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八十四章 我先把你给剁了!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八十四章 我先把你给剁了!

    作品:《官路弯弯

        苏新亮道:“李书记,要我做什么吗?您只管吩咐,我保证完成任务。”

        李毅想了想,说道:“你能不能找到举报万大全的女教师?”

        苏新亮为难地道:“李书记,这个真难找。人家做了这等事情,藏着掖着都来不及,哪里肯抛头露面啊?这样的事情,虽然有万大全利诱的因素在里头,但这毕竟是一桩交易啊,不管这女人开始的时候有多么不情愿,这事情一旦发生了,就有些不好启齿了。”

        李毅道:“事关名节大事,的确有些为难人。可是,如果没有人举报他,我们没有一点证据,怎么打掉他呢?这可费思量了。”

        苏新亮道:“李书记,对付这种人渣,还思量个什么啊,直接抓起来,不信他不招。”

        李毅笑道:“我们不是流氓,不能用这种霸蛮的办法,万大全上面有个王光波,王光波上面还有个吴东方,我们今天就算把万大全抓了,不等我们审问出个什么来,吴东方的保释电话就会打过来了,那时,谁敢不给吴东方面子?所以,一定要有个什么罪名才好。”

        苏新亮道:“要不就找个人试探一下那个姓万的,只要他上了钩,我们的人破门而入,当场捉住他,他还能有什么话好说?”

        李毅道:“挖坑?非君子所为啊!”

        苏新亮笑道:“李书记,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啊。为民除害是大事,这请君入瓮就是小事了。兵者,诡道也。只要能打胜仗,还讲什么用的是什么手段呢?”

        李毅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缓缓说道:“新亮,你下放以来,这变化不少啊。”

        苏新亮道:“李书记,你是不是觉得我变得诡计多端了?”

        李毅拍拍他的肩膀,笑道:“这叫足智多谋!你的办法我认为可行啊!但是找谁来当这个诱饵呢?你有什么好的人选?”

        苏新亮道:“这人得是个女教师,人还得长得漂亮,不然姓万的不会上钩,另外还得机灵善变,不能让那个万大全得逞了。”

        李毅道:“是啊,这样的人,你有吗?这万一出点什么差错,我们岂不是毁了一个女老师?美人计从古用到今,历朝历代都在用,也屡试不爽,但这个计谋的关键,就在于这个美人的选择啊!”

        苏新亮道:“这个容我好好想想。”

        李毅道:“要不,你去找赵琳商量一下?她是区教育局局长,认识的教师比你多,说不定会有合适的人选?”

        苏新亮道:“找赵琳商量?她那个嫉恶如仇的性子,您还不知道?她要是知道我们使用美人计,只怕头一个反对!”

        李毅哈哈一笑,说道:“办法总会有的。嗯,我们再想想吧。这个美人计,不太好施行,也不太光明正大啊。再议,再议。”

        结束东新区之行,李毅回来之后,去看望江兆南。

        江兆南的身体已无大碍,正在医院的小花园里散步。

        跟李毅聊天之时,江兆南说道:“李毅,我来到江州,你们这里还有一个人物,我是必须要见的啊。”

        李毅想了想,笑道:“您说的是德国的雷奥先生吗?”

        江兆南道:“不错。我曾经跟雷奥先生有过一次会晤,雷奥先生早就有意来华夏大地开设基地工厂,我为了争取他,特意安排了那次见面。”

        说到这里,江兆南摆了摆手,叫陪同的护士离开,和李毅两个人在花园的长椅上坐了下来,说道:“雷奥先生是一个十分有主见和城府的人,他不会因为外界的力量而轻易改变自己的想法和决定。就算我是国家领导人,也未必能影响到他。不管我怎么跟他谈话,他都没有决定要把工厂基地建在大陆。”

        赞许的看了李毅一眼,江兆南微微点头:“但是,李毅,你做到了啊!雷奥先生被你留在了江州!这是一次国家级商务谈判的胜利!要知道,当初有好几个国家都派出了十分强势的谈判阵营,想拉拢雷奥先生,其中以岛国的势头最为猛烈,他们几乎是势在必得啊!呵呵,最终还是我们赢了,赢得光彩,赢得精彩!”

