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三十三章 精彩的双簧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三十三章 精彩的双簧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这番官话说得众人目瞪口呆,他们都没有想到,李毅居然是所有常委里最恨季昌泽的人,一出手就要置之死地。

        李毅说道:“《党员处分条例》大家都很熟悉吧?我在这里说说跟季昌泽同志相关的三条规定,对季昌泽同志的处理,大致上可以参考这三条规定来进行处理。”

        张正贵问道:“哪三条规定?”

        李毅道:“第一百五十条,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百五十九条。祝书记是纪检委书记,对具体的条例想必比我们都要熟悉,就请祝书记给我们上上课吧!”

        大家便都看向祝文。

        祝文像背书一样,流利的背出了这三条规定:

        “第一百五十条与他人通奸,造成不良影响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重婚或者包养情妇(夫)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第一百五十一条利用职权、教养关系、从属关系或者其他相类似关系与他人发生性关系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留党察看或者开除党籍处分。

        第一百五十九条进行淫。乱活动的,给予严重警告或者撤销党内职务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留党察看或者开除党籍处分。”

        张正贵呵呵笑道:“祝书记好记性啊!居然一字不漏的全给背了出来。我就不记得这许多条条框框呢!这几条听起来都很严重啊,看来党纪对乱搞男女关系,处理得很严重啊!”

        李毅呼出一口烟气,缓缓说道:“要想对季昌泽同志的案子进行定性,我们就必须先要搞清楚,他违反了哪一条纪律。是与人通奸呢?还是利用职权与他人发生性关系?还是进行淫。乱活动?情节比较严重?还是严重?还是十分严重?”

        祝文道:“淫。乱活动算不上吧?他们是男女朋友关系。”

        游图恩道:“利用职权与他人发生性关系?也算不上吧?他们之前就是情侣关系。季昌泽同志不需要利用职权去胁迫她,事实上,季昌泽同志还一直在劝她出嫁,但她就是不肯。”

        祝文道:“重婚?更说不上了,那女的都没有结婚呢!怎么也算不上重婚?包养情妇?我们去问过那女的,她说除了隔山差五接待季昌泽同志来看望孩子之外,就没有跟他有过什么接触,更不承认是他的情妇。这怎么算?”

        李毅道:“那通奸呢?能算吗?”

        祝文道:“所谓的通奸,是指已婚人士自愿与配偶以外的异性发生性行为的行为。一般情况下,通奸不是犯罪,因为我国的《刑法》及相关的法律中没有对通奸做出定罪的规定。”

        李毅道:“听祝书记这么解释,就算季昌泽同志跟那女的有关系,我是指婚后还保持那种关系的话,顶多也就算是通奸吧?”

        祝文笑道:“勉强算吧,如果他们俩真的保持有那种关系的话。问题是,捉奸要在床啊,我们现在还没有证据可以证明他们之间有不正当男女关系。这个罪名,不好定性。”

        众常委听到这里,总算品出一点味道来了,李毅和祝文在这里表演双簧呢!

        这一问一答之间,把本来挺严重的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李毅这分明是在救季昌泽啊!而且众人都没有办法来反驳李毅,因为李毅的话在情在理,合法合理!

        李毅说道:“那这个通奸要如何处理?刚才祝书记说过了,与他人通奸,造成不良影响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季昌泽同志这件事情,有没有造成不良影响?他的妻子有没有闹事或是起诉?都没有!”

        张正贵板着脸道:“李毅同志,照你这么一说,季昌泽没有罪过了?他一个已婚男人,在外面有私生子,还跟那母子来来往往,不清不楚,这事情就这么放过不成?依我看,刚才那几条罪,随便给他安上一条也不为过!”

        李毅道:“张市长的意思,就是叫季昌泽同志不要去管那个孩子的生活甚至是死活了?如果我们真的逼他这么做了,那季昌泽同志才真的是违法犯罪了!”

        张正贵冷笑道:“李毅同志,你又要出什么歪主意了?跟私生子划清界限,还叫违法犯罪?”

