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五十章 位卑未敢忘忧国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五十章 位卑未敢忘忧国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明白,这屋里的灯,肯定不是上官谨震灭的,而是有人断了这房间的电。

        上官谨轻轻按住李毅的头,将他的身子压低在沙发椅靠之下。

        “嘘,有不速之客来了!”上官谨也俯下身子,蹲在李毅身侧。

        李毅闻到她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味,仿佛连她的呼吸中也含着清香。

        窗户外面有天光和路灯的光,借着这些微的光,上官谨的脸在李毅面前显得迷离而神秘。

        上官谨眨着长长的睫毛,瞪了李毅一眼:“你看什么呢!”

        李毅笑道:“仔细一看,你还挺漂亮的。”

        上官谨冷哼一声:“你才发现啊?真是瞎了你的狗眼哩!本姑娘可是无双美女一枚呢!”

        李毅笑道:“给你三分颜色,你还开起染坊来了。”

        上官谨道:“你就躲在沙发这里别动,我去看看情况。”

        李毅拉住她的手腕,说道:“实在不行,我们就开门逃走吧!或者开窗呼救。我现在打电话求援也行啊!”

        上官谨道:“他们已经到了门口!你家门的锁早就被人搞烂了,只靠一个门栓在支撑着,他们一脚就能踹开呢!援兵能来得这么快吗?”

        李毅道:“那我先呼叫援兵,你快去。”

        上官谨快步来到厨房,拿了一把水果刀在手里,走了出来,躲在门口。

        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人影闪了进来。

        上官谨举刀便刺,那条人影哎呀一声,躲过上官谨的杀招,喊道:“是我!”

        上官谨道:“杀的就是你这个贼子!”

        “我是钱多啊!”

        上官谨运起目力一看,可不是钱多!

        “怎么是你?”上官谨气道:“你没事装神弄鬼的做什么?还把门都给踹烂了!”

        钱多道:“我一直在楼下守护李书记啊!刚才被我收拾了三个米国特工呢!”

        李毅听到钱多的话,问道:“怎么回事?”

        钱多道:“李书记,我一直都在下面埋伏,看到有人偷偷摸摸的上了楼,我就知道他们肯定没安好心。”

        上这谨道:“你抢我的功劳啊!”

        钱多道:“我放倒了三个人。但我发现他们之时,他们已经剪断了电线。我怕他们还有人进入了房间,就赶紧上来增援了。”

        李毅道:“这帮米国鬼子,还真是阴魂不散了啊!”

        钱多说道:“李书记,这地方的安保工作也太差了一点吧?下午才发生那么大的事情,晚上又发生了一次。这里的保安工作做得也太差劲了!”

        上官谨道:“李毅,你赶紧把要紧的文件进行转移吧,这个地方不能待了。”

        钱多道:“为了安全计,李书记,还得换个地方住吧!”

        李毅皱眉道:“不是这里的安保不行,而是这些米国特工渗透能力太强,手段也很厉害!换地方?不用两天,他们就会找到我们的。”

        钱多道:“那也不能住在这里啊,这里太危险了。李书记,你的办公室里,会不会也成为他们的目标?”

        李毅道:“市委机关的安保比这边强多了,他们想潜入机关大楼,不是那么容易的,不然,他们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想摸进我家里来了。”

        钱多道:“那就先把要紧的文件转移到市委机关去,交给保密局来保管。”

        李毅缓缓点头道:“目前也只能如此了。”

        喊来保卫处的人和后勤工,把电线接了起来。

        保卫处的人看到那三个昏迷不醒的米国人,吓得面无人色。

        如果说下午的事情还是他们工作疏忽的话,晚上发生的事情,就足够他们喝上一壶了!

        “李书记,对不起,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好!请处罚我们吧!”保卫处的人站在李毅面前,无地自容地说道。

        李毅沉声说道:“已经两次了!同志们,你们的警惕性到哪里去了?两三个米国特工,就可以长驱直入市委常委宿舍!出了事故,你们哪个能负责得起?”

