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八十五章 来砸场子的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八十五章 来砸场子的

    作品:《官路弯弯

        张一山欢喜异常,手舞足蹈,哈哈笑道:“叔,您太够意思了,我这就通知他,叫他准备迎接您。”

        李毅道:“你还打算叫他敲锣打鼓,舞龙耍狮子来欢迎我?”

        张一山道:“您可是市委书记啊,就算如此,也不为过。”

        李毅道:“是,你最好把中央和省市各级电视台都喊过来,再发一条布告,公示天下,说我李毅去一家酒吧捧场!”

        张一山搔了搔头,不好意思的道:“这个,貌似不好。”

        李毅道:“怎么不好了?不是更拉风吗?不是更具有宣传效果吗?”

        张一山道:“这对您不好,别人知道了,会说您的闲话。”

        李毅道:“你还知道要避嫌啊?官就是官,商就是商。商人开业,官员去捧场,你说说这是什么性质?你还唯恐天下人不知道怎么的?”

        张一山道:“那我通知他,叫他悄悄的,安排您进去,喝杯酒就走?”

        李毅淡淡地道:“不用通知了,直接过去就行。”

        “怎么这么吵啊!”一阵拖鞋打地的叭叭声传了过来。

        张一山瞪大了眼,指着来人,结结巴巴地说道:“叔,鬼!鬼啊!”

        李毅扭头一看,却见上官谨披头散发,穿着一套白衣的睡衣,趿着一双人字拖,左手搔着头发,右手掩住嘴巴,打着哈欠走了出来,乍一看就跟贞子从电视机里爬了出来一般恐怖。

        “噗!”李毅笑岔了。

        上官谨双手撩开头发,看了李毅一眼:“有那么好笑吗?”

        李毅道:“快去梳洗吧,人家都把你当鬼了!你看看,这都几点钟了,还没有睡够?”

        上官谨打着哈欠道:“昨天晚上看录相,看得太晚了,看到凌晨五点半才睡呢!哎呀,这么晚了啊。李毅,你吃过饭了没有?”

        李毅道:“我就知道你睡不醒,所以就没有回来麻烦你做饭菜了!”

        上官谨道:“你吃过了?问题是,我还没有吃啊!”

        李毅无奈的耸耸肩,说道:“自己搞定吧。”

        上官谨朝洗手间走去。

        张一山拍拍胸口,说道:“叔,原来你金屋藏娇啊?差点没吓死我。”

        李毅道:“胡说八道!这是我妹!”

        张一山嘿嘿一笑,说道:“对不起,我搞错了。叔,那我们这就出发?”

        李毅道:“嗯,那酒吧已经开业了?”

        “酒吧?”上官谨拿着牙刷,在嘴巴里鼓捣着,探出头来,含糊不清的说道:“李毅,你要去酒吧玩?那可一定要带上我!等等,不带我的话,我就告诉林姐姐!”

        李毅道:“姑奶奶,那里可是酒吧,你一个女孩子去做什么啊?”

        “我就要去,你们男人去得,我也去得!”上官谨拿出牙刷,嘴里含着满满的白白的泡沬,秀眉一横,大声说道。那泡沫星子四下飞溅。

        李毅道:“行行行,去去去,快刷牙吧!”

        上官谨哦了一声,飞快的进了洗手间,两分钟后就跑了出来,蹬蹬蹬跑进了卧室,五分钟后,便梳好头,换好衣服,站到了李毅面前。

        李毅道:“速度够快的啊!呵呵,嗯,穿这么一身运动服去酒吧,是不是有些不伦不类啊?”

        上官谨道:“李毅,你才不伦不类呢,酒吧是休闲的,你穿这么一身衬衫夹克,才显得太过正式!”

        李毅道:“丫头片子,我混酒吧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张一山道:“哪有那么多讲究啊,酒吧就是个放松的场子,是个喝酒聊天的地方,自己穿得随性舒服就好了。”

        李毅刚才已经通知了钱多,三人下得楼来时,钱多已经驾车在下面等候了。

        人民西路是江州城里的一条主要街道,横贯东西两个城区。

        以前的江州,一直只有东。城区,但李毅的重生,让这个名称消失了,变成了东新区,这也是重活产生的蝴蝶效应吧?

        东新区的经济,在整个江州市里,跃居第一,这边的高楼大厦,像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成了整个江南省人口最密集经济最发达的市区。

        人多了,经济发达了,这娱乐场合就会随之滋生。

        人民西路的酒吧就是这样开起来的,一家连一家,一条街上开了十几家酒吧,成了江州的酒吧一条街。再加上KTV、沐足阁、洗浴桑拿等场所,这条街成了著名的夜街。

        喜欢夜生活的江州人,有了一个好的去处。

        张一山朋友开的酒吧,就在这一条街上,位置还可以,正当街口,取名“蓝调”,装修高档,一水的西部风格,门口立着一支巨大的啤酒桶,啤酒桶上立着一个西部牛仔的铜像。

        李毅看到这似曾相识的装修,嘴角微微泛起冷笑。

        历史,总是在李毅面前惊人的重演!

