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八章 暗潜凶险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八章 暗潜凶险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不得不佩服江兆南敏锐的洞察力和非凡的改革魄力。

        江兆南微微一笑:“只是这样一来,你和林馨同志,又得拆开来工作了。”

        李毅道:“个人利益永远服从党、国和人民的利益。首长,成立国资委,这是一个英明的举动,我在思考成立发改委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一层,但同时进行这么多大的改革,我怕您会忙不过来,所以就暂时没有提出这个构想。”

        江兆南道:“哦?原来你早就想到这一层了,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我的想法是,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应该成为中央人民政府的直属特设机构,为国。务。院直属正部级特设机构。国。务。院授权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代表国家履行出资人职责。根据党。中。央决定,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成立党委,履行党中央规定的职责。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的监管范围是中央所属企业(不含金融类企业)的国有资产。对此,你有什么补充吗?”

        李毅道:“首长想得比我深远多了,对此我只有深表赞同。”

        江兆南道:“李毅,你是我从下面调回来重用的人才,国资委成立后,你肩上的担子将更加重大。”

        李毅笑道:“国资委成立后,我的担子应该会轻松不少呐!现在企改办管的事情,将来会由一个正部级的委员会来管理,我顶多只能担任国资委下属的某个局办的一把手,这样肩上的担子自然就轻了。您不知道啊,我现在当这个主任,每天前来伸手要钱的人,比我在下面当副书记时多多了!搞得我都不知道怎么应付才好哩。”

        江兆南道:“李毅,你别太过乐观,机构改革,不是一两天的事情,在国资委成立之前,你还得把这个担子挑起来,同时,你也要积极的参与到机构改革中去。到时,国资委成立之后,我会在所有委内厅局之外,另设一职,由你担任。”

        李毅讶道:“另设一职?什么角色?”

        江兆南道:“暂时保密。”

        李毅笑道:“最好是个松闲一点的职务,我还想趁着在京工作的时间,和妻子生下一个胖娃娃呢!”

        江兆南道:“你回去等消息吧,也许不用多久,中央机构就将进行一番大的调整。”

        李毅知道自己该告辞了,便向江兆南行礼告退。

        出了中。南。海,李毅看看时间,还没到下班的点,便将车子一折,往国。务。院参事室开去,找到顾衡,和他聊天。

        顾衡的身体很硬朗,见李毅来看他,心情更是愉悦,他拉着李毅的手,连声笑道:“早就听说你回京任职了,这么久不来看我,是不是觉得我老头子不中用了,没有利用价值了?”

        李毅道:“顾老,您要这么说,那我只好去跳河了。”

        顾衡道:“开个玩笑,我知道你小子心里有我哩!上次你送我的那副玉石围棋,倒是很好用,来,陪我杀一盘。”

        李毅道:“顾老,那我可要甘拜下风了,我荒废很久了。”

        顾衡道:“棋艺之道,跟为人处世之道是相通的,你现在官做大了,这棋艺不可能退步了吧?”

        李毅只得陪顾衡杀了一盘棋,磨到了下班时间还是未能分出胜负,参事室里的其它老同志都相继下班离开。顾衡却还是不肯放李毅走,一定要拉着他下完这盘棋。

        李毅尊老,故意落败,结束了这盘棋。

        顾衡心情大悦,拉着李毅说:“走,我们去喝一杯。”

        李毅和顾衡之间,本就是忘年交,两人之间的岁数,虽然可以做爷孙,但他们之间的感情,却又跟朋友似的。李毅跟顾衡在一起,也自然、放松,什么话都敢说,这一点,是跟爷爷在一起时不敢想的。

        顾衡带着李毅,来到一家有名的酒楼。

        顾衡唯一讲究的只有两样东西,一样是棋,一样就是酒。世界上谁的棋艺高明,他如数家珍,京城里哪家饭馆卖的酒好喝,他也心里有数。

        李毅跟顾衡在一起,也没有太多顾忌,抽烟,喝酒,聊聊自己在工作上和生活上的一些烦心事。

        李毅跟顾衡谈起了花小蕊和李浩然的事情。

        这桩难心事,李毅没有一个可以倾吐的对象,李老爷子和两个伯伯,都是十分古板的人,李毅面对他们,那就是面对长辈,除了必要的言语之外,从不谈及自己的私事。小叔李元逍倒是个可以谈话的对象,但他四处乱跑,终年难有几回见面。

        至于那些个弟兄朋友,一起喝酒打屁可以,但要说这些秘密私事,就隔了一层。张一帆和顾知武,都是林馨的朋友,然后再成为李毅的兄弟呢,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在林馨面前胡乱打小报告?

