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十二章 贝尔格莱德的阳光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十二章 贝尔格莱德的阳光

    作品:《官路弯弯

        贝尔格莱德是一座拥有二千多年历史的古城。

        贝尔格莱德地处巴尔干半岛核心位置,座落在多瑙河与萨瓦河的交汇处,北接多瑙河中游平原即伏伊伏丁那平原,南接老山山脉的延伸舒马迪亚丘陵,居多瑙河和巴尔干半岛的水陆交通要道,是欧洲和近东的重要联络点,有很重要的战略意义,被称为巴尔干之钥。

        飞临这座古老城市的上空时,李毅的双眼透过飞机的窗口,向下面张望。

        古城饱受战火的洗礼,满目疮痍,几处城市的街道冒着滚滚浓烟,显然刚刚经受过炮弹的轰炸。

        李毅当然没有看到他想搜寻的郭小玲。

        萨瓦河注入多瑙河的河口,清澈如画,尽收眼底。

        萨瓦河碧波清澈,多瑙河微呈浅黄色,两条河水的颜色分得清清楚楚,宛如艺术大师用不同颜色勾画而成的一幅自然风景画面。

        钱多坐在李毅身侧,说道:“毅少,这座城市很漂亮啊,可惜正在打仗,不然还真是一个很好的旅游圣地。”

        李毅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双眼继续在一片钢筋水泥的丛林中搜寻,想在下面发现奇迹。

        然而,直到飞机降落,李毅也一无所获。

        当地相关军政领导接待了来自远东的客人。

        李毅并没有参与接待宴会,也没有到驻南大使馆去。

        军事方面的安排,自有军方领导去做,这些在国内时就已经研究决定了,来到这里后,只需要按部就班的进行部署就可以了。

        这天是五月六日,在华夏历法上,正好属于立夏这个节气。

        李毅带着钱多,还有另外两个奉命保护他安全的“军事技术支援人员”,四个人坐了一辆车子,往贝尔格莱德城市里开去。

        开车的是一个南联盟士兵,全副武装,神情冷峻。

        一座座建筑物衬托在万绿丛中。城市中心的广场上,耸立着雄伟的国家大剧院和国立博物馆,广场南面是遥遥相对的两座尖塔式建筑,一座是东正教教堂,另一座是清真寺,反映出贝尔格莱德的宗教色彩。

        城市南郊的阿瓦拉山,郁郁葱葱,风光秀丽,高高的山顶上有一座无名英雄墓,墓上耸立着八座身着民族服装的高大的灰色石雕人像,相对而立,威严肃穆,象征着南斯拉夫民族不屈不挠的精神。

        李毅坐在副驾驶位置,用英语跟司机沟通。

        司机得知李毅他们想寻找一位华人记者时,答应全力帮忙。

        李毅等人先找到了当地的新闻部门,由他们出面联络在南的各国记者,打听郭小玲的下落。然后再到街道上自行寻找。

        以米国为首的北约凭借强大的军事实力,在未经联合国授权的情况下,对一个主权国家肆无忌惮地进行了长达70多天的狂轰滥炸,其轰炸目标也步步升级,不仅由军事目标发展到非军事目标。

        北约19个国家中有13个国家(米、英、法、德、意、加、荷、挪、比、土、葡、西、丹)直接参加了对南联盟的空中打击,投入飞机1200架,出动32000多架次,炸毁铁路12条、桥梁50多座、民用机场5个以及大量基础设施,致使80多万难民流离失所,昔日美丽的南斯拉夫变得满目疮痍。

        平均下来,北约每天都出动近500架次的飞机进行轰炸!

        李毅虽然活了两世,战争片看了无数,听爷爷讲战争也讲了无数,但还是头一次站在一个真实的现代战场上,感受轰炸机在头上盘旋,听炸弹在真实的街道和民居炸开花,看到一个个大活人活生生的被弹炸弹得粉身碎骨,血流满地。

        李毅等人到达之前,这座美丽的城市刚刚遭受过一轮飞机的轰炸。走在大街上,到处可以看到流离失所的人们,哭泣的妇人,干嚎的小孩,还有受伤的人拖着伤残的胳膊和大腿,在血水里挣扎。

        钱多曾经出过任务,见识过真正的战争,对这种场面并不感觉十分惊怵,但他看到,一向冷静坚毅的毅少,此刻已经泪流满面。

        战争,战争,这是人类的痛苦,也是人类的悲伤。

        “这些受伤的人怎么办?”李毅问道。

        司机答道:“会有医务人员前去救援。”

        李毅道:“怎么这么久都不见有人前来救治?”

