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章 李毅,你麻烦大了!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章 李毅,你麻烦大了!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上任,于秋宝并不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个消息的人,事实上,李毅刚刚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就有人向于秋宝打了小报告。

        打这个小报告的人,正是综合处一科的科长蔡连江。

        于秋宝是三个副主任中资历最老的一个,前主任调走后,他是最有希望接替这个主任位置的人。

        然而,前主任早就看穿了他的狼子野心,在调离之时,就向上级打报告,让刘永利同志主持企改办的工作。

        这样一来,于秋宝顺利上位的希望就落空了,而令三个副主任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新任主任,根本就不是在他们三个人里面选出来,而是由江首长另外进行任命。

        主任位置空悬的那段时间里,于秋宝一直在活动,往各级相熟或是认识的领导家里频繁的走动,想把这个主任位置坐到自己屁股底下。

        走动得花钱啊!这些钱送出去,就不可能收得回来!不管事情成不成,人家也不会把礼金退回来,你也不好意思去问人家要吧?

        当主任人选尘埃落定之后,于秋宝想着那些打了水漂的钱财,心痛得一个晚上没想好觉。

        他从众人的议论声里,知道这个新来的主任名叫李毅,听说年纪还不大。他能知道的信息,也仅限于此而已。京城这么大,每天发生的大事数不胜数呢,一个小小的李毅,就算在京城激起过几个小浪花,但也并不是人人皆知的。

        得知李毅来上任的消息后,于秋宝故意拖延时间,并没有表现得多么急切的想要见到李毅。

        于秋宝走到李毅办公室门口,象征性的在门板上敲了一下,然后就慢腾腾的走进去,施施然的径直走到沙发上坐下来,然后自我介绍了一句:“李毅同志,我叫于秋宝。”

        李毅微微点头,说道:“于副主任,你来得正好,我有事找你。”

        于秋宝道:“李毅同志,你新来乍到的,不要忙着工作嘛,我听说你酒量很好啊,我们晚上一共聚个餐吧,当是欢迎宴会。”

        李毅微微蹙眉,随即舒展开来,呵呵笑道:“聚餐是应该的嘛!我刚才已经跟同志们都说了,今天晚上我请客,在福聚德宴请诸位同僚。于副主任是最后一个来上班的,因此也是最后一个得到通知的。”

        于秋宝表情一滞。

        李毅一口一个“副”主任,刺得于秋宝心口都在滴血。

        “李毅同志,我并不是才来上班,我只是有事外出公干了!”于秋宝皱着眉头,纠正李毅话里的错误。

        “哦?不知道于副主任在何处公干?为何事公干?”李毅冷冷的问道,从于秋宝进门的那一刻起,李毅就对这个人很不感冒。

        如果人的长相也是有性格的话,那么于秋宝的长相,就是属于奸雄一类。内心奸诈却又善逞英雄!

        于秋宝那种目中无人的高傲,那轻视李毅的心态,在脸容上表露无遗,生怕李毅看不出来他很讨厌自己一样。

        别说李毅是于秋宝的上司,便是普通人的办公室,你也不能这么大大咧咧,无所顾忌的走进去吧?这毕竟是人家的地盘呢!

        “这个嘛,李毅同志,你刚来,对我们很多业务都不懂,我说出来,你也未必知道啊。还是等你先熟悉业务和工作了,我们再聊这个问题不迟。”于秋宝嘿嘿一笑,说道:“企改办可不是个休闲衙门,要做的大事可多呢!”

        李毅并不在意他话里带刺,指着桌面上那一大堆报告,说道:“于副主任,这些报告,你拿回去看看,每一份都要仔细的阅览批示,按事情的大小轻重缓急进行分级,把最最重最紧最急的先拿给我过目。”

        “什么?”于秋宝失声道:“李毅同志,你没有搞错吧?这么多报告,你叫我全部批示完,还要分门别类?”

        李毅淡淡的道:“于副主任听得很清楚嘛!”

