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七十七章 杀不得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七十七章 杀不得

    作品:《官路弯弯

        易方正的脸狰狞而丑陋,狞笑声在房间里放肆的飘荡:“你们两个死了,倒也可以做一对亡命鸳鸯,在黄泉路上可以做对伴侣!一个是澳门最出名的荷官,一个是从大陆来的赌客,你们两个死在一起,你们猜猜,世人会怎么看你们?哈哈!”

        李毅还是淡淡的看着易方正,就像看着一个不知大祸临头的可怜虫。

        易方正厉声道:“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要死的人是你,不是我。”

        李毅缓缓说道:“易方正,你死到临头了,还敢这么大言不惭,我真替你悲哀!”

        易方正道:“你马上就要脑袋开花了,由得你口花花吧!来人,把他们丢下去!”

        四个壮汉奔向李毅和黄花菜,两个人来抓李毅,另外两个人去抓黄花菜。

        “住手!”一声娇吒,上官谨从房间里一跃而出,变掌为拳,击在一个保镖的胸口,同时右腿一抬,踢向另一个保镖。

        这些保镖也是会家子,两个人揉身而上,跟上官谨战成一团,三个人拳来脚来,呵哈有声。

        易方正一见有埋伏,而且来的人是会家子,双眼一转,拔腿就往门外跑。

        呯!的一声,易方正一头撞在一个硬东西上,抬头一瞧,只见一个面色黝黑的瘦个子叉腰站在门口,刚才这一撞,敢情就是撞在黑瘦汉子的胸口。

        来人正是钱多,他负责在门外把守。

        “好痛!”易方正摸着头,伸手去推钱多,骂道:“黑炭头,蛮结实啊!跟块石头一般!好狗不挡道,识相的快快滚开!”

        钱多抓住了易方正的手,用力一拗,将易方正的手腕反了过来,用力一推搡。

        “哎唷!”易方正发出一声痛呼,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往后便倒,摔倒在地上,痛得他裂嘴直吸冷气,半晌爬不起来。

        房间里的场面十分混乱,几拔人各自对打,与其同时,另外两个保镖欺近黄花菜。

        黄花菜是个普通女子,不会武功,一手抓起茶几上的一只茶杯,一手拿起茶壶,打向扑过来的两个保镖。

        两个保镖伸手一挡,就将那两个瓷货打落在倒,茶水茶叶洒了他们一身。这两个家伙毫不在意,各自伸手来抓黄花菜的胳膊,牢牢架住了黄花菜,将她抬起来,想从窗户口丢下去。

        黄毛菜吓得尖叫:“救命!”

        此时,正是钱多挡住易方正出路的时候,而上官谨被另外两个保镖缠住脱不开身。

        李毅心想,黄花菜是为了帮自己,她一个弱女子,可不能让她受到伤害,大喊一声:“住手。”人已扑过去,双拳往架住黄花菜的两个保镖身上招呼。

        那两个保镖将黄花菜架到了窗户边,用力要将她丢下去。

        黄花菜的半边身子已经被架到了窗台上,她死死扳住窗台的拦杆。

        这些窗户都是没有防盗窗的,这一扔出去,就会摔在街道上,这里虽然只是五楼,但摔下去不死也会残废!

        李毅一拳击打在其中一个保镖的后背,用力拉住黄花菜的双腿往里面扯,同时大喊道:“你们主子被人打了,还不去帮忙!”想把这两个保镖引开。

        但这两个家伙不理易方正的死活,双双挥拳打向李毅,另外两只手还紧紧拉住了黄花菜。

        李毅往后一退,忘记了手里还扯着黄花菜的两条**呢!双方这么叉开一用力,把黄花菜的裤子给褪了下来。

        黄花菜在家里穿的是一套家居服,裤头很松,李毅这么一拉,那裤子就被拉了下来,露出里面洁白细嫩的大腿,和一条粉红色的小内裤。

        “啊!”黄花菜感觉下身一凉,便失声大叫。

        李毅连声道:“对不起!”

        那两个保镖则色眯眯的看向黄花菜的私处。

        李毅趁机放下黄花菜的双腿,抄起一条椅子,对准一个保镖的脑袋砸了下去,只听哗啦啦一声响,那张不太坚固的木椅子被保镖的硬脑袋顶成了破碎!

        “呃!”那个被砸中的保镖白眼一翻,身子软倒在地上。

        李毅手中握住两条椅子腿,指着另外一个保镖,厉喝道:“识相的就快滚!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那个保镖长着一双三角眼,满脸的横肉,他暴吼一声,往腰间一探,取下来一条三截棍,双手挥舞出各种花样,看得李毅眼花缭乱,口里大叫:“别过来,过来就打死你!”

