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八十八章 李毅巧设死局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八十八章 李毅巧设死局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心念一动,反问道:“省政府小车班的?谁的司机?”

        钱多道:“是吴东方省长的司机。我们司机们常在一起聊天,对这些大领导的司机特别清楚,我肯定不会记错的。”

        李毅清冷的眼神不由得一厉,又见吴东方!怎么走到哪里都有他的影子啊!这吴东方三个字,就跟阴魂不散似的跟定了自己!

        一个省长的司机,就敢纵容自己的弟弟在外面如此为非作歹?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

        哼,只要有我李毅在,管他是谁的司机,都不可以如此胡来!

        “土包子,有胆你就留个姓名,看我不整死你!”丁胜利还在大喊大叫。

        李毅冷笑道:“丁大勇?是不是省政府小车班的那个丁大勇?”

        丁胜利道:“你居然知道我哥?你是官道上的人物?”

        李毅不置可否的淡淡一笑。

        丁胜利道:“你知道就更好了,我哥可是给省长开车的人物!你既然在官场里混,就应该明白我哥的份量!我警告你啊,我哥一句话,就能叫你丢官丢职!”

        李毅道:“这么说起来,你哥哥岂不是比吴省长的权力还大?”

        丁胜利道:“我哥是吴省长身前的红人,还救过吴省长的命呢!我哥说的话,吴省长从来没有驳回来过!”

        李毅道:“你做这一切,你哥知道吗?是他指使你这么做的?”

        丁胜利道:“我哥只有我这么一个弟弟,不管我做什么,他都会包容我!”

        李毅嘿嘿一笑,摇了摇头:“小朋友,你太年轻了!”

        丁胜利道:“你才小朋友呢!我比你大多了!有种就单位留下来,我明天就废掉你!”

        李毅冷冷地道:“你信不信,我现在打个电话,你哥就得亲自把你送给牢房里去?”

        丁胜利道:“你唬谁呢?我哥会听你的,你以为你是老几?”

        钱多上前说道:“李书记,喊公安的同志来处理吗?”

        李毅沉吟道:“这件事情,一般派出所的同志只怕不敢处理,就算今天处理了,明天也会放这群混蛋出来。”

        张一山道:“叔,我来处理!我叫刑警队的兄弟们过来,把他们抓走,我一定要把这些家伙绳之以法!”

        李毅道:“将他们绳之以法很容易,但要治根,就有些难度,单靠你们公安,是不行的。”

        张一山不解的道:“叔,我们公安就是管这一块的啊,我们不管,谁来管?还能靠谁来整治他们?”

        李毅沉声道:“自有人来治他们。”掏出手机来,拨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响了一阵才被人接起,李毅问道:“甘秘书,你好,我是李毅,请问吴省长现在休息了吗?”

        电话那头正是甘明杰。

        甘明杰一听是李毅,心里便有些不快,但表面文章他还是要做的,说道:“决首长已经回家休息了。李书记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李毅道:“甘秘书,这个事情不能等啊。”

        甘明杰道:“李书记,首长劳累了一天,就让他休息了吧!我现在也没有跟首长在一起,要不你打首长的电话,亲自跟他去谈吧!”

        李毅道:“甘秘书,吴省长既然休息了,那我找你也是一样的。”

        甘明杰道:“找我?可只是一个小小的秘书,可不能代替首长做主。李书记,还是等到明天再说吧。”

        丁胜利微微发怔,心想李毅这是在耍什么把戏呢?甘秘书?吴省长?他在跟吴省长的秘书甘明杰通电话?

        真的假的啊?这人是什么身份来历?居然可以跟甘秘书直接通话?

        李毅瞥了丁胜利一眼,对着电话说道:“甘秘书,这个事情很严重啊,关系到吴省长的名誉和声望,影响很大,你要是不管,那我就只好任由事态发展下去了。”

        甘明杰听了,马上转口说道:“李书记,且慢挂机,到底是什么事情啊?怎么会牵扯到吴省长的名誉了?”

        李毅道:“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抓到了一群欺压良善的流氓,他们逼迫商家出售从他们手里进的假酒,养了一大帮打手帮助他们销售这些假酒,还控制妇女从事三陪服务。”

        甘明杰听得连连皱眉,说道:“李书记,这等小事情,你交给江州公安部门去解决就好了,用得着惊动吴省长吗?哪个省里没有这样的事情啊?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怎么可能影响到吴省长的声望呢?你太能牵强附会了!”

        李毅暗自冷笑,心想就等着你钻圈套呢!说道:“问题是,这些事情,都跟吴省长有关啊!”

