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十九章 扬名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十九章 扬名

    作品:《官路弯弯

        两个人渐入佳境,李毅不老实的手伸到了郭小玲的禁地,摸了一把,说道:“是不是早就想我了?小宝贝都湿了。”

        虽然算是“老夫老妻”了,但终究是久别重逢后的第一次,郭小玲有些害羞的道:“好人,你要做就快点,别再逗我了。”

        李毅啃了她的鼻尖子一下,说道:“不,我就是要挑逗得你情不自禁……”

        “嘤咛!”一声,郭小玲的身子仿佛都要融化在李毅温柔的抚摸里。

        郭小玲情动的在李毅身体上扭动,用她高耸的双峰和腿根摩擦李毅。两个人都在试探和培养,想在入港之前,尽量多的进行前戏,珍惜这种难得的重逢欢爱。

        “咚咚!”敲门声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郭小玲道:“李毅,有人来了,我们晚上再继续吧。”

        李毅不依:“管他呢!搅人好事的冒失鬼,由得他去敲门,哪怕敲烂了也不关我们的事情!”

        郭小玲笑道:“门若是敲烂了,那他岂不是就走进来了?这副活春宫,还想表演给人看不成?”

        那个敲门的还真是不知好歹,很顽固的敲打着。

        不一会,不速之客发现了门铃,便按起门铃来。

        李毅也没有心情了,心想这个时候敢来打扰自己的,肯定不会是钱多等人,而除了钱多等人,也只有大使馆的几个同志知道他在这里下塌。

        这个点大使馆的人倒是上班了。不会是他们找自己有什么事情吧?

        强自按捺下上脑的精虫,李毅和郭小玲起床。

        门外站着的,并不是大使馆的工作人员,而是新华社的那个女记者!

        李毅讶然问道:“怎么是你?”

        “怎么?我来得不是时候吗?都这个点了,你们不会还在被窝里行那少儿不宜之事吧?”女记者调皮的笑道,不客气的不请自进。

        李毅关上门,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住这里的?”

        “问人呗!连你要找的人,我都能帮你找到,我自己要找个人,还能有什么难度不成?”女记者笑眯眯的在沙发上坐下来,说道:“看起来,你们两个已经合好如初了?”

        郭小玲笑道:“原来是你啊,昨天多谢你了,不然,我和李毅还不定什么时候能碰面呢。”

        李毅道:“小玲,你认识她?”

        女记者道:“当然认识啊。不认识我怎么能帮你找到她呢?”

        李毅道:“小玲,她叫什么名字啊?”

        女记者笑道:“这可不是男人的作风,你想问一个美女的名字,却通过另外一个美女来询问,用土话来说叫做不地道,用西方话来说叫做不绅士!”

        郭小玲抿嘴一笑:“李毅,你自个问吧。我去泡茶。你们聊。”

        李毅被这个刁钻古怪的女记者弄得有些尴尬,但也觉得这个人很有意思,便问道:“请问姑娘尊姓芳名?”

        女记者笑道:“酸!你叫我房莹吧!房子的房,晶莹的莹!”

        李毅道:“房姓可不是个常见的姓氏,房莹同志是哪里人?”

        房莹道:“房姓在大陆和台湾都没有列入百家姓前一百位。房姓起源于姬姓。上古时候,尧没有将天下传给自己的儿子丹朱,而是禅让给了舜。后来舜又将丹朱分封到房,也就是现在的遂平县一带,并且封丹朱为候爵,世称房邑候。房邑候的后代都把房作为自己的姓,成为今天房姓的主要来源。晋代时,房姓人中有一位叫房乾,被朝廷派到北方少数民族那里做使者,后来由于中原战乱房乾与朝廷失去联系,而又不能回到中原,就在北方游牧族那里改姓定居。到了南北朝时,中原局势相对稳定,房乾的后代于是又迁回中原,并恢复了姓房。在古代,房姓的望族大多出自于清河。”

        李毅目瞪口呆,自己随口问了一句她来自哪里,她居然随口就把房姓的起源来历给说了一大通!

        “我老家就是遂平县人,不过在我祖父那代就迁出来了,之后很少回家,只有寻根问祖时才偶尔回去。我家里人现在在京城定居,我呢,四海为家,说不定在这里住厌烦之后,就会回家去了。我这样的回答,可否令你满意?”房莹偏头笑道。

        李毅道:“房莹同志实在是高才,令人佩服!”

        郭小玲泡了茶出来,说道:“那是当然了,房记者可是京城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又在外国见过大世面,可不是我们这些小丫头可以比拟的。李毅,就算是你这样的聪明人,跟她比起来,只怕也要甘拜下风呢!”

