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十六章 不经意间令人折服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十六章 不经意间令人折服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呃了一声,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作答,只道:“这个事情很复杂,我不想欺骗你,但又不好说真相,所以,我只好这么回答你。”

        小颜抿嘴笑道:“真有趣!我还是头一回见到有人这么跟我说话的。”

        李毅嘿嘿一笑,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茶水,借此掩饰自己的不好意思。

        这时,办公室里一个穿西装留平头的男同志说道:“米国又对南联盟进行了新一轮轰炸!南联盟的电力设施破坏严重。”

        小颜说道:“我最讨厌战争了,受苦的尽是平民百姓!”

        那个平头男道:“我倒很向往一场真正的战争。乱世出英雄呢!只有在战争中,才能显出咱们男儿的本色来!”

        小颜撇嘴道:“英雄还能造时势呢!真有本事,你就造一场时势出来,把自个捧成大英雄呗!”

        办公室里立即响起一阵轻笑。

        他们都是首长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这里离首长办公室很近,他们就算是笑,也得压抑,不敢高声,生怕惊扰到那间神圣办公室里的会谈和办公。

        一号首长和李政宇的会谈比李毅想象中还要长。

        一杯茶由浓转淡,李毅连喝了几杯茶,那边的谈话还在继续。

        小颜忙完工作,坐下来跟李毅聊天,那个平头男也走过来,和他们聊。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什么样的人在一起就会谈论什么问题。农民兄弟聚在一起抽旱烟,一起聊农时耕作,聊寡妇门前的是非。工人朋友们在一起喝烧酒,聊工作聊厂子里的那个女出纳雪白的手。官员们聚会,喝名酒,聊官员的升降,聊组织里的变迁,当然也少不了聊聊某个有名的名媛淑女。

        在这间首长的办公室里,几个青年人聚在一起,喝的是清茶,聊的却是世界大事。

        身份的特殊性,让这间办公室的同志们,对国内政局有着一种特殊的忌讳,能不谈就尽量不提及。

        他们津津乐道于国际间局势的风云变化。

        正因为这种身份的特殊性,他们比普通人更关注世界新闻。

        事实上,他们也是热血青年中的佼佼者。

        哪个年轻人不想到这间办公室来工作?为最高首长服务!

        他们虽然职位不高,但就算下面的省部级高官来到这里,对他们也是客客气气。

        长期如此,他们很容易培养起一种优势感,也就会逼着自己提升自我的学识和修养,以期在和贵宾们的谈话中表现得优雅、自信和从容。

        他们都会说两种甚至多种外语,因为他们要接待各种外宾,要和各种国家来的贵客打交道。

        事实上,能进入这里的人,本身就是极为优秀的,这一点勿庸置疑。

        那个平头男,很喜欢卖弄他的口才和学识,不知道是一贯如此呢,还是有意在李毅面前卖弄他的才华。

        平头男名叫施丰,小颜他们都称呼他为疯子。

        这个名字的确很好记,李毅很快就记住了疯子两字,而把他的本名给忘记了。

        施丰的确有些疯症,他跟人说话,总是像大领导在做重要报告一般,手舞足蹈,唾沫横飞。

        他有意的从国内外那些著名的政治演说家那里学到了苦干手势,在说话过程中,不时的会展示出来。譬如右手高高举起,用力的划下,平胸指向前方;或者双手握拳,高举过头顶,激动的说几句高亢的言语。

        对他这种行为,小颜显然是不屑一顾的,好看的嘴角微微向上弯,翘成一个美丽的弧度,这种淡淡的笑意中,分明装着对施丰的某种轻视,在她看来,这个人的言行举止,是那么的幼稚和浅薄。

        但演说者,疯子本人,丝毫不觉,他甚至特别喜欢小颜的这个表情哩!

