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三十四章 首长驾临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三十四章 首长驾临

    作品:《官路弯弯

        季昌泽一把扯住那人的胳膊,问道:“会议室里发生什么事了?”

        “季秘书长,我真不知道,要不您去问问游书记他们吧。”

        季昌泽知道,再问他也不会说什么,便嗯了一声,丢掉烟头,背着双手,往常委会议室里走去。他心里明白,自己还能被请回去,足以证明常委会对自己的问题并没有做出过分的处罚。

        至到会议结束之后,季昌泽才明白,是李毅在当中为自己出了大力气。

        为此,季昌泽专程提了酒,去李毅家里道谢。

        李毅对他说了一句话:“昌泽同志,我这次可是豁出面子来保的你,你可千万别害我。”

        季昌泽道:“李书记,这话从何说起?”

        李毅道:“在常委会议上,我拍着胸脯跟常委们担保,说你跟那个前女友,不可能还存在那种关系。大家这才暂时搁置你的问题,不予讨论。但是,你要明白,这一切只是暂时搁置,并不代表不去查了。你要是真的被人抓到把柄,便是神仙也救不了你!纪律处分条例你都记得吧?包养情妇那可是要被双开的!到时,只怕连我这个担保人也要跟着倒霉呢!”

        季昌泽道:“李书记,我跟她真的没有什么,若不是中间有个孩子杵着,我根本不可能再去找她。”

        李毅道:“我不管你是真的还是假的,别被人抓住就行!”

        季昌泽道:“李书记,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很爱我现在的妻子,不可能和别的女人发生那种关系。”

        李毅笑道:“那她守了你十二年的寡?为什么不嫁人呢?”

        季昌泽道:“李书记,你不是外人,有些事情我告诉你可以,但是你一定要替我保密。”

        李毅道:“你还有什么秘密没有告诉我的?”

        季昌泽道:“是这样的,她生完孩子后,子宫不规则出血,医生建议她摘除子宫。做了这个手术之手,她从此以后就不能再生育了,因此他就不想再嫁人,怕把人家男的给耽搁了。”

        李毅呀了一声,缓缓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她这么苦。”

        季昌泽道:“我妻子当初知道我偷偷拿钱给她们母子用时,跟我大吵了一架,差点闹离婚。我跟妻子坦白了她们母子的苦情,我妻子是个善良的人,找到她母子,跟那女的谈了一次话,之后每个月的抚养费她还给加了一百块钱。你说这么好的妻子,我能背叛她吗?”

        李毅道:“好,来,我们干一个。”

        季昌泽道:“李书记,我得多谢你啊,若不是你,我今天就栽了!感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你以后看我的行动吧!”

        李毅呵呵笑道:“昌泽同志,打铁也得靠自身硬啊!这是你自己救了自己呐!”

        季昌泽道:“真不知道是谁举报的我?我这个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啊!”

        李毅道:“现在追究这个已经没有意义了,只你行得端坐得正,这半夜敲门心不惊!”

        季昌泽道:“那是,来,李书记,我再敬你一杯。”举起杯子一口干了,说道:“李书记,中小企业的改革方案你得悠着点来啊!”

        李毅道:“现在中央和省里都抓得严,这国企改革缓不得啊!”

        季昌泽道:“李书记,这国有企业,不管它是大是小,这背后都有人啊!就拿那个华锋发电厂来说吧,这家企业虽小,但也不是吃素的。”

        李毅听他话里有话,说道:“昌泽同志,你有话就直说呗!”

        季昌泽道:“李书记,华锋发电厂有人罩着的。”

        李毅笑道:“又不是黑社会收保护费,还有人罩着呢?”

        季昌泽道:“我看武侠小说里经常有这么一句话,叫做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可见这江湖也是无处不在的嘛。”

        李毅道:“你倒说说,华锋发电厂身后的人是哪个?”

        季昌泽道:“自然就是今天会议上反对得最激烈的那个人啊!”

        李毅哦了一声,心想反对得最激烈的,是张正贵。华锋发电厂是张正贵在罩着?难怪那个厂长刘跃明在自己面前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原本他是张正贵的人!既然有这么粗的大腿抱着,他自然也就不稀罕给李毅送礼,也不在乎李毅许下的前程了。

        “怎么个罩法啊?”李毅笑问。

        季昌泽道:“反正华锋发电厂那一亩三分地,都由他说了算。我听说啊,不必纳税,只需上贡就可以了。”

        李毅讶道:“有这种事情?”

