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四十四章 顺民者昌,逆民者亡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四十四章 顺民者昌,逆民者亡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淡淡一笑,说道:“游书记,首长什么时候下来视察啊?”

        游图恩道:“我刚接到省委的通知,要赶去开会。估计上午就是开会了,首长下来,起码要等到下午去了吧!你和张正贵同志通个气,商量着把工作安排好。”

        李毅道:“好。”

        整个上午,李毅和江州市的其它领导一起,齐心协力,一起做好了迎接首长前来考察的相关工作。

        中午,李毅接到游图恩的电话。

        游图恩告诉李毅,江兆南同志在江州的视察工作,安排在下午一点钟开始,先去江南省的几个大型国有企业考察,最后再到江州的三家国企改革的重点企业进行调研。

        江州的这三家企业,是李毅向游图恩提出来的,这三家企业都是李毅在江州进行改革获得了成功的国企,具有典型意义。

        江兆南视察省属国企时,李毅再次对市属的这三家国有企业进行了一遍突击检查,确保万无一失。

        下午三点半钟,江兆南和省委领导一行人的车队,缓缓开进了江州第一机械厂的大门。

        直到这个时候,江州的大部分干部才知道江兆南来到了江州!

        而江州第一机械厂的厂里干部们,也是惊喜交集,看着江兆南同志从小车上走下来,微笑着向自己招手,这些基层干部们一个个目瞪口呆。

        李毅率先大声道:“欢迎江首长莅临江州第一机械厂指导工作!”

        欢迎人群这才反应过来,响起热烈的掌声。

        温玉溪陪伴在江兆南身侧,见此情景,暗自寻思,看来李毅真的没有把江兆南要来江州的消息散布出去啊!保密性做得这么好,实属难得。

        江州第一机械厂,是李毅在江州打响国企改革大战的第一枪,一年时间以来,江州第一机械厂,从一家被关闭的企业,发展成为江州市的龙头企业,产值达到了工厂最巅峰时刻的五倍多!

        这是江州工业生产史上的一个奇迹,也是整个江南省国企改革的一个奇迹。

        给首长解说的重任,李毅让给了苏建功,李毅觉得,苏建功为江州第一机械厂做的事情,比自己要多得多,这家工厂,若不是有苏建功等一批敢于创新敢于拼搏的老员工,只怕早就被开发商夷为平地,重建成一片高档住宅小区了。

        苏建功领着一众首长和领导,参观江州第一机械厂,讲述了工厂的来由和历史,以及中间波澜起伏的停工和东山再起的故事,江兆南听完后,由衷的赞叹道:“传说海外仙山,有一种良药,可以起死回生,这种东西,终属缥缈无迹,但你们江州却有一种良药,把死了的企业又给救活了啊!神奇啊!这是我此次下来,看到的最成功的国企改革案例!”

        主管经济的副省长段平方同志也跟随在参观的队伍里,听到首长这话后,说道:“江首长,江州的国企改革,可圈可点,有很多成功的案例,都可以总结经验,做为其它市区国企改革的教科书,我回头就请江州的同志们写份总结,发给其它兄弟市区,共同学习。”

        江兆南道:“这么成功的经验,不仅是你们江南省的同志要学习,国内其它省市都要学习!你们写一份总结报告给我,我批阅后,转发各省学习!苏建功同志,你功能不小啊!”

        苏建功恭敬的回答道:“首长,我不敢居功,江州第一机械厂能有今天,全靠了咱们的李书记,如果没有李书记的大魄力大手笔大担当,这个厂早就不存在了。”

        江兆南满意的看了李毅一眼,点了点头:“有了好的带头人,才能带出好成绩来,这是个真理!李毅同志不错!”