        李毅端着小颜为自己另外换茶叶泡的一杯茶,轻轻的啜饮。他其实并不渴了,但在这个地方,总得做点什么事情,才不至于显得像个傻瓜一般干坐着。

        李毅对疯子的很多论点还是挺赞成的。疯子虽然有些显摆,有些故意炫耀,但他对世界政局的确很了解,看得出来,他在这方面很用心。

        疯子正在谈论二战后世界上几个大国发生的变革。

        德国的分裂和复合过时已久,但在热衷于政治的青年人中间,还是可资谈论的焦点。

        疯子为了在李毅或者是小颜面前卖弄,便引用了德意志某位前当政者的一段著名演讲,他学得惟妙惟肖,更让人惊奇的是,他居然是用德语引用的!

        听着疯子大段大段的引用德语,李毅不由得点了点头,心想这孩子还不错啊!学得很像那么回事,这段德语说起来也很流利。

        疯子用德语说完之后,得意的道:“想必你也听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吧?待我翻译给你听。”又用汉语翻译给李毅听。

        至于小颜,她早就听烂了这段台词哩!

        小颜低声笑道:“你别被他唬住了,他就会这一段,不管来什么人,他翻来覆去,就会讲这一段。要是让他讲其它德语,他马上就露馅了。”

        李毅呵呵一笑。

        疯子似乎知道小颜又在拆他的台,略微不悦的说道:“我真的研究过二战时期的几个主要国家,对德国和岛国,我都做了深入的钻研——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嘛!我的德语虽然比不上小颜,但应付日常对话,当当德语翻译还是足够的。”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人声,小颜和疯子等人马上就出去查看。

        小颜走了两步,哎呀一声,说道:“糟了!只顾着聊天了!我刚才接到德国大使馆打来的电话,说德国大使有急事拜访首长,要我安排时间,我居然把这事情给忘了。”

        疯子笑道:“不怕,首长反正正在谈要事呢!德国大使得等等才能进见。我们先去待客吧!”

        李毅心想,德国大使这么晚了还来求见一号首长,不知道有什么重要事宜?

        这些都是国家大事,跟李毅无关,他也就这么一想罢了。

        李毅信步走出来,看到小颜和疯子正在接待几个德国驻华使领官的官员。

        一名德国官员正在跟小颜说话,他们说的是德语,李毅无意中听了几句。

        德国大使说道:“我必须马上见到贵国首长!”

        小颜德语说得还算流利,但听起来比较生硬,一看就知道她只在学校接受过教育:“大使先生,首长正在进行一项十分重要的会谈,请您到会客厅稍等。”

        德国大使道:“我国一名重要商人在贵国失踪了!我要求贵国政府马上给予支持,帮助寻找这名失踪人士!”

        小颜一听,心想这算什么大事啊,一个人不见了,能比得上我们国家的军机大事?

        施丰更是不屑,心想你们的人不见了,去找当地公安部门解决就行了啊,你跑到咱们这里来做什么?你当我们一号首长是什么人了?这么小的事情也要赶着前来见面。如果全国丢了人口,都要直达天听的话,一号首长还有时间吃饭睡觉吗?

        小颜耐心的说道:“大使先生,如果只是人口失踪的事情,我们可以帮您联当地警方,请他们帮忙寻找就行了。请问您的那位国民,是在哪里失踪的?”

        德国大使道:“这个失踪的人,非同一般,就算是在我们国内,他也是极为重要的人物,我们的总统,曾经多次单独召见过他,跟他的私谊也很好。”

        小颜心想原来是这么重要的人物啊,难怪大使先生这么着急。德国总统的朋友啊,那的确不同一般哩!

        人或许没有等级之分,也没有贵贱之别,但绝对有轻重之分!

        有的人生个小病,举国上下都会揪心和紧张。

        有的人冻死街头,也不会有人怜悯的看上一眼。

        这个世界,几乎每天都有人因为各种痛苦而去世,也有不少妇女儿童和智障人士以及老人被拐卖和失踪,哪个人可以惊动到国家首长?

        一个德国商人,因为地位和财富的积累,因为德国总统的参与,他的失踪,就上升到了一个外交事件的高度!

        所以,这位大使先生,就要在夜里跑到这里来,惊动日理万机的一号首长!