        “哟,看不出来,还是个会家子啊!”李毅冷笑一声,振起手中双棍,照准他的脑袋就砸。

        保镖运起三截棍往头上挡去,口里还在哇哇大叫:“别逼我杀人啊。我可是李氏三截棍的正宗传人!”

        李毅心想,这人分明就是个花架子,我攻他脑袋,他手中有长武器,只需要攻击我,我就必定要回手自救,他“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这个道理都不懂,还想当保镖混饭吃,迟早是死路一条。

        李毅手里的双棍,噼里啪啦一顿乱打,一棍棍都打在他头上。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保镖扔下三截棍,双手抱住头,跳着双脚,不停的喊救命。

        除恶务尽,李毅才不会给他喘息的机会,双手运棍如飞,指东打西,指腿打手,像下了一顿棍雨一般,把个保镖打得目青脸肿,浑身起包,抱头鼠窜。

        钱多制服住了易方正,和上官谨联手,将那两个保镖打倒在地。

        “毅少,够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钱多喊了一声。

        李毅哈哈一笑,住了手,说道:“原来打架这么爽快,难怪古代的那些侠客们都爱打抱不平呢!钱多,下次再有揍人的机会,一定要让给我。”

        钱多道:“毅少,这些人怎么办?”

        李毅道:“全捆起来!”

        黄花菜的半个身子被放在窗户上,双手死死吊住了窗口,大喊道:“喂,你们快救我啊!”

        李毅见她的裤子还是脱着的,连忙上前将她的裤子拉了上去,把她从窗台上抱了下来,笑道:“黄小姐,没事了,没事了。”

        黄花菜紧张得涕泪四流,紧紧抱住了李毅,心有余悸的道:“吓死我了,吓一点就掉下去摔死了!”

        李毅轻轻拍打黄花菜的后背,说道:“没事了,没事了,对不起,让你受惊吓了。”

        黄花菜道:“我刚才是不是曝光了?”

        李毅心想,这女人就是敏感啊,命都快没有了,还在担心自个走光的事情。

        李毅笑道:“没有,就是裤子掉下来了。”

        黄花菜道:“裤子都掉了,还叫没什么?你是不是看到了?”

        李毅道:“看到了。内裤是粉红色的。”

        黄花菜啊的一声惊叫,双手掩面,往房间里面跑去。

        李毅喊道:“喂!黄小姐。”

        钱多笑道:“不是穿着了内裤吗?怎么这么害羞啊?不会还是雏吧?”

        上官谨瞪眼道:“你们两个,就知道欺负女孩子!人家是女人呢,你以为像你们男的,穿着大裤衩,就可以上街购物啊!”

        李毅走到易方正面前,伸出脚尖踢了踢他,举起手中的录音机,说道:“我们刚才的对话,我全部录了音,你要不要听听?”

        易方正啐出一口血水,说道:“小人!算计我!”

        李毅道:“易方正,你现在知道我是什么人了吧?”

        易方正道:“你不是于冰的人!”

        李毅道:“当然不是。”

        易方正道:“那你是政府的人!”

        李毅道:“不错!你们的事情已经败露了,易方正,你插翅难难了,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顽强抵抗,这条路你是行不通了,因为我手里已经有了你的证据。刚才这段录音里,你把什么都招了,还下令杀人行凶!另一条路,就是跟我们合作,主动招待问题,争取坦白从宽!”

        易方正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看自己那四个像死狗一般趴在地上的保镖,然后擦了擦嘴角的血水,说道:“哼,你别以为这样就可以掌控全局了!你们的目的,不只是为了抓住我们这几个人吧?”

        李毅沉声道:“你不要做傻事!在强大的专政力量面前,你是无路可逃的!”

        易方正重重的呸了一声,说道:“你说得很不错,不过,我反正是死路一条,此生也不抱任何活下去的奢望了。要我跟你们合作,休想!”

        李毅道:“易方正,你年纪轻轻,不要把自己送上绝路!我们党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现在若是选择跟我们合作,我可以替你求情,算你投案自首,对你会从轻发落。你若一味的顽抗到底,到头来只能是死路一条。”

        易方正哈哈大笑道:“哼,我也是老江湖了,你唬不住我——你们不会杀我的!你们不敢杀我!”

        上官谨一拳打过去,正好打在易方正的胸口,易方正痛得弯下腰去。

        上官谨秀眉一横,说道:“李毅,跟这种人还啰嗦什么,直接打个半死,再押回去枪毙得了!”

        “哈哈哈!”易方正仰头大笑,满嘴的血,显得十分的可怕和凄凉。

        上官谨道:“还敢笑,我打死你!”

        李毅喝道:“慢着,杀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