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七十三章 浮屠不三宿桑下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七十三章 浮屠不三宿桑下

    作品:《官路弯弯

        澳门,大三巴。

        大三巴不同于中国传统牌坊,作为教堂的前壁,它的墙面上刻满了圣经故事,精美的浮雕让整座建筑物笼罩着浓重的宗教意味。

        李毅来到澳门时,正是雨季,天空灰得有些压抑,使原本就挺拔的牌坊看上去更加高大,气势恢宏,仰头一看,像个顶天立地的巨人。

        牌坊前的广场上聚集着不少白鸽,见着人一点也不害怕,不时扑楞着翅膀,从行人身边低飞而过。

        也许是已经矗立了三百多年的缘故,大三巴牌坊好像一个见惯了大场面的老人,安静地立在一旁,任凭脚下的世间独自纷争喧嚣。

        白天的澳门,是懒散安逸的模样,四处的街道,冷冷清清的。

        澳门人喜欢昼伏夜出,把宁静的时光和街道,让给了前来观光的游人。

        欧洲风格的路灯两侧,用篮子挂着婀娜的藤萝,随风摇曳生姿。

        路的两边是参差的小楼,一律是淡雅素净的颜色:粉绿、淡紫、奶黄,带着小小的尖顶,典型的葡萄牙建筑。

        李毅和饶若曦坐在大三巴下面的石柱上谈论着,钱多和上官谨则在不远处警戒。

        李毅此来澳门,只带了钱多和上官谨两个人。

        现在的澳门,形势较之去年,更加的严峻。

        都说黎明前的夜晚,是最黑暗的,回归前的澳门,也是最复杂和动乱的。

        一国两制,社会.主义,执政党,这些东西对葡政府统治的澳门人意味着什么?他们并不知道,有人期冀,有人害怕,有人欢迎,有人反对。

        而以米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又岂会甘心让华夏政府如此顺利的回收澳门?

        澳门本就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场地,此刻更是凌乱,各方势力齐聚一堂,风云激荡。

        李毅的身份又很特殊,米国特工已经侦察出他的官员身份,也怀疑他跟瓦雅格号有关系,很可能还会对他采取极端行动。

        来之前,江兆南就一再叮嘱李毅,此行之凶险,要李毅多加小心。

        所以,李毅只带了钱多和上官谨两个人,悄悄来到了澳门。

        来到澳门外,李毅跟饶若曦取得了联系,约在大三巴见面。这里游人众多,地势开阔,不会太过惹人注目。

        “老板,好久不见,你变瘦了。”饶若曦看着李毅,说道。

        李毅摸了摸自己的脸,嘿嘿一笑:“是吗?这段时间东颠西跑,太忙了。来到澳门,正好可以休息一下了。”

        饶若曦道:“老板,小荷小藕两姐妹,都很想你呢,还吵着要去江州看你。”

        李毅轻轻碰了她的肩膀一下,说道:“你呢?有没有想我?”

        饶若曦羞涩的低下头:“老板,你明知故问嘛!”

        李毅道:“饶秘书,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想找你证实。”

        饶若曦道:“什么事?”

        李毅沉吟一会,说道:“何静殊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饶若曦一阵心虚,没有做声。

        李毅道:“我见过她了,她跟我说的话,跟你对我说的话,完全不一样。你说我该信谁呢?”

        饶若曦:“老板,你想信谁就信谁呗!你要是觉得我不可信任了,你大可开除我。”

        李毅蹙眉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我以为我们已经是好朋友了呢!怎么?你现在想走了吗?我从来就没有强迫过你什么,你要走,随时都可以走!我李毅绝对不会难为你!”

        饶若曦扭了扭身子,说道:“我几时说过我要走了?分明是你在赶我走嘛!”

        李毅道:“你刚才叫我开除你啊!我又几时说过要开除你的话?你这不是在逼宫吗?”

        饶若曦道:“可是,你分明就是不信任我,我既然得不到老板的信任了,再留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李毅道:“我若是不信任你,像这么机密重大的任务,我会交给你来处理吗?饶秘书,你越来越不讲道理了。”

        饶若曦道:“对,我就是不讲道理。你去跟何静殊讲道理吧!反正你跟她的关系不寻常,你叫她来代替我的位置就好了!”

        李毅微微一笑:“你这是在吃醋吗?”

        饶若曦道:“不敢。我是你什么人啊,哪里敢吃你的醋!”

        李毅道:“那你跟我说说,何静殊到底是怎么回事?”

        饶若曦忽然受了很大委屈似的,伸手抹了抹眼睛,说道:“你还相信我说的话吗?”

