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九十八章 总餐谋长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九十八章 总餐谋长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摸着下巴,站在金铭面前,欣赏她的芳姿。

        金铭嫣然一笑:“李主任,不认识我了吗?”

        李毅微微摇头:“小姐贵姓芳名?请恕我眼拙,我们认识吗?”

        金铭笑得花枝乱颤,伸出右手,在李毅胸口轻轻打了一下。

        一股芳香钻入李毅鼻端,引得李毅心神一荡。

        “李主任,我姓金,单名一个铭字!”金铭挽住李毅的手,说道:“走吧。”

        李毅呵呵一笑:“你这冷不丁的改变风格,还真有大小姐的风范。”

        金铭微叹道:“我就是一个劳碌命!丫环命!”

        李毅道:“其实我一直都会问你,金小姐,你多大了?”

        金铭笑道:“这可是你的秘密,你打听做什么?你能告诉我,你有多少钱吗?”

        李毅掏出钱包递给她,说道:“我说了你也不相信,你自己检查吧。”

        金铭笑道:“哟,李先生,你还挺坦白的啊!咯咯,我可真去检查了啊!”说着伸出纤手,拿过李毅的钱包来。

        李毅做了个悉听尊便的表情,金铭微微一笑,却将钱包塞进李毅的口袋里,说道:“我二十七了。”

        李毅笑道:“比我小嘛,那你结婚了吗?”

        金铭道:“李主任,你这是明知故问嘛。我们做秘书的,哪有结婚的自由啊?我要是真个结了婚,这个工作也就干不成了。”

        李毅不由得点头,没有几个老总愿意用结过婚的女性秘书,这基本上是不成文的行规。

        这不仅仅是老总对秘书有什么不正当幻想的问题,而是关系到自家的性命和财产大事。

        秘书都是老总们的贴身人,知道老总的很多**,如果秘书有男人,这交际就广泛,认识的人也杂乱,难免会有窝里反的事情发生。

        这不是危言耸听。绑票勒索案,多为熟人甚至是身边人作案。

        因此,老总们都喜欢用刚出校门的女文秘。这种人社会关系简单,思想也清纯,不会有太多的麻烦事情。

        “你也老大不小了啊,就没考虑过结婚吗?”李毅笑道:“你的条件可真是雄厚呢!”

        金铭扑哧一笑,说道:“我还以为,我对李主任没有吸引力呢!看来我还是有些许魅力的吧?”

        李毅忍不住在她腰上轻轻一捏,笑道:“你别勾引我啊,我这个人是个色中饿狼,经不起你这样的尤物勾引。”

        金铭咯咯一笑,将腰身一扭,笑道:“哟,李主任,你的能耐我可是领教过的,你可是真正的坐怀不乱呢!”

        李毅回想起跟她的初相识来,便恨得牙根痒痒,说道:“金小姐,你还好意思提往事?想当初,我可是被你害惨了呢!”

        金铭抿嘴笑道:“这现在不是给您道歉来了吗?在柳林时,你可没有少骗我啊,那些车子,柳林政府至今没有归还呢!”

        李毅也哈哈大笑,两个人谈及往事,很快就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金铭带李毅来的餐馆,有一个很大气的名字:“总餐谋长!”

        李毅和金铭下了车,看着这四个霸气侧漏的大红字,不由得怔忡半晌。

        金铭笑道:“李主任,怎么样?有何感想?”

        李毅微微冷笑,说道:“现在的商人啊,真是头脑灵活得过了分啊!餐谋,不仅带着长,还要带个总字,嘿嘿!有意思!”

        金铭道:“怎么了?我看你似乎不太高兴啊?不就是一个名字罢了,人家也就是取个谐音,图个名声。你要是不喜欢,我们换一家?”

        李毅摆了摆手,说道:“不必换了,就这家吧,我倒要看看,这家总餐谋长有什么特别之处。”

        金铭道:“这里的菜味道还是不错的,大厨都是国家特一级厨师呢!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特色菜肴推出来。我在这里吃过几回,感觉特棒。”

        李毅淡淡一笑,说道:“行,那就这家吧。”

        里面的装修很大气沉稳,看得出来,这里的老板颇花了一番心思。

        门口站着两排迎宾小姐,见到有人进来,就齐齐弯腰,给客人躹躬敬礼。

        “老板,请问几位?”领班迎上前来,微笑着问。

        李毅伸出两个手指头。

        金铭问道:“有包厢吧?”

