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十七章 出差带几条内裤?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十七章 出差带几条内裤?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却有他自己的考虑,说道:“大伯,我打个电话回去,叫江州公安出去找找就行了。我相信雷奥先生可能是到哪个地方去旅游了,也许明天或是后天就会出现。”

        李政宇沉声说道:“人家大使都找到一号首长这里来了,你觉得这还是一个小事情吗?小毅,你别忘了,你现在还兼任着江州市委副书记一职,如果雷奥先生真的在江州出点什么差错,你怎么交待?”

        李毅道:“大伯……”

        李政宇用力一挥手,说道:“小毅,我刚才跟首长已经说过了,南联盟之事,我们会派一架军机前去处理。”顿了一顿,说道:“你在那边有什么非办不可的事情,可以告诉我,我会叫人帮你办理。”

        李毅还想争取,这时电话响起来,却是江州市的公安局长秦楷同志。

        秦楷的语气很急促,说道:“李书记,那个德国商人在我们地界失踪了!现在省委压了下来,叫我们今天二十四小时之鴧必须将人找到!”

        李毅沉着的说道:“那就快去找呗!”

        秦楷道:“这个德国人真是不会挑时辰呐!现在是五一长假啊,大部分同志们都放假休息了,值班的同志各有各的岗位,我一时之间抽调不出这么多人手。”

        李毅道:“那就向市委、省委请示,请武警部队的同志配合行动,江州只有这么大,雷奥应该是出去旅游了,只要他还在江州,就不难找到。你先查看所有的出入镜记录,看他是不是坐飞机出了江州。”

        秦楷道:“行,我这就去派人调查。李书记,你要不要回来一趟?市委蓝书记陪家人出去旅游,已经离境了。”

        李毅问道:“游书记呢?”

        秦楷道:“游书记回京城了。张市长也回老家了。值班的市里领导是项副市长,她一个女人家……”

        秦楷说到这里,就住口了。他本想多说几句有关项青萍的坏话,但一想到项青萍跟李毅传说中的那种新密关系,他便不再说了。

        李毅心想,这事赶事的都到一块来了!

        这个雷奥,跑到哪里潇洒去了嘛!

        李政宇在旁边道:“小毅,晚上还有一趟飞机飞江州,你现在去买票,还来得及。”

        李毅只得对着电话说道:“秦楷,我现在就去买票飞江州,几个小时后就可以到。你赶紧组织人手寻找。如果没有出境记录,就到各个景点去找。雷奥先生很喜欢露营,现在这种天气,很适应露营,我猜他极有可能到哪个山旮旯里露营去了。你注重在这方面寻找。”

        事不宜迟,既然非回江州一趟不可,李毅更不推辞,他先走到一号首长的办公室门口,看到德国大使正在向一号首长陈述此事的严重性,要求中方不惜一切的寻找雷奥。

        小颜在旁边做着翻译。

        李毅敲了敲门,一号首长抬起眼皮,沉声问道:“李毅同志,何事?”

        李毅知道打断首长的谈话,是十分不敬的,他现在必须拿出理由来,快步走进去,说道:“首长,这个失踪的雷奥先生,是我的朋友,也是我在江州时引进来的外资商人。我现在即刻赶回江州处理此事,特来向大使先生说明一下,请他务必放心。”

        一号首长脸色一缓,说道:“哦,原来如此,那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处理了,李毅同志,雷奥先生是我们的好朋友,也是在华投资的大外商,他的安危,关系到我们招商引资环境的建设工作,他千万不能出事!”

        李毅恭敬的应道:“是,保证完成任务。”然后用德语向大使先生做了说明。

        德国大使一听李毅会马上赶回江州主持大局,一直激烈的语气便放缓下来,他握住李毅的手,说道:“李先生,你一定要找到雷奥先生,如果他真的被人绑架了,那请你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保证他的安全。”

        李毅道:“大使先生,请您放心,我会尽力的。”

        告辞出来,李政宇说道:“小毅,我已经帮你订了机票,还有一个小时就开了,坐我的车,我送你去机场。”

        李毅苦笑道:“大伯,你就放心吧,我既然答应回江州,就不会再耍诡计了。你是个大忙人,去忙自己的事情吧!”