        虽然小颜很不愿意承认这种说法,但事实就是如此,而且,做为中办的工作人员,她必须尽量向德国大使解释。

        “大使先生,请问那位商人是在哪里失踪的?”小颜问道。

        “在贵国的江南省江州市!已经失踪八个小时了!我们的人已经找了一天,也没有找到他。”大使说道。

        李毅一听事情发生在江州,便自脸色一紧。

        虽然李毅现在主要在京城工作,但他还兼任着江州市委副书记一职未卸任呢!

        只要李毅一天当着这个官,江州的事情,就跟李毅有关系!

        何况,李毅还是分管政法工作的副书记!

        一个外商在江州失踪,李毅虽然没有多大责任,但还是有一定的领导责任啊!

        小颜问道:“大使先生,请问那个失踪的商人叫什么名字?我这就跟江南省政法委沟通,请他们尽全力进行搜救。”

        “雷奥哈德!雷奥先生是一个大名鼎鼎的商人,你们的江首长曾经接见过他。他在你们江州市投资很大。他的失踪,将直接影响到这个投资项目的命运!”大使抬出投资项目来,好让眼前这几个小同志明白雷奥先生的重要性。

        李毅听了,心想不会这么巧吧?是自己的老朋友雷奥先生失踪了?

        雷奥不是回德国了吗?什么时候又回到江州来了?

        李毅不能再置身事外,不由得上前插嘴说道:“大使先生,请您不必着急,事情不会那么糟糕,我们中方一定尽全力搜救失踪的雷奥先生。”

        李毅说的是德语,听起来比小颜的还要纯正。

        小颜和施丰都是一怔,惊讶的看向李毅。

        他们都不敢相信,李毅居然能说一口流利的德语。

        施丰的脸色刷的红了,他期期艾艾的道:“你会说德语?”

        李毅点点头,说道:“会一点点。”

        那个德国大使,听到李毅流利纯正的德语之后,还以为李毅也是中办的工作人员呢,便撇开小颜和施丰,跟李毅谈论起来。

        大使前来说的事情,令李毅十分震惊。

        德国的驻华使领馆接到求救,说有一个德国商人在华失踪了!

        而这个失踪的商人,居然是在江州进行了巨大投资的雷奥先生!

        “大使先生,我比较了解雷奥先生,他是一个很富有冒险精神的西方人,他经常一个人到处去旅游和露营,或许,他只是一个人出去游玩了。”李毅平静的说道,尽量用自己的平静来感染大使,好让他的情绪也变得平静。

        “哦?你认识雷奥先生?”大使很惊奇的看着李毅。

        李毅笑道:“大使先生,我叫李毅,是江南省江州市的副书记,雷奥先生到江州来,正是我接待他的。威茨格机械集团的落户江州,也是我跟雷奥先生谈判的。我跟雷奥先生是好朋友,我们在一起时,无话不谈。”

        大使更是惊讶,但他的脸色明显缓和下来,没有之前那么着急了,说道:“那他也不可能失踪八个小时啊?他的随从和员工到处在找他,但都找不到。”

        李毅现在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江州的治安虽然好转了,但也没有好到靖宁的地步,雷奥先生这么有钱,并不排除被人绑架勒索的可能。

        “有没有人写信或是打电话给雷奥的家人和朋友?要求交赎金或是要求办什么事情?”李毅问道。

        “没有,至少暂时还没有。”大使说道:“所以我们还不能认定他是否遇到了绑架,我们只能认定他是失踪。李先生,你既然是雷奥先生的朋友,又是江州的官员,我请你一定要找到雷奥。”

        李毅点头道:“请大使先生放心,这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一定会找到雷奥先生的。”

        这时,李政宇跟一号首长的谈话结束了,走了出来。

        小颜便进去向首长请示,首长请德国大使进去商谈。

        李政宇询问李毅何事,李毅便说了这个情况。

        李政宇正想把李毅的注意力从南联盟引开,便道:“小毅,你回江州一趟,负责找到雷奥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