        领班道:“有包厢,但小包厢没有了,只有大包厢和中包厢。大包厢最低消费八百元起,中包厢最低消费五百元起。”

        金铭道:“那就订个大包吧。开一瓶你们这里最好的红酒。”

        仅此一句话,就让领班喜笑颜开,一瓶最好的酒,怎么着也得上万呢!她原先还不太愿意把大包给这两个人,但现在马上就堆起笑脸,满面春风的请李毅和金铭上楼。

        餐馆有三层楼,大包在三楼上面。

        现在刚刚进入饭点,餐馆里进来的客人很多,楼道里可看到很多服务员在忙碌的走来走去。

        进入包厢坐定。

        这里的包厢很宽敞明亮,装修也大气豪华,虽然没有金碧辉煌的感觉,但用色丰富饱满,而且色调搭配合理,不会给人挤迫压抑之感。

        金铭道:“这里的生意很好,比以前的满园都要好,听说在省城就开了好几家分店了,家家火爆。”

        领班笑道:“那是自然,咱们老板是个大人物,他认识的人面广,不管开到哪里,都会有人前来捧场的。”

        李毅哦了一声:“你们老板是个多大的人物啊?”

        领班道:“这个,我不好说,我也没见过我们老板,这里都是经理在管事。”

        李毅道:“那能不能把你们总理叫过来?我有事情问他。”

        领班道:“经理很忙,不一定有空。”

        金铭道:“叫你去就快去,别磨叽。李主任可是大人物!”

        领班这才应了一声,拿过菜单来给两人点菜,吩咐点菜员侍候好贵客,便退了出去。

        经理来得很快,李毅这边还在看菜谱呢,他就跑了过来,笑道:“两位贵客,有何赐教?”

        李毅将菜谱一丢,沉声问道:“这里你能做主吗?”

        经理笑道:“这个自然了,我是这里的经理。”

        李毅道:“我看,还是把你们老板喊过来吧!”

        经理抽了抽嘴角,说道:“贵客,我刚才说过了,这里我能做主。我们老板是个大人物,一般不来这里。”

        李毅道:“我怕你做不了主啊!”

        经理道:“贵客有什么事情?是想点什么名贵菜肴呢,还是想找另外的服务?我是这里的经理,就能做这里的主,你有什么要求,只管提出来。”

        李毅淡淡地道:“你还是把老板喊过来吧!”

        经理拂然不悦,所谓店大欺客,奴大欺主,这种事情常有的。

        但他眼力不错,见李毅气度不凡,而金铭又是美丽动人,这样两个人,敢在这里如此张扬,必有所持,因此也就低下腰身,说道:“不知道贵客找我们老板有什么事情?”

        李毅道:“我想问他一个问题。”

        经理笑道:“原来如此,贵客有什么问题,问我也是一样的。”

        李毅好整以暇的翘起二郎腿,沉声问道:“好!那我就问你,你知道总参谋长是个什么职务吗?现任总参谋长又是谁吗?”

        经理脸色一变,心想这人莫不是来找碴的?便说道:“这个我还真回答不上来啊!”

        李毅道:“你就随便说说你的见解。”

        经理道:“这个总参谋长,多半是部队里的官职吧?能带个总字的,这官肯定不会太小。这现任总参谋长是谁?这个我真不知道,这应该是国家机密吧?贵客,要不我帮您去问问?回头答复您?”

        李毅冷冷的道:“你最好问问你们的老板,这个问题关系重大,请他好好考虑一下再回答我。”

        经理哪里把这当回事啊,随口应承了一下就出去了,走到外面,摇了摇头,心想这人莫不是精神有问题吧?总参谋长是谁?是谁也不关你的事情啊!你跑到咱们餐馆里来谈什么军政大事啊!装呗!

        金铭问道:“李主任,是不是有什么不妥当之处?”

