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十七章 心存不忿,大打出手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十七章 心存不忿,大打出手

    作品:《官路弯弯

        良久,魏景升才将手中的纸递还给李毅,沉声说道:“既然江首长签了同意,那就一切照办吧!”

        李毅微微笑道:“多谢魏主任的理解,才不让我们做下属的为难。”

        魏景升狠狠看了李毅一眼,说道:“李毅同志,企改办的事情,你看着办就行,除非是特大事件,否则不必向我请示。”

        李毅道:“多谢魏主任的信任,我一定认真、努力,把企改办的工作做好,不辜负首长和魏主任对李某人的信任和支持。”

        魏景升重重的冷哼一声,心里全然不是滋味。

        李毅说道:“魏主任,这个事情怪我啊,事先没跟你汇报一声。我中午找江首长谈了谈企改办的工作和现状,没想到江首长当即就同意了我的人事调整方案,同意我在企改办进行人事改革工作。下午我去你办公室找过你,想跟你说这个事情,但不巧的是,你有事外出。我就想着先行公布首长签署的任免令,回头再向你做汇报。谁承想你中途得到了消息,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

        魏景升的脸色稍微有了一丝缓和,李毅的这番解释,替他挣回来了一点面子,不至于太过难看。

        “嗯。我也是刚刚回来,就听到这个事情,不明所以,这才下来看个究竟。”魏景升再次背负起双手,扬了扬下巴,缓声说道:“李毅同志,事情说清楚了就行。你们继续吧!”

        魏景升说完就扬长而去,留下一脸众多一脸凛然的企改办同仁。

        李毅刚才说话说得有点多,嗓子有些发痒,便轻咳了一声。

        唰唰!

        企改办的与会同志们,一溜烟的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去。

        动作整齐划一,绝不拖泥带水。坐下来之后,全场邪雀无声!

        李毅微微一愕,随即莞尔而笑,走到主席台前。

        韩伟林马上端起茶杯,双手递给李毅,说道:“李主任,请喝茶。”

        李毅轻轻呷了一口,润了润嗓子,舒服多了。

        再次重申纪律之后,李毅便宣布散会。

        众人端坐不动。

        韩伟林帮李毅收拾好文件,伸手道:“李主任,请。”

        李毅迈步走了出去,坐着的众人这才长长吁出一口憋着的气,放松下紧张的心情和身体,各自散了,回到办公室里,老老实实的坐着办公。

        从此,李毅在企改办里的威望树立起来了!

        李毅回到办公室,关上门,回想今天发生的一幕幕,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这一手玩得还算漂亮啊!

        不但收拾了于秋宝等人,还顺带着把魏景升给涮了一顿,更重要的是,把企改办的人心给收了回来!

        一石三鸟,大获全胜。

        今天的人事调整,还只是拉开了一个序幕!

        李毅打算对企改办的人事,来一个大换血!

        他要带出一支具有超强工作能力和执行能力,又有灵活思维的办公队伍!

        队伍,这是李毅对自己部门的一种别致的称呼。

        一个部门的领导,就跟一支军队的领导一样,也是在带队伍。不同的是,军队是用来保卫国家和人民安全的,而部门队伍,则是为社会主义经济发展和国家富强而工作的。

        和平时期,两只队伍同等重要!

        李毅正自思索,门外传来一阵阵喊叫。

        很快,房门被人推了开来,于秋宝举着一把不知道从哪里摸过来的水果刀,直奔李毅而来,大喊道:“李毅,我要杀了你!”

        李毅一推椅子,起身喝道:“于秋宝,你要做什么?”

        于秋宝晃了晃手中的刀,吼道:“你没听见吗?我要杀了你!”

        李毅道:“于秋宝,你别激动。有话好好说。”

        于秋宝瞪着双眼道:“跟你说不着!你敢撤我的职,我就要杀了你!”

        李毅道:“于秋宝,你不要犯混,只是调整工作,组织上会给你另外安排新工作的。”

        韩伟林和其它几个胆大的工作人员挤进门来,劝阻于秋宝,叫他不要犯傻,放下刀子,有话好说。

        于秋宝现在情绪失控,又有利器在手,众人都不敢靠前,只是远远的规劝他。

        李毅跟钱多练过武,但武功还只是初级入门,还没有空手入白刃的功夫。

        练家子都知道一句话:武功再高,也怕菜刀!

        凡身**,怎么能是钢刀利刃的敌手呢?

        李毅扶着办公桌,指着于秋宝道:“于秋宝,你别乱来!放下武器!局子里的滋味你是尝过的,你不想再次进去吧?”

        不提局子里还好,一提局子里,于秋宝就气不打一处来,握住他的“宝刀”,围着办公桌前来追杀李毅。

        于秋宝发一声喊,举刀扎向李毅。

        “小心啊!”一众同志们大喊:“于秋宝!你疯了!”

