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五十四章 气死吴省长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五十四章 气死吴省长

    作品:《官路弯弯

        杨文天能做到一个地级市的最高长官,对官场中的规则肯定是知之甚清。江兆南既然想突击检查广陵市的国有企业改革,必定有他的考虑,做为下属,就算装样子,也要满足首长的这个愿望吧?

        李毅现在叫薛雪通知杨文天前来,就是要把他逼到前台来。

        吴东方已经坐不住了,从小车里走了出来,走到前面来,沉声问道:“怎么回事?这么久了,还没有通车呢?你们干什么吃的?”

        李毅是江兆南叫来的,原本不在今天这个考察的队伍中,今天发生的事情,他本就是一个看客,听到吴东方的话,李毅微微冷笑,站在一边,没有回答。这个事情,轮不到他来回答和做主。

        省府办的工作人员答道:“吴省长,出了一点岔子,对方是婚车,不肯让道。”

        吴东方哼了一声,说道:“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十分钟之后,必须通车!”

        “是!我们尽力!”

        吴东方瞥眼看见李毅,问道:“李毅同志,你怎么在这里?”

        李毅淡淡地道:“回吴省长,我在看热闹。”

        吴东方一滞,说道:“首长要去广陵,这是怎么回事?”

        李毅反问道:“请恕我没能理解您的语意。首长为什么要去广陵,这您应该去问首长啊。我只是首长喊过来听差的跟班,不敢妄自猜测首长的心思。”

        吴东方走近李毅两步,压低嗓子说道:“李毅,难道不是你撺掇首长来广陵的吗?”

        这话明显带着质问的口气,令李毅十分反感。

        李毅道:“吴省长,我越来越听不懂你在说的是什么意思了。论官职,您比我大,论跟首长相处的时间,您比我多,您觉得,您可以撺掇首长做您想做的事情吗?”

        吴东方冷哼一声,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眼里那几个小九九。广陵市长薛雪同志,是你的老上司吧?你撺掇首长来广陵,就是想为你的老上司撑腰吧?”

        李毅嘿嘿一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说道:“吴省长一定要这么认为,我反驳的话,更显得我桀骜不驯了,您愿意怎么看就怎么看吧!”

        吴东方双眉猛的一皱,双目中精光闪动。

        对李毅这个下属,吴东方可谓又爱又恨。

        李毅是一员好将啊,不管是做什么工作都做得十分出色,这样的人若是能为己用,那该多好啊?

        可惜的是,吴东方使尽了手段,也无法拉拢李毅。

        吴东方一直不曾放弃李毅,直到温玉溪主政江南省!

        温玉溪的到来,彻底让吴东方死了心,他明白,李毅这个人,已经不可能归顺自己了。

        做为江南省的地头蛇,吴东方不可能不跟温玉溪斗法。因为他们两个人在众多权力和利益面前,都是有冲突的。

        最近的一次大冲突,就是广陵市长的人选。

        政府这一块是温玉溪的地盘,他自然想把省里各个地级市的市长人选紧紧握在手心里,这样自己的施政措施才能更好的得到贯彻落实,话语权也才能更加巩固。

        但温玉溪是党委一把手,党的最大权力,就是掌握着人事大权。政府长官再厉害,再能干,也只是一个做具体事务的人,但是怎么做,由谁去做,却得由党委说了算。

        温玉溪在南方省已经干过一届书记,把南方省管理得井井有条,政治能力十分成熟,不是前任宋征明可以比拟的。

        宋征明没有治理一省的经验,在跟吴东方的斗法中,屡屡处于下风,最后不得不黯然离开这个战场。

        温玉溪不是宋征明,不会任由吴东方拿捏,从上任之初,就一直高调的行使着他的一把手权威,而且极为有效的达到了目的。

        权威是种奇怪的东西,一个领导人,一旦在常委会里树立了他的权威,之后就会形成惯性,大家会跟着这种惯性走,习惯性的支持某个人,或者说是顺从这个强者!

        以前的江南省,强者一直是吴东方,但温玉溪到来之后,吴东方就一直处于下风。

        两个人的斗争在广陵市长人选上,达到了巅峰。

        广陵市长的人选,成了温玉溪和吴东方的决定性一战,最后的结果,很能说明问题了。

        也真是这件事情,让吴东方对李毅彻底失望了。

        温玉溪,薛雪,李毅,这些人都是从南方省过来的,这分明就是一个同盟!或者可以说是一个派系里的人!