        李毅道:“想必张市长对《党的纪律处分条例》不太熟悉啊!第一百五十二条规定:拒不承担抚养教育义务或者赡养义务,情节较重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处分。私生子怎么了?那也是季昌泽同志的孩子!当时情况特殊,情有可原!不管大人有多大的错,这孩子总是无辜的,季昌泽同志如果一心保官,惧怕流言蜚语的话,他完全可以不去管那母子两人!但是,他明知道有风险,他还是管了,这足以证明,他是一个有良心的人!屈柔同志,你也是孩子的母亲吧?如果换作你,你会接受这个孩子的亲生父亲的抚养吗?”

        屈柔没想到李毅忽然之间就扯到自个身上来了,愣了一下才说道:“我想我会接受的。一切为了孩子。”

        李毅目光扫过常委们,说道:“在座的同志,都为人父了吧?如果你们易地而处,你们会怎么选择?是抚养那个孩子,还是放弃?”

        张正贵冷哼一声:“你这是强词夺理!我张某人绝对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李毅道:“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我们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但也不能冤枉一个好同志啊!季昌泽同志的行为,我觉得并无不妥之处。当然,前提是他没有跟前女友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

        张正贵道:“就这么轻巧的为他脱罪了?那人家实名举报,纪检委怎么交待?我就不相信,十二年这么久,季昌泽同志能忍住不和那女的发生关系!说出来你们信吗?”

        李毅道:“我有个意见,请同志们考虑一下,季昌泽同志的事情,我觉得可以酌情处分一下即可,因为这个事情毕竟闹大了。就按照通奸罪,给他一个党内警告处分,提请上级党委批准!”

        说这番话时,李毅气势十足,那神情,根本就不是在跟众常委商量,分明就是在宣布结果似的。

        祝文马上接口说道:“我觉得这个处理比较中肯。”

        游图恩虽然很不满李毅的行事和说话风格,但此时也不得不同意李毅的意见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说道:“我同意李毅同志提出来的处理意见。季昌泽同志是个好同志,以前犯了一点错误,也不是他主观犯下来的,至于现在他们是不是还保持男女关系,那都是没影的事情。一个警告处分,足够了。”

        张正贵道:“我们市委没有权力对他进行处分,我觉得还是提交省委,由省纪检委进行审决比较好。不管常委会表决的结果如何,我都坚持我的观点。”

        裴公良道:“都是自家同志,相煎何太急呢?这种事情你说它严重它就严重,你说它不值一提,它也就不值一提了。给他个警告可以了,人家妻子都没有说什么,我们管他们的家事做什么啊!”

        张正贵道:“话可不能这么说啊,真的没有人闹事的话,也不会有人写举报信啊?现在咱们市里正在搞文明活动,现在当官的出了事,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让老百姓们怎么看我们啊?”

        李毅轻蹙眉头,心想张正贵说的话不无道理啊!

        自己这么做,算不算是官官相护呢?

        祝文说道:“现在根本就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季昌泽同志和那女人还有那种关系,就连举报人也没有。既然如此,我们也无法认他的罪啊!一个通奸罪都不成立呢!张市长既然把话说得客以严重,要不我们就再拖一拖?继续查找证据?不然,这无边无影的事情,我们要是贸然报上省委,省委多半要骂我们闲得没事做了。”

        李毅笑道:“祝文同志说得是,这没证没据的案子,你们纪检委还是查实了再提交常委会讨论吧!那么,这事情就先搁置了吧,不议了!”

        游图恩道:“祝文同志,这不是浪费大家的时间吗?讨论了半天,却是这么个结果!”

        祝文道:“是我的错,我不该在证据不齐全的情况下,就提交常委会讨论。”

        张正贵瞪圆了双眼,一时之间有些接受不了这个转变,等他反应过来,其它常委都已经表完态,准备进入下一个议题了。

        季昌泽在洗手间里待了十几分钟,实在不好意思再躲在里面了,便出来在走廊里抽烟,心里跟猫抓一般难受,担心着常委会议室里的讨论结果。

        这时会议处的一个工作人员快步走过来,低声说道:“季秘书长,游书记请您回去继续参加会议。”

        季昌泽一愣,说道:“我还能继续回去参加会议吗?”

        “那是当然啊,您是市委秘书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