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三十章 别怕,是女鬼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三十章 别怕,是女鬼

    作品:《官路弯弯

        夜幕中,军用直升机再次围绕豆角山巡飞了一圈。

        驾驶员得到了上级的严令,一定要认真搜索,不放过任何死角。

        忽然,黑糊糊的山林间,出现了一个反光的亮点。

        驾驶员压低机身,飞临那个反光处,依稀看到那里有一个帐篷,还有一个人举着手电筒在向天上张望。

        虽然看不清那个人的模样,但飞行员还是高兴异常,马上向地面控制台通报了情况。

        情况很快反馈到江州市,李毅向飞行员确定了具体方位,然后吩咐秦楷,即刻派人前往那个地点寻找。

        李毅也亲自跟随搜救队员一同前往。

        赶到那个地点时,已经是凌晨时分了。

        搜救队的人围住那个林中空地上的帐篷,亮起了巨大的灯光。

        李毅走上前,用力敲打帐篷,帐篷里响起一阵男人的叫骂声和女人的尖叫声音。

        听到那个骂骂咧咧的男人声音,李毅放下心来。

        万幸的是,一切尽于李毅所料,那个拿手电筒照向直升机的人,正是雷奥先生。

        里面的人的确就是雷奥先生。

        他在里面用半生不熟的华语大喊:“什么人?不说话我开枪了!”

        李毅相信雷奥没有枪,但他手里肯定会有武器,便用德语大声喊道:“雷奥先生,我是李毅。”

        雷奥听到李毅的声音,便打开拉链,探出头来,看到李毅那张笑脸,转头四望,又看到搜救队员们正打着探照灯向他射过来,便用手护住双目,大声道:“李毅,你这是做什么?”

        李毅笑道:“你失踪十几个小时了,你的亲人朋友找不到你,告到贵国驻华大使馆那里去了,我奉命带人前来找你。”

        雷奥道:“该死!我只不过想找个地方看一场日出罢了!谁知道这该死的地方打不了电话。我心想这倒好,难得清静一天——李毅,你把我的美妙的休假给弄糟了!那架该死的吵人的飞机,也是你的杰作吧?”

        李毅道:“是的,那是我们派来找你的。”

        雷奥道:“该死!”

        李毅道:“若不是你用手电筒照了那架飞机,我们还找不到你呢!”

        雷奥道:“我受不了那家伙的吵扰,就拿手电筒对着他,然后破口大骂!看来我是白费表情了,他显然什么都没有听到。”

        李毅道:“怎么样?你是继续露营看日出呢?还是下去?”

        雷奥道:“当然是看日出了!我十几个小时的等待,不能白费。”

        李毅笑道:“那就请你出来,用我们的通信设备给你的朋友和贵国大使打个电话,他们正焦急不安的等待你的消息,一宿无眠呢!”

        雷奥无奈的道:“我穿衣服。”

        唰的一声,雷奥又拉上了拉链,几分钟后,他才钻出帐篷来,向他的亲朋好友报了平安。

        “李毅,你得赔我。”雷奥说道:“我的大好美梦,一再被你惊扰。”

        李毅道:“雷奥先生,你害得我们一群人为了寻找你而忙乱了一夜!你还想让我赔你啊?”

        雷奥道:“你陪我聊聊天就行了,你看,东方已经泛起鱼肚白了,很快就会天明。”

        李毅指了指帐篷,笑道:“里面不是有佳人作陪吗?”

        雷奥道:“她是我的情人。”冲着里面喊道:“玛丽,出来吧!”

        里面钻出来一个金发碧眼的西方白种女人,三十多岁的年纪,丰乳肥臀,风骚入骨。

        她微微一笑:“哈啰!”

        后面的搜救队员们起了一阵嘀咕声:“妈的!这外国佬和洋妞在山上打野战呢,却搞得我们上上下下紧张不已!太过分了!”

        李毅也觉得这事太他。妈的有些离奇和无聊,但人跟人就是不能相比的,谁叫这个雷奥有那么大的身价呢?他的失踪,就足够引起当地政府的重视。

        李毅叫其它同志先下去,然后陪着雷奥在外面的草丛上坐了下来。

        雷奥拍拍李毅的肩,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会给你们带来这么大的麻烦。我只想跟玛丽一起看一次日出,这是我答应过她的事情,我一定要做到。玛丽是我的情人,她从十八岁开始就跟了我。你知道的,我不能给她全部的爱,因为我也爱着我现在的妻子。”

        李毅心想,也许只有跟雷奥这样的人坐在一起聊天,才可以如此肆无忌惮的谈论情人。

        东方微明,一道霞光破云而出,烧红了天际的云朵。

        玛丽惊喜的站了起来,像个孩子一般,拍着手,大声喊道:“太出出来了!”