        季昌泽道:“我也是听说的,不知道真假,我只是想提醒你一句,你想动华锋发电厂,只怕有人不会轻易答应。”

        李毅轻哼一声,说道:“中小企业改革势在必行,我这头一炮,打的就是华锋!我不管它背后有什么人,这个企业,是改革定了!”

        江南的天气一天天变得暖和起来,这天,李毅正跟企改小组的同志们商量具体的事项。

        华锋发电厂的改革方案早就已经确定下来,派了工作小组进驻厂里进行审计工作,只等审计工作一完,华锋发电厂就要退出江州的经济建设大潮。

        张正贵对这个方案提出了诸多意见,甚至还捅到了省委,把主管经济的段平方副省长请了下来。

        段平方同志来到江州后,并没有立即做出回答,而是在李毅等同志的带领下,实地考察了华锋发电厂,考察完毕后,段平方同志在江州经济工作会议上做了重要讲话,肯定了李毅的中小企业改革方案,并表态予以支持。

        张正贵这下没辙了,只能继续保留他的意见,眼睁睁的看着李毅施实对华锋发电厂的改革措施。

        这天,李毅召开了企改小组会议,宣布下一轮要进行改革的中小企业名单,安排人员进行摸底和考察工作。

        小会议室里的门被敲响,工作人员打开门,看到是李毅的秘书丁雪松同志。

        丁雪松低声道:“李书记还在开会呢?”

        李毅看到了丁雪松,问道:“雪松,有事?”

        丁雪松道:“李书记,有急事。”

        李毅开会时有个习惯,从来不接电话,电话都是由丁雪松代接,不是要紧事情,丁雪松不会过来打扰李毅。

        李毅点点头,走了出去。

        “李书记,刚才温书记打了电话过来,叫你赶快回电。”丁雪松道:“说是十万火急的事情。”

        李毅笑道:“这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哪来那么多的十万火急之事啊?多半又是他那个宝贝女儿过来找我开涮了。等我开完这个会再说!”

        丁雪松一听李毅连省委温书记的电话都敢不回,吓得捏了一把汗,到时温书记怪罪下来,肯定不会怪到李毅头上去,只会怪丁雪松这个秘书传话不力啊!便道:“李书记,真是温书记,你还是赶紧回一个过去吧!”

        李毅接过丁雪松递过来的电话,回电话是温玉溪。

        “温书记,你好,我是李毅。”李毅笑道:“不知道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要找我啊?”

        温玉溪沉声道:“你还有心思开玩笑呢!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二号首长要来江南省检查工作了!”

        李毅道:“这跟我也没有多大关系吧?”

        温玉溪道:“你这个愣头青啊!你知道二号首长下来检查什么工作吗?”

        李毅一听温玉溪口气不善,心想一号首长不会冲着我来的吧?连忙说道:“请首长明示。”

        温玉溪道:“国企改革!没怪我没提醒你啊,小子,二号首长要考察的头一站,就是你们江州市的国企!”

        李毅道:“什么时候来?我得准备准备啊!”

        温玉溪道:“明天上午十点到达省里,什么时间下去,那就得去问二号首长了!你要是觉得自己面硬,就去问他吧!”

        李毅道:“明天?首长,你怎么不提前通知我啊?”

        温玉溪道:“我也是才接到通知!二号首长刚刚从东海省考察完毕,本来的行程里并没有我们这一站,是临时改变主意,加上去的!小子,这可是你表现的好机会。你在江州搞的那些国企改革,算不算成功,模式好不好,二号首长一看,就全明白了!是骡子是马,拿出来溜溜就知道了!”

        李毅道:“请首长放心,我们江州绝不会给首长丢面子!”

        温玉溪呵呵笑道:“我的面子不大,丢了丢无所谓,倒是你李书记的面子丢不起啊!只有不到一天的时间准备了,快去忙活吧!”

        李毅挂了电话,正自寻思,电话又响起来,这次是顾知武打过来的,原来这小子正跟着二号首长在下面考察呢,也是刚刚得到消息,马上就来通知李毅了:“李毅,你小子站稳了啊,别吓趴下了。二号首长明天就飞你们江州,考察国有企业的改革!”

        李毅道:“我已经知道了,正在焦头烂额的想办法应付明天的考察呢!”

        顾知武笑道:“我倒忘了,温书记不是你家亲戚吗?肯定是他告诉你的吧?我告诉你,千万别想着应付,你应付谁都可以,想应付二号首长?哼哼,他会叫你死得很有节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