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五章 护短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五章 护短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心里一沉,心想魏景升这个样子,分明就是没打算看。

        同是官场人,一个表情,一个动作,李毅就能看出他在想什么。

        魏景升虽然说不上日理万机,但身为经贸委主任,一天到晚的安排也是满满当当的。经贸委在国家诸多部委和国民经济发展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身为主任,魏景升的工作量,比下面省部级领导比起来丝毫不会少。

        李毅写的这份建议,其实并不长,只有区区数千言,以魏景升的阅读能力,十几分钟就可以看完。

        但他就是不愿意看,他只看了个标题,就没有继续翻阅的兴趣。

        中.央人民.政府相关部委机构改革建议?

        这个话题有多敏感?这个改革有多艰难?岂是你一个小小的厅局级主任可以建议的?

        李毅诚恳的说道:“魏主任,这是我根据当前情势,认真研究总结之后,提出来的机构改革建议,想请魏主任不吝指教一二。”

        能成为一个部委的当家人,这个人必定有过人之处,国家总共才有几十个部委呢!能当上这些部委正职的,岂是等闲之辈?

        魏景升呵呵一笑,丝毫不露出本意来,只道:“李毅同志,你不会逼着我现在就看完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吧?”

        李毅便不好再谈这个事情,心想原来就没有指望魏景升能给自己多少支持,林馨说得对,这个事情,还得从上头做起。下面的同志因循守旧,凡事以稳定为主,一切跟着上面走,不敢私自有什么大的举措。就算魏景升完全同意李毅的改革建议,他也不会做什么或是表什么态,这关系到他的前程和官途呢!在上级未表态的前提下,不管他做什么,都要考虑到此事对自己带来的影响。

        明哲保身,是官员要学会的第一招。

        李毅话锋一转,说道:“魏主任,有一件事情,我要向您做个汇报。”便把于秋宝的事情说了一遍。

        魏景升哦了一声,脸上没有丝毫情绪的波动,问道:“你们企改办的处理意见呢?”

        李毅瞥了一眼,心想魏景升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个消息了?说道:“魏主任,我以为,于秋宝同志不再适合担任企改办副主任一职,建议将其调离,至于具体如何处罚,我们服从委里的处理。”

        李毅既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却又将处理于秋宝这个皮球踢到了魏景升头上。

        魏景升右手在桌面上轻轻敲打,略作沉吟,说道:“人非圣贤,殊能无过?我们总不能一棍子就将他打死吧?这事情传播出去,伤的也是我们经贸委的脸面啊!李毅同志,我觉得吧,我们还是应该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再给于秋宝同志一个机会。”

        李毅一听这话,就知道魏景升是要保于秋宝呢,便道:“只要能将于秋宝调离我们企改办,这样的人,委里想怎么处置都行。”完全是一副眼不见为净的表情。

        魏景升深深的看了李毅一眼,心想这个年轻人,好强势啊!

        他的语气便也硬了几分,说道:“李毅同志,于秋宝同志是个老革命了,他在企改办里工作一直都很好,这贸然将他调离,会给他和企改办带来负面的和影响。”

        李毅不由暗自一声冷笑,说道:“魏主任,于秋宝事件上,我只有一个要求,把他调离。这样的人,放在我企改办里,我李毅丢不起这个人。”

        魏景升微有薄怒,但他很快又镇定下来,说道:“李毅同志,你可能还不知道吧,于秋宝同志是咱们国家著名开国将领于老将军的后代,就算是冲于老将军这块金字招牌,我们也得卖他几分面子啊!这伤害的,不只是于秋宝一人,还会严重损害到于老将军的声誉!”

        李毅沉声说道:“如果他真是于老将军的后代,那我相信,就算于老将军在生,也一定会亲自严惩此等不肖子孙。于老将军一世英名,可不能让他给毁了!话说回来,于老将军一生光明磊落,戎马倥偬,他的一生,世人早有公论,他的后代再混账,也不会影响到他身上去。于秋宝身为将门之后,却不知道珍惜这份荣誉,反而在祖宗脸上抹黑,就应该受到更加严厉的惩罚!”

