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七十五章 你猜我准备了几只套?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七十五章 你猜我准备了几只套?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等人来到黄花菜家里,这是一套普通的两居室,看样子是租来的。

        赌场荷官的工资虽然不高,但赌客们的打赏却是大头,有些豪客,一掷千金,随手丢给荷官两个筹码,那就是一笔不菲的收入了。

        赌场养活了澳门人,澳门家家户户几乎都有人在赌场工作。

        黄花菜家里并没有外人,收拾得干干净净,阳台上养满了鲜花,姹紫嫣红,煞是养眼。

        李毅一个人进去,叫钱多等人在外面等候。

        黄花菜穿着普通的家居服,褪去了荷官的那份严肃和谨慎,显得随性而自由,请李毅坐下,问道:“贵客找我,有什么事情见问?”

        李毅掏出一叠钱,放在桌面上,说道:“上次在澳门赌场,多亏黄小姐帮忙,这是一点小意思,感谢黄小姐的仗义相助。”

        黄花菜瞄了那堆钱一眼,说道:“这里起码有五万块啊,贵客出手还真是大方。”

        李毅道:“我此来,还想打听一点情况,不知道黄小姐见没见过这个人?”说着,掏出一张相片,放在黄花菜眼前。

        黄花菜拿起来,仔细端详了一阵,说道:“这人我认识,名叫易方正,是从大陆来的,他以前是我们赌场的保安部的员工。”

        李毅哦了一声:“他好赌吗?”

        黄花菜道:“赌!每个月发的工资,基本上全用来赌了。”

        李毅道:“黄小姐刚才说他以前是保安,现在不做了吗?”

        黄花菜道:“前两天刚辞的职。”

        李毅道:“黄小姐还知道他的一些情况吗?”

        黄花菜道:“他还留在澳门,听说他发财了,现在是有钱人,正跟人准备在澳门开一家地下小赌场,还想请我去为他工作,开出来的工资比我现在还高,但是我拒绝了。”

        李毅点头道:“我知道黄小姐并不靠工资收入,自然不会在乎他那点小钱。”

        黄花菜笑道:“不错,我现在有很多固定的客人,他们来澳门,都会找我,每次的赏钱都是十分可观的。更主要的是,澳门马上就要回归,中央政府收回后,肯定会规范澳门的博彩市场,那个时候,地下小赌场只怕生存艰难。”

        李毅道:“没想到黄小姐对国家形势也有研究啊!令人敬佩。”

        黄花菜道:“我若是没有猜错,您应该是内地政府的人吧?”

        李毅上下看了看自己身上,问道:“我身上有什么标志不成?”

        黄花菜笑道:“没有。可能是我见人见得多了,有一种感觉,坐在对面的客人,只要我看一眼,大致就可以看出他的来历。十之**会蒙对。”

        李毅道:“你又蒙对了一次,我的确是政府的人,这次前来澳门,是为了调查一件事情。”

        黄花菜道:“易方正一夜暴富,我就知道他的钱肯定来历不明,你就是来查他的吧?”

        李毅不得不对她刮目相看,点头笑道:“黄小姐还记得上次那个邱祥峰吗?”

        黄花菜道:“记得,他是易方正介绍给我的,还要求我帮邱先生输钱。”

        李毅沉吟道:“黄小姐,你是个聪明人,你可否知道,邱祥峰为什么要输这么多钱吗?”

        黄花菜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并不清楚。我只是一个荷官。”

        李毅道:“邱祥峰欠赌场一笔巨债,却还不上,赌场绑了他的情人和私生子,要他带钱来赎,他输掉的那笔钱,就是欠赌场的钱。”

        黄花菜道:“我觉得不会这么简单。如果只是欠赌场的钱,直接还给赌场,马上就可以带人离开,不会这么波折。这种赌钱赌输的人,每天都有,邱先生并不是第一个。而且,邱先生能从赌场方向借走巨额赌资,可见他的信用是很高,要么就是有人担保,不然赌场不会冒险借给他这么多的钱。”

        这是一个疑点!李毅心想,黄花菜说得不错,赌场开门做生意,只是为了赚钱,客人既然能筹到钱来,赌场方向没有理由再这么折磨人啊!

