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百一十四章 面子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百一十四章 面子

    作品:《官路弯弯

        吴三和等人进入堂屋。这么多的人一下子涌进去,把堂屋挤了个爆满。

        李毅本想请吴三和等人到楼上去坐,商谈一下对这件事情的处理,但吴三和进屋之后,带头直奔灵堂之前,走到蒲团前面,一翻身,纳头便拜,行的还是磕头大礼。

        一般情况下,来吊唁的人只要象征性的躹三个躬,便可以了,只有沾亲带故的晚后辈才会跪拜,而像这种磕头跪拜,就更是至亲辈才会做。

        吴三和跟方家无亲无故,刚才还在门外吵嚷着要拉方有德去火化呢,忽然之间行使这么大的礼数,看得方家人有些发懵。

        方红军一直在棺木旁边,见状便给来客下跪回礼。方振也走了过去,和儿子一起给来客回礼。

        李毅看了一眼大舅方振,只见他一脸的轻松,心想刚才跟大舅下来时,他忙不迭的宣示李毅的职务和行政级别,用意正在于此吧?

        吴三和跪拜毕,从案头抽出三炷香,点着了上香。

        吴三和带了头,其它前来的县民政局官员和派出所的人也有样学样,如法炮制,给方有德老人磕头上香。

        忙忙乱乱了近半个小时,众人这才来到楼上就坐。

        女眷们泡茶端过来。

        端茶给李毅的那个女子,低声说道:“李大哥,你好。”

        李毅抬头一瞧,觉得有些面熟,怔然之间,想不起她是谁来。

        女子面目姣好,年纪轻,出落得苗条清秀,她脸上闪现失望之色,显然为李毅未曾认出自己而落寞,她轻声说道:“李大哥,我是方倩啊!”

        李毅恍然,呵呵一笑,说道:“方倩!长这么大了,哎呀,真是女大十八变呢,我都认不出来了。”

        方倩知道李毅他们有正事要聊,微微一笑,端着茶盘就下去了。

        李毅整容对吴三和说道:“吴局,关于我外公火化一事,我想请大家坐下来,好生商量一下。”

        吴三和道:“李主任,这事情怨我啊!我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有些时候这脑子轴得厉害,一根筋,原则性太强!今天是我们执法态度不好,在这里我要向李主任做个检讨。”

        李毅一愣,没想到吴三和变化这么快,转眼间连歉都道上了!

        “不是,吴局,同志们并没有做错,你们是在执法,你们是对的,反倒是我们方家人,因为某些原因,跟你们执法队起了冲突,这是我们的错。但这个事情吧,也是大家出于对老人的一片爱护之情,还请吴局等同志体谅。”李毅缓缓说道。

        吴三和连连摇手,说道:“李主任,你这么说的话,就叫我无地自容了。今天是方老太公驾鹤之日,我等鲁莽,唐突了方老太公灵驾,是我们的错!”

        方振三兄弟都坐在一排,方兴说道:“吴局长,先不说谁对谁错了,我不管你们怎么说,想拉我爹去火化,这事情我们方家人绝不答应!”

        李毅向方振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劝解一下两个方振和方兴。

        刚才在下面时,李毅就在思谋,这个事情要怎么样处理,思前想后,还是觉得前提就是答应县民政局的人,把人拉去火化,这是原则和政策问题,没得商量。

        在此前提下,再跟吴三和等人商讨出一个合理的、尽量对方家有利的方案出来,让方家人比较容易接受。

        方振轻咳一声,说道:“这个事情吧,从我本人的主观意愿上来说,是绝对不能同意的,但是,我是一个党员干部,对党的政策,我又是拥护和支持的。”

        方兴和方华同时叫道:“大哥,你这是什么话?你同意拉咱爹出去让火烧了?”

        方振重重一拍大腿,说道:“长兄为大,这个家由我做主!我说火化就火化了!”

        方兴急道:“大哥,我不同意!”

        方振道:“你不同意也没用!这是党的政策,你敢违抗吗?”

        方兴倔道:“总之我不同意,要烧了我爹,先把我拉去烧了!”

        李毅道:“二舅,三舅,我觉得大舅的想法是正确的,其实火化并不是对死者不敬,只是一种处理遗体的方式,这种方式更加的科学。人死如灯灭,还能有什么留存在遗体里呢?那就是一具**嘛!就算有灵魂,那也是升天了的!肉身在土里,还不是要腐烂?火葬是国家大力提倡的一种下葬方式,我们应该支持。”

        方振指着李毅道:“小毅,这话是你该说的吗?你也是我方家的外甥,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呢?”

