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五十八章 斯人已逝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五十八章 斯人已逝

    作品:《官路弯弯

        现场听到江兆南话的人,心里都在想,这个黄秋艳是什么人物?

        听这名字,应该是个女人,她跟江兆南是什么关系呢?江兆南到这里来,莫非就是为了见这女人一面?

        男人问起女人,总会让人浮起联翩。就算是像江兆南这样优秀出众的首长,一样会引起别人的猜测。

        世人或许对这些大人物的情感更有兴趣吧?就好像明星的八卦新闻一样,总被人们争相流传。

        大家的猜测只能放在心里,在江兆南面前,大家都装作什么不感兴趣的样子,笑眯眯的看着。

        江兆南并不理会大家的猜忌,一边向前面走,继续参观那些老旧的生产车间。

        “怎么都是停产状态?”江兆南随口问道:“今天不会是休假吧?”

        路厂长安排人去查那个叫做黄秋艳的女职工,仍旧跟在江兆南一行人身后。闻言不敢擅自应答,拿眼去看杨文天。

        杨文天蹙眉道:“路厂长,你没听到江首长的话吗?这些生产线怎么都是停产状态啊?快快如实回答!”

        路厂长心想,这可你要我如实回答的,那我可就说了!便道:“首长,我们制碱厂这两年产品严重积压,库存的都卖不出去,实在没有能力继续生产。”

        江兆南道:“库存很多吗?”

        路厂长道:“现在金融危机,纯碱和氯化铵价格低迷,卖出去也是亏本,市场的需求也低迷,我们的库存越积越多了。这样下去,我们厂无力发展。只能等着这金融风暴过后,看市场会不会复苏。”

        江兆南道:“这才几年时间,制碱厂就到这步田地了?”

        路厂长一愣,说道:“首长也知道我们制碱厂?”

        江兆南道:“我以前来过,那时这个厂子很红火,一千多职工,整个厂子里到处都是欢声笑语,下班之后,厂门口全是骑自行车的职工。那个景象很是壮观,也很热闹,我至今难忘啊!”

        路厂长笑道:“那起码是五年之前的事情了。这几年厂子一直在走下坡路,很多年轻的有门路的职工都自谋出路了。现在沿海城市发展很快,对熟练工人的需求量很大。我们厂里的工人出去之后都很吃香,容易找到工作。”

        江兆南道:“厂里现在还有多少工人?”

        路厂长道:“还有八百多人。但真正来上班的还不到一半了,很多人都是长期休假在家,同志们不愿意去远方工作,厂里又没有工开,只能领着基本工资,在家里待着,等着上班的日子。”

        吴东方听到这里,严厉的瞪了杨文天一眼,那眼神似乎在警告杨文天:这叫什么事啊!这不是把广陵制碱厂的丑全说出来了吗?这个路厂长怎么一点都不上路啊!这可是中央来的首长,你怎么跟街边老头唠嗑一般,把自家的家长里短全捅了出来?

        杨文天明白吴东方生气的原因,心里也是苦笑不已。他也没有料到,这个路厂长这么鸡婆,这么没轻没重,没遮没拦!

        江南省委和广陵市委一干人等,个个都觉得脸上无光。

        当着江兆南的面,谁也不敢去阻止那个路厂长继续曝丑。

        江兆南伸手抚摸着冰冷的机器,微微叹息一声,说道:“你是现任厂长?”

        路厂长道:“首长,我叫路为民,当制碱厂的厂长三年了。”

        江兆南道:“你对制碱厂的改革和改制,有什么想法?”

        路为民道:“这企业的改革改制,是市领导们的事情,我们做具体事情的,只要按照市里的要求去做就行了。”

        江兆南道:“此言差矣,你是这个厂的厂长,你对这个厂的改革和改制,最有发言权力!工厂职工们对企业的出路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

        路为民道:“这个,大家都只知道本本分分的上班,对企业改革这样的大事,还真没有什么人上过心。工人们的文化水平都有限,大多数只是初中毕业,还有少数高中生,大学生都很少啊。平常写个报告都要找人代笔呢,哪里还能想出什么出路来啊!要是真有那个本事,早就到外面混去了!谁还留在这厂里等死啊!”

        杨文天脸色大变,这个路为民啊路为民,你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

        江兆南却是微微一笑,说道:“路为民同志,你很纯朴啊!很对我的胃口。这样很好嘛,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这才是好同志啊!看来这次突然检查,没有白来啊!让我看到了国有企业最真实的一面!”