        澳门虽然龙蛇混杂,但治安环境却一直都很好,赌场也需要维持声誉和信誉。这些赌场比任何人都要痛恨黑社会、小偷、老千等江湖人士。每个赌客进门,都要经过严格的安检,这道程序,丝毫不亚于进机场的安检!

        赌场讲究的是生财,最怕的就是有人闹事。如果某家赌场,天天有古惑仔闹事打架,小偷横行,老千成堆,谁还敢带巨资到里面去赌博呢?

        黄花菜的话,李毅深信不疑。

        “那么,黄小姐知不知道,邱祥峰为什么要这么输钱呢?这种玩法,我从来都没有见过。”李毅问道。

        黄花菜道:“我在赌场工作这么久,也是头一回遇到。真是古怪。”

        李毅问道:“易方正跟你说过什么话?我是指邱祥峰出事的时候。”

        黄花菜想了想,说道:“没说什么特别的话,就是叫我帮邱先生一个忙,只要不开大就行了。这对我来说,并不难做到。这不是什么千术,而是我们的职业水平,熟能生巧。”

        李毅道:“你当时不觉得奇怪吗?就没有询问过他?”

        黄花菜道:“我问过了,他没有说为什么,只是给了我一笔佣金。”

        李毅道:“黄小姐,我还想请你做个忙。”

        黄花菜道:“我很乐意跟政府合作,这是我的荣幸。”

        李毅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我想请你帮忙,把易方正约出来。”

        黄花菜道:“你们会对他做什么?”

        李毅沉声道:“我想跟他聊聊,也许,会把他抓起来。他涉嫌杀害邱祥峰!”

        黄花菜道:“邱先生不是跳楼死的吗?法医都已经给出结果了啊。”

        李毅道:“邱祥峰是被人逼着跳楼的!他的死存在太多的疑问。我现在负责这单CASE,不得不请黄小姐帮忙,事成之后,我们还会有重谢。”

        黄花菜道:“什么时候?”

        李毅道:“现在可以吗?”

        黄花菜道:“我试试,他来不来我可不敢打包票。”

        李毅道:“多谢黄小姐。”

        黄花菜给易方正打去电话,电话通了,但对方并没有接。

        黄花菜道:“他可能正在赌博。他发迹之后,每天的事情就是赌。他的手气很好,听说已经赢了两百多万。有好几个赌场,都把他列入了黑名单。”

        李毅道:“一碰到赢钱的人,都列入黑名单?赌场的手段也太不光明正大了吧?”

        黄花菜道:“黑名单只是赌场的一种监视手段,意味着这些人可能存在出老千或是耍花样的嫌疑。如果有证据的话,那就不是监视这么简单,早就抓起来切断手了。”

        李毅见她一个女人,说这番血腥味十足的话,说得这么平淡如水,就像在谈论化妆品似的随意和轻松,不由得暗自心惊,心想澳门赌场的水,的确很深啊!

        黄花菜说道:“只要经过一段时间的监视和观察,证明他的确没有出老千,而是靠本事和运气赢得的钱,赌场方面自然会把他从黑名单上除名。这么大的赌场,并不在乎这么一点小钱。赌博,就有输有赢,总要有人赢钱出去嘛,不然,谁还会进来输钱呢?”

        李毅道:“黄小姐深谙此道,令人敬佩。”

        说着话,黄花菜的电话响了起来,黄花菜抓起电话,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说道:“是他。”

        李毅点点头,示意她接听。

        “Hello,易先生,哦,现在应该称呼易老板了。”黄花菜微笑道:“我是黄花菜。”

        “黄小姐,我知道是你,怎么样?考虑好了没有?要不要过来跟我啊?我这个人现在正是红运当头哦,你瞧瞧,我刚刚又赢了三十几万呢!”易方正那边传来一阵响亮的筹码声音。

        黄花菜道:“关于这件事情,我认真的考虑过了,想跟易老板当面详谈。不知道易老板有没有时间?我想在家里请你喝杯咖啡。”

        “喝咖啡?在你家里?”易方正哈哈大笑道:“我很有兴趣啊,什么时候?”

