪拜。

        李毅起身扶着她,说道:“梅大姐,咱们不兴这一套,你要是这样做,那就是打我李毅的脸了。”

        梅红英道:“李书记,谢谢你!谢谢你。雨心,快快谢谢李书记!”

        黎雨心道:“谢谢李书记。”

        李毅摆了摆手,说道:“人已经放出来了,你们明天还要到信访局去上访吗?”

        梅红英道:“不要了,我们明天就回家去。”

        黎雨心气呼呼的说道:“不行,我们还得上访!妈,他们无故关押我父亲,我们不能就这么算了,得让他们还给我们一个公道!”

        梅红英道:“雨心,现在就已经很不错了,不要再上访了。”

        黎雨心道:“凭什么啊!他们无缘无故的抓了我爸,关了这么多天,不给个说法,我才不肯善罢甘休呢!”

        梅红英急道:“雨心,你别这样,你爸爸出来了,李书记又答应让我们种植药材,这样我们的生活很快就可以好起来,不要再搞事情了。李书记,对不起,雨心还小,她不懂事。你放心,我们不会再上访了。”

        李毅沉声说道:“我觉得小黎说得很对,你们还应该上访!”

        “啊!”梅红英有些转不过弯来,说道:“李书记,这,不妥吧?我家男人已经放出来了,你也准许我家种植药材了,我们得赶紧回去做事,这地可耽搁不起呢!”

        黎雨心道:“妈,你看,连李书记也支持我呢!”

        李毅道:“梅大姐,是这样的,我个人是十分支持你们的,也希望你们在乡里做出个样子来,吸引更多的有钱人回乡来创业投资,带领咱们市各地村民走上共同致富的道路。”

        梅红英道:“就是啊,我们得赶紧回去工作呢!”

        李毅缓缓说道:“我支持你们,并不代表没有人还会从中作梗啊!”

        梅红英一愣,倒吸了一口凉气,说道:“李书记,你的意思是说,那老黎家还会阻挠我们?”

        李毅道:“这不是不可能。毕竟他们家的祖坟在你们承包的荒山上呢!老黎家权大势大,他们岂会轻易认输?”

        梅红英垂头丧气的说道:“那怎么办?我听说他们家女婿在军队里当大官呢!他们要是再派人来,把我家国庆给绑走了怎么办?这药材厂,我们是办不成了!”

        李毅道:“这一点你倒不必再担心了,我已经跟江州市公安局的同志打过招呼,他们会秉公办事,不会再为难你们。但防人之心不可无,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你们投了这么大的资金在乡里,若是有人暗地里使绊子,耍手段,随便都可以为难你们。”

        梅红英道:“是啊!那么大的种植面积,我们就算请了人,也照顾不到,别人要害我们那真是太简单了。我们乡下经常出现往别人鱼塘里撒毒药的事情呢!”

        黎雨心道:“上次,张伯伯家养的几十只鸭子,就被人给下毒害死了!张伯伯气得在村口骂了七天七夜!”

        李毅道:“黎先生的确受到了不公正待遇,你们想找国家相关机构给你们一个说法,这是正常的法律诉求,我觉得也十分应该。”

        梅红英道:“可是,我们告了好几次,也没有用啊,没有人理睬我们。”

        李毅道:“你们不是必去国家信访局了,这是江南省的事情,在省里就能解决好。就算是国家信访局接受了你们的状子,也会打回江南省,责成相关部门去办理。因此,你们可以回江州,找江州市相关部门告状即可。”

        梅红英道:“这行吗?会不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啊?”

        李毅笑道:“我能有什么麻烦啊!你们跟老黎家的纠纷,必须通过法律的方式来进行调解,不然,你们两家之间的疙瘩始终存在。如果公家出门,替你们解开了这个结,那就可以避免今后可能产生的冲突。”

        梅红英恍然大悟,说道:“李书记,还是你想得周到。只是,老黎家肯和我们和解吗?”

        李毅嘿嘿一笑:“事在人为嘛!”

        梅红英母女再次对李毅道谢不已。

        黎雨心四处打量李毅的大屋子,忽然说道:“李书记,你是个清官吗?”

        李毅一愕,反问道:“什么意思?”

        黎雨心道:“我就是想问问,你是个清官吗?”

        李毅笑道:“我当然是个清官。”

        黎雨心稚嫩的脸上浮现丝丝讥笑:“我在书上看到这么一句话‘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李书记,你就是这样的清知府吧?”

        梅红英大吃一惊,没想到女儿这么胆大,居然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来,这不是在捋李毅的虎须吗?

        “雨心,你发什么疯!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梅红英急得伸手猛打女儿,大声呵斥。

        李毅笑道:“小黎,你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什么地方表现得像个贪官了吗?”

        黎雨心道:“你的表现很完美!根本看不出来你是个贪官!但是,你看看你这房子,看看你家里的家具摆设,这可不是一般官员住得起的吧?我在市里读书,去过几个同学家里,这些同志的家长也是当大官的,但他们家里的条件,可没有你家里这么好!”

        梅红英气急了,心想这疯丫头,什么话都敢说啊!人家李书记刚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她转过头就骂人家是贪官!这让李书记怎么下得了台面?

        一气之下,梅红英抬手就去扇女儿的耳光,说道:“李书记,孩子不懂事,你别怪她。我这就带她走!”

        李毅伸手拦住梅红英,说道:“梅大姐,没事,小黎的质疑是对的。呵呵,小黎啊,看人看事,不能只看表面哦!我这套房子,包括这里面所有的家具,都不是我自己花钱买的。”

        黎雨心一脸讥诮的笑道:“当然不是你自个买的啊!当官的哪里还用得着自己去买房买家具啊!像你们这么大的官,肯定大把人上赶着往你们手里送吧!”

        钱多听不下去了,皱眉道:“喂,小丫头片子,你不懂别乱说话啊!小心祸从口出!”

        黎雨心道:“看看,露出峥嵘嘴脸了吧!怎么,想杀人灭口啊?”

        钱多怒道:“小丫头,我刚才看你做得一手好菜,很是勤快,讨人喜爱,没想到你这么调皮!你再胡说八道,我就撕烂你的嘴,把你从这窗口里扔出去!”

        李毅道:“钱多,别吓着孩子。小黎,我这些东西,都是我结婚时,我叔叔送给我的。我叔叔在米国经商,是个有名的大商人,他很有钱,而且大都是在外国赚下来的。怎么?我叔叔送我的结婚礼物,我也不能接受吗?这也算受贿?”

        黎雨心道:“真的?”

        李毅道:“这在纪委都备了案的,不信的话,你可以去查看。”

        黎雨心毕竟是个小姑娘,很快就相信了李毅的话。

        李毅没想到,他今日偶尔出手,做了一回好人好事,却惹来偌大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