        薛雪满脸的忧色,她是市长,市里的企业改革由她来负责,现在看到下面的企业经营状况如此之糟,不由得忧心忡忡。

        路为民却越说越入戏,把厂里的窘境全部说了出来。

        中央电视台和省电视台的摄制小组全程跟踪拍摄,把这一切真实的记录了下来。

        广陵市里的领导人一个个都是惨淡着面容,听着路为民介绍制碱厂的情况。

        制碱厂的几个大型生产车间,只有一个车间还在开工。

        江兆南在里面转了转,跟工人们亲切的交谈,询问大家的身体状况,收入情况。

        从车间出来,路为民请领导们去办公楼休息奉茶,江兆南说道:“不必休息了。去职工宿舍看看吧!同志们现在生活艰苦啊!我去慰问一下。”

        杨文天赶紧把市委办的工作人员喊过来,低声吩咐道:“准备现金!赶紧!”

        制碱厂的职工宿舍离厂里比较远,必须开车前去。

        临上车时,制碱厂人事部的主任跑了过来,激动的说道:“报告首长,我们找到黄秋艳同志的下落了。”

        十年人事几翻新,制碱厂这些年领导层的人事变化很多,这些厂领导不认识一个普通员工,也是情有可原的。

        江兆南正要上车,闻言站定了,问道:“她还在厂里工作吗?”

        “首长,黄秋艳同志三年前就病故了。”人事部主任说道。

        李毅看到,江兆南听到这个消息时,身子明显一摇。

        “病故了?”江兆南的双眉猛然揪紧了,说道:“她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首长,我查过了,黄秋艳同志只有一个妹妹,嫁到了外省。她家里无父母,无子女。当初出殡送葬,都是厂里包办的。”

        江兆南的眼睛更加收紧,两侧深深的鱼尾纹像刀刻斧凿一般凸出。

        李毅感觉得到,江兆南此刻的心情十分复杂和激动,眼睛里似乎有隐隐的泪光。

        “首长,要不要再去确定一下?”人事主任也感觉到了首长的痛楚,小心的说道:“或许是我弄错了,我派人去看看她的坟吧!”

        江兆南缓缓摇了摇头,说道:“斯人已去,不必再打扰她了。”弯了身子,坐进小车里。

        李毅和林馨对望一眼,都是轻轻一叹,然后上车。

        来到制碱厂的职工宿舍。

        跟随首长的人数实在太多,进去职工家里慰问的人是有限的,省里只有吴东方,广陵市里是杨文天,再有一个是制碱厂的路为民,然后加上记者和主持人。

        李毅等人就在下面等着,林馨笑着走近薛雪,说道:“薛市长,你好。”

        薛雪有一丝的慌乱,随即镇定下来,也微微一笑,说道:“你好。”

        “薛市长压力很大吧?”林馨笑道。

        薛雪道:“还好啦,我也是刚来广陵,又是头一次当政府的主官,难道总是有的。”

        林馨道:“薛市长,你是李毅的干姐姐,也就是我的干姐姐,我喊你薛姐吧!”

        薛雪瞥了李毅一眼,轻轻点头:“好。”

        林馨道:“薛姐,国企改革和经济建设,李毅可是这方面的专家和高手,你可以请他替你参详参详啊!”

        薛雪道:“我正有此意呢,李毅,你可不能藏私啊。”

        李毅呵呵一笑,看着这两个女人,心想林馨真是厉害啊!自己跟薛雪之间,本来还有一丝暧昧的情愫在中间牵扯着,将来也可能发展成更亲密的朋友关系。

        但现在林馨主动向薛雪示好结交,并以姐妹相称,等于是把这种可能扼杀在萌芽之中了。

        以薛雪的个性和道德底线,今后是不可能再跟李毅有什么过分的暧昧了。

        聪明的女人啊!兵不血刃,就把可能存在的婚姻危机消弭于无形了!

        林馨道:“薛姐,你有事尽管问他,他要是敢不尽心尽力的回答你,你告诉我,我帮你削他!”

        薛雪微微一笑,拉着林馨的手,说道:“林馨,你真是个好人。不像李毅,专门只知道欺负人。”

        李毅嘿嘿笑道:“薛姐,我几时欺负过你了?这话歧义很大啊!”

        林馨道:“我们两姐妹说体己话,你一个大男人瞎掺和什么呢!”

        李毅便扭头看向别处。

        林馨低声说道:“薛姐,你安排人手,去找到那个黄秋艳的坟墓,把她的墓好好修缮一下。”

        薛雪讶道:“江首长不是说不要去看了吧?”

        林馨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当然这么说了。但我觉得江首长跟那个黄秋艳之间肯定有故事的。你听我的去做,准没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