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十四章 异国硝烟中的重逢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十四章 异国硝烟中的重逢

    作品:《官路弯弯

        此刻,李毅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和无力!

        在高科技的现代战争下,面对那集团化的钢铁怪物,个人的力量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日益发展的高新科技,给人们带来了巨大的便利,也给这个世界带来了数不清的痛苦和灾难!

        在战场上,生命如蝼蚁!人命比纸贱!

        任何时候,这个世界上都不会有真正的和平,只有相对的暂时的宁静!一个国家要想避免战火的洗礼,就必须自强自大,用更先进的武器和装备来武装自己,让别人不敢轻易挑衅和攻击!而一旦开战,也能压制住对手,用最小的代价,换来胜利。

        像这场战争,北约只出动空军进行轰炸,就能彻底压制住对手,让对手被动挨打却没有还手能力!

        “敌人早就开始轰炸平房了,国际社会的谴责根本就没有用。北约的这次军事行动,原来就没有获得联合国的指准。他们也根本就不在乎联合国和国际舆论的压力。”女记者说道:“就算把平民区全炸飞了,他们也只需要用一句炸错了或是计算失误,就可以将过错轻轻抹过。”

        李毅沉声道:“在这个强权的社会里,只有靠拳头才能说话!谁的拳头硬,谁就是这世界的霸主!就能主宰小国的命运和悲喜!”

        “我们快走吧。”女记者说道:“不然,下一轮轰炸又要来了。”

        几个人快速前进。

        美丽的萨瓦河从市区穿过,将贝尔格莱德一分为二,一边是古香古色的老城区,一边是现代化建筑群集中的新城区。

        女记者很健谈,说道:“关于贝尔格莱德这个名称的来历,当地有一个传说:很久很久以前,一群商人和游客乘船游玩,来到萨瓦河与多瑙河汇合的地方,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大片白色的房屋,于是,大家纷纷喊叫起来:‘贝尔格莱德!’‘贝尔格莱德!’‘贝尔’意为‘白色’,‘格莱德’意为‘城堡’,‘贝尔格莱德’意为‘白色的城堡’或‘白色之城’。”

        萨瓦河口北岸是新市区,建筑群掩映在一片绿荫丛中,高楼耸入云天,笔直宽阔的马路和排列整齐、式样新颖的现代化住宅群。楼房的外墙涂着各种鲜艳的色彩,特别是房顶和阳台各具特色,让人看上去,觉得雅而不俗。

        跨过萨瓦河口,走到南岸,这边是老市区,越过多瑙河与萨瓦河的汇合处,便进入了老城区,这里街道大都比较狭窄,而且随着地势而起伏。

        “以前这里人山人海,跟咱们的京城差不多,妇女们挽着男人的胳膊逛街,孩子们欢快的在大街上嬉戏。”女记者边走边说个不停,向李毅等人描绘过去的盛况。

        “我以前来过这里,还写过几篇报道。这里的人们热情好客,对我们国家的人更是友好,来到这里,就跟回到了家里一样自由而随意。”她满怀感情的说道:“可是,你们现在看看,这里完全萧条了。战争把一切都改变了。”

        李毅心想,多了一个免费导游,这也不错。

        前面是一个街中心,中间有一个圆形的喷池,但此刻喷泉并未开启,池里也是一坛死水。

        李毅说道:“等等。”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来,在池水里洇湿,捏干水,递给女记者:“擦擦吧。”

        女记者笑道:“在这种地方,蓬头垢面是常态,没那么多讲究,因为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得用自己的脸亲吻大地。”

        她说得俏皮,但还是接过李毅的手帕来,仔细的抹了抹脸上的烟灰。

        一块粉红美丽的手帕,马上就变成了乌黑。

        “这不是你的手帕吧?”她笑问,同时放到水里去清洗,但那手帕已经洗不干净了,便道:“看来我得留下它,以后洗干净了再还给你。”

        李毅道:“无妨。”