        于秋宝眨着小眼睛,说道:“李毅同志,我可是副主任,不是秘书,这些工作交给下面相应的处室处理就行了啊。”

        李毅沉声道:“正因为你是‘副’主任,才高识广,经验丰富,这么重要的任务才交给你来完成啊!别说秘书,便是下面的各个处长,只怕也没有你这么厉害吧?不然你怎么能当到这个副主任呢?他们肯定处理不好啊,这是我特意留给你来做的重要工作。”

        于秋宝道:“李毅同志,我很忙啊。没有时间来处理……”

        李毅一手按在那堆报告上,说道:“于副主任,还需要我重复一遍任务吗?”

        于秋宝双眼露出愤怒之色,几次欲起身离开,但又想自己这么甩袖走了,李毅会不会跑到上级告状呢?

        “行,我做就行了!”于秋宝咬牙说道。

        李毅满意的点点头:“于副主任,这可是组织上交给你的一项重要任务,我希望你认真对待,仔细考核,出色的完成工作,庶不辜负组织对你的一片信任之情。”

        于秋宝活像生吞了一只活青蛙一般,满脸憋得通红,那表情说多看就有多难看!

        李毅把韩伟林喊进来,说道:“小韩,帮于副主任把这些报告和材料搬过去。”

        韩伟林答应一声,当即动手搬运。

        于秋宝深深的注视一眼李毅,腾的起身,背抄着手,甩开步子走了出去。

        他这个老资格,在李毅这个新主任这里遭受到了极大的冷落和冷眼,心情郁闷的快要炸开来了。

        可是,他也不想想,人与人之间的尊敬,是相互的,你不给人以尊重,别人怎么会尊重你呢?

        李毅仰躺在椅子上,掏出一颗烟来,在烟盒上敲了敲,嘴角浮起一抹冷笑,心想就凭你这熊样,也想跟我斗?多少老谋深算的笑面虎,都成了我的手下败将呢,你一个连喜怒之色都不会隐藏的人,就敢在我面前跳脚,你也配吗?

        摸起钢笔,李毅继续在草稿纸上写他的机构改革建议书。

        这样忙忙碌碌一直到下班时分。李毅抬起手摸起话筒,习惯性的拨了钱多的电话号码,想叫他备车。电话接通的刹那,李毅才反应过来,现在不是在江州了,而钱多也没有跟随自己进京。

        钱多已经接起李毅,惊喜的询问李毅何事。

        李毅问了问他和家人的情况,便挂了电话。

        电话放下的刹那,李毅微微摇了摇头,心想自己莫非真是老了?

        李毅这次来京,并没有把钱多一起带下来。

        钱多在江州已经有了家哩!钱多多次表示要跟李毅来京,但李毅还是婉言拒绝了,并且流露出想帮钱多在江州安排一个好工作,就让这一家三口落户在风景如画的江南省。

        这样的安排,对桑榆来说,自然是无任欢迎的,她想过的就是这种生活,和钱多一起在政府部门里工作,各自谋个一官半职,一起把儿子钱多多拉扯大。有一个稳定的家庭,安稳的工作,幸福美满的家庭。

        可是钱多的想法跟她恰好相反,在他心里,老婆和儿子固然很重要,重要到他可以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但李毅对他来说,也同样的重要!也重要到可以用他的生命去保护!

        钱多和李毅不是兄弟,但比诸多亲兄弟之间还要亲密,还要生死相交。

        这种感情,是几年朝夕相处的工作和生活培养和建立起来的,用一种时髦的话来说,这是一种革命友谊!

