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三十五章 小人的算计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三十五章 小人的算计

    作品:《官路弯弯

        “大姐,你们放心,我找省委说理去,一定要倾尽全力,尽快找到你们的儿子!”李毅严肃的说完,就拨通了省委一把手温玉溪同志的电话。

        李毅猜测,温玉溪肯定留在江州,不会回京度假,更不会去外面旅游。

        他猜的不错,温玉溪就在江州,而且还在省委办公室里工作哩!

        “呵呵,李毅啊,昨天晚上的事情办得不错,几个小时就找到了雷奥,可谓神速啊!”温玉溪笑道:“你和林馨商量好出去游玩的吧?现在事情忙完了,你们可以出去逍遥了。”

        李毅道:“温书记,这事情还没有完啊,我现在还在江州呢!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哟!”

        温玉溪道:“你又给自己揽上什么麻烦事情了?”

        李毅便把两上小学生失踪之事做了汇报。

        温玉溪沉吟道:“李毅,这个事情,交给相关部门去处理就行了,你不必事事插手嘛!”

        李毅道:“温书记,我给你说个故事吧!”

        于是,李毅便把自己以前在国外的见闻说了出来。

        温玉溪听完,微微叹息一声,他这声叹息,包含的内容那就太复杂了!

        李毅道:“温书记,为什么我们这里拐卖儿童之风屡禁不止,我觉得跟我们政府的不作为有太大的关系了。

        如果每次走丢一个人,全市、全省乃至全国都动员起来,寻找这个人的下落,给予人贩子以痛击,那么,相似的犯罪必定会大幅下降,这个社会上的不幸家庭,肯定会大大的减少!

        我们常说为人民服务,但我们连人民丢失的孩子都找不回来,这服务是不是太差了?是我们真的没有能力去找回来?还是我们习惯性的官僚主义和麻木不仁?

        我愿意尝试一次,我要看看,如果发动全市之力去寻找两个失踪的小孩,是不是真的能够找回来!如果这种方法能够成功,那我们政府的公信力,肯定会大大提升!”

        温玉溪沉思片刻,沉声说道:“李毅,我支持你的这个想法!你刚才说的那个故事,给了我很大的触动啊!政府尽力找寻失踪的小孩,这事情光是在情感上,就已经感动了我。我们在这方面的政策和做法,的确存在太多的弊端啊。”

        李毅道:“温书记,事不宜迟,那就请您当这场寻人行动的总指挥吧!我们发动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找到失踪的学生!”

        温玉溪道:“我很荣幸的接受这个任命!我这就跟各个方面进行联系,成立一支联合搜索队!”

        李毅道:“孩子是昨天晚上走丢的,如果是被人贩子拐走了,此刻可能已经上了火车离开江州甚至已经离开了江南省。我建议通知铁道部门,请求他们的配合,让每一辆列车上的乘务员都留意可疑人物,如果之前有什么怀疑的对象,请他们即刻上报,另外,孩子们的相片,要传真到各个铁路站,在站台上和列车上以都贴上孩子的相片和寻人启事,公共汽车和长途汽上也要贴上!如果孩子还在江州,那这些人贩子就很难带他们离开。”

        温玉溪道:“不错,你想得很周到。”

        李毅道:“还有一种可能,孩子们是去野外游玩,迷了路!如果是这种情况,孩子们已经在野外生活了十几个小时,还过了一个晚上,肯定是又累又饿又害怕,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的。因此,我请求派直升机在城市周边巡游寻找。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我们也要尽一万分的努力!”

        温玉溪道:“我同意你的方案!我会吩咐下去,让各部门照此遵从!”

        李毅一口气说出了自己对此事的处理和建议,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他捏紧了手机,心里产生了一个更加强烈的愿望,那就是权力的重要性啊!要想更好的为人民服务,更好的施行自己的想法和政策,就必须拥有更强大的权力!

        池栩一直紧张的看着李毅,听着他向省委温书记做汇报。

        从李毅那自信而沉着的表情中,池栩看出来了,这一次,李书记成功的说服了省委温书记!