        在老城区萨瓦河口,有一座土耳其统治时期建造的古城堡,高大的城墙和角楼虽然经历了几百年的风雨,但迄今保存完好。

        在老城区,有一条名叫“斯卡达尔利亚”的古老小街,狭窄弯曲,卵石铺地,古香古色,是游客喜爱光顾的地方。

        街道两旁是一幢幢整齐而富有19世纪塞尔维亚建筑风格的红瓦平房和式样别致的临街小楼,在附近的现代化高楼衬托之下,显得格外富有特色。

        如果不是因为战争,在这里进行一番游玩,倒也十分惬意。

        来到一幢老式的红瓦平房前,女记者说道:“你要找的人,大概就在这里面了。去看看吧。”

        李毅点点头,走上前去。

        门是虚掩的,轻轻一推就开了,里面很杂乱,很多记者模样的人在里面忙忙碌碌,李毅拉住一个人,问道:“请问郭小玲是住在这里吗?”

        那是一个白种男人,他看了李毅一眼,说道:“郭小玲?你是她什么人?”

        李毅一见有戏,看来郭小玲确实是在这里,便问道:“我是她朋友。”

        白种男人看到跟李毅一同走进来的钱多和两个军人,脸色一变,说道:“我不认识什么郭小玲。你们找错地方了。”

        新华社那个女记者上前说道:“你别误会,我也是记者,这位是我朋友,他刚从国内赶过来寻找郭小玲。他是郭记者的男朋友。”

        白种男人这才看清,那两个军人的装束,的确不是当地军队的款式,而是华夏军人的装备,松了口气,说道:“我还以为你们是政府军,前来驱赶我们的。郭小玲的男朋友?可是,她跟我们说,她没有男朋友啊!”

        新华社女记者看着李毅,眨了眨眼,心想你怎么解释吧!

        李毅好不尴尬,说道:“是这样的,我算是她的前男友。”

        女记者抿嘴笑道:“原来如此,看不出来,你倒是痴心不改,分手几个月了,还跑到战地来找寻她。要是我的话,一定会被你感动得重新投入你的怀抱了。”

        白种男人这才说道:“她出去采访了。”

        李毅看了看他们,问道:“你们这是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了吗?”

        白种男人道:“是,今天我们就要离开了。”

        李毅道:“战争尚未结束,你们的报道也没有结束,为什么要离开了?是当局驱赶你们离开吗?”

        白种男人耸耸肩,一副无可奉告的模样,然后匆匆离开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女记者道:“是继续去找,还是在这里等待?”

        李毅心想,这些人跟郭小玲一样,也是米国那些报社派过来的记者,也许是他们的报社得到了某种命令,要求他们把在这里的记者全部调回去,这也在预示着,将来两天内,米国将有一次十分重要的军事行动!

        那么郭小玲去了哪里呢?

        李毅找到刚才跟自己说话的白种男人,问他:“郭小玲去哪里采访了?”

        “你去医院里找找吧,她说过要去采访那些受伤的平民。”白咱男人说道。

        李毅问道:“她会跟你们一道撤退吗?”

        “我们这不叫撤退!只是暂时离开,我们还会再回来的。你不懂的,不要再问了!”白种男人不耐烦的说道,收拾着他的东西。

        李毅道:“我能看看你们写的报道吗?我是说学习。”

        “不。”白种男人用碧蓝的眼珠子瞥了一眼李毅,把桌面上的一叠稿子给收了起来。

        李毅转身问女记者:“你们看过米国纽约时报没有?他们对这场战争是怎么报道的?”

        女记者道:“新闻也不可能是完全自由的,它是国家宣传的一种工具和喉舌。每个国家的新闻媒体,都会不可避免的打上这个国家的政治烙印。你可以想象,他们米国的报纸,会怎么样形容这场‘维护世界和平的以战止战’!”

