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十一章 公然挑衅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十一章 公然挑衅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怔道:“一个人做那事,啥事?”

        夏菲涨红了脸,忸怩着说道:“就是那个事情啊,你们男人不都自个做着玩的吗?”

        这下轮到李毅脸红了,有些不太自然的扭了扭身子,说道:“这也正常嘛!她是个成熟的女人,正当年纪,有那方面的需求,没什么奇怪的啊。”

        夏菲道:“所以我才觉得她太可怜了,想让她另外再找一个男人过生活。但她说她不肯再找。”

        李毅道:“她为什么不肯再找哩?”

        夏菲道:“我想是因为我爸,还有我吧!”

        李毅道:“看来她爱你父亲爱得很深啊!”

        夏菲道:“人都死了那么久了,还有什么割舍不下的爱恋啊?我看她是怕舆论呢!江州人都知道她是我爸的女人,我爸又是江州的英雄人物,他虽然不在了,但名声还在啊,她受这种外界的压力,所以就不敢随便改嫁。加之,我也在她身边住着,她怕我说她,就不会改嫁。”

        李毅道:“你想得不错,这种压力,有时的确可以压抑一个人的生活。”

        夏菲说道:“我在想,我要是离开了江州,离开她,或许她会慢慢的恢复正常生活和交际,找到新的男人改嫁。”

        李毅缓缓点头,说道:“小菲,看来,你是真的长大了,懂事了,会为别人着想了。”

        夏菲道:“李毅,你也同意我的想法?”

        李毅道:“我赞成。夏书记过世这么久了,谈静宜能为他守这么久的寡,已经算是十分难得了。那你可以开诚布公的跟她谈啊。”

        夏菲道:“我不好启齿,我只能用行动来支持来。要不,你帮我去跟她说?”

        李毅摇头道:“你别打我主意,我跟她之间有过一段故事,这种事情,我可不敢去说,万一被她误会我对她有意思,那就百口莫辩了。”

        夏菲笑道:“想不到我们的李大主任,也有害怕的事情啊!今天的事情,办得实在漂亮呢!我们医院里那些美女护士,一个个都发花痴似的,就差抱着电视机亲吻你了!”

        李毅扬了扬下巴,笑道:“可见我李毅同志真是玉树临风,迷倒天下万千少女啊!”

        夏菲咯咯而笑。

        两个人找了一家咖啡馆,在一个较偏的靠窗卡座坐下来,一边品咖啡,一边聊天谈心。

        这里是市中心,坐在窗边,可以看到繁华的夜景,城市的街道上车水马龙,车灯连成一片光的海洋。

        李毅喝了一口咖啡,笑道:“你为她谋算,可曾为自己打算过?”

        夏菲道:“我说了,我不嫁。”

        李毅道:“夏书记就你这么一个女儿吧?你不嫁,那你这一家岂不是绝种了?你对得起九泉之下的列祖列宗吗?”

        夏菲愕然抬头,看着李毅,说道:“真看不出来,你居然这么封建!”

        李毅道:“这不是封建,这是大实话。你虽然比我小上几岁,但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现在找个男人,谈上几年恋爱,正好结婚。”

        夏菲的脸红得好像能渗出血丝子来,端咖啡杯的手都有些轻轻打颤。

        李毅见她这样子,便嘿嘿一笑,转移话题,跟她聊些轻松的话题。

        两个人聊了很久,直到李毅的手机响起来。

        电话是钱多打过来的,他告诉李毅时间差不多了,该动身了。

        李毅便结束了谈话,送夏菲回家去。

        到小区门口时,李毅笑道:“小菲,等我的消息,我会尽快办妥你到京城医学院进修的事情。”

        夏菲道了声谢,便走下车,看到谈静宜正站在门口向这里张望。

        谈静宜走了过来,拉着夏菲的手,说道:“小菲,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跟谁出去了?”

        李毅不好就这么开走,便探过身去,说道:“你好。”

        对谈静宜,李毅现在都不知道怎么称呼她好,如果照夏坤来,可以喊她一声嫂子,但她又这么年轻,跟夏菲也差不多大小,这声嫂子便显得很别扭。照夏菲来喊的话,那就更离谱了,要喊她一声伯母?

