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十八章 近水楼台先得月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十八章 近水楼台先得月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呵呵一笑,说道:“贺市长,项市长,快快请进,到我这里来,不必如此客气嘛!”

        贺正宇和项青萍相视一笑,走了进来。

        崔志刚等人便告辞离开。

        李毅从办公桌后边转出来,跟他们握手,在沙发上落座。喊道:“小韩,上好茶。”

        项青萍打量办公室两眼,笑道:“李书记,难怪你到了京城后就不想着回江州看看了,光看这办公室,比起江州市副书记的办公室来,就要奢华不知多少倍呢。”

        李毅呵呵一笑:“这一点,我倒是要承认,京城部委的待遇,比下面要优渥的得多。”

        贺正宇说道:“李书记,一直想向你说声谢谢,但都不得机会。上次你回江州,可巧我又放假了。今天特来向你说声感谢。”

        李毅摆手道:“大家都是同志,谈什么感谢啰!太见外了。”

        贺正宇道:“李书记,我知道,是你进京之前,在省委面前替我说了好话,推荐了我,我这才顺利的当上了这个常务副市长,你对我的大恩,我都铭记在心里。”

        李毅道:“你的升迁,是省委的英明决断,也是你自身努力的结果,我只不过把正确的人推荐到正确的位置上来罢了。”

        对贺正宇的这次来访,李毅还是很高兴的。

        施人以恩,虽然不盼着人家图报,但起码的心意表达还是能够温暖人心的。

        在政治当中,这更是一种投诚和结盟的隐讳表达。

        李毅当初推荐贺正宇,就存了这样的心思。

        虽然暂时将重心偏离了江州,但对江州的影响力和掌控力,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因为贺正宇的加入而有所增强。

        韩伟林泡了茶端过来。

        贺正宇接过茶,说了一声:“谢谢韩秘书。”

        韩伟林嫩脸微红,说道:“我不是李主任的秘书,我只是办公室工作人员。”

        贺正宇笑道:“那也是李书记的秘书嘛!”

        李毅道:“小韩,行了,你出去吧,我们聊会天。”

        韩伟林应声退出。

        李毅呷了一口茶,缓缓问道:“两位来京,是跑什么项目?”

        贺正宇道:“一是跑跑项目,二是特意来看看李毅书记。”

        李毅看向项青萍。

        项青萍说道:“贺市长,李书记可不是外人,我们还是照实说吧。”

        贺正宇搓着双手,说道:“李书记,我们这次来,的确是前来跑项目的,还想请李书记帮帮忙。”

        李毅道:“我也是江州的官员,江州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们这次来要跑哪些项目?我能帮的尽量帮。如果是企改方面的,我就可以做主。如果是其它部门,我可以帮忙疏通。”

        贺正宇道:“我这次来,主要就是想替江州的国有企业改革争取一点资金。”

        李毅缓缓点头,说道:“国有企业的改革资金,贺市长,你把材料和报告留下来,我按程序来过一下,能批就尽量早日批下去。”

        项青萍道:“李主任,我现在分管教育这一摊,市里和省里对教育方面的支持力度实在太小,各个方面的资金都是捉襟见肘。你在江州时,对江州的教育工作做出了巨大贡献,大部分危校都进行了改造,现在这些学校都建成投入使用之中了。但是,我们市很多山区的教育条件还是十分落后,急需资金进行改造。”

        李毅道:“市一级的教育资金,中央就算肯支持,估计难度肯定不小。”

        项青萍道:“可不是嘛,五一节后,我就到了京城。但我跑断了腿,也没能拿到一分钱的批文,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正好贺市长要到李书记你这里来,我就跟他一起来求情了。李书记,你是手眼通天的大人物,又是江州人民的父母官,这件大事,只能求你帮忙了。”

        李毅呵呵一笑:“项市长,你太抬举我了。”

        这事情再难道,李毅也得办啊。别说项青萍跟自己有过数度春风,就算没有这层关系,李毅也得为江州教育事业谋福利啊!