        魏景升微微皱眉,说道:“李毅同志,这个问题,我希望你能多考虑。于秋宝同志的处罚上,我们委里领导的意见是一致的,念他初犯,党内记过一次!”

        李毅说道:“魏主任,他犯下这么严重的错误,就只党内记过一次?也罢,我请求上级把他调离企改办。这是我再三的诚挚请求,请经贸委党委认真考虑。”

        魏景升道:“李毅同志,你这是故意与我作对吗?”

        李毅俊眉一轩,沉声说道:“魏主任,如果上级党委坚持不调走于秋宝,后果会很严重。”

        魏景升不怒反笑:“后果?李毅同志,能有什么后果啊?于秋宝同志犯什么王法了?不就是睡了两个婊子吗?这算什么球事?哪个男人不在外面睡几个女人呢?就连农村里那些傻二,天一黑,都要往寡妇门前摸呢!李毅同志啊,这些个事情,你就不必再较劲了,多大点事嘛!”

        李毅心想,看来魏景升是保定于秋宝了。

        今天的汇报结果,令李毅十分不满意,简直是窝了一肚子的火。魏景升不看他写的报告,这一点倒还罢了,官员明哲保身,魏景升格局不够,不敢景从,李毅可以理解。但在于秋宝的问题上,魏景升居然如此顽固,如此包庇于秋宝,这一点叫李毅有些不可理解。

        就算于秋宝是于老将军之后,但这个家伙行为不检点,当场被抓进了局子里,又被记者拍了照片,影响可谓极其恶劣,这样的人,实行双开也不过分,而魏景升只用一个记过处分就轻巧的处理完毕了!

        李毅当然不能接受这样的处理结果,委里要这么处理,倒还罢了,李毅也知道,要扳倒于秋宝这样有背景的人,不是一件容易事情,只要将这个捣蛋分子调离企改办,不在他眼皮底下就行了。

        但魏景升居然还想不动于秋宝,要于秋宝继续留在企改办里工作。

        这一点李毅无论如何不能接受。

        李毅心里虽然不满魏景升的处理决定,但并没有当场跟他闹起来,李毅不再是初入官场的那个愣头青了,不会动不动就跟上司顶嘴作对,这对工作和自己的发展没有一丝好处。

        魏景升不是要保于秋宝吗?那就暂时让他保住呗!到时我再想办法把于秋宝调走就行了,那时就等于无声无息的打了魏景升一个嘴巴,这比面对面的吵架更有成效,也更符合一个成熟政客的手段。

        李毅没有再争吵,只道:“魏主任,我刚才就表过态了,一切听从上级党委的决定。对于秋宝同志,我没有处罚权力,更没有调职能力。但我保留我的意见。”

        魏景升重重的冷哼一声,哼声里微微带着不屑。

        李毅继续汇报工作,说道:“魏主任,还有一桩事情。我在刚才的机构改革建议里,提到了加强企改办计算机自动化办公能力,我们企改办里,只有一台计算机啊,这在信息化的今天,实在是太过落后了。”

        魏景升道:“李毅同志,你看看,我办公室里都没有计算机呢!那玩意贵,又没有多大用处。当然了,你们年轻人,喜欢时髦玩意,我也是可以理解的。嗯,这样吧,你办公室里可以增加一台计算机嘛!你下去打个报告上来,我叫财务给你们拨这个款。”

        李毅差点没从座椅上跌倒!

        你当小孩过家家呢?如果只是我自己办公室要配一台,你当我们企改办没有经费,买不起一台计算机呢?还用得着打报告来叫你批准?看你的眼色,听你的啰嗦?

