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十章 让政府给坑了!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十章 让政府给坑了!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被这个妇人的举动震动了,心想一个人家里得出了什么样的事情,才会让她一个妇道人家,带着一个尚未成年的女儿,千里迢迢跑到京城来告状呢?

        这时,国家信访局里走出来一个工作人员,对梁悟生说道:“梁主任,我早就叫你们来带她们离开了,怎么还在这里啊?快走,快走啊,等会首长下班经过这里,看到了须不好看!”

        梁悟生连忙道:“吴科,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项青萍说道:“大姐,这里是国家机关,还是不要在这里闹事的好。我们到江州驻京办去谈吧!”

        妇人挥舞着双手,嚷嚷道:“我闹事?我这是在告状,能算是闹事吗?分明就是你们在闹事!你们不拦我,我能闹事吗?”

        李毅道:“大姐,你批评得对,是我们工作没有做好,让你受委屈了。你看看,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这国家信访局的同志们啊,也都要下班了。你再这里待下去,也没有人接你的状啊。你们可找着下榻之处?”

        妇人一愣,心想这个大兄弟倒是挺好说话的,便道:“我们今天才到的京城,还没有找地方住宿呢!”

        李毅道:“这里是京城,这旅馆不单不便宜,而且很不好找!去晚了,那可就都客满了。”

        妇人挥手道:“我怕什么,我在大街上打个地铺睡一晚就行了!就在这里,这门槛这里,这里干净,平整,真好睡觉,还不耽搁事情,明天早上告状,还能赶个早班车!”

        李毅笑道:“你打个地铺睡一晚固然可以,但你女儿这么娇嫩嫩的,像朵花一般,你舍得她跟着你一起打地铺啊?你就不怕半夜三更来几个地痞流氓什么的?你女儿要是出点什么事情,那你还不得急死?”

        妇人一滞,看看乖巧可爱的女儿。

        那少女听了李毅的话后,也有些害怕,扯了扯母亲的衣襟,轻声说道:“妈,我不睡大街。”

        李毅道:“大姐,你要是相信我,就跟我走,我带你们去个地方,包你们的吃,包你们的睡,明天还包车把你们送到这地!”

        妇人重重的哼了一声:“你休想骗我!我才不上你的当!前两次,他,”指了指梁悟生,气呼呼的说道:“也是这么骗我,把我骗到驻京办里去睡觉,等我一觉睡醒来,已经回了江州了!我再不上你们的当了!”

        李毅笑道:“大姐,你还挺精明的,看来一般人是害不到你了。呵呵,你放心吧,我不带你去驻京办,我带你们去我家里住,怎么样?”

        妇人疑惑的看了看李毅,说道:“你为什么对我们这么好?我才不信!”

        李毅道:“大姐,我以前在江州工作,现在调到京城来了。你要是关注时事新闻的话,应该知道我。我是不会骗你的。”

        妇人瞅了瞅李毅,说道:“好像,是有点面熟。”

        项青萍在旁边说道:“这位就是咱们江州市委副书记李毅同志。”

        妇人猛然一怔,忽然间变得异常激动起来,扑上前,双手抓住了李毅的双臂,说道:“你就是李书记?”

        李毅道:“大姐,我就是李毅,如假包换。”

        妇人哇的一声痛哭出声,说道:“李书记,我就是要找你啊!”

        李毅笑道:“呵呵,看来大姐果然认得我?”

        妇人道:“我当然认得你啊,你是咱们江州百姓的大福星啊!是江州的青天大老爷!我到处找你,他们都说你调到京城来当官了。李书记,你不能走啊,你走了,我们江州的百姓怎么活啊?”

        贺正宇和项青萍同为江州市的领导,听到百姓这等呼声,不由得大感无地自容,脸色讪然。

        李毅扶住失去控制的妇人,温声说道:“大姐,你现在相信我了吧?”

        妇人忙不迭的点头:“我相信你,李书记,我就相信你。”

        李毅道:“那你就听我的安排,随我到我家去休息一个晚上,我向你保证,明天早上,你要去哪里,我都派专车亲自护送你!保证没有人敢拦你。”

        妇人道:“好,好,我就相信你。”

        李毅对钱多道:“带她们到车上去。”

        钱多应了一声,说道:“两位跟我来。”

        妇人拉着女儿,跟着钱多走向小车。

        “李书记,你在江州百姓中的威望真是高啊!”项青萍由衷的赞叹道。

        李毅黯然一叹,严肃地说道:“我们政府的公信力,有待提高啊!同志们,具体工作中,我们要注意态度和方式方法,对待自己的同志,不要搞得像阶级斗争一般!对待百姓,要和善,要像对待自己的兄弟姐妹一般!”