        眼前这个男人,是那么的伟岸啊!他那轮廓分明的脸庞,那浓浓的黑眉,那眨动着的俊目,那高挺的鼻梁,那坚毅的嘴角,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的令人着迷哩!

        忽然之间,池栩的芳心里像被投入了一颗石子,心湖里荡起了层层涟漪。

        她以前对择偶对象并没有什么明确的条件,这一刻,她却似乎明白了,自己一直以来苦苦寻找的,或许就是李毅这样的男人哩!

        不是因为他官当得有多大,也不是因为他长得有多帅。而是因为他的性情,他的坐怀不乱,他的宽容大度,他的聪明睿智,他的正义凛凛,他的怜悯之情!

        只是,自己真能在茫茫人海里找到一个这样的老公吗?

        这些念头在池栩脑海里一闪而过。

        有了省委一把手的批示和他的亲自联络,不只是江州市,连整个江南省的各个部门都开始行动起来!

        乔步龙为了阻止李毅的“荒唐计划”得逞,跟李毅通完电话后,就特地打电话到几个要害部门,要求他们不要听从李毅的调谴。

        在乔步龙想来,李毅虽然是市委副书记,但他已经调离江州了,在江州干部中的影响力必定一落千丈,下面这些部门负责人,不会看不清情势吧?瞎子也会选择跟着乔市长吧?哪个傻瓜若是敢跟着李毅屁股后边走,哼哼,到时李毅拍拍屁股回了京城,把这些傻瓜留在江州,就等着乔市长去收拾吧!

        但是,不到半个小时,市里的各个部门都行动了起来,宣传、政法、交通等部门都忙成了一锅粥!

        乔步龙的眼线把这些消息汇报到乔步龙耳朵里。

        乔步龙既怒且惊,心想这是怎么回事?

        那些眼线很快就为他揭晓了谜底:“省委温书记亲自下的命令!”

        省委有令,谁敢不从?除非你当官当腻歪了!当腻歪了你就走呗,后面一大堆人等着代替你的位置呐!

        乔步龙软绵绵的跌坐在宽大的真皮座椅里,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这个李毅真是有本事啊!这么快就说动了省委,支持他那个“荒唐计划”!乔步龙心有不甘,想到了省里的二把手吴东方同志,便把这事情通报给了市长张正贵。

        张正贵刚刚已经从自己的眼线那里听到了这个消息。

        乔步龙道:“张市长,李毅同志这是在穷折腾啊!我们江州好不容易宽裕一点,他就打算胡乱花光呢!他反正是离开江州了,把江州折腾穷了,也不关他什么事情。但这个烂摊子,还是得您来收拾啊。您是不是出面说说啊?”

        听完乔步龙的话后,张正贵只是轻轻嗯了一声,便挂了电话。

        张正贵没这么傻,他明白乔步龙的用意,是想拿自己当枪使呢!

        乔步龙看不惯李毅的所作所为,但又不敢出来反抗,便抬出张正贵这尊大神出来,想借张正贵的手,去对付李毅。

        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不好好利用一下,张正贵又觉得有些太浪费了。

        想了想,张正贵便把电话打到了省长吴东方那里。

        张正贵跟乔步龙一般心思,都想借他人之手,来办自己想做又不敢做的事情。

        乔步龙借的是他张正贵的刀,张正贵又想借吴东方的刀!

        但是吴东方又岂是傻瓜?

        吴东方已经知道了这个事情,他是江南省里的二把手,这里发生的什么大事,自然有人第一时间告诉他。

        当领导的,最怕的就是睁眼瞎。如果哪一天,你生活在这个城市,而这个城市发生的任何大事你都是最后一个知晓的话,那也就意味着,你落后了,你出局了!

        温玉溪在江南省虽然站稳了脚跟,但也仅仅是站稳了而已,要想彻底动摇吴东方的根基,还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现在的江南省,可以说是温玉溪和吴东方两相较劲的局面。

        吴东方听到这出闹剧似的寻人行动后,只是微微冷笑,心想且由得你们去折腾,等你们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结果却徒劳无功时,我再站出来,跟你们好好算算这笔账!

