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章 令人吃惊的举动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章 令人吃惊的举动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淡淡地道:“张少,你没发呓症吧?我好端端的,能有什么麻烦?”

        张晓斌暗自狡黠的一笑,说道:“李毅,你装什么糊涂啊,你自己做的什么事情,不会这么快就忘记了吧?”

        李毅坦荡的说道:“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

        张晓斌瞪圆了双眼,说道:“李毅,你不会真逼当场说出你做的丑事来吧?这里可全是你的同事!说出来须不好听哩!”

        李毅傲然的一挺胸,说道:“事无不可对人言!”

        要说李毅最大的软肋,就是花小蕊和李浩然母子,但这件事情何其隐秘?除了几个至亲之人和可以信任的友人外,其它人绝无可能知晓此事。甚至连神通广大的李老爷子和林馨也不知道这对母子的存在哩!

        至于其它事情,李毅基本上不怕别人的追查。

        红粉知己虽多,但大都是纯洁的革命友谊,虽也有几个发生过超友谊关系,但都是你情我愿,而且是结婚之前的事情了,这种事情,民不举官不究,就算有人知道又能做出什么文章来?

        因此,李毅说这话时,真是理直气壮,同时冷眼斜视,心想我倒要看看,你张晓斌能耍出什么花来。

        企改办同事们的注意力,都被张晓斌的话吸引了过来,不论真假,人们对八卦新闻总是最感兴趣的。何况这个新闻的中心人物,还是企改办新来的主任呢?

        张晓斌见奸计得逞,马上就拉下脸来,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来,指着李毅道:“好啊,李毅,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玩弄了人家黄花闺女,就这样不认了吗?”

        李毅的脸色变了变,心想张晓斌是不是知道什么事情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李毅身上,都饱含着讶异和惊奇。

        张晓斌生怕别人不知道李毅的底细,强调的说道:“李毅,你可是一个已婚男人!你背着自己老婆,在外面做下这等丑事,你还是个人吗?”

        李毅紧紧蹙眉,心里虽然七上八下,但外表却强自镇定。他缓缓说道:“张晓斌,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我几时对什么黄花大闺女不敬过了?”

        张晓斌道:“我就知道你会耍赖,所以,我把人都给带来了!”说着,指了指门外,大喊道:“进来吧!”

        李毅心想,你早知道我在这里?那这一切都是你的安排啰?

        是谁通知张晓斌的呢?知道自己今晚会来这里吃饭的,全是企改办的人,那这个通风报信的人,也只可能是这些人里头的某个内鬼!

        李毅并没有去看门口进来的人是谁,他已经料定,这个人只不过是张晓斌安排来埋汰自己的。

        他将清冷的目光投向在座的几十个人。他先从本桌的几个人开始,一一扫视。

        能跟张晓斌扯上关系的人,职务肯定低不了!

        众人都在看门口进来的是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留意李毅的目光。

        当李毅的眼光看到于秋宝身上时,于秋宝心虚的撇过头,不自然的扭了扭身子。

        李毅心里跟明镜似的,心想原来你就是这只内鬼啊!

        “哇!”有人发出一声惊赞。

        李毅这才看向门口,只见一个风姿绰约的妙龄女郎,款步走了进来。

        “嘿!”李毅几乎失笑,这个张晓斌还真舍得下本钱啊,为了整治我李毅,居然把自家的小妹也给拉来当演员了,还是这么“不要脸”的角色。

        来人正是张晓晴!她穿了一件黑色的紧身打底衫,披一件风衣,腿上穿着紧身皮裤,脚上蹬一双长长的皮靴,把玲珑有致的身材衬托出来,让人一看就舍不得移开眼珠子。

        李毅好整以暇的坐下来,倒要看看张晓斌接下来怎么唱这出戏。

        张晓晴走到李毅面前,俏脸晕红,抬手就要打李毅的耳光——这也是张晓斌设计的,算是这出戏的精彩部分。

        一个被负心汉抛弃的美女,很容易得到众人的同情心,现场有大半数人已经相信张晓斌的胡言乱语了!

        这些人甚至还在暗自羡慕呢,啧啧,李主任真是厉害啊,勾到了这么正点漂亮的美女!虽说红颜祸水,但要是能跟这样的女人睡上一觉,便是隔天死了,也是个风流鬼啊!

        既然要演被玩弄的女人,那这一巴掌自然是少不了的。

        李毅是什么人,岂会让一个女人打到自己的脸?

        张晓晴刚刚抬起纤掌,李毅便伸出手去,一把捉住了她的手,笑道:“小姐,我们认识吗?为什么一进来就要打人啊?”

