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百一十七章 娟丫头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百一十七章 娟丫头

    作品:《官路弯弯

        葛贺民走了过来,伸出双手,笑眯眯的对李政宇道:“首长,您好。”

        李政宇礼节性的跟葛贺民搭了搭手,问道:“你是?”

        李毅便介绍道:“大伯,这位是西州市长葛贺民同志。”末了,怕李政宇不理睬葛贺民,又加了一句:“我以前在西州工作时,葛市长就是我的上司,对我颇有关照。”

        李政宇的脸色果然好看多了。

        李娟又在催促李毅,要李毅陪她出去玩。

        林馨道:“李毅,你就带娟子出去耍耍吧,我陪大伯坐坐。”

        李毅无奈的点点头。

        葛贺民等人便陪着李政宇到楼上去坐,

        李毅只想快点打发李娟,便带着她来到猪圈里,説道:“看到没有,这就是猪,长这么大,你还是头一回见到活猪吧?”

        “呃!”猪圈里浓烈的猪屎味冲鼻而来,熏得李娟一阵恶心反胃。

        看着那猪在脏兮兮的猪栏里打滚散步,李娟紧紧拉住了李毅的手臂,説道:“好丑啊,好脏啊!我以前吃的猪肉,都是它們身上割下来的吗?”

        李毅道:“当然了,猪就是长这个样子的。别怕,等把他們杀了,就好吃了。”

        “杀?”李娟打了一个寒颤。

        李毅便绘声绘色的描绘起来,説道:“你来晚了,早来一天,还能见到杀猪时的景况。也可能今天晚上还会多杀两头猪呢。杀猪时,屠夫和两三个壮汉,把猪抬起来,摁在案板上,屠夫拿一把白刀子,捅进它們的喉咙,那把白刀子抽出来时,就变成红刀子了。猪的喉咙就会喷泉般,放出一大盆鲜红的血来。猪嗷嗷嗷的叫唤一阵,就会慢慢的不动弹了。屠夫拿一条铁钩子,将猪的尸体吊在木梯子上了,进行开膛破肚……”

        李毅还没有説完,李娟早就干呕成一团了,她连声説道:“我再也不吃猪肉了!”

        李毅微微一笑:“没想到你胆子这么小啊!还这么爱惜动物,嘻嘻,来,我再带你去看看牛栏,给你説説宰牛的过程,那比杀猪更好玩。因为猪笨,力气也小,杀起来很简单,而牛呢,力气大,屠夫拿一把长长的尖刀,在它脖子上捅上一刀,那牛还是活的,吃痛会跑,几个人都摁不住,那血就放水一般的流……”

        “李毅,你残不残忍啊?”李娟叫道:“我以后再也不吃牛肉了。”

        李毅道:“那你吃什么?”

        李娟赌气地道:“我,我吃鸡肉!”

        李毅道:“杀鸡的确简单多了,鸡多小啊,先把它的脖子夹在双翅里,一只手就可以握住它的双翅和双腿,拿把小刀,割破它的吼管,它在你手里就会因为失血而抽搐、痉挛,很快就会失血过多而昏迷,直至死亡。再用开水一烫,就可以扯毛破肚,加工之后,你就可以品尝鲜美的鸡汤了。”

        “李毅,不会都这么血腥吧?那我也不吃鸡了!”李娟听得毫毛都倒竖起来,她从小生活在京城,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几时看过这等血腥的屠杀场面啊?听李毅説得她心里一揪一揪的难过。

        李毅道:“哦?那一切肉类,都是通过这么血腥的屠宰得来的啊。你什么肉都不吃了?”

        李娟道:“那我吃蔬菜!”

        李毅道:“蔬菜好啊!来来来,我带你去看看蔬菜地。”

        来到后面的地里,李娟看着那一畦畦青翠欲滴的菜地,得意的説道:“我吃青菜总可以了吧?你看这菜长得多俊啊!”

        李毅笑道:“那你知道它們为什么长得这么俊吗?”

        李娟道:“因为它們是吃露水长大的!干净!还很有营养呢!”

        李毅笑道:“你看看它們的根部,那是什么?那都是粪呢!人粪,猪屎粪,牛屎粪,那可都是农民的宝,天然的肥料!比买来的还好。疏菜就是吃了那些东西,这才长得这么俊!”

