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三章 没那么简单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三章 没那么简单

    作品:《官路弯弯

        蔡连江吓得冷汗直流,连声道:“李书记,不敢,不敢,我刚才开玩笑,说着玩的呢!”

        韩伟林惊讶的问李毅道:“你真是新来的主任?”

        李毅点点头,说道:“不错,我就是李毅,是中央企改办新来的主任。其实也不算新来吧,已经上任一段时间了,只是一直在南方省主持钢企改革的工作,今天才来这里上任。”然后主动向他伸出手去。

        韩伟林又是兴奋,又是不可置信,将手在自己衣服上擦了擦,这才跟李毅握在一起,说道:“李主任,您好。我是韩伟林,是综合处的实习工作人员。”

        李毅拍拍他的手背,说道:“小伙子,挺不错,以后,就来我办公室里扫地和倒茶吧!”

        韩伟林啊了一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

        李毅幽默的问道:“怎么?不愿意为我服务啊?还想着我来接你的班呢?”

        “不不不!”韩伟林喜不自禁,说道:“李主任,我愿意,我愿意为您服务。”

        蔡连江道:“李主任,韩伟林同志是个新人,连正式职工都算不上呢,他为您服务,这也太……”一时之间想不到好词,便道:“太破格了吧?我们综合处有很多好同志,要不,我们给您安排一位?”

        李毅冷笑道:“不必了,我相信我自己的眼睛!”顿了一下,又说道:“资格这个东西,在中央企改办里,我说他有,他就有!从现在开始,韩伟林同志就转为正式工作人员,享受正式职员的一切福利和待遇。”

        蔡连江尤自不知味,还在说道:“李书记,这不合规矩啊,按照规矩,新人要试用三个月哩!”

        李毅将双眼一瞪,说道:“蔡科长,我再说一遍,在中央企改办,从现在开始,我李毅说的话,就是规矩!你若是有不同意见,可以形成书面文字,向上级党委诉讼。”

        蔡连江眼皮一跳,连忙将腰弯了下去,说道:“是,您说怎么做就怎么做。我没有异议。”

        鲁班说道:“李主任,这边请,我带您去办公室。”

        老鲁的心里可乐开花了,这个蔡连江,仗着有些背景,年纪不大,脾气挺臭,不仅欺岁新来的人,还爬到自己头上去作威作福呢!这一下倒好,栽在新来的李主任手下了。

        鲁班走在李毅身侧,微微弓着身子,右手前伸,做着请的手势,就这样一路带着李毅,到了主任办公室。

        中央部委厅局级正主任的办公室,气派自然非同一般,比起李毅在江州的办公室来,又上了不止一个档次。

        李毅缓缓走进来,张眼打量了几眼,就看出来这里面的办公用具虽然不多,但每一样都是红木家具,质地和做工皆属上乘。尤其是那一排书柜,更是醒目,里面装满了书,各种各样,琳琅满目,全是大部头。

        宽大的办公桌后面,是一张真皮座椅,李毅走过去,坐了下来,感受那软软的坐垫。

        “小韩,快去给李主任取一套新茶具来。”鲁班对韩伟林说道。

        韩伟林应声而去。

        鲁班道:“李主任,您有什么吩咐,或是要置办什么东西,只管叫我去做。”

        李毅看了门口一眼,看到刚才跟自己说话的那个西装男人就站在门外,便说道:“去把外面来办事的同志们都请进来吧,我的事情,等会再谈。同志们等得够久了。”

        鲁班连忙应声,走到门口,说道:“大家来得巧啊,这位是我们新上任的李主任,你们有什么事情要办,都进来吧,李主任亲自为大家办理!”

        那些人便都挤了进来,都喊了一声:“李主任,您好。”

        刚才那个和李毅说话的人,更是惊讶,他显然没有想到,李毅居然真的是这里的负责人,而且是最大的一个负责人!

        李毅的愿望是好的,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些人要办的事情,没有一桩是容易的,有些甚至连李毅这个主任也不能轻易拍板——这些都是要钱要项目的大事啊!

        李毅初来乍到,对具体的情况还不熟悉,委办里的相关项目和资金有多少,经自己的手能批多少出去,该批到哪个省市里去,他还是两眼一抹眼呢!看了几份申请报告之后,李毅就知道自己不能当场拍这个板了,既然如此,那就干脆先行搁置。

        “今天办事的人太多了,同志们,我一个人一时之间也批复不过来,这样吧,大家都把报告和材料留下来,我抽两天时间进行集中处理,你们先行回去,等有了结果,我们企改办就会通知你们前来取结果。”李毅沉思之后,放下钢笔,抬头说道。

        众人脸上明显闪出一抹失望的神色,大家原以为,好不容易逮着了一个主任在场,这还不得当场拍板,把自己苦跑多日无果的事情给办下来?谁知道还是这么一个结果!

