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七十八章 一脚踢醒黄粱梦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七十八章 一脚踢醒黄粱梦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道:“警察?当兵的?这不可能啊!澳葡政府军警?”

        上官谨道:“不清楚,脚步已经到了门外,一共有三个人!”

        黄花菜道:“别怕,可能是警察听到了响动或是刚才看到了我吊在窗台上,所以上来看看情况。我去应付就行了。”

        李毅点点头,对钱多道:“快封住易方正的嘴,把他带到里面房间去。”

        易方正听说来了警察,正要高声喊叫,钱多眼疾手快,一手抓住他的下巴,用力一推一拉,就把他的下巴给卸了下来。

        “要想以后还能正常说话,你就给我老实点!”钱多低声说着,扛起易方正进了里屋。

        敲门声响起来,黄花菜过去开门。

        李毅对那四大金刚道:“你们四个,也躲进去!快!”

        四大金刚挺听李毅的话,尾随钱多进了里屋。

        黄花菜打开门,外面果然站着三个军警。他们是接到群众举报,说这屋里有女人要跳楼,所以上来看看,询问黄花菜是不是这里的主人,又问刚才是怎么回事。

        黄花菜笑着告诉他们,自己就是这屋的主人,刚才只是掉了一块毛巾,所以伸手去抓,但结果没有抓到。

        军警走进来,在大厅里四下看了看,向李毅和上官谨问了两句话,又检查李毅等人的相关证件。

        见没有什么可疑之处,军警们准备离开。

        这时里屋忽然传来响声。

        领队的军警指着里屋门,问道:“里面是什么人?”

        黄花菜妩媚的一笑:“是我的情人。”

        军警听了听,见没有动静了,便向门外走去。

        终于送走了军警,黄花菜松了一口气,说道:“澳门的治安很好,巡逻的军警很多,碰到有人报警或是看到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都会上来查看。”

        李毅道:“这一点很好,值得大陆警察学习。内地出警的迅速比较慢,街上巡逻的警察,警惕性也不高。”

        黄花菜问道:“你们还打算在这里待多久?”

        李毅道:“我们会搭最快的飞机离开。对了,你刚才说,你有事情求我帮忙?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黄花菜道:“我没有看错人,你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还没有忘记你我的约定。事情是这样的,我有一个哥哥,两年前到内地做生意,但是他走后,就一直没有他的消息,我想请你帮忙找到他。”

        李毅道:“你哥哥?是澳门本地人吗?”

        黄花菜道:“我们祖籍是岭南省潮汕市的,祖父那一辈遭逢战乱,逃难来到香港,做了一个小渔民,到我父亲那一辈,就出来讨生活,带着我们兄妹来到了澳门,我一直在澳门的赌场里长大的,也一直在这里工作。我哥哥以前也在赌场工作,但他心气高,不甘心只当一个小小的荷官,就跟人去了内陆。”

        李毅问道:“内陆这么大,你哥哥去了哪个省市?”

        黄花菜道:“我只知道他去的第一个城市是滨海市,后来有没有换地方,去了哪里,我就不知道了。”

        李毅道:“把你哥哥的姓名和体貌体征告诉我,最好有他的照片,我看见了也好认识他啊。”

        黄花菜道:“我哥叫黄旭东,比我高五厘米,约有一米七三,人长得很瘦,比我还要瘦,家里人都说他瘦得像条竹竿。相片我有一张,我去拿给你。”

        不一会,黄花菜拿出一张相片来,上面是一张合影,女的是黄花菜,另外一个男的,应该就是她哥了。

        “这相片有好几年了,还是我们十几岁时拍的,相貌虽然有些改变,但依稀还是这个样子,你看到应该就能认出来,我跟我哥长得很像。”黄花菜将相片递给李毅。

        李毅郑重的接过来,说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既然答应你,就一定会去帮你找。但是人海茫茫,两年多他都没有音信,要短时间内找到他肯定会很难,你要有心理准备。”

        “我明白。我拜托你,不管他是生是死,都要给我带个准信回来。”黄花菜说道:“我父亲去年去世了,他离开之前,十分想念我哥。”

        李毅道:“那令堂呢?”

