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二十五章 季秘书长的隐秘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二十五章 季秘书长的隐秘

    作品:《官路弯弯

        “池老师,真没看出来,你居然还会这么好的茶艺,真是令人惊为观止。”李毅笑道。

        池栩微笑道:“李书记,我当老师之前,在一个茶艺馆里当学徒,本想朝着那方面发展的。但家里人都说这是个抛头露面不体面的工作,要我放弃。后来我姐夫帮了我的忙,帮我在学校谋了个好差事,我就离开茶艺馆去上班了。”

        李毅道:“你姐夫?是季昌泽同志吧?”

        池栩道:“就是他,你们是同事呢!”

        李毅放下茶杯,将身子往沙发上一靠,摸着下巴,思索着说道:“池老师,你今天来,不只是为了泡茶给我喝吧?”

        池栩道:“李书记,我是特意来感谢你的。上次在泰国,你帮了我那么大的忙,我还没来得及感谢你呢!”

        李毅道:“你刚才表演的茶艺,就足够表达你的谢意了。”

        池栩打量房间,问道:“李书记一个人住吗?”

        李毅道:“我妻子在京城,只有周末过来团聚。”

        池栩笑道:“那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怪冷清的。”

        李毅道:“习惯了。”

        池栩轻咬下唇,心想再不进入正题,只怕这一趟就要白来了,说道:“李书记,我姐夫是个极好的人,他对我们一家人都很好。”

        李毅笑道:“季秘书长为人随和,没什么性子。”

        池栩道:“我听说有人把他给告了?有没有这回事啊?”

        李毅心想你只是一个教师,从哪里去听说这种官场内幕啊?还不是季昌泽告诉你的?心里明白她此来必定是受了季昌泽的指派,来为他求情的,便淡淡地道:“别听他们瞎说,捕风捉影的事情,不要相信。”

        池栩道:“不知道举报我姐夫什么?李书记,你知不知道啊?”

        李毅道:“池老师,你是人民教师,这官场中的事情,很复杂,你就不必过问了。人生在世,只要行得正坐得稳,就不必害怕流言蜚语。”

        池栩道:“我听说流言猛于虎啊,官员又是一个敏感的职业,我真的害怕姐夫会误中暗箭呢!”

        李毅道:“池老师,这些事情,不是我们应该讨论的。”

        池栩道:“李书记,我知道我不该过问。但是姐夫是我们两家人的顶梁柱,对我们池家也有恩,我实在是很担心他,他这个人就是太老实了,不会耍什么阴谋诡计,我怕有人向他放冷箭。”

        李毅微微一笑:“你多虑了。官场没你想象中那么恐怖。官场跟你们学校老师之间的关系,其实是差不多的,大家都是为了工作,都是同事,彼此之间或许有些勾心斗角,但这都是个人的行为。有句话说得好,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嘛!但官场的大环境,还是挺好的,就跟你们学校的老师们一样。”

        池栩道:“我们学校的老师啊,那关系还真不单纯!”

        李毅道:“哦?也是一个江湖?”

        池栩笑道:“可不是嘛!凡事都是利益闹的。我们老师为了评职称,为了向上升级,有时为了进教育局里工作,会争得死去活来呢!什么招都使得出来。我还听说,有女老师为了升职,跟教育局的官员那个呢!”

        李毅道:“这毕竟是个别人的行为。我相信大多数人还是严守本分,安心教学的。”

        池栩道:“还用得着大多数人去胡来吗?每年的指标也就那么一两个,能有一两个教师耍耍心计就足够了。像我们学校吧,公办教师人数少,民办和代课教师很多,为了转正,做出一点牺牲也不是不可能的。真的,我听很多同事都在议论这些事情呢!李书记,你想想,连小小的教育局官员都敢这么做桃色交易,我姐夫这么大的官,却一直洁身自好,他真的算是个好官哩!”

        李毅皱了皱眉头,问道:“池老师,你是在哪个学校上班?”

        池栩道:“我在东新区的二十一中。”

        李毅道:“我记得你以前是在小学当老师的吧?”

        池栩道:“以前是在小学的,这不是调到中学了吗,也是姐夫帮的忙。”

        李毅道:“看来季秘书长对你不错啊!挺照顾你的嘛!”

        池栩道:“李书记,都是我姐求她办的事,与他无关啊。你千万别怪他。”

        李毅笑道:“你太紧张了。像池老师这么优秀的教师,去中学教书也是够资格的嘛!”看了看手表,说道:“时候不早了,我就不留你了,你回去的时候路上小心一些。”

        池栩坐着不动,可怜巴巴的看着李毅。

        李毅道:“怎么了?池老师还有事?”

