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百零八章 当大事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百零八章 当大事

    作品:《官路弯弯

        钟秀送李毅到楼下,扬了扬左手,笑问:“李先生,这个玩意真的送我了?”

        李毅嘿嘿一笑:“我有跟你开过玩笑吗?”

        钟秀俏皮的一笑:“你是不是喜欢我啊?故意借这个机会向我表示?”

        李毅道:“我可是已婚人士,你会接受吗?”

        钟秀咯咯一一笑:“你还真想啊?”

        李毅哈哈一笑,坐上了车子,说道:“那个姓潭的今天似乎很生气呢,你的好事被我给搅了,只怕连职务的调动也会受到影响。”

        钟秀道:“无所谓啦,调职是我爸妈的意思,我还是想当空姐呢!我马上就可以升乘务长了。所以,我巴不得姓潭的不帮我办调动手续了。”

        “现在的女青年啊,都是些事业型的!钟小姐,找到好男人就嫁了吧!别把自己留成剩女啰!呵呵,那就这样吧,我们再联系啰!”李毅挥了挥手,跟钟秀作别。

        钟秀看着车子缓缓离开,怅然若失,她抬起左手,看了看那枚钻戒,笑了笑,转身回去。

        李毅回到酒店之后,进行了一番精心的布局。

        通过左晓霞以前在纪检委工作的人脉,李毅找到了一个信得过的纪检委同志,由他出面打电话给中院的冯院长。

        冯院长听到此人手里有自己受贿的证据,先是说什么也不相信。

        纪检委的这个同志便放了几句录音给他听。

        冯院长一听那声音,确实是那个包工头的,顿时吓得不轻。

        但他很快就冷静下来,这个人拿到了证据,还敢跟自己私下里联系,想必也不是只什么好鸟。

        他也是个人精,没有这么轻易相信人。同时为了防止上当受骗,并不在电话里聊什么,只要求跟纪检委的同志见面聊。

        纪检委的同志答应他,双方约好地点见面。

        见面之后,两个人谈了半天话,纪检委的同志是行家里手,套起话来十分简便又不会露出破绽。

        冯院长不知道包工头到底招供了多少,又有多少证据掌握在纪检委的手里,刚开始时还一口咬定是有人诬告,要纪检委的同志查清楚,不要让坏人得逞。

        但纪检委的同志很善于谈判,很快就让冯院长以为纪检委方面已经掌握了很多证据。

        在谈话中,纪检委的同志透露出来,这些资料只有他掌握了,接着又说了自己家里的很多缺钱的事情来,还说到了自己的一个老乡因为犯了事正在坐牢,想找人帮忙捞出来。

        冯院长沉不住气了,主动谈到了价钱,说只要纪检委的同志将相关材料交给他,就可以得到一笔不菲的金钱,还可以帮他把老乡在牢里减减刑罚。

        谈话到这里就差不多可以结束了。因为纪检委要的就是冯院长这通话!

        冯院长这番交易之言,实际上就等于变相的承认了自己受贿!

        而这一切的谈话,不仅被录了下来,还被埋伏在四周的纪检委官员和省高院的领导听到了。

        等冯院长意识到自己落入了圈套之后,反悔已经来不及了。

        看着省高院领导那张铁青的脸,冯院长大惊失色,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随即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什么辩解的话都没有说。

        黎静父亲的案子进行了重审,得到了公正的判决。事实上不止这一桩案,另外还有许多案子,也进行了重新审判,纠正了不少冤假错案。

        这件事情,在李毅不过是顺手做的一件小事,但对许许多多的当事人来说,却无异于天翻地覆的大事。

        很多事情,执政者只需要稍微动动手指,对下面的老百姓来说,就是天堂般美好的改变。

        这就是权力的利与弊。

        南方省钢铁企业的重组工作是一项重点工作,会议开了一次又一次,忙了十几天,这才尘埃落定,拿出了各方面都比较满意的重组方案。

        具体的工作,还得以南方省政府为主,中央企改办的同志们只能是协助和监督。

        李毅在南方省起的是一个指导性作用,重组方案确定下来之后,他就四处奔波,把重心移到了华锋钢铁集团设计研究院的组建工作上。

        这天,李毅正在和人谈论工作,忽然接到二舅方兴的电话。

        方兴急声道:“小毅,你在哪里呢?”