        “二舅。”李毅说道:“我对外公的爱,不比你们少,但这个下葬方式,跟对先人的怀念是没有关系的。对先人的怀念和思念,应该留存在我们的心里,只要我们心里有外公,思他、念他就足够了。”

        吴三和连忙摆了摆双手,说道:“大家且莫争论,听我说几句。今天的事情,是我吴三和做得不对,方老太公是方家坳颇负名望的老人,我觉得吧,这法律不外乎人情呢!方老太公的火化之事,我看就算了吧!我们再也不提这茬事了!”

        李毅愣了,没想到吴三和先退却,改变了他的立场。

        如果真能这么简单,那对方家人来说,那自然是极好的。但是,李毅认真的思量过了,觉得这个问题不能这么循私情。这个头一开,那方家坳,乃至枫林镇的葬改工作,就休想推行了。

        方振三兄弟都是脸色一喜,连声说吴三和真是个好官,是个体谅人的好官。

        李毅心想,这个事情,还得跟大舅商量,二舅三舅他们不是官门中人,不知道政策实施的困难。沉声说道:“大舅,我觉得吴局这个好意,咱们不能领。”

        此言一出,方家人都脸现怒色,方兴脸上的青筋都暴露出来,急得面红耳赤,如果李毅是个一般的外甥,他早就一拳老拳挥过去了,但李毅不仅是高官,还是他们方家发家致富的大恩人呢!他就是想打,也得掂量一下李毅的身份地位。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这么奇怪,但仔细一想,却也没什么奇怪的。

        古时候,女儿进宫当了妃子,父母甚至祖父母见了她还得下跪呢!

        可见,一个人在社会上的身份地位跟亲情是没有关系的。

        “小毅,你想做什么?”方兴沉声喝道。

        李毅正色说道:“我不想方家被人骂!”

        方兴道:“怎么会被人骂了?”

        李毅道:“大家想想,吴局为什么会网开一面,不让外公去火化了?”

        方兴道:“自然是因为方家有面子!”

        李毅道:“方家的面子哪里来的?”

        方兴扭了扭身子,心想这个面子还不是你李毅身上来的?但他又不好说明白,只得撇了撇嘴。

        李毅道:“我知道,吴局是开我的面子,是开大舅的面子!因为我们都是官员!但是,正因为我们是官员之家,更应该以身作则,在政策的推行问题上,应该头一个支持和赞成!而不是耍特权!我们今天这么做了,今后方家坳甚至是枫林镇的人死后,谁家还会去火化?他们会指着我们方家说,他们家的人死了不用火化,我们老百姓家死了人就要火化啊?那时,大舅还怎么当这个官?方家在枫林镇还有什么威信可言?”

        方振道:“小毅的话很有道理啊!吴局长,我同意火化。”

        方兴眼睛里溢出泪水来,他一把拉住方振的手,大喊了一声:“大哥!”

        方振将脖子一硬,说道:“火化可以,但火化之后,还是必须土葬!就算是城里人,也还有一方墓碑吧?我们农村的土地,不比城里,没那么紧张,方家的坟山就是用来埋人的,那里也有我爹长眠的一块地!”

        李毅知道,这已经是方家能做出的最大让步了。便对吴三和说道:“吴局,你看呢?”

        吴三和道:“这是应该的啊!总不能都学伟人,把骨灰当肥料给撒了吧?哎呀,李主任,你们方家人的觉悟实在是高啊,这个事情我回去之后会上报给县里,一定要给方家颁发一张积极分子奖状呢!”

        李毅心想,这火葬还有积极分子奖状呢?这就算发了下来,谁家敢挂起来啊?这不是寒瘆人吗?

        大局已定,方兴和方华虽然心里不痛快,但也没有二话可说了。

        事情商谈完毕,当即就行动起来,把方有德老人的遗体抬了出去,上车的时候,方家再次陷入一片痛哭和悲伤之中。

        晚上,李毅为安排花小蕊睡觉的事情发愁时,方倩走了过来,说道:“李大哥,方姑跟我说了,叫你表妹上我家跟我一块睡呢!”

        李毅道:“那敢情好。方倩,那就麻烦你了。”

        方倩娇羞的一笑,扭头就走了。

        这小妮子,长大之后懂事了,不再像以前那般粘着李毅了。

        方有德老人的骨灰运回来之后,放进了棺木之中,其它一切仪式都没有改变。

        李毅虽然不想外公去死之事太过张扬,但世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第二天,这个消息就传遍了西州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