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八十七章 大有来头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八十七章 大有来头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算是看明白了,敢情这个丁胜利,操控着江州的假酒市场,还控制着拉皮条的生意!

        他口口声声说不要钱,但他做出来的事情,却比强盗头子还厉害!

        莫非,这个陆平日后走上奸商的道路,还是因为这个丁胜利的引导?

        陆平虽然极不情愿同意丁胜利的霸王条款,但他在商场里混了这么久,深知一条定律,那就是宁可得罪官,也莫得罪贼!得罪官府,还有个说理讲理的地方,再艰难的事情也总会有过去的时候,而得罪了贼人,那这辈子就是不死不休了!

        因此,他明知道张一山是公安,李毅更是市委副书记,但他还是不敢得罪这个丁胜利。他甚至害怕张一山和李毅出手帮忙,因为李毅和张一山只是他的普通朋友,今天来捧场,明天后天就不一定在了,今天可以抖起官威,把这帮人吓走,但打蛇不死反被蛇咬,保不齐明天或是后天,这个丁胜利又会上门滋事!

        正是陆平这种想法,滋长了丁胜利这种犯罪份子的嚣张气焰。

        丁胜利拿钢管指着陆平,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听清楚了没有?”

        陆平道:“听清楚了,胜利哥。”

        丁胜利得意的点了点头,扬了扬下巴,说道:“那还愣着做什么?赶紧的,把那些酒全部砸了!”

        陆平愣道:“胜利哥,这些酒可都是花大本钱买的,不能砸。”

        丁胜利啐了一口:“你傻啊?这里的酒吧,卖的都是我的酒,你一个人卖外面来的野路货,客人们吃出味道不对了,怎么办?你今天卖这个味道的酒,明天卖我那个味道的酒,你怎么做生意?”

        陆平道:“胜利哥,那也不用砸了,我收起来,我自个喝。”

        丁胜利发狠道:“不服怎么的?你想怎么样?”

        一个清冷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就是不服,你又想怎么样呢?”

        丁胜利撇过头,看到一个年轻的高大帅哥负手站在面前,左边站着一个黑不溜秋的矮个男子,右边站着一个笑靥如花的美女,身侧还站着一个不太起眼的瘦弱男子。

        “哼哼,”丁胜利从鼻子里哼出两声来,指着李毅道:“刚才的话,是你说的?”

        李毅傲然扬头,沉声说道:“就是我说的。你真替你害臊啊,那么不要脸的事情,在你说出来,就跟做正经生意一样随便!”

        陆平最怕的就是李毅出头,而李毅偏偏出头了!陆平苦瓜着脸,看着英气逼人的李毅,不敢出声。

        “哟,小子,你老板都答应跟我们合作了,你一个小跟班,怎么还这么磨叽呢?是不是皮痒痒,想叫人跟你松松皮啊?”丁胜利咬着牙,用鼻音哼出这么一段话来。

        李毅道:“丁胜利,你扰乱市场秩序,强买强卖,贩卖假酒,控制妇女从事色.情行业,坏事做尽,你还有脸在这里大言不惭,大放厥词!真是恬不知耻!像你这种败类,监牢才是你的居所!”

        “你,你!”丁胜利气得浑身发抖,吼道:“你们都是死人啊?有人在咒骂你们的大哥呢!”

        他手下那帮混混们,闻言大声道:“砍死他!敢骂我们大哥!”

        “呯!呯!呯!”三声响声从门口传过来,众人愕然回顾,只见站在门口堵门的那三个纹身男,被人从外面踢飞,摔倒在酒吧里面的地板上,躺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什么人?”混混们大喝一声,暂时把李毅扔下,一齐扑向门口。

        门口走进来四个人,这四个人都长得高大而强壮,每个分开来看,那硬扎的身板,看起来都是空手能打死老虎的主啊!这四个人放在一起,那就好比是金刚下凡!

        丁胜利的手下都是打惯了架的人,一见这四人的模样,就知道不是好相与之辈,他们惯会欺软怕硬,一见到这四个人的架式,马上就灭了气势,情不自禁往后退。

        丁胜利阴冷的一笑,料定这四个人就是钱多刚才喊来的帮手。他双眼一转,知道李毅应该是这些人的老大,就算不是这家蓝调酒吧的老板,肯定也是个大哥一类的人物,自己露脸之前,多半就是这小子在罩着这家酒吧呢?这么一想,丁胜利就把李毅划到自己的同类当中去了,还以为李毅是跟自己争地盘来了。

        擒贼先擒王!丁胜利紧了紧手中的钢管,瞅准李毅的胸口,猛然戳了过去。

        丁胜利手中这根钢管,是经过特殊处理的,端口磨成了尖子,中间是空的,最大的杀伤力,就是戳入人的心口,那血就会顺着钢管的空心流出来,跟箭上的放血槽一般,最能致人于死地。