        李政宇的小心思被李毅看穿,他也不恼,坚决要送李毅到机场。只有看着李毅上了回江州的飞机,他才能放心。

        去机场的路上,李政宇再次问道:“小毅,你在南联盟,有什么非办不可的事情?”

        李毅沉吟了一会,这才说道:“大伯,我要去寻找郭小玲——相信你对她并不陌生吧?”

        李政宇道:“又是为了一个女人?”

        李毅明白大伯用这个“又”的含义,数年之前,他就因为楚怜心而拦截了一架飞机!

        李政宇道:“小毅,不是大伯不开通,但一个官员最大的忌讳,就是女人。我们身为党员干部,难道不应该以身作则,在情感和婚姻事情上,做出表率吗?这些大道理,我不说你也明白。我可不想看着你大好前程,毁在几个女人手上!”

        李毅道:“大伯,我跟丫头结婚之后,郭小玲就去了米国,现在又去了南联盟的战争前线。就算我跟她不再做情人了,但当朋友总是可以的吧?朋友现在有了危险,您说我去不去救?换作是您,您会如何抉择?如果我李毅是那种忘恩负义的小人,您觉得我还有什么前程可言呢?”

        李政宇呃了一声,一时之间找不到话来反驳李毅,问道:“林丫头知情吗?”

        李毅道:“她知道,她还支持我去找郭小玲。事实上,丫头跟我在一起谈恋爱时起,她就知道郭小玲的存在。”

        李政宇叹息着摇了摇头,说道:“看来我是真的老啰!你们这些年轻人,都在想些什么啊!林丫头知道你跟别的女人有瓜葛,居然还同意嫁给你!这,这!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李毅道:“大伯,所以,我要请求你,就算我不去南联盟,你们也一定要找到郭小玲。她现在代表米国纽约的一家时报,在那里进行战地采访。”

        李政宇道:“记者?那不是间谍吗?”

        李毅道:“应该不是。她只会做纯粹的记者。”

        李政宇道:“小毅,说到间谍两个字,我忽然想到一件事情,你说那个失踪了的德国人雷奥,他会不会也是间谍呢?”

        李毅浑身一震,说道:“这,可能吗?”

        李政宇道:“这有什么不可能的?我们抓获的间谍,什么身份的都有,大学里的外教,研究室里的研究员,球场上的外援,等等等等,不一而足!就连酒吧和夜场里的妓女,都有可能是间谍呢!我们就抓到过一个岛国的女间谍,是一个高级交际花,依靠色相,笼络了很多高官,得到了很多情况,令国家损失惨重!”

        这个问题太过严肃,李毅不好随便回答,虽然他相信,雷奥先生绝对不可能是间谍,但他也没有证据和理由证明这一点。

        李政宇道:“你想想,如果雷奥不是间谍,那个大使为什么这么急?一个商人,就算他再优秀再有钱,失踪八个小时而已,连立案的时间都不够呢!那个大使居然敢跑到一号首长的办公室里来请求寻找!这中间不是太古怪了吗?”

        李毅蹙额沉思,心想大伯的话也不无道理。自己在这方面的经验,的确比不上大伯。

        一切都要等找到雷奥之后,才能弄个水落石出。

        车到机场,离飞机起来的时间已经很近了。

        踏上江南航空的航班舷梯,李毅百感交集。

        他想起那年的冬天,他踏上航班,飞赴江南省上任,转眼一年半过去了,自己在江州市的工作却要告一段落,自己虽然还兼任着江州副书记的职务,但这只不过是一个过渡罢了,也许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完全的卸下江州所有的职务,彻底的离开。

        至于今后还会不会回来,谁又说得清呢?

        革命同志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啊!

