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七十章 阳奉阴违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七十章 阳奉阴违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听到任如会下来,便自心头暗惊,心想纪检委向来是独立办案的,这次怎么由江兆南同志来查案?而且指派的是自己这个不在纪检委工作的外人?

        是因为广陵纪检委不值得信任?还是别有原因?

        如果真是什么大案要案,为什么只派任如下来?任如虽然升官了,但现在还只是八室五处一科的科长,就算是八室里面,值得信赖的比任如官职高的人也有很多啊!

        江兆南看出李毅的疑惑,微微一笑,说道:“你不必惊讶,我也是临时接到徐书记的电话。他得知我在广陵,就叫我做这个主了。怎么?我说的话不算数?要不要请徐良益同志亲自给你打个电话?”

        李毅笑道:“首长说笑了。我就是一个兵,首长叫我去砍人头,我也得去执行啊!”

        江兆南哈哈一笑,随即脸容一整,说道:“李毅,这次的任务,跟砍人头比起来,并没有多大的区别啊!”

        李毅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起来,肃然问道:“首长,到底是什么事情?你总要透露一点消息给我吧?”

        江兆南道:“徐良益同志对你十分信任啊!一听我说你在这里,就指定你为最佳行动的人选。你先说说你的猜测吧!”

        李毅想了想,说道:“可以想见,这次任务需要秘密进行,不然,徐书记也不会用我这着棋的。但徐书记又派了任如同志下来,肯定不会单纯的出于我和她曾经是亲密战友这么简单的考虑。我猜测这次的涉案人员里,有女性官员。任如同志职务低,露面的机会比较少,广陵官场认识她的人应该很少,这也可以保证行动的隐秘性。”

        江兆南眼露赞许之意,说道:“不错,徐良益同志果然没有看错人。事情跟你设想的基本差不多。”

        李毅道:“我知道邱祥峰有一个情妇,但这个情妇并非官门中人啊。”

        江兆南道:“邱祥峰的案子,没这么简单,情妇只是别人拿出来摆到明面上来迷惑人的表面文章罢了。”

        李毅道:“真实情况如何呢?”

        江兆南瞪眼道:“若是知道真相了,还用得着你这匹黑马去查?”

        李毅道:“总有些蛛丝马迹吧?不然,上面也不会再次彻查此事。”

        江兆南道:“具体的事情,你等任如同志来跟你说吧!她明天上午就到,她会来找你的。我们明天早上就走。李毅,从明天起,你就要以国家企业改革办主任的身份暂留广陵市,任如同志归你指挥。”

        李毅应道:“保证完成任务!”

        江兆南满意的点点头:“我相信你。保密纪律想必你也明白,就算是林馨,你也不可以透露。她我会带走,你放心在广陵施为吧,夫妻团娶的日子还很长远呢。”

        李毅道:“首长,你把我李毅看成什么人了。”

        江兆南道:“什么人?性情中人!血肉之人!你也只是一个普通男人!有对家庭和妻子的需求!”

        李毅道:“首长真是我的知己。”

        江兆南道:“别整那些没有营养的,尽快完成任务,我等你去南方省!制碱厂改革方案的出炉,让我更加坚信,给你企改办主任的职务,是给对了!”

        李毅道:“首长,我的主业还是在江州啊!那边离不开我,我不能离开太长时间。”

        江兆南道:“可以电话指挥和遥控嘛!现在是信息化时代了!你未必比我这个当国家总。理的还要忙乎吧?李毅,你要记住,一个人再厉害,那也只是将!真正的帅才,是坐在中军帐里,进行指挥的!你现在缺乏的,就是这种观念和经验。不要老想着事事亲历亲为,要相信你的同志和战友,放心大胆的把事情交给他们去做。或许,他们会给你带来惊喜的!就算我大胆的启用你一样!”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一直以来,李毅都活得累,现在想想,的确是因为自己过于抓紧了,凡事都想着自己去做,这样的结果,事情固然做好了,但身体也会累垮的。

        学会放手,这是人生处世的经典之谈啊!

        我们从小学会的就是抓紧两个字,抓紧时间学习,抓紧时间赚钱!甚至连人生中最美妙的恋爱,也要抓紧谈完,然后抓紧结婚、生子。

        我们自以为是自己命运的主宰,却不知道,我们恰如那拉磨的驴子,一切都按照一定的轨道在前进,在前进中将我们的生命、热情、青春、热血、理想,一点点的消耗殆尽,直到老去,然后用无形的鞭子,催促着自己的子孙后代继续自己经历过的一切,拉着看不见的巨磨,前进,前进!