        童军和钱多,才是李毅真正的知己朋友,那真的是可以无话不谈,在他们两个面前,不管李毅说什么秘密,他们也能替他保守。

        可惜,童军远在非洲,而钱多远在江州。

        没想到,比自己大上两轮的顾衡,成了倾诉的最佳对象。

        李毅一直以来,就是把顾衡当成自己的良师,他相信,不管自己对顾衡说什么,顾衡都只会从对他有利的角度来思考和帮助他。

        顾衡听完李毅和花小蕊的故事之后,放下酒杯,沉声道:“李毅,你这是在玩火啊!你知道这事情的严重性吗?”

        李毅道:“顾老,我正是知道这事情的严重性,这才跟您说起,想向您讨个好主意啊。”

        顾衡深锁着眉头,沉吟半晌,也想不出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来。他说道:“李毅,保险的做法,就是跟这个女人一刀两断,一劳永逸!你知道男人在外面玩,最怕的是什么吗?就是像你这样,玩出感情来了,玩出人命关天的大事来了!这孩子就是人命,就是你在外面胡来的最佳证据,随时会毁了你一世的前程!”

        李毅一口抿干了杯中酒,说道:“顾老,我也明白这层凶险,但要我丢下她们母子不顾,那我宁可不当这个官了!”

        顾衡道:“你这么做,太过意气用事了!你可知道,你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是多么的不容易吗?不只是你一个人付出了努力和辛苦,在你后面,还有你爷爷等人的苦心孤诣的安排,还有你李家和林家两家人对你的殷切期望!你身上负担着林李两家的使命和希望呐!”

        李毅道:“顾老,我是什么人?你应该清楚。我不想我的女人和孩子,因为我而受一辈子的苦楚。我不想我的女人在漫长的岁月里,只能靠回忆来过生活,而我的孩子,从小就要被他的小伙伴们骂着是没有爹的野杂种……”

        李毅说着,眼眶就有些湿润了,他可以想象这一切,他甚至可以在脑海里看到这一切的发生时的惨境!

        顾衡当然了解李毅的想法,也明白他的痛苦,说道:“小毅,你想过没有,你现在冲动的收容下他们母子,无异于绑了两颗定时炸弹在身上,一个弄不好,你就可能被炸得尸骨无存!这样的官员何其多?他们的下场,我看得太多了。最后,别说给母子幸福,便是官员自己,也是自身难保呐!如果林丫头知道后,再大吵一架,要跟你闹离婚,那你如何是好?”

        李毅脸上闪现一抹痛苦的神色,他现在最怕对不起的人,就是林馨了!

        林馨,多好的妻子啊!她李毅的爱,是那么的深刻,又是那么的宽容,她甚至连郭小玲的存在,都可以容忍!

        也许,就算她知道花小蕊母子的存在,也不会过分的为难他们吧?

        可是,李毅能想象她内心的痛楚!

        哎!

        顾衡知道李毅跟自己说这么多,并不是来听自己说教或是骂人的话,而是想让自己切实的拿出一个解决方法出来!

        凭着几十年的见识和过人的智慧,顾衡给李毅支了一招,说道:“小毅,于今之计,只有把他们母子俩送到外国去居住,庶几可以减免他们可能给你带来的伤害。”

        李毅震惊得张大了嘴巴,随即缓缓合拢,他心里虽然极不情愿,但也知道,这可能是最好的办法了。

        “顾老,我不是没有想过,可是,我是政府官员,级别越高,出国越难啊!到时想去看看他们,都会变得异常艰难,小花得不到我的怜爱,浩然得不到父爱的灌溉,这跟抛弃他们有什么区别呢?”李毅头痛的说道。

        顾衡道:“那就先送到澳门或是香港去吧!那里毕竟是一国两制中的另一制度,只要你能帮他们母子在那边弄个永久居住权,相比较而言,他们的生活比在内地还要更加舒服,这也避免了出国的麻烦。”

        李毅眼前一亮,心想这倒是个折中的好办法,自己以前怎么就没有想到呢?看来是当局者迷呢!他很庆幸,自己找对倾诉对象了。

        正自思索花小蕊和李浩然母子的事情,李毅的眼睛忽然直了,他在这里见到了一个最不可能见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