        李毅的眼眸里闪现一抹冷冽的光芒,问道:“一山,这就是你朋友开的酒吧?”

        张一山笑道:“就是这里了。叔,我们进去吧?”

        李毅沉声说道:“马上把这家酒吧给我封了!”

        张一山以为自己听错了,讶道:“叔,您说什么?”

        钱多重复了一遍:“李书记说,马上把这家酒吧封了!”

        张一山的脑袋嗡的一声巨响,期期艾艾的道:“叔,这是为什么?人家才开业呢,又没做什么违法的事情,为什么要封了啊?”

        李毅冷冷的道:“因为它卖假酒,养打手,最可恶的是,还跟警察勾结,店大欺客!”

        张一山道:“叔,这不可能吧?蓝调酒吧今天才开张啊!不可能做这些违法的事情。”

        李毅总不能告诉他,自己前世就是被这个酒吧的打手追杀,最后死于非命?而这个酒吧勾结的警察,不是别个,正是他张一山!

        这些都是前世的事情,除了李毅之外,这个世界上的人,谁也没有经历过,谁也不可能经历过。李毅就算说出来,也是没有道理的啊!

        李毅道:“你敢保证他以后不会做?”

        张一山道:“这以后的事情,谁说得上呢?这世间瞬息万变的啊,若不是因为叔,我还在老家当民警呢,怎么可能来江州当官呢?叔,我带你去认识认识我的这位朋友,他是个豪气干云的英雄人物,您见了一定会喜欢。”

        李毅缓缓舒出一口浊气,心想张一山说得在理啊,这个世界变化太快,张一山既然能从一个烂警察变成一个好警察,谁又能保证这家酒吧不会变成正规的好酒吧?

        钱多向来唯李毅之命是从,说道:“李书记,要不要我找人把它给封了?”

        “别啊,别啊!”张一山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连连摇手,哀求的看着李毅。

        他知道李毅完全有这个能力,一句话就可以把这个酒吧给封了,但这可是他发小的酒吧啊,今天晚上开业,特意请了他来捧场,而他又吹牛皮,说可以把市委书记请过来,那个朋友还高兴得昨晚一宿未睡呢!

        现在这人是请过来了,谁料到居然是来砸场子的!

        这可怎么向朋友交待啊?

        “叔,我保证他是个正经生意人,绝对不会做违法犯罪的事情。他要是真的做了,不需要您吩咐,我就把他给抓起来,关进局子里去!”张一山双手合什,连连拱手作揖,说道:“叔,我说到做到,不管他是我的朋友还是发小,只要他犯罪,我就拉他!”

        上官谨撇嘴道:“李毅,你没事吧?我们不是出来玩的吗?怎么变成打架封店了?多败兴啊!”

        几个人还在车上说话,那边酒吧门口站着的一个汉子,看到这辆小车,便探头张望,然后跑步过来,伸手来拉车门,笑道:“一山,你可来了!我一看这小车,就知道肯定是你来了。这位就是你说的市委李书记吧?李书记,您好……”

        李毅不待他自我介绍,便说道:“你是陆总吧?”

        “对对对,我就是陆平,李书记,您好,欢迎您来蓝调酒吧,这是我们莫大的荣幸啊!”陆平弯着腰,凑近车窗,跟坐在车里的李毅说话。

        眼前的这位陆平,跟李毅记忆中的陆平还是有些差距,这个陆平比较瘦,还没有那么发胖,但那五官轮廓,李毅却是记得清楚。

        张一山不由得有些发蒙,心想自己从来没有给李毅介绍过陆平啊,李毅是从何得知陆平的姓名?莫非李毅以前就认识陆平?完了,这个陆平以前是不是得罪过李毅啊?难怪李毅一见到这酒吧就说要封掉呢!

        陆平可没有这么多想法,他以为是张一山在李毅面前介绍了自己,殷勤的笑道:“李书记,请下车,我准备了最好的酒,请您品尝。”

        李毅心想,既来之则安之,先进去看看这小子搞的名堂再说!

        酒吧里面的装潢和布局,跟李毅记忆中有些差别,看来中间另外搞过装修。

        酒吧是新开张的,顾客稀少,除了酒吧自己的员工之外,并没有几个客人。

        陆平正要招呼李毅等人喝酒,门口响起一阵吵嚷声:“老板呢?给老子滚出来!在老子的地盘上开酒吧,拜过我的码头没有?活腻歪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