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五十七章 一个女人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五十七章 一个女人

    作品:《官路弯弯

        薛雪明白杨文天的意思,自己能比他先知道首长来广陵视察的消息,必然是因为在首长身边有人。在这个非常时期,首长身边若是有关系,自然要好好利用一下。

        然而薛雪在江首长身边并没有什么可资利用的关系网,她的消息渠道是李毅。

        薛雪却多长了一个心眼,并没有老实的回答说自己并没有关系,只是含糊的说道:“杨书记怎么这么说?”

        杨文天呵呵一笑,说道:“薛市长,没看出来啊,你居来是大有来头。连江首长身边都有你的关系网。你就不必谦虚了,江首长来广陵的消息,连省里的领导都没有提前得到消息,而你居然昨天晚上就得到消息了,这份能耐,叫我佩服啊!”

        薛雪道:“杨书记你言重了,您的能耐才叫我敬佩呢!”

        杨文天道:“昨天晚上,我听人报告,说你深更半夜的,把好几个部门的头头脑脑召集了起来,开了一个会议,做了一番大大的布置。当时我还以为你想搞什么大动作呢!原来是为了迎接江首长的到来。”

        昨天晚上,薛雪的确做了一番大安排。

        薛雪道:“可惜的是,我说话并不管用啊!广陵市里的部门头头们,并不把我这个市长的话放在耳里,我工作是布置下去了,但他们执行的力度并不高。”

        杨文天道:“效果还是显著的嘛!最起码,这街道比平时就要干净许多,街上那些乱摆乱放的摊贩也收敛了不少嘛!至于今天的堵车,实在是个意外,这个要怪我,怎么就挑选了这么个日子来嫁女呢?你说是不是?”

        薛雪道:“杨书记,我虽然做了一番安排,但也没有想首长会去制碱厂视察,根本就没有跟那边打过招呼。”

        杨文天道:“薛市长,我有一个建议啊,我们两个人,是广陵市的一把手和二把手,有什么大事情,我们应该商量着来。彼此有什么优质资源,也应该彼此分享。像江首长视察这么重大的事情,你如果事先告诉我,我们两个商量着来办的话,今天我们就不会这么被动了。”

        这话有结交示好的意思,但也含着轻微的责怪意味。

        你薛雪虽然有些关系,但在广陵市里,你还得跟我杨文天合作才行啊!不然,你的命令还是无人遵守,你的政令还是无法通达的!

        薛雪道:“行啊,有杨书记这句话,那我们今后就一起携手,把广陵县建设得更加美好吧!”

        杨文天道:“薛市长,你在江首长身边的关系是哪位领导?我们请他单独聊聊,总在摸准江首长此来的目的才行啊,不然我们会吃大亏的。”

        薛雪道:“这个,等会我问问他吧。”

        此刻,李毅正和林馨聊天。

        李毅问道:“丫头,首长以前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林馨笑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江首长是企业出身的。他大学毕业后,一直在企业里工作,直到三十多岁时,才被人慧眼识珠,挖掘他进入了政府工作。自那之后,江首长的仕途就一帆风顺了。江首长对企业有着十分深厚的情感,因此,他对国企改革比任何人都要上心。”

        李毅道:“那江首长跟广陵市的这家制碱厂有什么渊源没有?”

        林馨道:“这个,我就不晓得了。江首长以前也在化工企业待过,但我的记忆里,他并没有在广陵工作过。”

        李毅道:“莫非,他真是到这里来视察过?并没有特殊的原因?”

        林馨道:“你很关心广陵的事情啊?”

        李毅道:“不瞒你说,刚才那个广陵市的市长薛雪同志,是温书记的得力爱将。我临行之前,温书记叮嘱过我,叫我适当的照顾于她。”

        林馨笑道:“她不仅是温书记的得力爱将,更是你以前的老上司吧?你在柳林工作时,她就是涟水的县长了。这次她能顺利上位,还是你力荐的吧?”

        李毅有些尴尬的笑道:“你都知道啊!”

        林馨道:“我当然知道了,我们结婚时,她还来喝过我们的喜酒呢!李毅,薛雪既然是你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你放心吧,能帮的忙,我会帮的。”

        李毅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林馨嫣然一笑:“你别这样,我们是夫妻,是一个整体,不管是你的现在,还是你的过去,我都会包容的。你完全没必要瞒着我,或是防着我。我不是那种小气的女人。”

        李毅道:“薛雪对我很好,我在西州时,得到过她很多的照顾,我还认了她做干姐姐。”

        林馨笑道:“我要是不问,你还不肯告诉我有这么个干姐姐呢!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呢!你的干姐姐,不也是我的干姐姐嘛?你干嘛还这么藏着掖着?”