        李毅之前去看过二舅和三舅,告诉他们自己这段时间都会在南方省工作。

        李毅暂停了谈话,走到一边,轻声回答:“二舅,我就在省城啊。出什么事情了吗?”

        “小毅,你外公去世了!”方兴悲痛的说道:“刚刚走的,家里来电话了,我和你三舅这就回家去,你工作要是不忙,就跟我们一起回去吧!”

        李毅毕竟是过来人了,对生死之事早就看得比较淡,说道:“这么大的事情,我工作再忙也得回去啊。二舅,你别太伤心,外公年事已高,也算是寿终正寝。”

        回头交待完工作,李毅就赶去和二舅三舅会合,一起回方家坳去。

        李毅安排工作之时,只说自己要离开几天,并没有说自己外公去世的消息。他若是说了,那这个消息马上就会传遍整个南方省,到时外公的葬礼,就会引来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官员,那排场只怕会跟自己结婚时的场面不相上下!

        自己现在是中央企改办主任,这可是个大肥差,不知道多少人想巴结而不得其门而入呢。现在有了外公逝世这件事情,他们还不上赶着往方家坳跑?

        李毅在南方省里没有专车,现在的座驾是南方省政府借调过来使用的。回乡下没有车子也不方便,李毅只得从三江重工自己的车库里开了一辆车。

        方兴和方华两个人早就有了自己的车,几个人开着车往方家坳来。

        在路上的时候,李毅打电话给母亲方芳。

        方芳正跪坐在父亲的灵位旁边,哭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嗓子都沙哑了。听到李毅的声音,便扯开嗓子,放声大嚎:“小毅,你外公没了。”

        听到母亲这般的悲哀的哭泣,李毅鼻子一酸,说道:“妈,我都知道了。你别太过伤悲。我和二舅晚舅正往家里赶呢。”

        方芳抹了一把眼泪,起身走到一边,说道:“小毅,你是外甥,按照乡俗,你得买挂鞭炮,进屋之前就要放响了。”

        李毅道:“我知道了,我走得匆忙,回头到镇上再买吧。”

        方芳又交待了他几句,这才收了电话,回去继续哭孝。

        李毅等人的车子进入方家大屋时,方家里里外外早就挤满了人。

        就算方家只是普通人家,按照乡俗,一家死了人,同宗族、同一个组里的乡邻都会前来帮忙。

        方家在方家坳,甚至在枫林镇都是大有名望,方有德老人在乡里之间人缘又好,乡村们闻听噩耗之后,都自愿的前来帮忙。

        方家长子方振,戴着白孝,跟村里几个德高望重的老人商量,成立了治丧委员会,安排人手,分摊工作。

        这死人的事情是常有的,乡村里早就有了一套熟练的套路,什么事都有专门的人来负责,诸如写对子的、杀猪的、掌厨的、搬桌椅的、摆碗筷的、泡茶的、端茶的、放铳的、接鞭炮的、迎客的、布置灵堂的、师公子、唱夜歌的……等等,治丧委员会都会一一做出安排,然后写在黄纸上,贴在堂屋外面,各色人等一看就知道自己的职责,然后就会尽心尽意的去做。

        自从公社解散之后,一个队里的人,再没有像办白事一般这么同心协力过。

        人死为大,所有的恩怨,所有的过节,都灰飞烟灭了,大家都会自觉的组织起来,送死者最后一程。

        因为,不论是谁,当世再英雄,也会有个百年之限啊!百年之后,自己也会劳动到这些乡邻乡亲来送自己最后一程吧?

        李毅在枫林镇上买了一车的烟花炮竹,叫烟花店老板派了专车拖运过来。

        下车之后,李毅帮着烟花店老板把烟花炮竹搬下来,在方家大屋前摆放了一整圈。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音轰然作响。

        迎客的跑过来,迎接李毅进入堂屋。

        堂屋外面的横梁上,高悬一方白纸,上书三字:“当大事!”