        “魏主任,这不是我个人的问题,我的意思是,在整个部门里实现无纸化办公,每个办公室里配一台电脑……”李毅说道。

        这回轮到魏景升坐不稳了,他失声道:“李毅同志,你开什么玩笑呢?每个办公室里配一台计算机?做什么用啊?”

        李毅道:“电脑是一个可以有效缩短办公时间,增加办公效率的工具。打个比方吧,如果我和您办公室里都有电脑,组成了局域网,我在办公室里写好这份报告,只要发到您的电脑里,您马上就可以看到我写的报告,您看过之后,有什么批复,马上就可以回馈给我,我可以马上进行修改。这样可以节约很多纸张。”

        “能节约几张钱啊?纸能比计算机还贵?”魏景升轻轻一笑,觉得李毅的建议简直是不可思议的荒唐:“我现在连看个报纸,都要带老花眼镜,费半天心神,哪里整得明白那个新式玩意啊?你就算把报告发给我,我还是不知道到哪里找到它啊!”

        李毅道:“魏主任,这东西学起来很容易的。另外,您别看电脑的前期投入高,但长远算起来,还是划算的……”

        魏景升看了看腕表,摆了摆手,说道:“李毅同志,今天就到这里吧,我等下还有个会。”

        李毅无奈的起身,说道:“魏主任,那我先告辞了。我的报告里有很多关于机构改革的切实建议,请您务必抽空看看,给出批评指正。”

        看着李毅离开,魏景升冷笑一声,拿起李毅交上来的那个报告,随手翻了一翻,摇了摇头,再次丢过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全都是些不切实际的妄想!年轻人啊,刚上任就急于做出大成绩来,操之过急,操之过急!你是企改办的主任,你还以为你是中央.政府的总.理呢!这些事情,轮得着你来瞎操心吗?”

        李毅回到三楼的办公室里,看到好几个同志等在门口,韩伟林则在跟他们说话,好像是在劝他们在外面等待。

        李毅走过去,问道:“小韩,怎么回事?”

        韩伟林道:“李主任,你回来了。这几个同志一定要见您。”

        李毅看了那几个人一眼,问道:“你们是哪里来的?”

        “李主任,我们是从江汉市来的。”几个男人微微弯下腰,谦卑的笑道。

        江汉市是楚北省的省会城市,这三个人看来是为楚北省企改工作前来跑动的。

        李毅点点头,说道:“进来说话吧。”

        韩伟林这才让开门口,放他们进去。

        李毅还要去找江首长汇报工作呢,他刚才下楼的时候,就跟国办的顾知武联系过了,询问他江首长什么时候有空,要他帮忙安排一下,自己要向江首长汇报工作。

        顾知武笑着回答说,江首长一天的工作安排得都很紧,基本上抽不出时间来。

        李毅便说,你是首长身边的人,首长抽不出时间来,你还能安排不出来?你挤也要给我挤出十分钟来啊。

        顾知武笑着说,别人都是打劫黄金美女,你倒好,打劫起首长的时间来了!下午四点一刻首长有十分钟的休息时间,我跟他说说,看他见不见你。

        李毅回答说不管首长见不见我,我都会先到那里去等,你要是安排不下来,就甭叫我大哥了。

        现在的时间是下午三点二十,李毅下来准备一下,就要出发,因此没有多少时间处理企改办里的事情。

        那几个人一进来,李毅便问道:“你们有什么事情一定要见我?快说吧。”

        那几个人为首的是个中年男子,四十岁左右,穿着一套灰色的西服,打着一条暗红色的领带。

        “李主任,我叫毛广礼,是楚北省企改办的主任。”

        “毛广礼同志,说事吧!”李毅淡淡说道。

        毛广礼却不忙说话,先拿眼睛去看韩伟林。

        韩伟林识趣地说道:“李主任,我先出去。”

        李毅沉着的摆了摆手,说道:“小韩,给客人泡茶。”意思就是叫他不要离开。

        毛广礼想了想,便说道:“李主任,我代表楚北省企改办,想请您吃个饭,请您务必赏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