        “李书记,是我们的错,我们工作没有做好!我们该罚!”

        “罚!行!既然你们认罚,我就交给你们一项任务,去把大门给我把紧了!类似的事情,我不希望还会发生第三次!如果不幸真的发生了,对不起,你们自己去向国家安全部门解释吧!”

        李毅虎着脸,指着他们好一通训。

        这群兵,和平年代处久了,早就丢了军人应有的警惕性和战斗力!

        该训的时候得训,该硬的时候得硬!

        “是,李书记,我们一定尽好自己的职责,把安全工作做好!”

        “去吧!”李毅挥了挥手。

        保卫处立即调集人手,加强了家属大院的戒备工作。

        李毅将所有的文件进行了转移。

        忙到八点多钟,连饭都没顾得吃上一口。

        林馨打来电话,告诉李毅,首长的意思是,把这些米国特工交给相关安全部门审讯和处理。

        李毅道:“这里又抓了三个!”

        林馨讶道:“又抓了三个?李毅,你没事吧?”

        李毅道:“放心,我没事。丫头,为了你的安全,今天晚上你就别过来了。首长身边的安保措施毕竟要好一些。”

        林馨道:“不行,我们难得相聚,我可不能忍受跟你分居的痛苦。”

        李毅笑道:“那你小心一些。”

        林馨道:“我没事,工作马上就结束了,我九点左右过去。”

        李毅道:“丫头,首长有空吗?我想跟他汇报工作。”

        林馨笑道:“你是什么级别啊,有什么工作要直接向首长汇报的?”

        李毅道:“我要向领导汇报的,自然是国家大事啊!你帮我问问首长。”

        林馨道:“那你稍等。”

        很快,林馨就回话了:“李毅,首长对你还真是额外开恩啊!九点以后,你来接我吧!”

        李毅笑道:“多谢老婆大人!”

        钱多建议李毅在家里做饭吃,尽量少出家门。

        李毅虚心接受建议,并笑道:“行,那这个做饭菜的光荣任务,就交给你和上官谨了。”

        上官谨撇嘴道:“我不做!我不是来当使唤丫头的!”

        李毅笑道:“小谨,你上次来我这里,不是挺会做饭的吗?你给我的印象,是一个全能的贤慧淑女呢!快去吧,我就想吃你做的菜。钱多,去,给小谨打打下手!快速解决晚餐问题。九点钟我还要去向首长汇报工作呢!”

        上官谨嘴角漾起一抹微笑,往厨房里走去。

        钱多向李毅竖起大拇指,佩服李毅哄女人本事。

        九点一刻,李毅就到达了江兆南同志的下榻之处。

        各路汇报工作的政要俱已散去,江兆南首长斜倚在沙发上,神形略显疲惫。

        李毅走进房来,恭敬的喊了一声:“首长好。”

        江兆南微微点头,说道:“李毅来了啊,坐吧!”

        李毅道:“首长辛苦了,我还是改日再向您汇报工作吧!您早点休息。”

        江兆南笑道:“我还没有那么容易倒下,坐!”

        李毅欠身坐下,说道:“首长先休息一下,我等下再说事。”

        江兆南道:“你就别跟我客套了。这么晚还来找我汇报工作,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吧?说说,我洗耳恭听。”

        李毅道:“首长,我此来,是向跟您谈谈航母战斗群的建设问题。”

        “哦?”江兆南不由得精神一震,缓缓坐正了身体,说道:“你要跟我谈航母战斗群的问题?你有什么高见?”

        李毅早就准备好了说辞,缓缓说道:“首长,米国的历史决定了米国的利益高于一切,中米两国的领导人不可能进行几次最高级的会晤就能解决中米历史上的爱恨情仇。米国是个军事强国,米国的军工企业占了米国税收的60%,米国要维持世界的老大地位,他们不能、也不愿意让世界和平,这就是米国的最高利益。”

        江兆南的表情瞬得变得严肃起来,李毅的论点,切中了中米两国的脉搏!

