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十五章 领导权的核心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十五章 领导权的核心

    作品:《官路弯弯

        此刻的企改办里,早就乱成一锅粥了!

        企改办的会议室里,当李毅当众宣布人事调整之后,同志们的情绪马上就失控了。

        被提升的人自然欣喜若狂,而被撸掉的人则一个个都被气疯了。

        于秋宝率先拂袖而起,跑到外面打电话给经贸委的大主任魏景升,求证这个消息的真假。

        魏景升回复他说这不是委里领导的决定,又答应马上过来找李毅算账。

        于秋宝得到了魏大主任的撑腰,哪里还把李毅这个小主任放在眼里?

        居然敢假传圣旨?居然敢罢老子的职?

        就凭你李毅,你也配?

        哼!

        于秋宝回到会议室之后,听着李毅还在呱呱发言,老大不耐烦。

        他也顾不得给李毅留面子了,拍着桌子大喊道:“姓李的,你凭什么撤我的职?你算老几?”

        李毅冷冷的看着他,沉声说道:“在这里,我就是老大!而从这一刻起,你什么都不算了!”

        于秋宝一张脸憋成了酱紫色,他指着李毅道:“我和你一样,都是厅局级干部,你级别跟我一样,你凭什么撤我的职?”

        李毅扬了扬手中的人事调整命令,说道:“就凭这个!”

        于秋宝挥舞着双手,大声道:“这不符合组织原则!姓李的,你别拿着鸡毛当令箭!就凭你,还撤不了我的职!”

        李毅道:“撤不撤得了,到时你自会明白!你想要的组织程序,都会有的!”

        于秋宝嚷道:“委里还没有正式宣布命令之前,我还是这里的副主任!”

        李毅讥笑道:“于秋宝,就你这样的,还想继续担任副主任一职?”

        于秋宝道:“我的职务是上级组织赋予我的,是组织上的任命!你没有权力撤我的职!”

        李毅道:“就你这样的副主任,在与不在,又有什么区别?你在这个位置上时,你又为企改办做过什么事情了?成天只知道泡在茶楼和休闲场所的副主任,没有比有要好!别把我的手下带坏了!”

        “李毅!”于秋宝早就看李毅不顺眼了,上次更是被李毅反算计,进局子里蹲了半个月,此刻新仇旧恨堆积在一起,他恨不得把李毅生吞活剥了呢!

        李毅冷眼扫视全场,重重的说道:“响鼓不用重锤!话说三遍淡如水。同样的话我希望不用再让我说第三遍!今日,于秋宝、许金光等同志,就是大家的前车之鉴!再有迟到早退翘班者,一律开除论处!绝无情面可讲!”

        企改办众同志都是神情一凛。

        人家是杀鸡儆猴,李毅这叫杀猴儆鸡呢!

        连于秋宝副主任都被李毅给撸掉了,他们这些小同志更不在话下了!

        李毅道:“话多不甜,胶多不粘。我原本以为,大家都是聪明人,也是明白人,用不着我多讲废话,在我给大家第一次机会之时,就能收回心性,遵守纪律,好好工作。没有想到,我这才离开几天,这上班的风气,就一切都照旧了!”

        同志们都低下了头,李毅的话像一记记重锤,敲打在众的心头。

        李毅继续说道:“既然大家嫌我手段不够毒辣,那我就使出点毒辣手段来!该撤的撤,该换的换!只要我李毅在企改办一日,企改办里就不容纳一个废物!不想做事的,好吃懒做的,全部给我下去!”

        于秋宝冷笑一声:“李毅,你骂谁是废物呢?”

        李毅沉声说道:“谁搭腔,谁就是废物!谁占着茅坑不拉屎,谁就是废物!谁尸位素餐,谁就是废物!谁拿着老百姓的血汗钱却不做事,谁就是废物!”

        “李毅!”于秋宝的情绪完全失控了,他已经顾不得什么体面和组织纪律,急得面红耳赤,指着李毅大声问道:“姓李的,你敢不敢再说一句,你骂谁是废物呢?”

        李毅冷冷的看着他,心想这家伙离崩溃的边缘已经不远了,正好添一把柴,把他彻底激怒,便淡淡说道:“既然你的理解能力尚不足以让你听明白我刚才的话,那我就勉为其难,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再告诉你一遍吧:你就是废物!”

        最后几个字,李毅是拖长了音调说的。

        这句话像一道火苗,把于秋宝这颗炮仗瞬间点着了。

        “李毅!我打死你!”于秋宝露出狰狞面目,挥起老拳,往前扑向李毅。

        李毅冷笑道:“想打架?你当这里是菜市场呢,三言两语不合,就拳脚相向?”