        李毅嘿嘿一笑:“我这不是怕你吃干醋吗?”

        林馨微微一笑:“你不说明真相,我看到你们两个眉来眼去的,岂不是更加吃干醋?”心里微微一叹:不知道李毅还有几个姐姐妹妹啊?

        车队很快就到了广陵制碱厂。

        杨文天等人根本就没有提前通知制碱厂的人,江兆南既然喜欢打突击,那就让他看个真真实实吧!

        广陵制碱厂反正是个烂摊子了,再怎么掩饰都是没有用的,凭江兆南那双慧眼,一般的掩饰也休想瞒骗过他的火眼金睛。

        或许,让首长知道制碱厂的真实情况,对制碱厂未来的命运,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长长的车队驶到制碱厂,把看门的保安吓了个半死,国有企业门卫和保安,看车牌的本事还是有的,一看那长溜的小字号车牌,有市里的,有省里的,两看那些车的挡次,不是皇冠就是奥迪,还有两辆奔驰!

        乖乖不得了,这是什么级别的领导下来检查工作了啊?怎么事先没有得到通知咧!

        两个保安赶紧出来把大门打开,站在传达室旁边对着车队敬礼。

        制碱厂的厂房很旧,空气中飘着难闻的气味。

        江兆南下车之后,因为不适应这里的空气,接连打了几个喷嚏。

        吴东方关切地说道:“首长,这里面的气味太难闻了,要不我们还是到外面酒店里,订个会议室,把制碱厂的干部同志喊过来汇报工作就好了。”

        江兆南道:“吴东方同志,你下基层,都是这么视察工作的吗?坐在酒店里听报告,就能看到这个厂子的好孬?你能制定出对这个厂子发展有益的政策来吗?”

        这话虽然说得平和,但其中的责备之意不言而喻,甚至还意含讥讽。

        吴东方道:“首长,我……”

        江兆南摆了摆手,说道:“不必多言了,我都明白,你是为我身体着想。唉,有段时间没闻到这股熟悉的味道了啊!呵呵,是我老了,不适应这里的环境了。”

        吴东方问道:“首长,你以前在这里工作过吗?”

        江兆南微微一笑,缓缓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吴东方好不郁闷,心想你既然没有在这里工作过,怎么又说这里的味道很熟悉呢?如果只是前来视察过一次,不可能说是熟悉吧?虽然心里存疑,但也不敢再多问。

        江兆南对厂里的地形和布置十分熟悉,他在前面带头,绕过厂部行政大楼,向后边的工作车间走了过去。

        厂里的干部们这时才接到消息,说厂里来了不少大人物。不一会,一大群人从厂部行政大楼涌了出来,跑到领导们身边来。

        厂里的领导们一看来的这阵营,一个两个都吓傻了!

        江兆南对他们说道:“你们不必紧张,我就下来随便看看,你们该忙什么就去忙什么,暂时不用管我。”

        制碱厂的干部们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最后都将目光看向广陵的最高官员杨文天,听他的示下。

        杨文天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跟在后边。厂里的干部们这才忐忑不安的跟在考察人群的后边。几个主要领导轻声的交头接耳,在讨论着这次没有任何征兆的首长视察。

        这样的情况,搁在以前,那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别说是中央首长下来,便是省里领导来视察,也是早早的提前通知了厂里,叫他们准备好一切,只等领导前来。

        厂领导们正在商量,中午安排到哪里去吃饭,要订多少桌,每桌的点菜标准,江兆南忽然向他们这边招了招手。

        杨文天喊道:“路厂长,快过来!”

        那个路厂长小跑着来到江兆南面前,有些激动有些结巴的说道:“首长,好,您好。”

        江兆南笑问道:“你们厂里以前有一个叫黄秋艳的,现在还在吗?”

        路厂长一脸的迷茫,蹙着眉头,刮肠搜肚的思索着,又怕首长久等,想了一会便回答道:“回首长的话,我的记忆里好像没有这个人,我现在就帮您去查查!”

        江兆南道:“肯定有这个人的,我上次来,她还在这里。”

        路厂长道:“首长,我厂里工人太多,我不一定全部记得,我喊人查查就知道了。”

        李毅和林馨对望一眼,心头都充满了巨大的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