        甘明杰道:“跟吴省长有关?这不可能吧?你不会以为,这些流氓地痞,是受了吴省长的指使?还是觉得这些人是吴省长的亲戚朋友?这不是乱弹琴嘛?就算这些人说是吴省长的亲朋好友,你也不可能相信他们的鬼话吧?”

        李毅道:“我自然是不相信,但人家言之凿凿啊,有鼻子有眼的,我也不得不小心求证。”

        甘明杰道:“他们说是吴省长的什么人?”

        李毅道:“那个领头的龙头老大说了,他是吴省长司机丁大勇同志的弟弟!”

        甘明杰心头一惊,问道:“他叫什么名字?”

        李毅道:“他的名字叫做丁胜利!他说得蛮像那么回事,不像是讹人啊!甘秘书,你是不是确认一下?我不知道丁大勇同志的电话,你打电话给他确认一下吧!”

        甘明杰根本就不需要确认,因为他跟丁大勇是很熟悉的,两个人同为吴东方的身边人,接触的机会自然很多,就像钱多和丁雪松一样,领导开会或是出差,司机和秘书都是必带之人,无聊之时,这两个人聊天的机会比较多。

        甘明杰跟丁大勇还在一起喝过酒,他自然知道丁大勇有一个弟弟,名字就叫丁胜利。

        李毅的话叫甘明杰好生为难,如果丁胜利真的犯了法,他该怎么做?

        丁大勇是吴东方的人,比甘明杰更早服务于吴东方,甚至比甘明杰的前任姜超还要早。吴东方对丁大勇有很深的感情,不论去哪里,都会带上他。

        有些时候,吴东方去一些私人场所,会有意的避开甘明杰,但却从来没有避开过丁大勇!由此可见,丁大勇在吴东方心里,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

        丁大勇的弟弟犯了法,这事情可大可小,如果做起大文章来,完全可以把吴东方都给抹黑!只要外界或是媒体知道了这个消息,又知晓丁胜利跟吴东方的这层关系,那这事情就大发了。

        老百姓会怎么看?他们不明真相,不知就里,只会传言,说吴省长纵容自己的司机弟弟作奸犯科!真可谓不许百姓点灯,只许州官放火啊!

        这些传言一旦流传开来,对官员的声望是有极大损害的。吴东方身为一省之长,威望隆盛,岂能任人如此玷污?

        李毅知道甘明杰肯定在权衡这件事情的轻重,也在思索这件事情的处理方法,一时之间并没有说话,任由甘明杰自由的思索。

        李毅没有直接打电话给吴东方,而是打给甘明杰,是有深意的。

        这个时间段,一般的领导都会回家了,跟秘书也是分开了的。李毅找到甘明杰,就是为了把这个烫手山芋交给甘明杰去处理!

        这是李毅挖下的一个大坑,不管甘明杰怎么选择,都就深深的陷入进来。

        李毅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冷笑,这一次,不但要把丁胜利这伙人除掉,还不脏了自己的手,更要把甘明杰这个家伙拉下水来,让他左右不是人!

        如果甘明杰选择大义灭亲,那李毅就可以借他的手,顺利的除掉丁胜利这伙人,日后就算是丁大勇在吴东方面前求情,吴东方也不好再行追究和护短,为了维护律法的公正,吴东方只能哑巴吞黄连,叫丁大勇吃下这个亏。

        如此一来,丁大勇就会把甘明杰恨上了,而且会恨得死死的,因为是甘明杰把他唯一的亲弟弟送进了监狱!

        司机和秘书不和,这是领导的大忌。以丁大勇的资历,只要在吴省长面前稍加拨弄,就够甘明杰喝上一壶了。

        甘明杰还有另外一种选择,那就是向李毅求情,以保住丁胜利,把这件事情扼杀在两人之间,不让事态进一步扩大。

        如果甘明杰真的选择了这一种做法,那才是真正的走入了李毅设计的死地!

        省长的司机弟弟犯了法,省长的秘书出面作保!

        这事情若是捅出去了,嘿嘿,别说是甘明杰,便是吴东方,也将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那就真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它也是屎了!

        李毅只需要稍微透露一点风声,丁胜利的案子不难被人发现和彻查。

        外界若是知道了甘明杰保住了丁胜利,那人家会怎么想?不用多说了,这省长家一窝强盗加流氓!都是吴省长指使的!

        而这个节骨眼上,江兆南首长还在江州呢!

        李毅再在江兆南首长面前“美言”几句,那吴东方、甘杰明、丁胜利这一大串蚂蚱,一只也休想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