        李毅笑道:“我也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运气好而已。最主要的功劳,还是首长您跟雷奥先生的谈话,让他坚定了对我国投资的信心。那我安排一下,今天晚上,请雷奥先生和您共进晚餐?”

        江兆南道:“可以,你必须出席作陪啊!”

        李毅笑着答应了。

        江兆南道:“你这两天,把江州的工作安排一下,该放的放一下,后天陪我去趟南方省。”

        “是。”李毅说道:“首长,您不再多休息两天了?”

        江兆南道:“我这次出来的时间够长了啊,京城也有一大摊子事情等着我去做呢。”

        李毅当即跟雷奥先生的秘书取得联系,遗憾的是,雷奥先生此时回到了德国的总部,并没有在江州,李毅转达了江首长的雅意,请秘书转告雷奥先生。

        雷奥接到秘书的转告之后,专诚致电江兆南首长,表达了对江首长的谢意,并表示下次来华夏,一定和再次进见江首长。

        林馨要陪首长,下班时间相对较晚。李毅下班后,回到家里,接到张一山打来的电话,询问李毅有没有空。

        李毅问他有什么事情。

        张一山回答道:“叔,我休假回了趟老家,从家里带了点土产,想送给您尝个鲜。你若是在家,我就给您送过去。”

        李毅笑道:“什么好东西啊?太贵重的我可不要。”

        张一山道:“叔,你太瞧得起我们乡下人了,山村里能有什么贵重的东西啊?我们那里又不出钻石,也不出金子。就是一点土产,都是自家土里种的,比城里的好吃。”

        李毅笑道:“那行,我现在在家里,你过来吧。”

        打完电话不过十分钟,门铃就响起来,李毅打开门,看到张一山提着一大袋东西站在门口。

        “你怎么这么快?”李毅讶道:“刚才打电话时,你就到了楼下吧?”

        张一山嘻嘻笑道:“是啊,我怕您不在家,所以先打电话确定一下。”

        李前指着那麻布袋子,问道:“什么东西呢?这么一大袋。”

        张一山笑道:“叔,都是一些时鲜菜果,还有在山里打的野味,都做成了腊肉,你留着慢慢吃。”

        李毅道:“我一个住,这么大袋东西,得吃到什么时候去?留几样就够了,其它的你拿回去分成同事们吃吧。”

        张一山道:“都有了,这就是给您留下来的。”说着,把袋子提了进来,打开来,从里面掏摸出许多腊兔腊肉出来,说道:“叔,这可是正宗的野猪肉,比家猪肉好吃。还有这个,是野鸡,风干的,放几颗辣椒爆炒一下,特别香!”

        李毅道:“这些东西,我也不会做啊。”

        张一山道:“叔,您要是不会做,就喊我过来给您做饭菜。”

        李毅笑道:“你还会做饭菜?”

        张一山道:“这叫什么话啊!我不止会做饭菜,我做出来的饭菜可好吃了,现在小丹就爱吃我做的饭菜,隔一天不吃就没胃口了!”

        李毅笑道:“看不出来啊,你还有这门手艺,改天不当警察了,还可以改行当厨师。”

        张一山道:“那可不行,只要您还在当官,我就得当人民警察——我得保护您啊!”

        李毅哈哈大笑道:“你这张嘴真是会说话。我是甘拜下风了。我要是当一辈子官,你就干一辈子警察?”

        张一山嘻嘻笑道:“当然啊,也不只是做警察啊。叔,托您的福,我现在升官了,已经是副队长了,副科级别!大小也是个官了。”

        李毅脸色一沉,这张一山才来多久啊,就升到副科级别的副队长了?看来这事情多半跟自己有关系。张一山这家伙,逢人就吹牛,说自己跟李书记是叔侄关系,好几次在公开场合,也毫不遮拦的喊李毅为叔。现在的公安局长秦楷又是李毅的人,要提张一山,真是一句话的事情。

        张一山的前世是个什么货色,李毅可是一清二楚,若不是自己宽宏大量,早就将这小子一脚踩到泥里去了。没想到,这一世,这家伙居然借着自己的势,升官升得更快了!

