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十一章 隐情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十一章 隐情

    作品:《官路弯弯

        梅红英打了一下女儿,说道:“雨心,在李书记面前不得无礼。李书记是个好官呢!”

        李毅道:“无妨,连纯真无邪的小女孩都饱含恨怨啊!看来这事情不简单。梅大姐,你仔细给我说说,一定要说事实,不要掺假。我必须先了解事情的真相,才能替你们做主。”

        梅红英道:“我男人叫黎国庆,他头脑灵活,八几年的时候,村里人都在土里刨食呢,他就一个人跑到沿海去做生意,十几年下来,赚了不少钱……”

        黎雨心不无得意的补充道:“我们家买了村里第一台电视机!全村的人都跑到我家里去看呢!”

        李毅笑道:“呵呵,那时你才多大啊,就记事了?”

        黎雨心道:“那当然!好的人和事,我都记着呢!——坏人坏事,我也都记着,将来长大了,我要报仇!”

        梅红英道:“雨心,你别打断我说话。我男人赚了钱,想着回家乡来创业,去年底就回到了家,包了几百亩荒山,想用来种植中药材。”

        李毅点头道:“这倒是个好主意,现在药材价格走势一日强过一日,梅大姐,你男人的眼光不错啊!”

        黎雨心忍不住又插嘴说道:“那是当然了,我爸爸可厉害了!”

        梅红英道:“是啊,国庆他就是头脑灵泛,又肯下死力气做事,所以才赚到了钱。”

        李毅道:“后来呢?这么久了,现在这药材苗子应该快长成了吧?”

        梅红英道:“我们先是跟市药材监管办的人签了合同,他们同意我们种植中药材,而且同意按市价进行统购统销。我们还高兴了好一阵子。”

        李毅点头道:“嗯,这是惠民举措。黎先生很不错啊,致富不忘家乡人,还回到家乡来创业,带领家乡人共同致富,这种行为,值得我们政府大力宣传和表扬!”

        梅红英眼眶都红了,双手不停的拭泪。

        这时,李毅的手机响起来,却是林馨打过来的,她有事要加班,估计要很晚才能回来,叫李毅不要等她了。

        李毅挂断电话,说道:“梅大姐,你继续说。”

        梅红英道:“先前进行得都很顺利,我们投入了所有的积蓄,购买了相关设备和器具,请了人工,连种植药材苗的大棚都搭起来了,就等着把荒山一烧,赶在今天春天开工。谁知道,万事俱备之时,林业局却来了人,不准我们烧山!”

        李毅道:“你们不是签了合同吗?”

        梅红英道:“但是我们没有想到,林业局会不同意烧山啊!当初我们只是跟地方政府签了合同,但来的人是江州市林业局的官员,他们拿着国家的政策法规,说烧山毁林是违法的,我们要是敢烧,就将我们抓起来。我们敢跟天斗,敢跟地斗,但我们哪里敢跟官斗啊!”

        李毅道:“你们当地政府怎么说的?他们没有居中协调吗?”

        梅红英道:“他们也协调了,但不管用,林业局只有一句话,谁烧山就抓谁!”

        李毅道:“国家的确有这方面的政策,要保护山林。林业局的这种做法,并没有错。但你们的情况不同,你们不是烧完了山就不管,你们还要种植药材的啊!林业局的人怎么就不能具体事情具体处理呢?这也未免太古板了。”

        黎雨心冷哼一声,说道:“还不是因为我们没有烧香拜佛,没有给那些林业局的家伙送礼送钱!”

        李毅微微皱眉,心里十分难受。

        他难受的是,这么小的女孩,就已经受到世俗的污染,知道要向官员行贿才能将事情办好,如果事情没有办好,那就一定是因为没有向官员行贿!

        她这种年纪的孩子,是祖国的花朵,是祖国下一代啊!

        这一代人对政府、对官员的想法和看法,会成为将来几十年中一代人对政府的主流思想!

        这样下去,政府的公信力何在?政府的威信所在?

        “小黎,你还小,这事情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李毅缓缓说道。

        黎雨心撅着嘴道:“就是!凡是我爸爸送过礼的官员,就不管我们家烧山的事情。只有这些我们没有送礼的人,才跳出来管束我们!”

        李毅没想到这孩子的思想如此根深蒂固,极力想在她纯真的岁年里留下一丝美好的回忆,便说道:“小黎,林业局的干部这么做,也是有法律依据的,他们并不是无的放矢。”

        黎雨心道:“那为什么我家承包下来的荒山,却不准许我们烧?我爸爸说了,当初考虑得太不全面,忘记给林业局的人送礼了,所以他们才来阻挠我们烧山。总而言之,凡是当官的,就没有一个好人!”