        张晓晴只所以来演这场戏,一来是帮哥哥的忙,整治一下李毅;二来纯粹是出于好玩,她也想戏耍一下李毅!

        没有想到,李毅居然装不认识!

        张晓晴真个来气了,她将高跟鞋子一跺,说道:“李毅,你敢装作不认识我?”

        李毅道:“呵呵,我这个人有些健忘——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张晓晴道:“我叫张晓晴!我们上次还一起喝过茶呢!你忘记了?”

        李毅哦了一声:“什么时候的事情?”

        张晓晴道:“就是过年前啊!”

        李毅道:“哦,或许是张小姐太过普通了,我实在是没有印象了,对不起啊。经你这么一提醒,我倒是记起来了,你们的确是喝过一次茶的。那是咱们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喝茶吧?”

        张晓晴正要说话,张晓斌听出李毅的意图了,连忙阻止了妹妹,说道:“李毅,你不否认了吧?你玩弄的就是我妹妹的感情!”

        张晓晴这才醒悟过来,自己差一点就被李毅带了笼子,把两个人的真实关系全抖露出来了,那样一来,还怎么捉弄李毅呢?她反应挺快,右手还被要捉在手里呢,她便将杨柳细腰这么一扭摆,左手抹着没有泪水的眼睛,发出嘤嘤的声音来:“李毅,你又欺负我了!”

        李毅连忙将手一松,想摆脱她的手,但张晓晴狡猾的反手抓紧了李毅的手不放,一边摇晃,一边哭诉:“李毅,你真的不要我了吗?”

        张晓斌为妹妹的演技暗自喝了一声彩,说道:“大家都看看,你们的李主任,是个什么人物啊!始乱终弃!玩弄少女!诸位都当个证人啊!到时告诉你们上司,这样的人,还配当你们的主任吗?”

        企改办的一干人等都默不做声,只是看看李毅,又看看张晓斌,不管这事情是不是真的,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影响。李毅只是一个新来的主任,跟他们都没有什么交情,他的去或留,有什么影响呢?

        李毅微微恼火,冷声道:“张晓斌,你闹够了没有?这不是你妹妹吗?你也忍心把她拉出来出这样的丑?”

        张晓斌得意非凡呢!他刚开始也是想随便找一个女人来害李毅,但别的女人怎及得上自己妹妹呢?将来万一对起质来,那些女人改口怎么办?而自己的妹妹绝对不会害自己啊!

        用自己妹妹出马,也更能增加这件事情的可信度啊,谁会相信,他把自己妹妹的名声都弄糟了,只不过是为了恶心一下李毅呢?

        这就难怪企改办的同志们都要相信他的连篇鬼话哩!

        张晓斌大声道:“正因为你玩弄了我妹,我才发这么大的火!才来找你算账!大家评评理,我能拿自己妹妹的贞洁开玩笑吗?”

        有人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但一想到人家找碴的对象是自己部门的主任时,这点头的动作便嘎然而止。

        李毅不理张晓斌,只是看定张晓晴,问道:“你同意你哥的话吗?”

        张晓晴恶作剧似的点了点头:“他说的都是真的。”

        李毅道:“这么说起来,你跟我睡过了?睡过几次?第一次是在哪里?什么时候?”

        张晓晴翻了翻白眼,这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哩,她一时之间还没有应变过来。

        李毅道:“回答不上来?不要紧,我再问你,我们都好过了,你知道我肚子上有块刀疤吗?你知道我肩膀上有个圆形胎记吗?”

        张晓晴眨了眨眼,说道:“我知道啊!你肩膀上有个胎记,你肚子上还有个刀疤!”

        李毅哈哈一笑,拉起衣服来,笑道:“看清楚了,我肚子上没有刀疤,我肩膀上也没有胎记!我的胎记在我屁股上呢,你想看吗?”

        张晓晴轻啐一声:“流氓!”

        李毅道:“流氓?这两个字居然从你嘴里说出来,这多稀奇啊!你都跟我睡过了,看看我的屁股怎么就成耍流氓了呢?”

        张晓晴气得俏红绯红,却无言回答!

        张晓斌一见要坏事,说道:“李毅,你别想抵赖!我妹妹是个黄花闺女呢!哪里会记得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啊!总而言之,你承认也得承认,不承认也得承认!你跑不掉的!”

        李毅笑道:“是吗?这么说起来,你妹妹这是赖上我了?今天送上门来,是打算做我小老婆呢?还是继续当我的情人?还是想讹我一笔钱?还是另有目的?”

        张晓晴啐道:“鬼才当你小老婆和情人呢!”

        李毅嘿嘿一笑,忽然做出一个令众人吃惊的举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