        梁悟生低下头,说道:“李书记,您教训得是,我们今后一定注意方式方法。只是这些人是顽固的上访者,对他们太仁慈,他们就得寸进尺。如果人人都跑到京城这么闹法,那京城的治安就很难得到保证了。”

        李毅道:“百姓不是野蛮人,他们也是讲道理的!我就不相信了,如果理站在政府这边,他们敢跟我们这么顶牛?这些当百姓的,有几个不怕官?有几个敢跟政府这么对着干?若不是逼急了,他们不会走到这一步!梁悟生同志,之前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今后的工作,请你们驻京办的同志,一定要掌握好温度和火候,不要做伤害老百姓的事情!”

        “李书记,”贺正宇说道:“现在全国的驻京办都是这么做的,这要是维护京城治安和地方形象,不得不为之啊!”

        李毅沉声道:“我不管别的省市是怎么做的,但在咱们江州,一定要、必须要注意方式方法,优待所有上访者!只要咱们江州的工作做扎实了,老百姓都满意了,这上访的人自然就少了!”

        贺正宇还待说什么,李毅摆手道:“贺市长,项市长,今天的饭局就算了吧,你们先回驻京办,咱们改日再聚。”

        “李书记!”贺正宇道:“那俩母女……”

        李毅沉声道:“她们怎么了?”

        贺正宇欲言又止,说道:“李书记,你不要相信她们的话,她们为了告状,为了翻盘,什么诬赖人的话都编得出口。”

        李毅道:“是非曲直,我心里直有一杆秤!”

        说完,李毅深深的看了项青萍一眼,便转身离开。

        贺正宇打了一下手背,急道:“项市长,这可如何是好?”

        项青萍讶道:“贺市长,你这是怎么了?”

        贺正宇道:“那母女俩被李书记给带走了啊!”

        项青萍道:“那有什么?你还不相信李书记吗?”

        贺正宇哎呀一声,说道:“青萍同志,你有所不知,她们告发的事情,跟我有些关系啊!”

        项青萍道:“你是说,是你害了她们?”

        贺正宇哭笑不得:“我跟她们无怨无仇,我凭什么去害她们啊!哎,我是说,这事情跟我有些关系。”

        项青萍笑道:“那你就放心吧,李书记是个恩怨分明的人,他也掂得清谁是谁非,只要你没做亏心事,李书记怪罪不到你头上来。”

        贺正宇道:“可是,我怕李书记误听谗言啊。青萍同志,你跟李书记比较熟,你能不能替我多打听打听这事?”

        项青萍心尖儿一颤,说道:“我跟李书记也不太熟,和你一样,大家都只是同事。”

        贺正宇暗责自己说错话了,连忙改正过来,说道:“青萍同志,对对对,大家都是同事。我只是觉得吧,你一个女同志,又是局外人,比我好打听一些。我若是去打听,估计李书记更要怀疑我了。因此,我才想请你帮我多打听打听。”

        项青萍道:“行,那我明天找李书记问问看。”

        贺正宇向项青萍道谢,心里还是忐忑不安。

        李毅是什么人,江州人只怕都有所耳闻,而贺正宇不只是耳闻,更是目睹过李毅行事,那当真是一点都不讲情面,不管是谁,只要触犯到法律,就敢将其拉下马来!

        他现在只有寄希望于李毅,希望李毅能够站在自己一边……

        李毅把小车的后排让给母女俩,自己在副驾驶位置坐了,问道:“你们是江州哪里人?看你们的穿着打扮,像是富裕人家啊。”

        “我们就是江州市人。”妇人回答道:“不过不是市区的,是农村的。”

        李毅哦了一声,问道:“大姐,你怎么称呼?”

        “我叫梅红英。她是我儿女,叫黎雨心。”

        “梅大姐,雨心,你们好。”

        “李书记,你不要这么客气,雨心,快叫人。”

        “李书记,您好。”黎雨心低声喊了一声。

        李毅道:“梅大姐,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令你如此不懈上访?”

        梅红英道:“李书记,这事情说起来就气死人啊!”

        李毅道:“梅大姐,你慢点说,我听着呢。”

        梅红英道:“李书记,我们的确是富裕人家。若不是出了这档子事情,我们家在江州市里,都算是富人了!”

        李毅道:“哦?那这是怎么回事?”

        小姑娘黎雨心忽然瞪圆了双眼,愤恨的道:“我们家的钱,都让政府给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