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章 我就是李毅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章 我就是李毅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说道:“我就是这里的最高负责人。”然后往里面走去。

        还有几个人也是来办事的,听到李毅和那人的对话之后,便有些将信将疑,其中一个三十来岁的夹克男子,扯了扯刚才跟李毅谈话的穿西装的中年男人,说道:“喂,他的话你也相信?我看他比我还小呢!能是这里的最高负责人?”

        西装男子说道:“我也疑心着呢,这里的最高负责人,得是正厅级别吧?跟咱们市委书记一个行政级别呢!这人这个年轻,能是这么大的官?可这是京城部委里头呢,谁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敢这里行骗不成?”

        夹克男子道:“要不,咱们去瞧瞧?”

        几个人一商量,便跟着李毅往走廊那头走。

        走廊的两边是两排办公室,门头都挂着办公室的牌子。

        李毅走得缓慢,每经过一间办公室,就会走过去,推开门,向里面张望一眼,令他失望的是,这些办公室里大都是空着的。收拾得整齐光洁的办公桌旁边,并没有人。有的办公室连门都是紧锁的,推都推不开。只有几个大办公室里,偶尔坐着一两个人。所有的领导办公室,都是铁将军把门。

        综合处倒有好几个同志坐在大办公室里。

        仿佛今天是休息日,整层办公楼,就这十几个同志在值班。

        李毅走到综合处大办公室门前,敲了敲门,那里面坐着的一个戴眼镜的男子,二十七八的年纪,正低头捧着杯子喝茶,眼睛在摊开在桌面上的一张报纸上溜走,他头也不抬的说道:“找哪个部门的?到办公室去找。”

        李毅沉声说道:“请问于副主任在吗?”

        或许是李毅的腔板起了作用,也许是找于副主任的人并不多,那个眼镜男子抬了抬眼皮,看了李毅一眼,一见是个自己差不多大的年轻人,便又低下头去看报纸,简短的说道:“不在。”

        李毅跟刘永利聊过天,知道几个主要处室的处长姓名,便又问道:“请问许金光同志在吗?”

        戴眼镜的男子扶了扶眼镜,再次抬头打量了李毅一眼,问道:“你认识我们综合处的许处长?”

        李毅摇头,老实的回答:“不认识,只听人说起过。”

        “哦——不在。”眼镜男子又低下头去看他的报纸。

        这时门外走过来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子,这人一看就是个刚出校门不久的新人,他也戴着眼镜,穿着洁白的衬衫,打着一条蓝色的领带,穿着一套藏青色的西装,十分的正式而整洁,长相斯斯文文的,手里提着一瓶开水,他正好听到李毅问起许金光,便说道:“同志,我们许处长不在,你找他有什么事?”

        李毅见此人尚有几分礼貌,便点了点头,说道:“同志,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斯文男子道:“我也不清楚,许处长今天好像没有来上班……”

        这时,里面坐着看报纸的那个眼镜男子不耐烦的喊了一声:“韩伟林,快点!磨磨蹭蹭的,打个开水也去了大半天!你去烧开水了吧?”

        斯文男子韩伟林连忙向李毅笑了笑,算是告罪,然后对里面说道:“蔡科长,今天来办事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我在跟他们说话呢!这各个部门都没有人,下面来的同志们都不知道找谁去办事呢!我跟他们多说了几句,这不就耽搁了……”

        “就你知道工作?”蔡科长阴阳怪气的说道:“那么多的主官都不急,你一个新来的实习生,你急什么?你的工作,就是服伺好我们!工作上的事情,自有人去处理。”

        韩伟林道:“蔡科长,今天来的人特别多,你看是不是通知几个处的负责人,请他们过来办理一下事情?这样拖下去,我怕会出事呢!”

        蔡科长将眼一瞪,沉声道:“出事?能出什么事?这天,塌不下来!”

        韩伟林只得走进去,打开水瓶,给蔡科长倒了一杯水,然后盖上塞子,把开水瓶放到茶水台上。回头见李毅还站在门口,还向自己招了招手,便微笑着走过来,说道:“同志,你是来办什么事的?我们许处长是综合处的处长,不办下面的公事。你得去找各个分管的处室。”

        李毅道:“你们这里怎么这么少上班啊?我听说这企改办也有上百号人啊!就算有一半下了基层,这留守在京城的也有六七十号人吧?怎么我这一路走来,只有几个办公室里有一两个人呢?这加起来不到二十号人吧?其它人呢?”

        韩伟林道:“我也不清楚,我刚才不久。”

        李毅道:“你来之后,这里就是这么一个办公环境?”