        为了寻找两个读小学的娃娃,就动用这么多的人力和资源,甚至动用了军分区的军用飞机!

        你温玉溪这是想做什么呢?嫌我们江南省的钱来得容易,生怕没地方折腾呢?拿这么多的钱去胡搞!真是个败家子啊!

        党管人,政府管钱,你温玉溪不当家不知钱少哩!江南省这两年虽然有了一些发展,但除了江州市外,其它市县还是穷得很呢!你为了找两个小孩子就花费这么多钱,不心痛啊?

        吴东方接到张正贵的电话后,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表示他已经知晓了这个事情。

        这些官员们的行为,是多么的相似啊!

        这一幕,跟刚才张正贵对付乔步龙时一模一样。

        张正贵翻了翻白眼,他也摸不准吴东方这声嗯背后的意思,便道:“吴省长,他们这是在穷折腾呢!这事情都是李毅同志搞出来的鬼把戏。他反正已经高升到中央去了,拿咱们江州的钱不当钱使哩!吴省长,您可是一省之长,您得出来主持公道啊,不能由着他们这么胡来。”

        吴东方心想,你张正贵也不是个什么好鸟!你不敢开罪温玉溪,却把皮球踢给我,想让我去踢温玉溪的硬铁板?嘿嘿,你当我是冤大头嘛?

        “张正贵同志,你莫着急嘛!李毅同志的想法也是有道理的。市民丢了小孩,这在他们的家庭来讲,的确是一件比天还要大的事情啊!李毅同志此举,嘿嘿,深得民心啊!”吴东方轻轻巧巧的笑了笑,几句话就把一颗刺钉进了张正贵的心里。

        张正贵有脑袋嗡的一声响,心想吴省长就是吴省长,站得高看得远啊!

        吴省长说得对啊,李毅花江州的钱,是在干收买江州人心的买卖啊!

        李毅虽然暂时借调到中央企改办工作,但他还兼任着江州市委副书记,也就是说,他随时都有可能杀一个回马枪!他已经去了京城高就,却还对江州的事情这么上心,还要收买人心,用意何在?

        太明显不过了,李毅是想继续回来工作!

        张正贵转动着心思,心想李毅若回来,会代替谁的位置?勿庸置疑,就是我张正贵屁股底下的这把市长交椅啊!

        李毅现在就是正厅级别的干部了,在中央部委镀上了一层金,回来之后,自然要有所高升,江州市里比他高的位置,总共就两个,一个是市长,一个是市委书记,市委书记要入省委常委,级别是副部级,短时间内李毅应该没有机会,也不可能一步登天。唯一的可能,就是争夺市长的宝座!

        吴东方刻意提醒张正贵的,也就是这种可能。

        姜还是老的辣啊,吴东方只用了一句拐弯抹角的话,就成功的把张正贵对李毅的仇恨和敌意挑将起来了。

        谁都知道李毅跟温玉溪是一个鼻孔出气的,张正贵仇视李毅,自然也就会远离温玉溪,从而更加牢固的投靠吴东方。

        一举两得啊!

        吴东方道:“张正贵同志,你也别太在意,李毅同志要折腾,暂且由得他去折腾。你以为找两个小娃娃这么容易啊?哼,到时他们找不到时,我们再站出来说话,那时岂不就理直气壮了?”

        张正贵道:“原来吴省长早有谋划,那我就仰仗您了。可是,如果他们走了狗屎运,找到了那两个小孩呢?”

        吴东方冷笑道:“找到了再说呗!但是现在我们就算再反对,也千万不可以跳出去阻拦,这是一件得人心的好事,谁要是阻拦了,那就会让百姓们戳着脊梁骨骂祖宗十八代的!”

        张正贵笑道:“吴省长,那我们就袖手旁观,且看他们如何闹腾?”

        吴东方嘿嘿一笑:“不,我们应该积极响应省委号召,不惜代价的去寻找那两个学生娃娃!”

        吴东方把“不惜代价”四字咬得特别重。

        张正贵心领神会,嘴角浮起一抹奸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