        黄花菜道:“我母亲很早就过世了。是我父亲将我们兄妹俩拉扯长大的。”

        李毅道:“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你的身世这么凄苦。”

        黄花菜道:“没事,我早就习惯了。”

        李毅道:“那你一个人生活?”

        黄花菜点点头:“是啊。如果能找到我哥,那我在这个世界上就不是孤单一人了。”

        李毅道:“我会尽心尽力去帮你寻找的。你留个联系方式给我,我一有消息就告诉你。”

        本次澳门之行,事情进行得如此顺利,多亏了黄花菜的全力配合,李毅很想帮帮这个可怜的女人。

        易方正还是不肯说出那笔钱的下落,或许,他心里还存在着侥幸吧!

        李毅跟任如取得联系,告诉她事情的进展情况,任如十分高兴,向上级请示之后,同意先将易方正押回内地,进行审讯。

        有了李毅的录音,于冰等人涉案已经成了不争的事实,任如跟江南省纪检部门取得联系,迅速出击,控制住了于冰,同时也将易甜甜姐妹两个都给抓了起来,进行分开审问。

        李毅辞别饶若曦,押送易方正返回国内。

        在回江州的飞机上,李毅碰到了苏樱。

        李毅跟苏樱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苏樱见李毅带了这么多的人,问道:“李书记,你这是带团旅游吗?”

        李毅笑道:“算是吧,去了一趟澳门。哎,苏小姐,你哥最近怎么样?”

        苏樱道:“他啊,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整日里闷闷不乐的,无精打采,我看了都觉得心痛,但不管我怎么问,他都不肯告诉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毅道:“哦?难怪近段时间都不见他来向我汇报工作了,以前总会在我面前晃悠的,他不会是谈恋爱了吧?我看他跟赵琳同志走得挺近的。”

        苏樱道:“东新区教育局的赵局长?不可能吧?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我哥谈恋爱倒是有可能。”

        李毅道:“不是赵琳?那会是谁?你是他的妹妹,应该知道一些情况吧?”

        苏樱道:“你认识的,我好姐妹,宋雅!”

        李毅想了半天,才记起来宋雅是谁,笑道:“宋小姐啊?我初来江州,跟她倒是有过数面之缘。她跟你哥好上了?”

        苏樱道:“哪里是好上了啊?我哥那是单相思呢!宋雅向来自视甚高,私下里跟我谈话,说是要找一个白马王子呢!我哥不是她的菜!”

        李毅笑道:“还有这等事情啊,呵呵,这情况太复杂了。”

        苏樱道:“李书记,我先去工作了,下了飞机,咱们再聊。”直起身子,优雅的走开。

        李毅想到赵琳,忽然记起池栩跟自己说过的事情来,东新区的学校真有池栩说的那么不堪吗?

        嗯,很久没有下去检查工作了!

        市里的教育工作虽然不归李毅分管,但在最近的市委工作的小调整里,李毅在市委副书记的分管工作里,分管了文教卫这一块,对市里的教育工作,也算是有些发言权吧!

        事实上,以李毅现在的地位和他在江州说话的分量,不管是不是他分管的工作,他想插手,哪个又敢说半个不字?

        就算是张正贵和游图恩,也要卖李毅的面子啊!何况是其它同志?

        回到江州市里,李毅先将易方正交给了专案组的人。因为广陵市这次涉及到两个亿的大案件,中央下令,成立了专案组,由纪检委、公安、检察院等相关部门组成。

        中央有令,要求专案组尽快破案,将犯罪嫌疑人捉拿归案,追回广陵国库的损失。

        专案组对易方正和于冰等人进行了严厉的审讯,在强大的专政下,于冰首先顶不住,把一切都给招了出来。

        整个事情的谋划者,居然是易方正!