        李毅见江兆南听得很认真,就知道自己的开场白已经吸引首长的注意力了,继续说道:“在抗米援朝期间,我国是打败了以米国为首的20多个国家的联军,这在世界历史上,是唯一的一次!这在米国的历史上、甚至在联合国的历史上也是唯一的!在世界上,米国对中国的恩怨可谓刻骨铭心。抗米援朝、抗米援越等都让米国深有记忆。”

        江兆南听得微微颔首,说道:“很有见解,继续说。”

        李毅道:“我国提出建立具有华夏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政策以后,我国一直很低调的在世界上委屈的发展自己,在世界的各个领域里都积极支持米国这个世界级大哥的论调,可是美国为了自己的利益处处打压我国。在我国的统一问题、在我国的边疆问题、在我国的人权问题上处处刁难我国。这是米国人在报复我们!他们在战场上失去了面子和里子,时刻想着要找机会扳回这一局!”

        江兆南的双眼里放出亮光来,李毅在他面前,只是一个孩子,但这个孩子的眼光和远见,都是卓尔不凡啊!自己在李毅这个年纪,只怕还没有这等见识呢!

        病骨支离纱帽宽,孤臣万里客江干。位卑未敢忘忧国,事定犹须待阖棺。天地神灵扶庙社,京华父老望和銮。出师一表通今古,夜半挑灯更细看。

        此刻的李毅,给江兆南的感觉,就跟陆游这首《病起书怀》描述的一般。

        李毅沉声说道:“我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是联合国的常务理事之一、是世界上核大国之一、是世界上拥有军队最多的国家之一,便是,我们也是世界上唯一没有统一的世界大国。”

        江兆南微微一叹,眼睛望向窗外深邃的天空,每一个炎黄子孙,何尝不想着祖国统一?

        一个连统一都没有能力做到的国家,还配称为世界大国吗?

        李毅语气沉痛地说道:“米国基本上把我国当成了它的金融保险箱,我国也成了米国需要振兴、救济、经济的银行和钱袋子。从米国政府对我国采助的各种行动来看,米国政府是在有意的,有步骤的,把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危机、前沿阵地引向我国!如果这一天不幸来临。这将是我国人民的灾难,也将是世界的灾难。”

        李毅越说越激昂:“炎黄子孙爱好和平,但是绝对不怕战争,米国部分高级官员公开公布我国是现在社会中米国的最主要敌人之一!这是公开的挑衅!

        忍让、克制、委曲求全、卧薪尝胆真的能阻止米国把我国拉入世界战争的前沿阵地吗?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强加于我国的战争,我国政府、人民也是决不会答应的!

        我国人民只有用血肉之躯、用钢铁般得意志、用冰冷的武器来打击一切狂妄、嚣张的侵略者的行为!

        自古尊严、威信、海疆领土完整都是靠战争来实现的,祈求和平、安宁是不可能实现的。

        战争也许是带来长久和平的最佳良药,当豺、狼、虎、豹窥视、挑衅、任意侮辱、践踏中华民族威信尊严的时候,我国只有举起猎枪!”

        江兆南沉声说道:“李毅同志,你说的话很好!说到了中米关系的关键,也谈到了我们应该采取的态度。但你今天晚上前来,不会只跟我谈这些高调吧?道理谁都懂啊,但我国跟米国的差距也是摆在眼前的事实。我国的经济和军事实力,都要远远落后于米国,单靠说几句豪言壮语,解决不了问题。”

        李毅说道:“我国5000年的历史就是一本战争史,只是新国家现在30多年没有战争。回顾抗日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中印战争、中越自卫反击战等等。我国在历史上因为战争牺牲的人数是现在世界上人数的总和还要多。记得欧洲有个很出名的将军说过一句话: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案:就是消灭敌人!我们要想真正的强大和屹立,必须拥有真正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力量。”

        江兆南道:“嗯,终于说到正题了。”

        李毅道:“不管是将来的祖国统一大业,还是应对泛太平洋地区诸多邻国的武力威胁,成立一支具有非凡战争力的航母编队,都是当务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