        也许只有真正经历过大事,遭受过各种困境折磨的人,才能学会放手两个字的含义吧?

        听着江兆南像长辈一般的叮嘱,李毅忽然间学到了很多东西。

        江兆南语重心长的说道:“一个乡镇,一个县,一个市,都不是很大,你当主官,可以有时间和精力去亲历亲为。可是,有朝一日,你当上了省领导、中央首长,你怎么办?那么大的地盘,每天有多少事情等着你去处理?你还用休息吗?你分身乏术啊!所以,我们要学会遥控!”

        李毅发现,江兆南的这个遥控理论,跟爷爷说的很多话,道理是一样的。

        李老爷子教给他的,是要学会谋划,要做到胸中有丘壑。李老爷子一再强调去京城当官的重要性。因为京城是政治、文化、经济的中心,在这里,可以遥控全国各地!

        这是一种高深的政治智慧啊!

        林馨得知李毅要暂留广陵的消息后,并没有多么的儿女情长,在林馨来说,她永远都会支持李毅的一切!

        第二天早上,江兆南一行就离开了广陵,返回江州。

        江兆南的身体,比李毅想象中的还要差上一些,一到江州,就住院了。

        任如是孤身前来的。

        李毅见到任如,两个人紧紧握手,互道离情。

        “任如同志,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快给我说说情况。”

        李毅还是住在宾馆的房间里,请任如坐下来,便迫不及待的问道。

        任如道:“李主任,事情有些棘手,对手很狡猾啊!隐藏得很深!”

        李毅道:“到底是查什么人啊?”

        任如道:“邱祥峰的案子,本来已经完结,但是最近,我们接到新的可靠消息,邱祥峰之死,另有隐情!邱祥峰不是自杀的,而是他杀!”

        李毅道:“可是,我的人亲眼看到他独自上楼,然后就从楼上掉下来摔死了。而楼上只有他为之赌命的情妇和私生子啊!”

        任如道:“他那个情妇就是害死他的人!”

        李毅道:“是她谋划杀死了邱祥峰?”

        任如道:“我们估计,她只是一个具体的执行人,至于幕后的谋划人,肯定另有他人!”

        李毅道:“何人?”

        任如道:“广陵市财政局长于冰!”

        李毅道:“财政局长于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任如道:“我们现在掌握的情况也只有这么多。而且这一切还只是举报人的一面之词。但徐书记的直觉告诉他,这里面肯定另有隐情,所以才叫我下来,协助你进行秘密调查取证。”

        李毅道:“不不不,咱们这个主次得分清了,我虽然官职比你高,但现在你才是正经的纪检委同志,我协助你工作和完成任务。”

        任如笑道:“李主任,你是我的老上级,级别也比我高,我反正是一切行动听指挥。”

        李毅道:“你这分明就是撂挑子!这没头没脑的,我们从何查起啊?还得暗查!哪有这么简单啊!哎呀,徐书记这是给我们出了一道难题啊。”

        任如忽然大笑。

        李毅道:“何故发笑?”

        任如道:“徐书记早就料到你会这么说,他叫我转告你:不是难题,我还不找你呢!”

        李毅笑道:“徐书记真是这么说的?”

        任如道:“当然啊,我还敢假传圣旨不成?”

        李毅道:“哎呀,不错啊,看来我可不能辜负了徐书记对咱的信任啊!”

        任如看着斗志高昂的李毅,心想徐书记真是料事如神啊,连这一步都算计好了,就知道李毅受不了激和夸,只要一激一夸,就能随便使动李毅了。

        任如道:“李主任,请你安排工作吧!”

        李毅道:“还没有其它可疑人物?”

        任如道:“目前尚不清楚!”

        李毅道:“既然如此,任如同志,请你监视那个于冰,看看能不能找出突破口来。

        任如道:“是!李主任,我在广陵是完全陌生的脸孔,要查于冰应该不会引起怀疑。”

        两个人商量了一阵,便各自行动。

        李毅来到制碱厂,督办各项工作的进展。

        临近中午,李毅接到薛雪的电话:“李毅,杨书记虽然答应给我们钱了,但是市财政局的人并不给钱啊!我去叫他们打钱到制碱厂企改办的专门账户上,结果人家说财政没有钱!这不是涮人吗?”

        李毅听了,却浮起一抹微笑,心想机会来了,正好睡觉呢,马上就有人送枕头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