        李毅一直留意丁胜利的举动,一看他的攻势,就知道这是个真正的会家子。

        打架是很有讲究的,同样一根棍子,那种举在头上咶咶叫的,多半是些跳梁小丑,而那些拖着棍子走的人,才是真正的行家里手。

        打人时,举着棍子砸人的,那多半是不会打架的人,而拿棍子戳人的,才是厉害人物。

        李毅静若处子,动若脱兔,看准那戳过来的钢管,将身子一闪,不退反进,紧贴着那根钢管向前两步,伸出右手抓住钢管,左手握拳,猛击丁胜利的侧门太阳穴处。

        丁胜利咦了一声,显然没有料到李毅的反应如此迅速,而且攻击如此凌厉!微怔之后,丁胜利的左手格挡住李毅的攻击,右手使劲,想把钢管从李毅手里拔出来。但李毅抓得很紧,丁胜利尽力一抽,那钢管居然纹身不动!

        钱多和上官谨双双欺近丁胜利,生怕李毅有个闪失。

        李毅自从在澳门跟米国特工交手,打了第一个胜仗之后,这手就痒痒的,一直想找机会跟人再试试身手。

        都说侠以武犯禁,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的。练武之人,心性好动,难免惹事生非啊!就连李毅这样的人物,还是管不住自己的手呢!

        眼见钱多和上官谨要上来帮忙,李毅猛喝一声,左脚踏进丁胜利的双腿之间,左手攀住他的肩膀,两下里错开用力,嘿的一声,将丁胜利放倒在地上,右手同时用力,夺下了那根钢管。

        丁胜利被李毅出其不意的一招就放倒在地上,大惊失色,挣扎着想爬起来。

        李毅一脚踩在他的胸口,右手举起钢管,对准他的眉心就用力扎下去,下手狠毒,没有一丝的犹豫!

        “啊!饶命!”丁胜利本能的伸手去挡这一着杀招,同时大声尖叫。

        李毅的气势把他完全镇住了!

        与此同时,四大金刚三下五除二就把那帮纹身男给收拾得一干二净。

        四大金刚不是钱多和上官谨的对手,但对付这些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小混混,那就是菜刀切西瓜,大象踩蚂蚁,简单得紧哪!

        这些小混混,靠着手中的武器,靠着身上的纹身,靠着一股狠劲,靠着老大的威风,吓唬一下普通老百姓还是绰绰有余的,但一旦碰上真正厉害的人物,马上就歇菜了,只剩任人捏拿的份。

        陆平看得目瞪口呆,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也不知道是啥子滋味,李毅以市委书记之尊,亲自出手,教训了这帮流氓!

        这让陆平又是惊喜又是忧愁。

        李毅亲自出手,表明他对这件事情肯定会一管到底,这让陆平看到了希望,但他又在忧愁,李毅是市委书记啊!这么大的官,今天若是兴趣来了,插手管一管,把丁胜利等人抓进去,但这个罪又不重,坐完牢,他们还是会放出来的啊!那个时候,他们前来寻仇报复,肯定不敢去找李毅这个当官的,那自己这个经商的就要倒大霉了!

        这种患得患失、瞻前顾后的小市民心态,正是丁胜利之流成功的主要原因之一!

        李毅手中的钢管,在丁胜利的脑袋前停止了,他松开了丁胜利,说道:“丁胜利,我不会伤你,自有法律治你!你就等着坐牢吧!”

        丁胜利在地上爬走了几步,满含怨恨,指着李毅道:“你敢打我!你有种!你知道我是谁吗?”

        每次听到这种问话,李毅都忍不住想笑,但这次他没有笑,而是讥诮的回答道:“你不是叫丁胜利吗?”

        “我是叫丁胜利,但你知道我大哥是什么人吗?”丁胜利冷笑着说道。

        李毅道:“你大哥?原来你们这个团伙里,你还不算老大啊?那么,他是谁?”

        丁胜利道:“你懂什么?土包子,我告诉你,我大哥是丁大勇!”

        李毅摇了摇头,说道:“没听说过,怎么?他很有名吗?”

        丁胜利哈哈大笑道:“小子,我就知道你不晓得我大哥是谁!你要知道他是谁,你就得跪下来向我认错了!在这江州城里,有我大哥罩着我,哪个敢动我?叫我去坐牢?哼哼,我倒想要看看,哪个牢房敢收我!”

        “哦?这么牛逼?”李毅不禁来了兴趣。

        旁边的钱多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靠近李毅,低声说道:“毅少,这个丁大勇,我认识,是省政府小车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