        虽然失望,但还不至于绝望,最起码李主任答应两天之内就给出一个结果,这也算是一个不错的结果了。

        大家都把各自的报告和材料放在李毅的案头,放下之后,都不忘记说一句:“李主任,麻烦您了,一定要看看我们省的,等着用呢。”

        不论是谁,李毅都是嗯嗯哎哎的答应下来,并且点了点头,示意他们,自己一定会认真的看这些报告。

        办公室里的人渐渐少了,终于只剩下李毅和鲁班以及韩伟林三人。

        韩伟林给李毅倒了一杯茶后,就站在一边,等候李毅的差谴。

        李毅看了看案头那堆积如山的报告和材料,对韩伟林说道:“小韩,你先出去一下。”

        韩伟林噢了一声,就走了出去,并且把门轻轻带上了。

        鲁班知道李毅有话要跟自己说,便将身子微微前倾,说道:“李主任,这些报告,你不要太过当真。”

        李毅心念一动,说道:“鲁班同志,你坐。”说着,从办公桌后面踱出来,在待客沙发上坐了下来。

        鲁班也欠身在李毅对面坐了下来,只用半边屁股搭在沙发上,身子还是保持着向前倾斜的聆听姿势。

        李毅并没有先问自己想问的事情,而是和鲁班拉起了家常,询问他的年纪,以前都在什么部门工作过,家里有几口人,这样聊天之后,两个人之间就显得自然多了,少了刚才那种陌生感和拘束感。

        鲁班从政时间算很长的,但人的命运就是这么难测,他工作了大半辈子,也只当了一个科长,那个蔡连江工作不到十年就当了科长,而且是一科的科长。

        部门里头,一科和二科乃至三科四科,这看起来似乎是平级的,但中间还是有丝微的分别。平时是看不出什么区别的,但一旦到了提拔或是福利的关键时刻,而且这个名额有限的话,一科科长是有优先权的。

        这也算是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吧!

        所以,在鲁班看来,蔡连江是爬到自己头上去了。不然凭什么让他当一科科长,而自己只能屈居二科科长呢?

        当然了,如果把李毅也算进来的话,鲁班连撞墙而死的心都有了。李毅才多大啊?就是企改办的主任了!这还不打紧,中央部委里头,年轻的厅局级领导不少哩,谁叫人家有个好爹或是好爷爷呢,这是羡慕不来的,令鲁班惊叹的是,李毅来这里上任之前,居然在下面市里担任过重要职务!连现在这个主任,还是兼任的!

        这就不单单是背景的问题了。

        厅局级领导也是分等级的,有实权和无实权,一把手和几把手,一字之差,万里之遥啊!就拿李毅和三个副主任来说吧,李毅不在时,那三个就是发号施令的主,李毅一到,他们就得靠边站,只有听李毅吩咐的份了。

        当鲁班听到蔡连江得罪的那个人,就是新任的主任时,他敏感的感觉到,自己翻身的机会来了,自己还能不能在仕途上走得更远,就得靠这个年轻的主任了!因此,他马上就殷勤的跟着李毅,为李毅服务,就算在处理公务时,他也没有擅自离开。他在等待时机!

        现在,这个时机来了。李毅越是问得越深,绕得越远,鲁班就越欢喜,他相信李毅接下来会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自己谈。

        李毅跟鲁班聊的这些问题,看似简单,实则是了解一个干部的能力和现状,同时也可以通过这些信息来判断这个人是不是值得信任,能不能深交。

        鲁班理解李毅的用意,就算是一个最普通的问题,他也会仔细的考虑之后再回答。但这个考虑时间也是有讲究的,太长会让人觉得你有编造之嫌,太短又会显得你太过轻浮。

        鲁班的回答让李毅还算满意,在李毅看来,这是一个失意的官场老油条,但又心怀野心和梦想。这样的人才有利用的价值和控制他的手段。

        无欲者无求,无求者则刚,最难对付的就是没有欲。求的人。

        “鲁班同志,那些处长大人们,都是故意躲出去的吧?”李毅眼皮一抬,沉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