        眼见情况危急,李毅急中生智,低下身子,用力抡起宽大的真皮座椅,奋力举起来,格挡住于秋宝挥打过来的刀子。

        于秋宝用力过猛,一刀扎在椅子上,抽了几次都没能抽出来。

        李毅双手一反,四条椅子腿将于秋宝的手臂一夹,于秋宝吃痛,只得放弃了刀子。

        李毅将椅子丢到门口去,喊道:“于秋宝,住手!”

        于秋宝一见没有了刀子,倒也不怵,握紧了双拳,发一声喊,挥手过来打李毅。

        李毅可不怕他,将手一伸,抓住了于秋宝的手腕,用力一推一搡,把于秋宝的手臂给卸脱臼了。

        “啊哎,啊哎!”于秋宝一声一声的叫唤,大声道:“李毅,李毅,你把我的手给折断了!”

        李毅道:“把那把恨子给我拿过来!”

        韩伟林应了一声,用脚踩住椅子,双手扯住刀子用力拔出来,递给李毅。

        李毅接过刀子,在手里掂了掂。

        于秋宝眼里满含恐惧,说道:“李毅,你想做什么?杀人可是要抵命的!”

        李毅冷笑道:“我可不想让你的命脏了我轮回的路!”

        于秋宝道:“那你拿着这刀子做什么?”

        李毅冷冷的道:“我只想扎你一刀!”

        于秋宝啊的一声惨叫,说道:“李毅,你,你……”

        李毅抓住他那只被脱臼了的右手,放在桌面上,握紧刀子,猛然扎了下去。

        “啊!”于秋宝紧紧闭上了双眼,吓得浑身发抖。

        咚的一声响,刀子插进了桌面。

        李毅嘿嘿一笑:“于秋宝,吓傻了吧?”

        于秋宝睁开眼,看到那把刀子插在桌面上,自己的手还是完好的。

        李毅将他的右手接上臼,说道:“于秋宝,你根本就不是个干狠事的料,你走吧!”

        于秋宝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半晌迈不开步子。

        李毅嗅了嗅鼻子,说道:“怎么一股尿臊味?”

        低头一看,只见于秋宝的裤子居然是湿的,地上还有一滩黄黄的液体。

        李毅右手在鼻子前挥了挥,走到门口,冷笑道:“就你这样的,还敢拿刀子来报复?我也懒得报警抓你了,你走吧!”

        于秋宝愧恨难当,转过身狂奔而去。

        韩伟林说道:“李主任,我这就收拾。”

        李毅嗯了一声便走了出去。其它人见状,便都各自散去。

        信步走出经贸委大楼,李毅长长呼出一口浊气。

        看看时间,还不到下班时间,李毅本想去龙腾基金一趟,但又想自己定下的规矩,不能迟到和早退,如果自食其言,如何服众?

        这么一想,李毅在外面抽烟,等韩伟林差不多清理完办公室之后再进去。

        李毅悠闲的抽着烟,思考着一些工作上的事情,看着门口车来人往。

        回到办公室,李毅闻到一股清香。

        办公室里整理得干干净净,窗户打开在透气,房间里喷了一点淡淡的香水,闻起来很舒服。

        鲁班现在是综合处的副处长,原先的副处长崔志刚。

        这两个正副处长,都是李毅提起来的,对李毅的事情自然十分上心。

        李毅一进门,崔志刚便说道:“李主任,椅子和办公桌都换成新的了,如果您觉得还有异味的话,改天我叫人把办公室装修一下,把地板全给换了!”

        李毅微微点头,虽然觉得他们有些小题大做了,但手下人对自己的奉承和敬重,正是自己官威的体现,便也不好说什么,只道:“不必了,就这样用着吧。辛苦你们了。”

        “为李主任服务是我们的荣幸。”崔志刚很会说话,嘴巴甜甜的。

        这话也是大实话,如果不是李毅到任,把许金光之流撸了下去,他们也不可能这么快升上来。

        “李主任,”一名工作人员在门口喊道:“有几个同志来找你,说是您在江州时的老部下。”

        李毅哦了一声,定睛一看,只见门口站着两个人,却是江州的两个副市长,一个是常务副市长贺正宇,另外一个则是副市长项青萍!

        李毅知道贺正宇现在是主管工业的常务副市长,这次跑部进京,来找自己,肯定也是为了国企改革的项目和资金。

        “李书记!是我!”贺正宇扬了扬手,冲李毅热情的打招呼。

        项青萍则微微笑着,喊了一声:“李书记,你好。”

        他们都称呼李毅为李书记,而不是李主任,显得特别,显得亲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