        而吴东方终于醒悟,李毅不是自己的菜!亏了自己之前对他如此上心,还想将他收罗自己帐下呢,真是枉费心思啊!

        不是自己人,那就是敌人啊!

        所以,吴东方今天才对李毅有这么大的敌意,处处针对李毅。

        两人四目相对,吴东方沉声说道:“李毅,你应当知道,广陵市是个边界城市,经济还很落后,你叫首长来这里视察国企改革工作,岂不是故意想给我的难堪吗?”

        李毅讶道:“吴省长,你刚才还说,我撺掇首长来,是为了照顾我的老上司薛雪同志,现在又说我是为了给你难堪?你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吴东方道:“不矛盾!薛雪初来,广陵再乱再穷,跟她都没有多大的关系,这笔账还得算在我头上!”

        李毅淡淡一笑:“吴省长,你太高看我了,我既没有你想的这么有心计,也没有你说的那么有能力,可以左右江首长的视察动向。”

        吴东方道:“别以为我不知道,跟在江首长身边的那个国家计委的工作人员,就是你的新婚妻子吧!你们之间搞的诡计,我明白得很!”

        李毅真正无语了,终于明白什么叫做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吴东方既然先入为主,自己说再多的话也是白搭,便理智的闭嘴不说话了。

        十分钟时间过去,两方的谈判还是处于胶着状态,更多的人坐不住了,纷纷从车子里下来,走到前面来看。

        两边的小车都不安分的响着笛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对方那个新郎倌忍不住了,也亲自下车上阵,大声嚷嚷道:“你们再不让路,今天有你们的好看!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把你们的车子全拖进车管所去!”

        这话声音很大,被吴东方听见了,冷笑道:“好大的口气!我倒想要看看,哪个车管所装得下这些车子!”

        新郎倌指着吴东方道:“你是哪个?敢这么说话,好横啊!”

        吴东方重重呼出一口浊气,他几时受过这等气啊?怒喝道:“你是哪家的孩子,如此没有教养!”

        新郎倌扬了扬下巴,说道:“哟,你这老头子还挺有脾气的啊!你要问老子是谁?说出来吓死你!”

        这一下连李毅也是微微一怔,心想这孙子不要命了,敢这么跟吴东方说话!转念一想,这孙子也不知道吴东方是什么身份啊!所谓的官职,在政府里面,那就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一旦到了社会上,别人若是不认识你,谁知道你是省长还是市长?

        省长这么大的官员,跟平民百姓的生活,实在没有多少交叉性,很多人不认识省长,并不稀奇。

        但这个新郎倌,可是广陵首富的儿子,还是杨文天书记的女婿,居然也不认识吴东方,这便有些令李毅难解了。莫非这小子是个愣头青?看这样子,倒有**分像呢!

        吴东方身边的工作人员个个脸色大变,都站出来指责新郎倌,同时有几个人大声喝道:“住嘴!你知道他是谁吗?小子,我告诉你……”

        吴东方双手一摆,阻止工作人员说下去,沉声道:“我今天倒真想听听,你是怎么样的大来头,居然大言不惭说要吓死我!”

        新郎倌仰头大笑,说道:“我爸是广陵市的首富!你们去广陵市里看看,哪家大商场不是我们家开的?就算不是我们开的,也有我们家的股份!哼,你知道我今天要去娶谁吗?”

        吴东方强忍下心头的怒火,但一张脸早就气得铁青,冷冷的注视着新郎倌。

        新郎倌越说越得意忘形,有些手舞足蹈了,说道:“说出来吓死你们一条街!我要娶的老婆,是广陵市委书记杨文天的女儿!市委书记的女儿,知道是什么概念不?连市长见了我婚车,都得乖乖让路呢!怎么样,傻眼了吧?”

        吴东方的确傻眼了!

        这个二百五,居然是广陵首富的儿子,这还罢了,首富是他父亲,跟他傻不傻没有关系。但广陵的杨文天,居然能把自己的女儿嫁给这么一个惫懒家伙?

        官权和财富的结合?可想而知,这里面有着怎样的利益链条!

        “不错,的确值得你这么高傲!”吴东方的脸黑森森的,冷笑道:“杨文天能有这样的好婿,的确是他的好福气!”

        好福气三个字,吴东方是咬着牙说出来的,熟悉他的人一看他这表情,就知道吴省长已经到了暴走边缘,随时都有可以发作。

        众人自然不敢随便开口,生怕触到这个霉头。

        这时,那边几辆轿车驶了过来,李毅一看,正是广陵市委的车牌,暗想:好戏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