        刚开始的时候,钱多只是奉了李老爷子的命令,前去充当李毅的司机,同时暗中保护李毅周全。那个时候,他对李毅的保护和维护,还是出于一种职业的本能。

        但在后来的相处过程中,他和李毅之间产生了一种超乎寻常的兄弟感情。李毅在官场的所作所为,以及李毅的人格魅力,对钱多的诸多照顾,都让这个黑小子把李毅当成了兄弟。

        这种情感,就好比古代那种义结金兰的兄弟之情。钱多和李毅之间虽然没有结拜,但彼此之间的惺惺相惜和相生相依,比起那些古代好汉来,却是丝毫不逊色的。

        在钱多看来,有李毅在的地方,就是他工作和生活的地方。

        两个人争论了一番,最后还是李毅拗不过钱多,答应他等自己在京城的工作稳定之后,再调钱多过去。

        桑榆知道之后,很是生气,跟钱多大吵了一架。但无论她怎么样吵闹,钱多还是决定北上跟随李毅。

        而李毅的另一个女保镖,上官谨同志,却跟随李毅回到了京城。

        瓦雅格号的回国之旅异常顺利,预计五月中旬就可以拖到祖国的海域。

        李毅此时已经不再惧怕米国特工的追查,上官谨的使命也就结束了。

        综合处的处长许金光敲门进来,笑道:“李书记,下班了,大伙都盼着给您接风洗尘呢!”

        李毅笑道:“我已经说过了,今天的宴会,由我做东,是我请同志们的。许处,你可不能抢我的买单权。”

        许金光笑道:“行,那我们今天就叨扰李主任一顿,下次咱们再回请您。”

        京城福聚德酒楼,在京城是有名的聚餐之地,离经贸委又较近。李毅知道这个地方生意很好,因此提前预订了酒席。

        在京的企改办职员,一共有五十六人,李主任请客,所有人自然都会前来参加。李毅按每张圆桌坐十人的标准,订了六桌。于秋宝和几个处长一起,跟李毅坐了一桌。

        于秋宝实在不想来这个酒宴,跟不对眼的人一起喝酒,有什么味道呢?

        他心里思量,寻思今天是李毅头一回请客,自己若是不去,那就太着相了,但若是这么服软,那今后在企改办里,就没有自己说话和做主的地方了。得寻摸个什么办法出来,好好整治一下这个李毅才好哩!

        于秋宝敢在李毅这个正主任面前如此放肆,不是单靠资历就可以的,他本身也是京城红色家族之后,家里的权势颇重,认识的狐朋狗友更是多如牛毛。

        你李毅不是想在这场宴会上出风头,宣示自己是企改办的新主人吗?那我就给你加点佐料,让你在宴会上出个洋相,让你威风扫地!

        人一旦陷入仇恨状态,就会挖空心思的来进行报复。

        李毅和于秋宝往日无仇,近日无怨,只是因为坐上了企改办主任这个宝座,就令得于秋宝心里老大不痛快,他也不想想,就算李毅不来坐,这宝座能轮到他于秋宝坐吗?

        宴会上,于秋宝坐在李毅左手边,阴冷的目光穿过几张桌子,落到门口。

        门口走进来几个人,为首那个人看到李毅,哈哈大笑着走了过来,装成老熟人一般,一手跟李毅来相握,另一只手重重的在李毅肩膀上拍了一下。

        “毅少!许多不见啊,终于又在京城碰面了,让我好找啊。”他放肆的大声笑,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跟李毅很熟。

        李毅轻轻拂掉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掌,淡然说道:“张晓斌,我们还没熟到这个地步,不必如此热络。”

        来人正是张晓斌,他跟于秋宝是朋友。

        于秋宝跟张晓斌一联系,说要整一整自己的新上司,张晓斌这个二流货马上就答应下来,再一问这个新上司的名字,居然是李毅!刚开始,张晓斌还以为是同名同姓的人,再一问年纪外貌,果然跟李毅一模一样,这才确定这个李毅就是自己的死对头李毅。

        张晓斌上次跟李毅交手失败,一直憋着坏心思,想找回场子呢,这次又找到了一个志同道合的同志,便欣然答应,在今天晚上的宴会上,要来给李毅一个大大的难堪!

        张晓斌紧紧握住李毅的手,手掌用力,想把李毅捏痛。

        李毅嘿嘿一笑,手掌一紧,就像一把钳子一般,握住了张晓斌的手,然后上下错开劲道,张晓斌的手指骨便向中间挤压,痛得他直抽冷风。

        李毅点到即止,松开他的手,说道:“张少,没事吧?还没喝酒呢,怎么就牙痛了?”

        张晓斌甩了几下手,咬牙说道:“李毅,你麻烦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