        李毅点点头,迈着沉重的步子走了出来。

        他是个聪明人,从刚才那个场面和白种人的反应看得出来,郭小玲虽然在为纽约的那家时报工作,但这些米国人并不在乎她,包括她的政治见解和她的人身安全。

        郭小玲是个理想主义者,她之所以跑到米国和这里来,完全是想真正真实的报道这场战争。

        但她的理念和她所供职的时报之间,肯定存在某种冲突。

        她在这里的工作未必就能获得别人的认同。

        李毅等人离开这间西方记者聚集的房子,来到大街上。

        李毅抬头看看被哨烟遮盖的天空,心想战争,侵略,谁对谁错?这中间有对有错吗?有公平和正义吗?对那些无辜的老百姓来说,也许只有痛苦才是最真实的。

        李毅问女记者:“哪里有医院?”

        女记者道:“我刚才所有的是一家小医院,郭小玲肯定不在那里,她要采访,应该会去市里最大的医院,那里收容了很多受伤的士兵和百姓。”

        李毅道:“又要麻烦你带我们去了。”

        女记者拿出李毅给她的那块手帕,说道:“你脸上也脏了,我给你擦擦吧,不然,她该要认不出你来了。”说着,也不管李毅同不同意,就拿手帕给李毅擦拭。

        这是个太有主见太过自我的女人!

        但无可否认,这又是一个很有味道很容易让人亲近的女人。

        李毅躲闪了一下,被她按住了脖子,不让他动弹,然后很仔细的帮李毅脸上的脏污擦干净了。

        她也不把手帕还给李毅,直接塞进了自己的口袋。因为她说过了,要洗干净之后才还给李毅哩!

        来到那间大医院时,天色已经不早了。有了刚才那次空袭的遭遇,钱多和两个军人寸步不离李毅左右,随时准备为李毅挡弹片。

        医院的院子里躺满了伤员,几个护士在照料。

        一般来讲,轰炸机不会对医院施行轰炸,这是人道主义的最后避难所。

        米国人天天都在嚷着人权,而这场战争也是为了维护世界和平,如果把救死扶伤的医院也给炸了的话,那他们也就难以自圆其谎了。

        因此,医院相比其它地方来说,是比较安全的避难所在。很多平民百姓和流离失所的难民,也会跑到各个教堂和医院里来避难。

        李毅连续问了几个护士,她们都不认识李毅说的郭小玲。

        就跟我们看外国人都觉得很相像一样,他们看我们华人,也觉得千篇一律吧?所以也就分不清谁是谁。

        李毅等人只好一层层一幢幢房子的找。

        世事就是这么的神奇,你不想找一个人时,他几乎时时刻刻出现在你面前,而你好心好意想去找一个人时,却总也找不到她。

        李毅怀着巨大的喜悦和激情,像头精头充沛的雄狮一般,在医院里上跳下窜,逢人就拿郭小玲的相片找人询问。

        倒是有很多人回答,说他们似乎见到过这个记者,但他们也不知道她此刻去了哪里。

        能确定郭小玲在这家医院,李毅就放下心来,他叫钱多到门口守株待兔,生怕郭小玲离开而自己不知道。

        李毅继续在医院里寻找。

        新华社的女记者也帮忙在寻找。

        经过一排病房时,李毅向里面张望了一眼,脚步却不停的向前走,但他忽然将身子拉了回来,像泥塑菩萨一般呆立在了某间病房前。

        这是一间军人住的病房,病床上都躺着受伤的军人。

        一个纤弱苗条的身影,背对着房门,正在采访一位士兵。

        她们用英语交流,那个士兵却只会简单的英语,她便拿了本字典,跟士兵进行交流。

        是她!这一次绝对不会看错了。

        她的确把那头长长的秀发给剪了,以前那个清爽的马尾不见了。

        “是她。”新华社的女记者微微一笑:“还不进去?”

        李毅的腿忽然间变得灌了铅一般的沉重,胸腔里充盈着一种激动的情绪,似乎有千言万言,但此刻脑海里偏偏却一片空白。

        “喂,你们不要挡在门口!”一个护士端着盘子走过来,用英语说道。

        里面的郭小玲无意识的回过头来看了一眼,便转过头去,但她的头又像装了弹簧一般弹了回来,痴呆的看着门口站立着的李毅,

        哗啦一声,她手中的字典和字纸都散落在地,她怎么敢相信,李毅居然真实的站在自己面前,在这个到处是炮火轰鸣的异国土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