        池栩道:“李书记,我没有说实话,我欺骗你了。”

        李毅道:“哦?什么事情欺骗我了?说说。”

        池栩道:“李书记,我这次来找你,是我姐夫叫我来的。”

        李毅道:“他有什么事情不会自个来找我说,还要找你做传声筒啊?”

        池栩道:“李书记,你应该明白的,姐夫说,他早就找过你帮忙,但是你不肯帮他,所以他才叫我来向你求情。”

        李毅道:“池老师啊,你知道你姐夫犯的是什么事情吗?”

        池栩道:“他没犯事,是有人诬蔑他!”

        李毅道:“池老师,我说了你可别太激动啊。季昌泽同志在外面包了情人,还生下了孩子。那孩子都上小学了!”

        说着,李毅就看池栩的反应,心想季昌泽是你姐夫,他在外面做下这么对不起你姐的事情,你总该死心了吧?

        谁料池栩说道:“原来是这事啊,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

        李毅瞪眼道:“池老师,你可是为人师表的人,你姐夫做下这么对不起你姐的事情,你还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不觉得你姐很冤屈吗?你不觉得季昌泽同志的错误很严重吗?”

        池栩道:“李书记,你有所不知,我姐跟我姐夫认识得晚,结婚也晚,在我姐之前,姐夫有过一个女人,就是你们说的那个情妇。”

        李毅皱眉道:“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啊?”

        池栩道:“姐夫在和我姐结婚之前,有过一个女人,两个人谈了很久的恋爱,都快要谈婚论嫁了,结果因为姐夫的家人反对,两个人的婚事就给吹了。后来姐夫就找了我姐。”

        李毅道:“那他既然跟你结了婚,就不应该再跟前女友有来往啊!”

        池栩道:“可是那个时候,那女的已经怀了姐夫的孩子,还偷偷的生了下来!还发了誓,说此生不再嫁,就带着孩子,娘俩两个过生活。”

        李毅道:“那你姐夫可怜他们,继续照顾他们?”

        池栩道:“是啊,所以我觉得姐夫很伟大。为了这事情,我姐跟我姐夫大吵过一架,不过后来见那母子两个人十分可怜,又见那女的对姐夫一网情深,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不过,姐姐跟姐夫有个约定,只能在生活上给予他们照顾,不能再去跟那女人发生不清不楚的关系。如果那女人愿意,姐姐就把孩子带过来,当自己的亲生儿子养。但是那个女人不愿意。”

        李毅道:“还有这种事情啊!”

        池栩道:“李书记,你说我姐夫有错吗?他要是个没良心的人,肯定不会照顾那孤儿寡母啊!这也算是犯错误吗?”

        李毅沉吟道:“池老师,这些事情,是季昌泽同志告诉你的,还是你姐告诉你的?”

        池栩道:“我听我姐说的,姐夫大概以为,我还不知道他的这些事情吧!今天我问他什么事,他死活不肯告诉我。李书记,你得帮帮他啊!他真的没有什么错,当初他们分手时,根本就不知道那女人怀了孕。真要追责的话,应该是他家里人的错,是他们逼他放弃那女人的。”

        李毅道:“情况我都了解了,这个事情现在到处传开了啊,影响很不好,就算我有心帮他,我也是有心无力啊!我们知道他是无辜的,但是纪检委的同志不这么认为啊!人民群众不这么认为啊!”

        池栩道:“李书记,你少拿大道理压我,我虽然不在官场,但对你们当官的多少也了解一些,我姐夫犯没犯错,有没有事,还不是当领导的说了就算?我姐夫都说了,只要你肯答应帮他,他就有救。”

        李毅道:“池老师,你这不是为难人吗?”

        池栩道:“李书记,我求求你了,你就帮帮他吧?姐夫他也是农村里考出来的,他能坐上今天这个位置,真的是很不容易。你要是不肯帮他,那他这一生就全毁了。”

        李毅道:“池老师言重了。现在纪检委还没有对他的案子进行讨论和处理,会怎么样处理,也未有定论,情况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严重。另外,条条大路通罗马,凭季昌泽同志的能力,我相信,就算他不在公务员队伍里工作了,在别的地方一样可以干出一番大事业来。”

        池栩忽然嘤嘤的哭了起来,玉肩一抽一抽的,哭得很伤心。

        李毅道:“你这是怎么了?我没欺负你啊!”

        池栩道:“李书记,只要你肯帮他,你要我做什么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