        梅红英拍了女儿一下,说道:“雨心,大人说话,你少插嘴。李书记,小孩子不懂事,你别听她胡说。”

        李毅道:“童言无忌,不妨事。”

        黎雨心道:“你才童言无忌哩!我是大人了,可不是小孩子!你们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啊?我什么懂着呢!”

        李毅道:“梅大姐,那后来怎么样了?”

        黎雨心道:“我知道!我爸爸想去给他们送礼,但是他们不收了,一定是嫌小了!”

        梅红英生气的道:“雨心!”

        黎雨心冷哼了一声,撇过头去。

        梅红英道:“李书记,林业局的同志执意要按章办事,不准我们烧山。我家国庆一怒之下,就私自放火,烧了一片山林……”

        说到这里,梅红英哇的一声又哭了出来。

        这时车子到了李毅家里,李毅请她们进去,对钱多说道:“看看冰箱里有菜没有,没有的话,去酒店买几个饭菜回来吃,今天林丫头加班,晚上不回来吃饭。”

        钱多笑道:“毅少,还是在这里做饭吃吧。你就看我的手艺吧!桑榆怀孕期间,我为了照顾她,学会了做饭菜,有几个拿手的饭菜,做得还不错哩!”

        李毅笑道:“那就麻烦你了。”

        钱多笑道:“嘿!毅少,你这是不拿我当一家人看待啊!”

        李毅嘿嘿一笑,拍拍他的肩膀。

        请梅红英母女坐下,李毅倒了两杯水给她们,问道:“黎先生把山给烧了,后来怎么样了?”

        梅红英叹息道:“还能怎么样?当天就被抓起来了,判了个故意纵火罪,要负刑事责任。”

        李毅微微动容,他知道,放火罪,属于危害公安安全类犯罪,属于重类犯罪,应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具体量刑视情节而定。

        “这可不是轻罪。少说也要判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李毅沉声说道:“黎先生怎么这么冲动啊!”

        黎雨心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原来家里人都瞒着她,只说她爸爸只是被暂时收监,并没有犯多大的刑责,不用多久就会放出来。

        现在,这个小姑娘忽然听到李毅说父亲要坐十年以上的牢,顿时就悲哭失声。

        梅红英也只是黯然垂泪。

        李毅抓出几张面巾纸,递给黎雨心。

        黎雨心打了一下李毅的手,双手抹着眼睛,嘤嘤哭着,说道:“我不要你的纸,你也是当官的,我爸爸就是被你们害的!”

        李毅说道:“小黎,你莫着急,你父亲的事情属于特别事件,他手里有这几座荒山的承包合同,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他是有权利这么做的,只不过有些手续还没有办齐全而已。”

        黎雨心听了,便放开放手,看着李毅,说道:“你说真的?你可以救我爸爸出来吗?”

        李毅点了点头,沉声说道:“我可以救他出来。”

        黎雨心破涕为笑,接过李毅一直伸在自己面前的纸巾,抹了抹脸上的泪水,说道:“那你快去把我爸爸救出来啊!”

        李毅道:“小黎,这不是一两句话就可以解决的事情啊,我会找时间跟江州市的相关官员进行沟通,讨论你爸爸的案件。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他救出来的。”

        黎雨心道:“骗子!你不是当大官的吗?你打个电话下去,他们就会把我爸爸放出来了!”

        李毅正容说道:“小黎,政府部门的办事,都是有一定程序的,如果我现在用特权把你爸爸放出来,那不是不可以,我一个电话,的确可以让你爸爸出来。但这样做,是不符合程序的,这对你爸,对我,对国家的法律,都是不好的行为。”

        黎雨心道:“怎么别的当官的都很威风凛凛,一个电话就可以解决所有的事情啊!”

        李毅道:“小黎,从你刚才的谈话中,我发现你是一个很有思想的年轻人,你虽然是学生,但你已经知法,懂法,对社会和政府有了自己的一套看法。我如果照你说的做了,那我在你心里,岂不是也成了一个以权谋私的坏官?”

        梅红英忧心忡忡的道:“李书记,这个事情,只怕没有这么简单呢!我听说,当初那道不准我们烧山的命令,林业局的官员们,还得到过一个市长的签字同意。”

        李毅道:“哦?哪个市长?”

        梅红英道:“就是刚才要抓我们回去的那个市长!我见过她一面,我们上次来京城告状,就是他抓回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