        易方正在澳门赌场工作,虽然是当保安,但每天看着那些豪客一掷千金,心里就痒痒的,看着别人一夜暴富,一夜成名,他也蠢蠢欲动。

        易方正的工资很少,在赌场里玩,随便几把就输光了。

        穷则思变。别人会想各种正途来改善自己的处境,这个易方正倒好,居然打起了广陵国库的主意。

        易方正敢打广陵国库的主意,是因为他有两个好妹妹,这两个妹妹,一个嫁给了财政局长,一个给市长当了情人。

        易方正找到于冰商量此事,两人进行了数次密谋,终于想出了一个万全之策!

        最安全的方法,就是自己不接触钱款,而是找一个替死鬼来帮自己的忙!

        易方正对大姐的情人邱祥峰向来看不惯,邱祥峰利用职务之便,强占了大姐易美美,易方正虽然不忿,但慑于邱祥峰的权力,也只能强自忍下。

        这一次,易方正便把市长邱祥峰当成了这次行动中的替罪羊。

        易方正先带邱祥峰去澳门玩,邱祥是个赌徒,到了澳门那种花花世界,岂有不进赌场的道理?在易方正的怂恿下,邱祥峰越赌越大,最后输光了身上所有的钱。

        易方正为了让邱祥峰深陷泥坑,叫邱祥峰向赌场借高利贷来赌钱。赌钱借钱是要有信誉的,易方正为了让邱祥峰多借钱,便把邱祥峰的真实身份告诉了赌场方面,并且愿意以自己的身家性命做为担保。

        就这样,赌场借了巨额资金给邱祥峰。

        继续赌下去的结果,显然是输,输得大江东去,输得涓滴不剩!

        邱祥峰数了几千万,这才着了慌,连夜逃回了广陵。

        但赌场方面可不是吃素的,没有追加债的本事,怎么敢放这么多钱给你?

        邱祥峰前脚刚回广陵,讨债的人后脚就跟了过来,向邱祥峰威逼利诱,要求他按期归还赌债,不然就要将此事公诸于众。

        邱祥峰身为市长,怎么可能会容许自己的光辉形象受损?只得哀求赌场的打手们,要他们宽限些时日。

        就在他走投无路之际,易方正再次出现,并给他出了一条“绝妙的主意“!

        易方正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能想出什么好主意啊?他怂恿邱祥峰挪用国库的资金,叫他挪用钱财再去赌博,不信赢不回来!

        邱祥峰利欲熏心之下,铤而走险,利用职权之便,在于冰和易甜甜等人的护掩下,挪走了国库里所有的钱,想用这笔巨资到澳门去豪赌一把,连本带利的赢回来!

        狡猾的易方正,派人将自己的亲妹妹——邱祥峰的情人——易美美和她的孩子给绑了活票,以赌场的名义,逼迫邱祥峰交出那笔高达两个亿的巨款!如果不交出来,就要撕票。

        邱祥峰跟易美美虽然是亲人关系,但他对易美美却是十分爱护,而那个孩子更是他的亲生骨肉。

        在亲情和爱情的双屋压制下,邱祥峰再三权衡,最后还是选择了这条不归路!

        他决定要用自己的违纪违法,来换取妻儿的安全。

        易方正是个狡黠的猎人,为了掩人耳目,也为了让邱祥峰之死顺理成章,他故意安排了李毅看到的那一幕——让邱祥峰故意在赌场里闹出大动静来,让世人都知道,邱祥峰在澳门赌博,而且输得很惨!

        这样一来,邱祥峰的死就会变得合情合理。一个贪官赌博之后的自杀,这样的事情在澳门上演过很多回,不值得媒体和公众对这个事情引起过多的注意力。而那笔钱,也会随着邱祥峰的死亡而消去了踪迹,别人肯定会认为,那笔巨款,已经被邱祥峰全部输光了!

        两亿巨款,就会成为无主的钱财,最终成为易方正等人的钱财!

        这个计划真正是完美无缺,如果不出意外,易方正绝对可以成功!

        事实上,他也成功了!若不是复查,他早就逍遥法外,在外国某个地方安居乐业,乐享清福去了。

        可惜的是,他碰到了李毅!

        李毅的插手,让易方正的清秋大梦,变成了黄粱之梦,刚刚进入甜蜜的梦乡,就被李毅狠狠一脚给踢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