        李毅笑道:“我已经甘拜下风了!”心想这个房莹,真有些古代侠女的风范,昨天不辞而别,今天不请自来,来去无踪,神龙见首不见尾啊!

        “我是来还你手帕的!”房莹掏出一块手帕来,递给李毅,说道:“昨天你用它给我擦了脸,弄脏了,我拿回去洗干净,用吹风机吹干了,马上就给你送了过来。”

        李毅道:“一块手帕,不值当你这么上赶着送来。”

        房莹道:“手帕事小,但我怕你如花似玉的女朋友怀疑你块手帕的去向啊,她若是问起来,你怎么回答?我可不想无辜的牵扯进来。”说着,便向郭小玲笑道:“郭记者,你别介意啊,昨天的情况很复杂,他把你的手帕借给我,没有别的用意。”

        郭小玲道:“这手帕不是我的啊。”

        房莹便看定李毅:“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多情种啊!揣着别的姑娘的手帕,在这里寻找你的情人呢?”

        李毅讪笑道:“这个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郭小玲以为那手帕是林馨的,便替李毅打圆场道:“房记者,李毅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房莹起身,拍拍手道:“好啦,这是你们两个应该讨论的事情。我的事情做完了,我得走了。如果我刚才打扰到你们,你们该做什么就请继续做吧!”

        郭小玲俏脸晕红,拉着房莹的手,问道:“房记者,你要去哪里?”

        房莹笑道:“刚刚查完户口,这又查上岗了?我去医院帮忙。那里快要爆棚了!”

        郭小玲道:“我跟你一块去。”

        房莹道:“行啊。多个人多份力量。总比留在房里做一起无所谓的事情强。我们走。”

        李毅心想,这个房莹的嘴巴,总是比刀子还要尖利,这种人才是当记者的料啊!

        “咳,房记者,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那些伤者?”李毅问道。

        “办法?多得很呐!最好的办法,就是通知米国总统,请他们退兵,再通知科索沃方面,叫他们息战。只要战事一停,政府就能腾出人手和资金来救护伤员了。”房莹说话向来是剑走偏锋,让人意想不到之余又无话可驳。

        李毅尴尬的一笑:“我可没有那个能力。我是说,在我们能力范围之内的?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房莹道:“你要是没事做,就去当义工吧!这是最有效最能表达人道主义关怀的事情了。”

        李毅道:“如果捐助一笔资金或是医药物资呢?”

        房莹瞪大双眼,问道:“你很有钱吗?”

        李毅道:“我认识很多有钱的朋友,我或许可以说服他们进行捐赠。”

        郭小玲道:“房记者,他真的认识很多有钱人,而且是那种拿钱不当钱使的家伙,还都很听李毅的话。”

        房莹双眼溜溜一转,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好办啊,多捐些医药方面的物资吧。捐其它的不一定能进入医院。”

        李毅道:“这个好办,我这就叫人筹集物资,空运过来。”

        房莹道:“这可是大事,你最好先跟大使馆的同志商量一下,再跟南国相关领导打个招呼,不然飞机进不来。”

        李毅道:“这个自然,我会安排人联系好这一切。”

        李毅早就有这个想法了,当即到大使馆去,跟使馆官员沟通此事,大使馆官员回复可以,至于跟南国的沟通工作,就由他们来做。

        李毅想了想,觉得这是个露脸的事情,由三江重工出面比较好,也有利于树立三江重工在国际上的良好形象,扩大国际知名度。

        和钟达取得联系后,李毅跟他说了自己的想法。

        钟达当然是惟命是从,答应尽快筹集物资,包机运送到南联盟来。

        前前后后只花了一个多小时,李毅就把这件大事给办妥了。

        房莹不可置信的看着李毅,问道:“你朋友捐了多少钱的医药物资?”

        李毅道:“两百万吧!够不够?”

        “啊?”房莹惊了一下,说道:“两百万?你一个电话,他就肯捐?这得是什么交情的朋友啊?看你年纪不大,你交的朋友倒是挺有范啊!不但有钱,还挺仗义。这两百万捐出来,那可是人道主义援助,什么好处也得不到的。”

        李毅笑道:“无妨,只要房记者和郭记者为此专门写一篇通讯,点明我这个朋友的公司无偿援助了两百万医药物资就行了。”

        房莹哦了一声,说道:“这个简单,做好事不留名的事情,那是雷锋叔叔才干的事情。我很乐意为这种富有爱心的企业扬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