        这是福是祸?

        “一山,你坐下,听我说。”李毅沉声说道。

        张一山笑着应了一声,欠着屁股在李毅身侧坐了下来。

        李毅看着他的眼,看了有两分钟之久,看得张一山有些不好意思了,扭了扭身子,不安的说道:“叔,怎么了?您这么看我,我心里怪瘆得慌。您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我们也不是外人。”

        李毅说道:“一山,你确定当人民警察了?”

        张一山道:“当啊,这可是我的理想。”

        李毅道:“你知道怎么样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人民警察吗?”

        张一山道:“知道。立警为公,执法为民,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李毅道:“你近段的表现,我是十分满意的,几次行动当中,你都表现得很英勇,不愧人民警察这一光荣的称号。但是,我要跟你说,你务必保持下去。”

        说到这里,李毅语气一厉,沉声道:“若有作奸犯科的行为,我李毅头一个不容你,不等党纪国法来惩罚你,我先就把你给剁了!”

        这话说得很重,张一山吓了一跳,赶忙站起来,说道:“叔,我绝对不敢,就算借我几个但子,我也不敢做违法的事情啊。您得相信我。我绝对不敢给您丢脸。”

        李毅道:“我这是给你敲敲边鼓,给你提个醒!没有最好,一旦犯错,就休怪我下手不容情!”

        张一山道:“请叔放一百个心,我张一山也是个知好歹的人,您把我调到江州来工作,又给了我这么多的照顾,还让我当了官,我粉身碎骨报答您都来不及呢,哪里敢给您脸上抹黑啊?”

        李毅道:“你明白就好。正因为你是我身边人,我对你的要求才更高。”

        张一山拍拍胸口,说道:“我懂,我懂,叔,刚才吓死我了,我一直都不懂别人为什么称呼您为虎面书记,刚才我算是弄明白了。”

        李毅道:“我李毅对待自己人,从来不亏待,但是,若是胆敢违法乱纪,我也下手不容情!”

        “叔,我一定勤奋学习,扎实工作,严格遵守和执行公安工作纪律,严格遵守禁令规定,做一名政治合格、思想进步、业务过硬、纪律严明的人民警察!”张一山在李毅面前啪的一个立正,像向党旗宣誓似的大声说道。

        李毅呵呵一笑,满意的点点头,松缓了脸色。

        张一山也松了口气,笑道:“叔,您一个人住呢?还没吃饭吧?”

        李毅道:“吃过了,下午去医院看望首长,陪首长吃了个特护餐。”

        张一山咂嘴弄舌地道:“特护餐啊?那是不是有特护来喂?”

        李毅瞪眼道:“你就没学点好!不时常的敲打敲打,你丫的准会变坏!”

        张一山嘻嘻笑道:“叔,左右无事,我带你出去逛逛吧,我一哥们在江州开了一家酒吧,请我过去捧场,我想啊,叔您是会喝酒的人,请您过去品酒,那是最好不过了。不知道您赏不赏脸?”

        李毅摆手道:“不去。”

        忽然一怔,问道:“你刚才说什么?酒吧?”

        张一山道:“是啊,是酒吧。江州现在就流行开酒吧呢,人民西路那一带,开了好多酒吧了,家家生意火爆。”

        李毅道:“是你哥们开的?”

        张一山搓着手道:“是一发小,这家伙头脑灵泛,在外面混摸滚打,赚了一笔钱,就回来做生意,在人民西路开了一家酒吧。”

        李毅摸着下巴,思索着。

        张一山道:“叔,您赏个脸吧?我可都跟他说好了,说您是我叔,今天是他开业的大喜日子,我说能请到您去喝杯酒的。”

        李毅的思绪从回忆中拉了回来,指着桌上那堆东西道:“你这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看在你面子上,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