        谈静宜低下身子,看着李毅,拢了拢发际,说道:“原来是李书记啊,快到楼上坐一会儿吧。都到家门口了,不会这么生分了吧?”

        李毅笑道:“我倒是很想上去喝杯茶聊聊天,但我订了十一钟的机票,马上就要走。下次再来吧。”

        夏菲对着李毅挥了挥手,说道:“李毅,再见。”

        李毅点点头,也摆了摆手:“再见。”

        夏菲以前见着李毅,从来都是称呼李毅的官职,这次见面,她反倒直呼李毅的姓名了。这足以证明,她也在不知不觉成长起来,而且把自己摆到了跟李毅对等的位置上,把李毅当成了她的好朋友,而不只是一个市里的领导。

        李毅缓缓开动车子,快要转弯时,透过后视镜,还能看到她们两个站在门口向这边张望。

        李毅开到钱多家门口,看到钱多和桑榆在门口等着,跟他们站在一起,还有丁雪松。

        “李书记!”丁雪松满怀欣喜的走过来,帮李毅拉开车门。

        李毅下车,走向桑榆,从她怀里接过钱多多,笑道:“这小多多,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睡觉呢?”

        桑榆道:“李书记,你是多多的干爹,他在想你哩,一定要干爹抱抱才能睡。”

        这个精明的女人,拐着弯的提醒李毅,回到江州来,也不到她家里来坐坐呢!

        李毅道:“我实在是太忙了,足不沾地啊!就连市委办公室我都没有回去过。”

        钱多道:“李书记,丁雪松同志是我喊过来的,我们到机场后,他把车子开回来。”

        李毅嗯了一声,他见到丁雪松的时候,就明白钱多的用意了,但也明白钱多的另一个意思,他想帮丁雪松一把,让丁雪松在自己面前露露脸,表现表现。

        去机场的路上,丁雪松不停的向李毅汇报工作。

        李毅安静的听着,并没有多说话。

        丁雪松道:“李书记,您也得常回来看看,不然,有些人就要把您给忘记了。”

        李毅淡淡一笑:“雪松,现在只是一个过渡期,迟早有一天,我会卸任这边的工作。他们爱记住就记住,想忘记就忘记呗!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世事本就如此。”

        丁雪松道:“李书记,那我也跟着您到京城去工作吧!我喜欢待在您身边工作。”

        李毅笑道:“你啊,言不由衷!”

        丁雪松急道:“李书记,我说的是真话。”

        李毅摆摆手,说道:“你就不想放到下面去工作?”

        丁雪松道:“李书记,我还是愿意跟在您身边工作。”

        李毅道:“雪松,你跟我的时间并不太长,但你在市委秘书办的时间不短了,是该下去好好锻炼了。我会安排的。”

        这便是给丁雪松吃了一颗定心丸,丁雪松满怀感激地道:“多谢李书记厚爱。不管我在哪里工作,都忘不了您对我的大恩大德。”

        李毅道:“好好工作,尽职尽责!”

        “是,李书记。”丁雪松恭谨的应了一声。

        李毅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对待跟过自己的人,从来都不会亏待,宁可天下人负我,也不可我负天下人。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飞行,回到京城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了。

        李毅并没有通知林馨,他不想她这么晚还出来接自己的机。和钱多打了个的士,直接到了家里。

        林馨的确没有想到李毅这么晚会回来,睁开眼,看到李毅就坐在床头看着自己,犹疑是在梦里。

        她跳起来,扑进李毅怀里,笑道:“李毅!你怎么回来了?”

        李毅笑道:“那边的事情处理完,我就飞回来了。”

        林馨道:“可想死我了!”说着就来亲李毅。

        李毅呶了呶门口,说道:“钱多来了。”

        林馨道:“桑榆和多多来了没有?我特想看看多多的样子哩!他们说怀孕之前多看看男婴,那样生下来的孩子就可能是男孩。”

        李毅笑道:“你这是什么逻辑啊!什么思想啊!不管生男生女,我都喜欢。你知不知道,军方去南联盟的飞机走了没有?”