        “哇!”李娟扳开那些漂亮的蔬菜,看到根部果然淋着大粪呢,马上就呕了出来,她呕完之后,指着李毅道:“李毅,你是不是成心气我,怕我吃了你家的饭菜啊!搞得我什么都不敢吃了!”

        李毅见她好像真的有些受不住了,心想这孩子虽然刁蛮任性,但本性却是极好的,只不过从小娇生惯养,养成了一副心高气傲目中无人的性格。

        拍拍李娟的胳膊,李毅笑道:“小娟,生活就是这样的,想吃到美味的肉,就要经过血腥的屠杀,想吃到可口的疏菜,就要经过肥料的化育。”

        李娟道:“你尽带我看这些恶心的东西做什么呢,吓死我了!你带我上山去摘果子吃吧,果子总是最干净的吧?”

        李毅指着不远的山峦,説道:“你看,那山上开满了红艳艳的映山红,那都是可以摘来吃的。”

        “真的?”李娟説道:“那你带我去嘛!”

        李毅看看手表,心想家里这么多人,反正也没自己什么事,自己也很久没上过山了,也很想去山上走走呢,便道:“行,但是你得听我的,不能乱跑,因为山上有蛇的啊。”

        李娟道:“我才不怕蛇呢,它要敢来咬我,我就抓住它吃掉!我常吃爸爸説,他們以前当兵,在野外进行生存训练时,经常抓蛇来吃,还説那是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呢!”

        李毅呵呵一笑:“没想到,娟丫头的胆子还真大呢!有巾帼英雄的风范啊。”

        李娟得了李毅的夸奖,便得意的笑了。

        李毅带了两个袋子,带着她来到一座山上,这山上漫山遍野的开满了映山红,几个农家的小孩子,就在山地上跑着,摘那映山红来吃。

        李毅道:“现在是春天,还没有什么野果子吃,最好吃的也就是这种映山红,还有四月泡,也就是山莓。你吃过城里的草莓,可没有吃过这山里长的草莓吧?那味道可香甜了,包准你吃过之后,一辈子都会记得。”

        “有那么好吃吗?”李娟道:“草莓酸酸甜甜的,也就那个味呗!这山里长出来的还能有多好吃啊?”

        李毅不回答,在山上仔细的寻找,很快就找到了一丛泡树,那红艳艳的果实长得十分诱人,李毅摘了一捧,让给李娟尝尝。

        李娟説道:“都没有洗呢,脏死了。我不吃。”

        李毅一边吃,一边笑道:“你不吃啊?那你就没这个口福了!呵呵。”

        李娟见李毅吃得蛮有味的,一转眼就吃完了一大捧,舔了舔嘴唇,问道:“有这么好吃吗?看你这样子,就跟刚从牢房里放出来的一样。”

        李毅耸耸肩,继续寻找下一棵山莓树。

        山上这种东西还是挺多的,很快又找到了一棵,李毅摘了一些,説道:“我拿回去给丫头吃。”

        李娟道:“我尝尝。”用两只手指捏起一颗,放进嘴里,嚼了嚼,哇的一声大叫。

        李毅吓了一跳,差点把手里的泡给散了一地,説道:“你鬼嚎什么呢!”

        李娟道:“太,太好吃了!我要吃,我要吃!”攀着李毅的手臂,把他手里那捧四月泡全给吃完了。

        李娟吃完还想要,这次都不用李毅去找了,她自个就跑着去寻找。

        李毅摘了一袋四月泡,又摘了一袋映山红。

        清甜的四月泡,可口的映山红,这些东西,李娟以前从来没有尝过的东西,吃得她又是高兴又是好玩。

        “李毅哥哥,你快来看,这里有好多呢,还特别的红呢!”李娟心情高兴了,对李毅的称呼也改变了,喊起了哥哥。

        李毅微微一笑,忽然大喊道:“住手!这个不能吃的。这个不是山莓,这个是蛇莓!吃了会恶心,呕吐,会肚子痛的。”

        “啊!有毒啊?”李娟尖叫一声。

        李毅道:“微毒,但也能治病的,像急性穿孔性阑尾炎、细菌性痢疾,都可以治疗。它的叶子熬水喝,还可以根治甲肝呢!”

        忽然,李毅一把揽住李娟,低声道:“娟丫头,别动啊,千万别动。”

        李娟道:“怎么了?”