        李毅道:“只要说得对,我就相信。”

        饶若曦道:“你叫何静殊到京城找我,让我帮她找到郑克诚,然后开一家网络公司。”

        李毅点点头:“这是我的吩咐。”

        饶若曦道:“何小姐问我跟你是什么关系,我心想她既然是你安排来的人,必定是可以信任的,但还是多留了一个心眼,没有说你是我的老板,只说你是我的好朋友。但何小姐很聪明,似乎觉察到什么了,直接问我是不是跟你有那层关系。我说没有。她就在我面前显摆,说她跟你怎么怎么样好,说她已经知道你就是幕后大老板,要我喊她老板娘。还说,迟早有一天,她会代替我现在的位置。”

        李毅道:“她真的说过这种话?”

        饶若曦道:“当然说过,我诽谤她做什么?你不信可以去问她,不过,就算你去问她,她也不肯承认的。我还以为,你叫她来京城,就是为了代替我的位置呢!”

        李毅顿时一个头两个大,这女人之间勾心斗角,比起男人来,更加阴险复杂呢!这个何静殊,也不简单咧!仔细回想,可不就是这样吗?自己跟郭小玲的关系,何静殊是明白的,而她又是郭小玲的闺蜜,但是她仍然敢跟自己发生这样的亲密关系!

        这就很说明问题了。

        一直以来,李毅都觉是自己引诱了何静殊,但回头想想,何尝不是她引诱了自己呢?

        色字头上一把刀!爷爷一再叮嘱自己,行走官场,一定要小心女人,小心女人。但自己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惹上情祸!

        何静殊是个有野心的女人啊!在李毅和何静殊之间,谁玩了谁,还不好定论呢!一个连自己闺蜜都可以背叛的女人,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都是十分可怕的。

        李毅一念及此,心头不由得生出一丝厌恶之心。

        饶若曦道:“她都是你的情人了,我却只是你的一个工人,我能拿她怎么办啊?”

        李毅道:“那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饶若曦道:“我告诉你你会相信我说的话吗?今天若不是你逼我,我才懒得说呢!她可是你的枕边人!”

        李毅尴尬的笑道:“什么啊!也就是那么回事,谈不上情人。”

        饶若曦道:“老板,我这个人看人的本事很强,感觉也很准,我觉得这个何小姐不太正经,留在你身边,是个祸害,于是就想到了那个主意,在你面前诋毁她,想让你把她给忘了。谁知道你还是去找了她。她都那样了,你还能跟她见面,可见你心里还是有她的。”

        李毅道:“是她约的我,我本不想去,但又心存疑虑,所以就……”

        饶若曦道:“所以你就怀疑我了?不错,我是说谎了,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李毅邪恶的一笑:“我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饶若曦发现自己的话里有语病,但又不甘示弱,张了张口,欲言又止,见李毅色眯眯的看着自己,便抬起头,挺起胸,说道:“对啊,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李毅看了看她饱满坚挺的胸脯,再看看她娇嫩如花的容颜,不由得伸出手去,轻轻抚摸她的脸。

        饶若曦羞涩的将头一偏,躲过李毅的手,红着脸道:“老板,你对每个女人都这么多情吗?”

        李毅收回了手,说道:“不是。我只对我喜欢的人才这么做。”

        饶若曦轻拂秀发,甜蜜的一笑,问道:“老板,你这次来澳门,是专程来休息的吗?怎么不带你夫人一起来呢?”

        说到正事,李毅收起轻浮之心,说道:“我此来澳来,有一桩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办。你帮我约一个黄花菜小姐,我有事情问她。”

        饶若曦道:“黄小姐?她晚上七点才上班,此刻应该还在睡觉吧。老板,航母正在顺利的驶回来,帕雅公主已经跟我说起过几次了,问我赌场的筹备情况呢!”

        李毅讶道:“帕雅还在澳门吗?”

        饶若曦道:“她回泰国了,但隔三差五的就会打电话来询问。她是主要股东之一啊,我每次都是回答说正在紧张的筹备当中。”

        李毅道:“看来她对开赌场很有信心和兴趣啊!”

        饶若曦道:“她说这是她成年以来,做的第一笔投资,一定要好好经营,用第一年赚的钱,买一份礼物送给她的父王。老板,我一直在担心,到时船回了国内,我们怎么向她交待呢?她可是泰王室的公主!她要是追究起来,怎么办?”

        忽然,钱多迅速的跑了过来,低声说道:“毅少,发现有人跟踪。他们带了偷拍设备。”

        李毅俊眉一轩,沉声说道:“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