        黄花菜道:“就现在吧,我已经磨好了咖啡豆,等候易老板大驾光临。”

        “哦?黄小姐,看来你是真的想通了啊?呵呵。”易方正道:“我不会亏待你的。”

        黄花菜道:“你给我的工资这么低,还说不亏待我?我现在得的赏钱,都要比你开的工资高,你那边是新场子,我过去没有熟客,能得到几个赏钱啊?”

        “黄小姐,你可以把你那边的熟客都带到我们的新场子里来啊!”易方正笑道:“我会给你提成的!”

        黄花菜道:“这个嘛,等你过来,我们再详谈。”

        易方正道:“黄小姐,我听说你一个人住,还没有找男朋友吧?我过去方便吗?”

        黄花菜妩媚的一笑,反问道:“你说呢?要不去你那里?”

        易方正全身骨头都要酥了:“就去你那里,我那里不方便。黄小姐,要不要我多带几只避孕套啊?”

        黄花菜不置可否的道:“就这样吧,我在家里等你。”

        李毅就坐在她身边,虽然只听到她这边的声音,但却大致可以猜测到对方说的话,不由得轻轻点头,这个黄花菜的语言能力和交际手段不一般哪!能在社会上混得开的人,不管在哪个领域,看来都不是一般的人物啊!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贵客,他答应来了。”黄花菜笑道。

        李毅道:“黄小姐好手段。”

        黄花菜淡淡一笑,说道:“男人嘛,都好色,只要哄上两句,没有哪个能把持得住的。”

        李毅摸了一下鼻子,好不尴尬。她这一棍子,可打死了一大片啊!

        李毅轻咳一声,把钱多和上官谨喊了进来,吩咐道:“易方正很快就会到来,你们两个,钱多埋伏在门外,小谨,你躲在屋里。听我的命令行事,我只要一喊拿下,你们就把他抓住!这个人至关重要,千万不可让他逃脱了!”

        李毅点头道:“毅少,你就放心吧!管教他插翅难飞!”

        黄花菜道:“贵客,你们这就要抓他?”

        李毅道:“我会先跟他谈谈。”

        黄花菜道:“那我?”

        李毅道:“黄小姐,你若是害怕,你可以躲起来,他进门后,就由我跟他对质。你放心,我们不会害你的。”

        黄花菜道:“我肯帮助你们,就不怕受到连累。但我有一个请求,你们不是政府的人吗?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

        李毅道:“哦?什么忙?黄小姐说来听听。”

        黄花菜道:“现在不急,等你们把易方正抓到了再说不迟。”

        李毅笑道:“黄小姐是个会做生意的人。”

        安排妥当,李毅大马金刀往沙发上一坐,点燃了一颗烟,缓缓吸着。

        澳门不大,黄花菜的住处离赌场并不远,十几分钟后,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李毅对黄花菜点头示意。

        黄花菜微微点头,起身去开门。

        易方正闪身进来,哈哈大笑道:“黄花菜,你猜我准备了几只避孕套?我今天要让你见识到什么才是真正的男人!一夜七次郎算什么啊!咱随便都能做上十次八次的!”

        黄花菜道:“易老板,你真是精力旺盛啊!你猜我准备了几个套?”

        易方正道:“我猜……这人是谁?”满含敌意的看向端正不动的李毅。

        黄花菜笑道:“这位嘛,是我的朋友。”

        易方正道:“哦——真是想不到,黄小姐居然喜欢玩3P啊!哈哈,同道中人啊!我无所谓啊,兄弟,你要上边还是要下边呢?”

        大声笑着,易方正走过来,轻佻的伸手去摸黄花菜的翘臀,同时斜瞥了李毅一眼。

        李毅沉声道:“易方正,你好逍遥啊!”

        易方正讶道:“你认识我?”

        李毅道:“何止是认识啊!于局长叫我带个话给你,问你那笔钱是否安好!”

        易方正脸色瞬息万变,仔细端详李毅两眼,一把推开黄花菜,冷笑道:“兄弟,面生得紧啊!”

        李毅道:“面不面生不打紧,只要你还记得于局长就行!”

        易方正一双绿豆小眼,贼溜溜的乱转,也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