        司机冷静的说道:“医院都满了,医药也有限,最主要的是医务人员紧缺,照顾不过来。国际红十字会、贵国都派遣了大量医护人员前来。”

        李毅问道:“那这些受伤的人怎么办呢?”

        司机沉默半晌,然后说了一声:“等。”

        李毅轻轻一叹,刚刚擦干的眼睛里再次溢满了泪水。

        这边的情况,比李毅想象中还要严峻得多啊!

        “我们下车,你用这车子去帮忙救治伤员。我们帮助去抬人。”李毅说道。

        司机迟疑道:“我奉命保护你们。这才是我的职责所在。”

        李毅坚定的道:“我现在总算明白了,她为什么一定要到这里来。我也能想象得到,她现在也一定在某个地方,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们。她能做到的事情,我也能做到。走,我们先去救治伤员。”

        司机再没有多话,停下了车子,五个人下车,走到那几个受伤的人面前,李毅脱下自己的外套,包在一个右腿被炸飞了的男人伤口处,简单的包扎了一下,抱起他往车子上放。

        那个人早就痛得晕了过去,李毅这一动,他睁开了无力的双眼,看到李毅在救他,便伸出右手,紧紧抓住了李毅的胳膊,用微弱的声音说了一句什么话。李毅听不懂当地语言,只是安抚他:“别怕,我们马上送你到医院去。”

        钱多等人都抱了伤员到车子上,车子只有这么大,放上三个伤员就很勉强了,司机赶紧开车送人去医院。

        钱多说道:“毅少,这里很危险,敌机随时可以前来轰炸。我们还是赶快离开吧!”

        李毅道:“不行,你们要是怕,就先回去。我继续找找。”

        钱多道:“毅少,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啊!就算我被炸碎了,我也要保护你的安全啊!”

        李毅拍拍他的肩膀,往前面走过去。

        走了约摸二十几分钟,前面有一家医院,门口围满了人,很多受伤的人被亲属抬着。医院里显然人满为患,几个护士正在外面按排,叫伤者躺在地上,就地给他们进行包扎。

        忽然间,李毅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眼前晃动。

        李毅的身子不由得微微一晃,大步跑了过去。

        钱多喊了一声:“毅少!”和另外两个军人赶紧跟上。

        李毅跑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后边。她脖颈上吊着照相机,戴了一顶帽子,正帮助医护人士在帮伤口处理伤口。

        李毅抑制住激动的心情,伸出手去,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

        她正专心致志的工作,以来被人撞了一下,并没有在意。

        李毅再次拍拍她的后背,感觉到自己的手臂都在轻轻发颤。

        她回过头来,看着李毅。

        这是一张陌生的东方女人脸,虽然同样的美丽,但绝对不是郭小玲的脸。

        “对不起,我认错人了。”李毅失望的垂下了手臂,几乎是哽咽着说道。

        她看到是一个满身是血的东方人,便惊讶地道:“你是华人?”

        李毅道:“你也是华人?是记者?”

        “我是新华社的记者。”她点了点头,说道:“你受伤了?”

        李毅摇了摇头:“我刚才帮忙抬伤员沾上的血。”

        “你是什么人?怎么来到了这里?”她问。

        “我来找一个人。她跟你一样,也是一个记者。”李毅心想,记者们经常扎堆往新闻中心跑,说不定她跟郭小玲见过面哩!

        “哦?是我们报社的吗?”她说道:“叫什么名字,我可以帮你。”

        李毅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相片,递给她看,说:“她叫郭小玲,不是贵报社的。”他没有说郭小玲是在帮纽约的一家时报工作,怕这些记者的爱国之心太过强烈。

        “哦!你找的是郭小玲啊!”她看了看相片,笑道。

        李毅紧张的问:“你认识她?你见过她?”

        “见过啊。昨天我们还在一起采访过呢!”她说道:“她现在是帮一家纽约的时报工作吧?”

        李毅道:“好像是的。你对此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她轻轻一笑:“这没有什么,我们新闻工作者的目的都是一样的,就是真实报答这场战争,让世界上更多的人认识到战争的可怖,让大家珍惜和爱护和平。郭小玲能进那家时报,足见她的能力很强。她能把这边的战争真实的报道给米国人看,这种意义,比在国内工作更大。”

        她的笑容是那么的灿烂啊!在这灰败的战火废都里,就像一抹穿透烟雾的阳光,照得人心亮堂。

        “同志,你那知道郭小玲现在在哪里吗?”李毅着急地问道。

        “她是你女朋友吧?看你这着急样!你是特意来找她的吧?”她问。

        “我是来找她的。”李毅道:“她现在在哪里?”

        “我带你去她吧!”她笑道:“你对这里也不熟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