        李毅呵呵一笑:“没事,点菜吧,我们试试这里的厨师手艺。看看有没有你说的这么神奇。”

        金铭便点了一桌子特色菜肴。这里的上菜速度是一流的,不一会,酒菜就流水介般端了上来。

        李毅望着满桌子的好酒好菜,笑道:“金铭小姐,这桌子酒菜可不简单啊,我说过了,这一餐由我来请,你这是想吃穷我呢?”

        金铭微笑道:“我相信,就凭我这样的胃,就算调来十支军队,也吃不穷您!”

        李毅哈哈大笑:“看来你今天是要打土豪了啊?”

        金铭殷勤的给李毅倒满了一杯酒,两个人碰杯喝了两口。

        酒过三巡,金铭脸色微酡,说道:“李主任,省内三家钢企进行大整合,这可是个大事情啊。不知道谁有那么大的荣幸,可以当上集团董事长呢?”

        李毅嘿嘿一笑,用手指了指金铭,说道:“我就知道,你约我出来喝酒,不是叙叙旧,谈谈感情这么简单的。你想套我的话吧?是袁国平安排你来的吧?”

        金铭微微点头,轻声说道:“李主任,你要体谅我啊,我是袁总的秘书,他的安排,我总不能不听吧?今天晚上,他原本想一起来的,是我劝阻住了他,说你不喜欢别人打扰。”

        李毅道:“你啊!跟你做朋友也做得不够纯粹呢!总带着功利和目的。”

        金铭道:“对不起啊,李主任,我也是身不由己。你要是不能说,那就当我没问过了。”

        李毅道:“我不说,你能回去交差吗?你回去告诉袁国平,这个工作还刚刚起头呢,集团董事的位置,现在还没有定论。谁都是有机会的嘛!”

        金铭道:“那我们袁总的机会大不大啊?”

        李毅道:“大,很大,有你这样贴心的秘书,袁国平的机会很大的。你是头一个来请我吃饭喝酒的人啊!”

        金铭敬了李毅一杯酒,嫣然笑道:“那我就替袁总谢过李主任了。”

        李毅道:“金铭,你这么帮袁国平,你跟他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啊?”

        金铭俏脸晕红,白了李毅一眼,然后低声说道:“如果我说有呢?”

        李毅嘿嘿一笑:“有就是正常的嘛!”

        金铭并没有做出更多的解释,见李毅神情有些不太自然,端起杯子要跟李毅碰杯,但李毅沉着脸,没有答应。

        金铭不由得抿嘴笑道:“李主任,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脏,不想跟我碰杯了?”

        李毅不说话,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闷酒。

        金铭忽然起身,在李毅脸上亲了一口,笑道:“现在呢?还生气吗?”

        李毅伸手擦了擦脸上的唇印,说道:“我可不是袁国平,你亲错人了。”

        金铭开心的道:“李主任,你这是在吃醋吗?我真没想到,我在你心里,居然有这么重要的地位呢!”

        李毅微微冷哼一声:“凭你的才识,想找一份比现在好的工作,并不难吧?为什么要当袁国平的小蜜呢?”

        金铭道:“那我当你的小蜜好不好?”

        李毅表情一滞,说道:“当我的小蜜也好过当袁国平的小蜜啊!他都能当你爸了!”

        金铭脸色一黯,闷闷不乐起来。

        李毅说道:“怎么,说到你心里的痛处了?”

        金铭揩了一下眼睛,说道:“他就是我爸。”

        李毅瞪圆了双眼,问道:“什么?”

        金铭道:“我说,袁国平就是我爸!”

        李毅道:“这怎么回事?”

        金铭道:“我妈妈是他的情妇,我是他的私生女。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李毅轻轻拍打她的肩膀,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说的特殊关系,原来是指这层关系。我还以为你……”

        金铭凄然一笑,说道:“我母亲的遭遇,让我很难相信男人。更别说叫我去当别人的小蜜了。我不可能再走我母亲的老路子了。当别人的情人,害的不仅是自己,还有自己的孩子。李主任,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李毅缓缓点头,慢慢的放下酒杯,想到了花小蕊母子,不由得重重一叹息,眼角一酸,有一种火辣辣的刺痛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