        项青萍拿出一份报告来,递给李毅,说:“李书记,你看看这个,这个是东新区教育局的赵琳同志写的。”

        “哦?赵琳同志的报告,我看看。”李毅微笑着接了过来。

        赵琳在这篇报告里,对东新区的教育现状进行了十分深入的剖析,尤其是对农村和山区的中小学教育做了详尽的调查和介绍。

        改变农村教育现状,这也是李毅交给赵琳的一个重要任务。

        项青萍道:“李书记,现在到处都在实行撤乡并镇,中间难免会出很多问题,像地方财务的交接就是一笔算不清楚的烂账。有些学校以前在这个乡,现在划到了这个镇,两个地方政府便互相推诿,不肯发放工资。”

        “还有的学校,原本就拖欠了工资,教师们找原来的乡领导,没有人管,推到现在的镇政府,镇政府又说这是遗留问题,要原来的乡政府领导解决。这推来推去的,几个月甚至几年都落实不下来。时间拖得越久,这账越发算不清楚了!”

        “还好,农村里的教师,家里大都有些田地,就算国家不给他们发工资,他们也可以维持生计。但是,我们当领导的,就这样对待人类娄魂的工程师吗?他们为国家付出了这么多,我们连他们应得的工资都不应该发下去吗?”

        项青萍说的这些话,正是赵琳在报告里写的内容,虽然文字稍有出入,但意思却是差不多的。

        李毅快速的浏览完毕,心想赵琳所写的,肯定是实情啊!

        现在的教师工资,拖欠之风十分严重。

        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东部沿海地区发达起来了,中部和西部却依然贫困,很多地区的贫困人口还是很多,虽然不至于吃不饱饭,但离小康生活却还差得很远。

        很多贫困县镇,除了少数头脑灵活的生意人,大部分职工的工资并不高。

        这些县镇的财政可想而知。用钱的地方多,进项却少得可怜,财政总是捉襟见肘,很多地方连最基本的工资都发不下去。

        俗话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就算是党员干部,也不是个个都有雷锋同志的觉悟和行为,有了钱,肯定是先保证自己的工资,保证行政机关的工资和福利,其次才轮到事业单位。

        至于老实巴交、无权无势的人民教师,那就要轮到最后了。有则发一点,没有则拖欠。

        教师也是铁饭碗,也是国家公务员。

        但他们要算庞大公务员队伍里最势弱的一群人了。

        辛辛苦苦一个月,甚至一年下来,却连工资都发不到手里,这跟在外面揽活干的农民工兄弟差不多了吧?

        李毅表情严肃,说道:“项市长,游书记和张市长知道这个情况吗?”

        项青萍道:“应该知道。这个问题已经很多年了,不是现在才有的。赵琳同志的这份报告呈上来之后,我实地去做过调查,上面所写,全部属实。”

        李毅道:“市里有什么说法没有?”

        项青萍道:“这份报告的副本我已经呈送给相关领导,但他们都没有批复。我去找他们理论,但领导们都说这事情他们暂时也没有办法,得再研究,再讨论。”

        李毅道:“还是要拖下去啰?”

        项青萍道:“估计是这个意思。”

        李毅问贺正宇:“贺市长,你对此事有何看法?”

        贺正宇说道:“市财政今年比较宽裕,但资金大都倾斜于公路交通建设,教育方面的预算并没有增多。张市长手里有钱,但他不愿意拿出来,他的意思是,教师的工资,要教育部门自行想办法解决。”

        项青萍道:“所以我才不得不到处跑,拉关系拉资金,不管怎么样,得先把教师们的工资发下去才行。不然,我这个主管教育工作的副市长,就未免太失败了。”

        李毅看看时间,说道:“你们住在驻京办吧?”

        项青萍道:“是的。我们就住在江州驻京办事处。”

        李毅道:“时间不早了,我做东,请大家吃个饭。”

        项青萍道:“李书记,那这资金的事情?”

        李毅笑道:“你就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现在是下班时间了,你总不能还要逼着我去教育部吧?”

        贺正宇笑道:“就是啊,李书记开了口,还有什么办不成的事情?只要李书记跟教育部说一声,这点资金的事情,马上就可以解决了。”

        李毅哈哈一笑,和两人下楼来。

        钱多回国后,留在京城,再次当起了李毅的司机。

        李毅也习惯了钱多的存在,并没有赶他回去。

        贺正宇抢先一步,上了副驾驶位。

        李毅请项青萍上了后座。

        贺正宇和项青萍见到钱多,都是十分的客气。

        一个能跟着李毅,从西州到江州,再到京城的人,就算是个司机,也不能小觑啊!

        李毅连秘书都没有带走呢!可见这个司机对李毅的重要性。

        李毅说了地方,钱多开车前往。

        经过国家信访局时,李毅看到那里的工作人员正在赶人。

        项青萍忽然咦了一声:“那不是咱们驻京办的梁主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