        李毅道:“有蛇!就在你前面。”

        李娟身子顿时一僵,发起抖来,眼泪马上就流了出来,説道:“李毅哥哥,怎么办啊?我要是被蛇咬死了,那可怎么办啊?”

        李毅搂着她,説道:“别怕,我会保护你的。”缓缓蹲下身子,抓起一块石头,对准那条五彩斑斓的毒蛇砸了过去。

        李毅的手法很准,打的又是蛇的七寸,正好砸中了,那蛇来不及动作,就被砸死了。

        李娟欢呼一声:“打中了,打中了,李毅哥哥,你真棒!”

        李毅松开李娟,走过去掐住那条蛇,提了起来,取下钥匙扣,展开上面的一把小刀,当即把那条蛇剖杀了,笑道:“娟丫头,我們将它烤了吃吧?”

        李娟摇头摆手道:“我怕。不吃。”

        李毅笑道:“亏你还是将门之后呢!蛇肉都不敢吃啊?烤蛇肉那可是人间美味呢!”

        李娟道:“总之我就是不吃,你快扔掉它,好恐怖的!你摸了它,我告诉林姐姐去,叫你以后不敢再摸她了!”

        李毅哈哈一笑,拿了那条蛇,就下山了。

        吃饭时,对着满桌子的大鱼大肉,李娟却一筷子也不夹,愁眉苦脸的看着那些菜类。

        李政宇问道:“小娟,你怎么不夹菜吃?”

        李娟道:“我吃不下。”

        李毅笑道:“娟丫头,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你这是在进行饭前的祈祷吗?”

        李娟放下筷子,説道:“今天,李毅哥哥给我説了很多话,説这些肉是怎么来的,説得我都没有胃口了,我一看到这些肉,就好像看到了这些动物,还有他們被杀死时的惨景。”

        李政宇笑道:“这些动物都是人类喂养的家畜,它們生出来就是给我們吃的。这有什么好纠结的?”

        林馨道:“娟子,你不吃肉,吃点蔬菜吧。”

        李娟扁着嘴巴説道:“我吃不下,李毅带我去看了,这些蔬菜都是用大粪浇大的呢!”

        林馨无语了。

        李毅道:“娟子,你来尝尝这盘蛇肉,做得可爽口呢。”

        李毅夹了一块蛇肉放在李娟碗里。

        李娟哇的一声,差点就吐了,然后起身跑了出去。

        林馨道:“李毅,你明知道娟子爱干净,你还带她去看那些地方,还跟她説杀猪宰牛的过程,她能吃得下饭?”

        李政宇道:“李毅做得对,小娟就是太娇惯了,对这些社会上的常识反而完全不懂。真应该把她放在农村里生活一阵,让她脆弱的神经得到锻炼才行哩!这样下去,她就跟个废物一般!”

        李毅道:“大伯,小娟她除有些小姐脾气之外,其它一切都好。她能可怜动物不吃肉类,可见她内心是纯洁和善良的。”

        李政宇道:“唉,都是我把她惯的!随她吧!等她饿了就会吃饭了。”

        其它人都不好説什么,只是劝酒,想讨李政宇开心。

        李毅的确是有意整整李娟的,谁叫这丫头脾气古怪呢?

        但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李毅也心有不忍,她毕竟是自己的堂妹呢,便匆匆吃完,找人煎了两个糍粑,拿给李娟吃,説道:“这是糯米做的,糯米有谷皮包裹,是世间最干净的东西了,你吃吧。”

        “真的?”李娟迟疑的接过来。

        李毅笑道:“你不会还没有看过稻谷长什么样子的吧?你看那边田地,那青青的禾苗,将来长大了就会抽穗,那时这一片田地都会变成金黄金黄的。穗子长在稻秆上,这米呢,就长在穗子上,有谷皮包着,所以啊,这是世界上最干净的了。你放心吃吧!”

        李娟接过来,咬了一小口,点头道:“好吃!”然后就大口大口啃了起来,吃完两个糍粑后,她扁着嘴,説道:“李毅哥哥,我是不是很没用啊?”

        李毅笑道:“不,你只是没有接触这些事物而已,等你接触多了,你就会释然了。”

        “李毅哥哥,你真好,我现在才发现,这个世界上,你对我最好。”李娟眼睛一红,流下了两行眼泪。

        李毅拍拍她的肩膀,笑道:“来,我带你去放鞭炮吧——你还没有放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