        林馨道:“我不知道啊。怎么?你还是要去啊?”

        李毅沉声说道:“丫头,我这次去,可不单纯是为了找小玲。再有几天时间,米国的B-2轰炸机,将轰炸我们的驻南大使馆。”

        “啊!”林馨还是头一回听到这个消息,震惊得无以复加,说道:“李毅,这不可能吧!使领馆代表着国家的主权,米国敢轰炸那里?那不是公然向我国挑衅吗?”

        李毅道:“但人家就是有这个资本啊!就算他们挑衅了,你觉得我们又能如何?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吗?还是派几艘巡洋舰跑到太平洋彼岸去跟人家的航母战斗群对垒?”

        林馨有些沮丧的道:“米国人太猖狂了!迟早有一天,我们也要造出自己的航母战斗群,造出让米国鬼子闻风丧胆的新式武器,让他们听到华人两个字就打心底里害怕!”

        李毅摸摸她的头发,说:“对,这才是有志气的华人!”

        林馨道:“可是,这么机密的事情,你又是怎么知道的?米国人想炸我们的大使馆,不可能事先泄漏秘密吧?”

        李毅道:“这是我通过对当此世界格局和军事形势的分析得出来的结论。大伯和一号首长也都认同了我这个分析。”

        林馨捧着李毅的脸,吧嗒一声亲了一口,笑道:“我的老公实在是太棒了!”随即又忧愁的说道:“那么危险的事情,你去凑什么热闹啊,这种事情,自有大伯和军方去处理,你就不要插手了。”

        李毅道:“但这个事情,我比他们更清楚!”

        林馨笑道:“军队那些参谋和军情观察员,不比你差,你能分析出来的事情,他们肯定也能想到。你就别操心了。”

        李毅道:“丫头,我一时之间无法跟你说清楚,但我对这个事情真的看得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我已经决定了,去南联盟。”

        林馨道:“依我看,你还是想去找小玲姐姐!我并不是反对找她,她是我干姐姐,她现在有难,我当然也想帮助她啊,但我可不想因为她却让你陷入危险境地。”

        李毅搂住林馨,柔声说道:“你放心,我只是想把她找回来。我现在有了你,就不会再在外面胡来了。”

        林馨抬头看着夫君,说道:“李毅,我知道你决定了的事情,我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你和郭姐姐,都一定要完完整整的活着回来。”

        李毅见她提到了郭小玲,而不单单只说“你”,这让他心里深感妻子的大义和宽容,抚摸着妻子,他说道:“我们美好的生活刚刚开始呢,我一定会好好活着的。”

        这一夜,李毅和林馨抵死缠绵,恩爱无比。

        第二天,李毅跟大伯李政宇联系,询问军方的行动,李政宇回答说,正在准备,还没有出发。

        李毅说道:“那正好,大伯,给我留两个座位,我和钱多一起去。”

        李政宇道:“李毅,这个事情上面,我们没得商量,你必须听我的,不能去。”

        李毅道:“大伯,这个问题我们就不必再讨论了,我是去定了的。就算你们不载我去,我也会自己搭飞机前去。”

        李政宇道:“小毅!为了一个女人,你犯什么浑呢!”

        李毅道:“大伯,这不只是一个女人的问题。”

        李政宇道:“小毅,你怎么这么倔呢!你要是有个万一,叫我怎么向老爷子交待呢?”

        李毅说道:“这个事情,我亲自去向爷爷说明。”

        李政宇道:“小毅,如果你能说动老爷子,只要他同意了,那我就没有意见。”

        李毅吃过早饭,就回到爷爷处,向他说明了自己必须去南联盟的原因。

        李老爷子听完,古井无波的脸上,微现怒容,说道:“米国敢如此放肆?敢炸我们的大使馆?”

        李毅道:“爷爷,还没有炸呢!我们会阻止他们的阴谋,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李老爷子坐正了身子,眼神里精光闪烁,说道:“小毅,一定要想办法,狠狠打击米国人这种嚣张的气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