        韩伟林道:“也不全是,偶尔也会有处室和主任来上班的,往往是几天一来,把几天积压的事情集中办理一下。”

        李毅道:“那下面来办事的同志怎么办?天天等?”

        韩伟林道:“差不多吧,不等不行啊,他们是来求咱们办事的。”

        李毅暗自一声冷笑,心想这样的办事效率,怎么能把国企改革工作做好呢?

        蔡科长虽然在喝茶看报,但一双耳朵却竖了起来在听外面的谈话,听到这里,他重重的一顿杯子,喝道:“韩伟林,你小子嘴巴漏风呢?胡说什么?咱们企改办百十号人,管着全国三十几个省的国企改革工作呢,够用吗?大家都忙工作去了,这里当然就没有什么人了!喂,你到底是什么人?来做什么的?”他吼完韩伟林后,便对着李毅喊了两声。

        李毅淡淡地道:“我叫李毅,是来这里上班的!找许金光同志谈点事情!”

        “新来的?”蔡科长放下报纸,说道:“我们没接到通知啊,许处长知道你要来上任的事情吗?”

        “他可能不知道吧!”李毅冷冷一笑,说道:“怎么,我来上班,还得事先通知你一声不成?”

        蔡科长道:“哟,你一个新来的,你口气有蛮大啊!你知道咱们这里的规矩吗?”

        李毅道:“不清楚。”

        蔡科长道:“凡是新来的,先扫一个月办公室,但倒一个月茶水。”

        李毅看了韩伟林一眼,韩伟林苦笑道:“我已经扫过了地了,这个月倒茶水,已经快到头了,你来正好接我的班。没办法,谁叫我们是新来的呢!”

        李毅淡淡地道:“扫地,倒茶,这样的事情,只要是自己份内之事,倒也该做。”

        蔡科长顿时神气活现起来,说道:“你是分到哪个处的?是咱们综合处的人吗?”

        李毅道:“不是。”

        蔡科长道:“不是?那你找我们许处长做什么?你分在哪个处?”

        李毅淡淡地道:“哪个处都不是。”

        蔡科长双眉一皱,重重敲了一下桌子,说道:“喂,小子,你耍我呢!”

        李毅道:“我没有心思耍你,我的确是来这里上班的。”

        蔡科长强忍怒火,说道:“在哪里上班?只要你在企改办工作,就得服我管!”

        李毅俊眉一轩,冷笑道:“是吗?那我在主任办公室上班呢?是不是也得服你的管呢?”

        蔡科长一愣,摸了摸头,说道:“你在主任办公室上班?据我所知,孔主任走后,这新主任还没有来上任呢,你去上的哪门子班?你是新主任的秘书?”

        李毅淡然一笑:“怎么,我看起来不像新主任吗?”

        “哈哈!”蔡科长像是听到了极为好笑的笑话,指着李毅道:“你是新主任?我还是经贸委主任了呢!年轻人,吹牛皮也不看看场合,这里是你撒谎的地方吗?我们个个都是火眼金睛,一看就知道你有几斤几两!”

        蔡科长旁边坐着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同志,这个人一直在看书,没有吭声,这时小声的说道:“蔡科,咱们新来的主任,好像也是叫李毅呢!不会这么巧吧?”

        蔡科长表情一滞,手心里先就捏了一把冷汗,说道:“老鲁,不会吧?新来的主任会这么年轻?比我还小一辈呢!”

        老鲁道:“哎呀,现在这世道,中央提拔年轻干部呢!谁知道人家是不是少年得道呢?”他说着就站了起来,走到李毅面前,说道:“您刚才说叫什么名字?”

        李毅道:“我就是李毅。木子李,毅力的毅。”

        老鲁一拍双腿,堆起笑脸,伸出双手,呵呵笑道:“原来真是李主任来了啊!哎呀,我们盼星星,盼月亮,就盼着您早日来上任呢!”

        李毅伸出手,跟他握了握,说道:“你好,你是?”

        老鲁道:“李主任,我是综合处二科的科长,我姓鲁,叫鲁班,呵呵,我这个鲁班,跟名人鲁班虽然同姓同名,但我却不会木工啊!只能为领导服务,端茶递水什么的。李主任,我带您到办公室去吧!”

        李毅重重的嗯了一声。

        蔡科长此时头脑里嗡的一声响,屁股下面像装了弹簧一般的弹跳起来,说道:“李主任,您好,我是、是综合处一科的科长,我叫蔡连江,刚才我真没想到您就是新来的李主任,多有冒犯,请您原谅。”

        李毅道:“蔡科长,还要不要我帮你扫一个月地,再倒一个月茶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