        “李书记!您好!”一个惊喜的女声在李毅耳边响起来。

        李毅收回思绪,看到站在机舱门口迎接自己的,是苏樱。

        苏樱穿着漂亮的空姐服,双手放在胸前,甜笑着看向李毅,眼睛里充满了欢欣之情。她没想到,会在这个夜机上跟李毅相遇。

        “苏小姐,你好。”李毅微微一笑。

        为了不阻挡后面的旅客登机,李毅打过招呼之后,就向机舱里面走去。

        飞机很快就起飞,向着云端飞去。

        飞行平稳之后,李毅解下安全带,忽然想起还没来得及通知林馨一声呐!不过,林馨也会打电话给大伯,大伯会帮自己解释的。

        苏樱走过来,递给李毅一杯牛奶,笑道:“李书记,我听说你调到京城工作了?”

        李毅道:“是啊。但还是江州的副书记。”

        苏樱道:“那你这么晚回江州,有什么要紧事情啊?”

        李毅道:“江州出了点事情,我得赶回去处理。”

        苏樱道:“李书记,你离开得也太突然了……我的意思是说,你这么好的官员,留在江州,那就是咱们江州人民之福哩!你在江州工作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带给江州的变化,却是巨大的。现在老百姓们都在念着你的好处呢!”

        李毅微微一笑:“不管是谁来当江州的官,都会努力为江州做好工作的。其实,我就算在江州,也只是一个副手,那些事情,都是市委几套班子共同努力的结果。单靠我李毅一个人,也不可能做得这么好,你说是不是?”

        苏樱道:“李书记,你太谦虚了。”

        李毅笑道:“旅途漫漫,苏小姐,说个笑话来听听呗。”

        李毅坐的是头等舱,这趟航班的头等舱就坐了李毅一个人。

        李毅不知道,是李政宇叫人把头等舱给包了下来,他对李毅的关怀,体现在方方面面。

        因为只有李毅和苏樱两个人,苏樱倒也放得开,笑道:“李书记要听,那我就说一个呗,说的是过关检查时,来了一个台。湾人,检查的官员要求打开行李检查,发现有七条内裤,奇怪的问他原因。台。湾人回答:Sunday、Monday、Tuesday…Saturday。官员明白是一天一条。接着来了个法国人,官员要求打开行李检查发现有五条内裤,也觉得很奇怪,就问原因。法国人回答:Monday、Tuesday、Wednesday、Thursday、Friday。官员问:星期六,星期日如何?法国人回答:NOWEAR。官员便明白法国人浪漫,星期六、日是不穿的。接着来了个印度人,检查发现有十二条内裤,官员大惑不解,忙问如何?印度人慢悠悠回答:January、February、March、April……”

        李毅听了,哈哈大笑,说道:“这也算是国家文化的体现吧!”

        苏樱莞尔一笑,问道:“李书记,冒昧问一句,那您出差,带几条内裤啊?”

        李毅一愣,微笑道:“我就带了身上这一条。需要的时候再买。”

        两个人相视大笑。

        旅途在愉快的谈笑中很快就度过了。

        飞机降落在江州机场。

        李毅问苏樱:“还要多久?我送你回去吧。”

        苏樱道:“好啊,那你稍微等等我,我去趟调度室就来。”

        等苏樱的空档,李毅将电话开了机,先打电话给林馨,告诉她自己因事来到了江州,叫她不必担心。

        刚刚挂断电话,秦楷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向李毅汇报,没有雷奥离开江南省的记录。

        李毅稍微放心,只要雷奥没有离开江南省,那他就很可能还在江州,又没有收到绑匪的敲诈勒索信,这起码是件好事,说明雷奥先生没有被人绑架。

        苏樱走过来,和李毅一齐向外面走去。

        李毅正想叫辆的士,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瘦削人影,黑黑的脸庞上露出一行雪行的牙齿,正对着自己笑。

        这不是钱多是谁?

        一股浓浓的暖意涌上李毅心头,在这个深夜里,它是如此的令人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