        鲁班和韩伟林等同志一齐上前,左右架住于秋宝,劝道:“于主任,别冲动,有话好好说嘛!”

        于秋宝瞅着鲁班就来气,他的双手被人拦住了,抽不出手来打人,急得直跳脚,忽然嘬起嘴巴,噗的一声,吐出一口痰。

        那脏痰直奔鲁班面门,鲁班猝不及防,被吐了个正着。

        于秋宝大骂道:“只会拍马屁的猴精!你如愿以偿了!你这个小人,你升官了!当副处长了!”

        鲁班这次被顺利的提拔为综合处的副处长,他正春风得意之时,冷不防受了这一口脏东西,直叫秽气,他松开手,一手抹着脸上的脏东西,一手指着于秋宝道:“于秋宝,你这个混账!你属狗的啊!怎么乱咬人啊!”

        于秋宝抽出一只手来,呼的一拳砸向鲁班的面门。

        鲁班正在擦着脸上的东西,没料到于秋宝会偷袭,被打了一记狠的。

        这一拳正打在鲁班鼻子上,把他的鼻子都给打歪了,流出殷红的鲜血。一时间,鲁班脸上红的白的乱糟糟的糊成了一团。

        “我打死你个不要脸的婊子货,你算什么东西,敢来拉我?我一脚踢死你!”于秋宝打完这一拳后,手就被别的同志拉住了,他弹跳起两只脚,拼命的去踢鲁班。

        “于秋宝!”鲁班大喝一声:“我跟你拼了!”

        鲁班向来是个老实人,以前在于秋宝的威严之下,被压得死死的,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如今于秋宝已经下了台,而他却升了职,这一降一升之间,高下立判,他自然就不再害怕于秋宝。

        在自个脸上抹了一把,鲁班攥紧拳头,呼的一拳打向于秋宝。

        于秋宝被人架了个严实,鲁班这一拳打过来,他根本就避无可避,被打了个正着。

        鲁班这一拳是愤怒中发出来的,力度自然不小,打得于秋宝的脑袋晃了两晃,眼前直冒金星。

        “住手!”李毅大喝一声,右手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把闹事之人给我拖出去!这里是国家机关,不是你们撒野的地方!”

        李毅的话还是挺有威势的,又是刚刚动了人事大手术的前提下,多的是人为李毅卖力,十几个同志一起上前,把于秋宝硬拉着给拖了出去,然后将会议室的门关上了。

        鲁班一边擦着鼻血,一边说道:“李主任,这个于秋宝太不识好歹了,居然敢在这里……”

        “好了!”李毅沉声说道:“你也不该如此冲动。”语气一缓,说道:“都坐好了!会议继续!”

        这次的调整力度十分之大,除了副主任于秋宝之外,很多处室和科室的正副领导人都有不同程度的调整。

        这次人事大调,李毅和几个党组成员之间开了个电话会议,事先商量了一下。

        李毅的理由很简单却很充分:国企改革要想取得大的成功,企改办这个源头就一定要先改革!蛇无头不行,没有强有力的领导机构,怎么做出让人民满意的事情来?

        李毅是企改办的党组书记兼主任,又是江首长亲自点的将,其它几个党组成员,对他提出来的人事调整都没有异议。

        刘永利和张亦文等人,对企改办的这种官僚主义作风早就看不下去了,更是十分支持李毅大刀阔斧的改革。

        这次人事改革,李毅并不是临时起意,而是酝酿已久,从他上任的第一天起,就在心里谋划了。

        人事改革是所有改革里最艰难的,因为会牵扯到既得利益者的神经!

        但是,不管有多难,李毅都要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江首长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托在李毅的肩膀上,他岂敢不夙夜忧心?他岂能不把这个企改办管理好?

        要想把办里的工作开展好,手里没有得力人手是不行的,而人手,都是从变动中得来的!

        每次换届,每次换领导,随之而来的,必定是大的人事异动。

        领导权的核心,就是对人事权的掌握。

        李毅身为企改办的一把手,自然要把这个权力牢牢抓在手心!

        人事的变动,就是李毅宣示自己权力的最好行为!

        把于秋宝这个吵闹得最凶的架出去后,会议室里马上就邪雀无声了。

        同志们一个个正襟危坐,平视前方,听李毅发言。

        他们这一刻才真正的领教到这个年轻主任的官威,是啊,他再年轻,也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掌握着自己的命运呢!

        这正应了一句名言:枪杆子里出政权。

        不动点真格的,没人鸟你!

        李毅正在发言时,门被人从外面推了开来,用的力气还挺大,很显然,来人根本就没打算讲礼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