        唉,李毅忽然想起大学时代,自己也曾经跟郭小玲爬到山上去看日出,两个人那么抱着取暖。疯狂的青春,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而郭小玲也离自己远去了。

        只有这山峦依旧,只有这日出依旧。

        看完日出,李毅就拖着疲惫的身子下山来了。

        令李毅感动的是,钱多还是坐在小车里,等着他下来。

        钱多道:“毅少,去我家休息吧?”

        李毅道:“你家也不自在啊,呵呵,送我去香滨路九号吧,我去那里睡一觉,还得赶回京城去。”

        钱多道:“毅少,既然回到江州了,怎么不多待几天呢?”

        李毅道:“我有一件大事要去办。”

        钱多道:“什么大事?需要我帮忙吗?”

        李毅道:“你成家了,有家有室,就不要跟着去凑热闹了。”

        钱多一听,便知道李毅要做的事情肯定有一定的危险性,便道:“毅少,你还是带我走吧,我一个人留在江州,感觉浑身都不自在呢!有家有室怕什么,男子汉大丈夫,志在四方嘛!”

        李毅道:“我要去一趟南联盟。”

        钱多道:“南联盟?在哪个省?去旅游吗?”

        可怜的钱多同志,对这些世界时政大事,竟然无知到这等程度!

        李毅翻了翻白眼,说道:“钱多,你平时就不能多留意一下新闻吗?南联盟是一个国家!在欧洲的南部地区,巴尔干半岛上面!你不知道巴尔干半岛在什么地方吧?欧洲南部总知道吧?”

        钱多笑道:“哎呀,我闹笑话了啊。毅少,那你去南联盟做什么?”

        李毅道:“我去寻找郭小玲。”

        钱多道:“郭小姐去了那个什么南联盟?她去那里做什么呢?”

        李毅道:“那里正在打仗,她去当战地记者。”

        钱多向来沉稳的手也不禁打了一下颤抖,车子歪歪扭扭的打了个旋。

        “小心!”李毅喊道:“怎么这么激动?”

        钱多稳定心神,说道:“毅少,打仗啊?那岂不是很危险啊?我陪你去!”

        李毅道:“我不是一个人去,军方会派人一同前去。”

        钱多道:“军方的人跟你又不熟,他们不会对你经心留意,还是我去吧。他们那些人,能帮你挡子弹?我就能!”

        李毅道:“乌鸦嘴!”

        钱多道:“毅少,你一定得带上我。你一个人去那个战火之地冒险,我就算在国内,也是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呢!”

        李毅道:“你真想去?那你先回去,找桑榆拿个批条来。只要她批准你去,我这里就没有问题——顺便叫钱多多摁个手印,免得你在南联盟光荣了,他将来长大了找我算账。”

        钱多急道:“毅少!你怎么这么说话啊。这个家我才是主人!就这么定了。就算你不带我去,回头我自个买机票去!”

        李毅右手伸过座椅,拍拍他的肩膀,说道:“钱多,你的真诚和好意,我都心领了。但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想让你冒无谓的险。”

        钱多道:“毅少,你这么说,令我十分难过,我一直拿你当亲兄弟,现在你去冒这么大的险,却要把我丢过一边不理,这叫我如何自处?”

        李毅还能说什么呢?只得说道:“钱多,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还有什么好讲的?那你回去收拾一下,我们下午就出发。”

        钱多道:“毅少,先从江州走?还是先回京城?”

        李毅道:“先回京,军方的飞机应该还没有出发,我们就跟他们一起去。现在南联盟战势正猛,施行了航空管制,一般的飞机根本就进不去。如果从别的地方转机,那就太麻烦了。”

        钱多道:“行,那就这样,我送你到香滨路九号,我就回去准备。”

        车到香滨路九号门口,李毅下了车,钱多便调头回去。

        李毅开门进去,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忙了一天一夜,实在是有些累了。

        天刚刚放亮,城市还在熟睡之中未曾苏醒,难得的几天假期,大家都铆足了劲儿想睡个懒觉。

        卧室里很黑,门窗紧闭,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

        李毅没有开灯,也懒得洗澡,一进入卧室,就开始脱衣服,然后摸到床上,钻进了被窝里。

        咦,被窝里怎么这么暖和呢?

        李毅睁开眼,往旁边看去,触目所及,是一头乌黑的秀发,还一段洁白的脖颈。

        这是谁?

        李毅脑子里嗡的一声响。

        不会是鬼吧?

        李毅呀的一声,坐将起来,一把掀开被子,想看个究竟。

        “啊!”李毅怔住了!

        被子下面,居然是一具绝美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