        李毅道:“这都是江州第一机械厂全体职工的共同努力,我只不过顺应民心,进行了适当的改革而已,要说功劳,都是同志们的。”

        江兆南笑道:“好一句顺应民心啊!自古以来,就流传这么一句话,叫做‘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我要改一个字,叫做‘顺民者昌,逆民者亡’!我党之所以能取得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就在于顺应民心,为广大劳苦百姓谋福利,这是我们立党执政的根本,千万不可忘记……”

        江首长的话,深深印入了每个人的心里。

        省电视台和市电视台等媒体,都进行了跟踪采访,中央也有几家大型媒体派了记者来,所有的媒体人,都把江首长的谆谆教诲记录了下来。

        来到江州第一机械厂的办公大楼,看到那一行行整齐的隔间,每个隔间的办公桌上都摆着一台电脑,每台电脑前面都坐着一个职工在办公。

        江兆南道:“厂子不大,这电脑蛮多啊!”

        李毅答道:“第一机械厂实行的是自动化生产和管理,很多产品都是自主研发和设计,既解放了工人同志的双手,又节约了成本。计算机的运用,让原本枯燥繁琐的产品设计和研发,变得轻而易举。工厂新产品层出不穷,才能更好的占据市场份额。这也是江州第一机械厂成功的秘诀所在。”

        苏建功道:“是啊,我们厂现有的职工人数,只有以前的三分之一,但创造的利润,却是以前的五倍!”

        江兆南道:“这才是真正的改革!现在有的企业也在改革,但是换汤不换药,观念不转变,换下再多的厂领导也是白搭!江州国企改革的经验,值得推广!走,去生产车间看看。”

        苏建功领头,带着考察团一行人,来到车间。

        进入车间之前,必须换上专业的防尘作业服,在车间里,这种作业服是有限的,因此,除了主要领导人之外,只能允许几名媒体记者进入。

        中央来的记者自然都是大牌,一个主持人和一个摄影师把最后两套作业服抢在了手里,迅速的套到了身上,跟着领导进去了。

        江南省和江州市的媒体记者们,却只能干瞪眼。

        江南省电视台来的正是宗颜几个同事。

        宗颜急了,这要是拍不到车间里的画面,回去之后没法交差啊!中央首长好不容易下来视察一回,这么难得的机会,江南电视台要是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播放出去,那他们这个小组的人回去之后肯定会挨批评。

        宗颜现在是江南省电视台的台柱子,所有的大型会议或是采访任务,台里都会派她出面,一来她形象好,能够更容易的亲近领导,二来她人缘好,不管到哪里,别人都卖她的面子。

        宗颜急得就往车间里面闯,被门口的工人同志给挡住了:“同志,这里是防尘车间,里面都是价值不菲的机密仪器,不穿作业服是不能进去的。”

        宗颜道:“那你给我们找几套过来啊!快啊!”

        工人同志十分遗憾的说道:“对不起啊,同志,作业服发完了,没有闲置的了。你们在外面等等算了吧。”

        宗颜道:“我们是省电视台的,一定要进去录节目啊!”

        工人同志道:“我认识你,你是宗颜嘛!本人比电视上漂亮多了。但这是规矩啊,就算是我们厂长,不穿作业服也不能进去的。”

        李毅瞥眼看到宗颜跟门口的工人起了争执,走了过来,问道:“怎么回事?”

        宗颜把自己的窘境说了一遍,道:“李书记,你帮忙想想办法啊!我们得进去啊!”

        李毅跟工人同志沟通了一下,说道:“宗小姐,的确是没有作业服了。”

        宗颜道:“李书记,你再想想办法,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我请你吃饭好不好?只要两套就行了!”

        李毅笑了笑,对那个工人同志道:“把你身上的作业服脱下来。”说着话,就动身把自己身上的那套脱了下来递给宗颜。

        那个工人同志见李书记发了话,也脱了身上的作业服,递给省台的摄影师。

        宗颜道:“李书记,你呢?”

        李毅道:“这里我常来,就不进去凑热闹了,你们快去吧!”

        宗颜感激地道:“李书记,谢谢你!改开我请客!”

        李毅笑着挥了挥手:“快去吧!”