        堂屋的正前方,天地君亲师牌匾下,摆放着两条长木凳,一方黑漆棺木直放在木凳之上。

        棺木前立着一张小茶几,茶几上摆着方有德的遗像,瘦骨嶙峋的脸,裂开嘴在笑,露出一口没有牙的牙床。

        村里的几个道士师公,正在布置灵堂。农村里大都信奉道教,人死后要做道场,堂屋里要挂起布幔,悬挂起三清祖师的道像,还要设香炉,请乐师。

        方芳和几个妯娌戴着白孝,扑倒在棺木上,扶着棺木,看着尚未盖棺的父亲,号淘大哭。

        大舅方振,表哥方红军披麻戴孝,在棺木旁边弯腰伫立。

        灵堂前的地上,摆放着一个蒲团,供来客进行跪拜进礼。

        这种悲伤的场面,能迅速的感染来客,让人追亿死者生前的诸般好处。

        李毅双膝一屈,直挺挺的跪倒在蒲团上,行大跪之礼。

        方振和方红军代表亡家,对着李毅下跪回礼。

        这也是传统的丧葬礼数使然,此刻没有尊卑长幼。

        行过礼后,李毅起身,喊了一声:“大舅……”

        方振泪眼朦胧,点了点头,重重拍了拍李毅的肩膀,说道:“回来就好,去领孝衣穿上吧。”

        方芳暂时停止了哭泣,过来拉着李毅进入房里,帮他领来孝衣,又帮他穿上。

        李毅见母亲的两只眼睛哭得红肿了,便宽慰她道:“妈,你也珍惜些身子,别哭坏了。”

        方芳抹着眼泪道:“我那苦命的爹啊!打小吃过多少苦啊!我们小时候,家里穷啊,连饭都吃不饱,家里凡是有一口吃的,爹都会分给我们几个儿女吃,他却饿着肚子出山劳动挣工分……”

        忆起小时候的苦来,方芳又忍不住痛哭失声。

        李毅知道劝也是没有用的,只是搂着母亲,任由她哭泣。

        外婆田冬英早两年就过世了,现在外公也去了,这个家里的两个老人眨眼间就没有了。

        李毅想到自己初来方家时的情景,仿佛就在眼前。人生如梦啊!

        外面鞭炮之声响个不停,前来吊唁之人络绎不绝。

        这样的大事,李毅其实并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也就是晚间上祭的时候,需要守上半夜,然后参与祭奠大礼。

        在写参祭名单时,方振长叹了一声:“可惜了,李毅刚刚结婚,还没来得及生下一儿半女的,我家红军也不争气,和小梅结婚一年了,也不见生个蛋蛋出来!不然,也有个曾孙子来给爹送送行不是?”

        方红军和周梅结婚一年了,两个人局促的站着,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李毅和方芳望了一眼,方芳扯着李毅来到一旁,轻声道:“要不要把花小蕊母子喊过来行个礼?那好歹也是你的骨肉啊。外公看见了,九泉之下肯定会欢喜。”

        李毅道:“妈,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这要是传扬出去,你儿子我就不要做人了!”

        方芳愁眉苦脸地说道:“也是啊!你是政府里当官的,这要是有了私生子,对你影响不好。可是,李浩然是你的亲生儿子啊!这可怎么办好?”

        李毅问道:“妈,小花和浩然呢?他们在哪里?”

        方芳道:“我把他们安排妥当了,你不要操心!”

        李毅道:“还有谁知道这件事情?”

        方芳道:“除了我,谁都不晓得,我哪里敢往外说啊?就连小花的父母,也不知道孩子是你的呢!”

        李毅道:“他们在哪里?我去看看他们。”

        方芳道:“就在枫林镇上,这里没有人认识他们母子。我在镇子上给他们置了房产,他们母子住着,倒也清静。”

        李毅的心早就飞到花小蕊那边去了,说道:“妈,我现在就去看他们,你带我去。”

        方芳道:“你看我哪里脱得开身啊。要不这样吧,我把地方指给你,你去找他们就行了。还有,小花的电话你晓得不?到了要是找不到地方,打她电话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