        宗颜和摄影师套上衣服就进去了,正好赶上江兆南同志在讲话。宗颜庆幸自己没有错过最重要的画面。

        李毅走出车间,在外面院子里吸了一只烟,忽然看到秦楷大步走了过来,一见李毅,便喊道:“李书记!”

        李毅道:“你怎么进来了?”

        秦楷的任务是在负责首长们的安全,此时应该在厂子外面才对。

        秦楷走过来,低声说道:“李书记,那些米国特工们有动静了!”

        李毅沉声道:“他们在做什么?”

        秦楷道:“你不是叫我安排了几个警员埋伏在你家附近吗?他们看到有两个米国特工进入了你的房间。”

        李毅皱眉道:“有这等事情?”

        秦楷道:“我也是刚刚接到消息,我怕你接电话不方便,就进来告诉你一声。”

        李毅一打手背,说道:“糟了,我家里还有人呢!”

        秦楷知道李毅向来是一个人住,问道:“李书记,你家里还有谁?”

        李毅道:“我的表妹啊!她昨天跟我老婆一道来的。她现在一个人在家里!秦楷,你马上叫人上去看看!千万别出什么事情。”

        秦楷道:“好,我叫弟兄们上去!妈了个隔壁的,这帮米国崽子,胆子也忒大了一点,光天化日的,就敢闯到市委领导的家里去!干脆,击毙算了!他们擅闯民宅,非奸即盗,就算开枪打死了,他们米国也莫奈我何!”

        李毅道:“他们死不足惜,但留下他们一条命,更有用处!”

        钱多和丁雪松都在旁边,跟其它未能进入车间的同志一起闲聊。

        李毅向钱多招了招手,说道:“钱多,你赶紧去一趟我家里,米国特工进去了!”

        钱多一愕,点了点头,什么也没有问,就飞快的跑出去开车。

        李毅拨打家里的电话,发现打不通,再打上官谨的手机,也无人接听。李毅心里着急,心想多半要糟啊!米国特工上次在澳门吃了大亏,这次肯定是有备而来,大白天的,他们就能轻松的通过市委家属大院的武警视线,进入常委大楼,这本身就很能说明问题!

        上官谨虽然身手了得,但她在明处,米国特工们在暗处啊!他们若是使一些下三滥的手段,用**烟或是麻醉剂什么的,把上官谨先放倒了,那上官谨岂不是由得他们欺凌?

        更重要的是,李毅家里放着很多重要的文件和资料!

        李毅有个习惯,很多工作在办公室里忙不完的,就会带回家里继续工作,久而久之,家里的书房,也就成了李毅的第二办公室。

        很多带着保密性的文件都放在书房的保险柜里。

        保险柜这种东西,跟房门的锁一样,都是防君子不防小人的玩意,稍微厉害一点的小偷,都能轻而易举的打开这些锁!

        对训练有素的米国特工而言,自然是小菜一碟了!

        这些家伙还真会挑选时间,居然选了李毅陪同中央省长出去的空档,前去撬李毅家的门!

        李毅不可能抽身回去,只得叫秦楷赶紧派人去增援,同时拨通了市委家属院保卫处的电话,叫他们赶紧去看看情况。

        秦楷通知在李毅家楼下守着的几个便衣警察,要他们上楼去抓住那两个米国特工。

        秦楷通完话,说道:“李书记,我亲自带队去一趟!”

        李毅沉声道:“不可以!焉知这不是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现在,首长的安全重于一切!你们公安部门的职责,就是尽全力保护好首长的安全!这边的警力,不可以派走一员!”

        秦楷急道:“李书记,光凭那几个弟兄,只怕不是米国特工的对手啊!万一你表妹有个闪失,那可怎么办?”

        李毅冷冷地说道:“我已经叫保卫处的武警上去帮忙了,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那帮小子应该会收手的,谅他们也不敢在我们的土地上,跟我们国家机构公然为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