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一十七章 良心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一十七章 良心

    作品:《官路弯弯

        院长说道:“李书记,夏菲说得对啊,这可不是个小问题,谁签的字,就要负法律责任的啊!心脏病手术很危险,您是市委领导,没有必要因为一个老人家把自己陷了进去。”

        李毅道:“我明白。但是,现在人命关天啊!这个时候,我们不应拘泥于法律细节,及时挽救生命才是最重要的。”

        人生总有不顺。也许落难他乡,也许流浪远方,但是在流浪的路上,当遇上病变或者事故,需要立刻动手术时,谁来签下那一纸手术同意书?

        目前,我国还没有相关法律条文做出规定,谁可以代替没有亲人的病患代签这纸手术同意书。

        夏菲道:“李书记,你真的不能签,我们看到过很多这样的事情,患者家属没有几个讲理的!他们就算打不到人去讹诈呢!”

        院长道:“李书记,请三思。”

        李毅沉着的一摆手,说道:“手术同意书既不是生死状,也不是护身符,是医师在患者身体上实施手术,患者同意承担手术风险的根据,是医患双方权利义务在医疗过种中的具体表现形式。既然如此,我身为江州百姓的人民公仆,在百姓在难的危机当头,我挺胸而出,代替他们家人签个手术同意书,又有什么错?你们不必再劝阻,也不必再说了,我意已决,汤医生,马上手术!”

        汤敏德是个有良知有职业道德的好医生,他十分佩服李毅的所作所为,当即表态道:“李书记,你放心,我一定尽我最大的努力,挽救这位老太太的生命!”

        李毅道:“我相信你。”

        夏菲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拉住李毅的手,说道:“李书记,你不能这么做!”

        李毅道:“小菲,你可是医务工作者,如果连你都没有这种觉悟,我们社会的道德还靠什么来维持?连这对民工夫妇都知道不顾一切的救人,你问问他们,他们在救这位老太太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可能会被家属讹诈和勒索?你难道连他们的觉悟都没有吗?”

        夏菲道:“反正我不准你签,院长,我来签这个字!我只是一个护士,我不怕病人家属为难我。”

        壮实汉子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啊?不就签个字吗?这是救人的好事,你们怕什么呢?未必我们救了人家的老人,她儿女们还会来责怪我们不成?这还有天理吗?人是我背来的,我来签字!你们哪个有钱,先替我垫上就行了。”

        夏菲和院长等人都不言语了,连一个民工都有这种觉悟,委实让他们这些医务工作者汗颜啊!

        李毅道:“就这么定了,我是政府官员,相对来说比较具有公信力,因此这个字就由我来签。你们都不必争了,也不必劝了,我是江州人民的公仆,百姓的父母,也就是我的父母,我替她的孩子签这个字了!”

        壮实汉子道:“我也签字,我给你做证明!”

        院长道:“李书记,我也签字!我是党员,又是医院的院长,这个字由我来签吧!”

        李毅点头道:“很好,汤医生,赶紧手术吧!救人要紧!小菲,马上联系市委办,叫他们把省电视台和市电视台的同志请过来,给病人拍个相片,在全市范围内寻找她的家属!”

        夏菲道:“行,我这就给丁秘书打电话。”

        院长大喊道:“都别愣着了,赶快准备手术!”

        丁雪松接到夏菲打来的电话,还以为是李毅出什么事了,十分担心,听完夏菲的话后,这才放下心来,然后向市委宣传部长罗向晨同志做了汇报,转告了李毅的话。

        罗向晨当即联系市电视台和省电视台,派出摄影小组,前往医科大附医院进行拍摄。

        省台来的就是宗颜,陈嘉慧还有蓝展翅等几个人,他们跟李毅都是熟人了,来到之后,把老太太的拍了相片,就赶回去制作节目,进行插播。

        省台和市台同时滚动播出了病人的相片,寻找她的亲属朋友。

        医院里的手术准备完毕,李毅签了手术告知书,然后由汤敏德大夫进行手术。

        宗颜等人,凭着媒体人的敏感,直觉这次的事件不同一般,大有新闻可挖,节目播出后,又赶到了医院,对民工夫妇和李毅等人进行采访,要把这次事件拍成一个专题节目。

        李毅道:“宗小姐,这是救人呢,你们媒体就不必凑热闹了吧?”

        宗颜笑道:“李书记,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弘扬见义勇为和救死扶伤的正义精神啊!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像这样的好人好事可不多,我正好赶上了,一定要抓住这条新闻,大做文章。”

        李毅心念一动,心想这的确是一个契机,马上就是学雷锋的日子,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在全市掀起一股学雷锋树新风争当文明市民的热潮。这对改善江州的文明环境,是大有裨益的。

        “宗小姐,你要报道可以,但要把重心放在这对夫妇身上,至于我个人,根本就没有做什么,你们就不必抓住我不放了。”李毅说道。

        宗颜笑道:“李书记,你这么说就不对了,这个新闻里如果少了你,就失去它原有的色彩了,也就起不到带头的模范作用了。你这个新闻里最大的亮点啊!相信我,你一定会火的!”

        李毅道:“宗小姐,我是政府官员,我不是电影明星,我不需要做秀,也不需要红火。”

        宗颜笑道:“你要低调嘛,我知道,你放心好了,我们不会把你捧成英雄的,只会原汁原味的还原你做的一切事情。”

        就在宗颜等记者拿着李毅签名的手术告知书拍摄的时候,几个男男女女从走廊的另一头大步走了过来,其中一个穿绿衣服的妇女大声嚷嚷道:“我妈妈呢?我妈妈呢?”

        夏菲道:“请你们不要吵闹,这里是医院,里面正在做手术。”

        绿衣妇女道:“我妈妈呢?”

        夏菲道:“你妈妈?你妈妈是谁?”

        另一个穿红衣服的妇女道:“我妈妈是万秀清!”

        夏菲道:“对不起,我们这里没有这个人。这里是手术室,你们去别的地方找找吧!”

        绿衣妇女道:“你蒙谁呢?我们都看电视了,电视里说我妈妈就在你们医院,正在手术室里进行抢救!我刚才在你们前台问过了,就是在这里手术!”

        李毅问道:“你们的妈妈,就是电视台播的那个老人家?”

        绿衣妇女道:“就是她!她人呢?”

        夏菲道:“哦,你们可算来了,病人正在手术,你们在外面等着吧!”

        绿衣妇女道:“手术?我妈妈好好的,为什么要手术?你们对她做什么了?”

        夏菲道:“不是我们对她做什么了,而是她突发心脏病,晕厥了!”

        绿衣妇女道:“这不可能啊,我妈身体一向很好,怎么可能得心脏病呢?你们快把我妈妈还给我们!”

        夏菲道:“你妈妈是这两位好心的同志送过来的,他们送过来时,你妈妈就是昏迷不醒的。我们汤医生诊断过了,是突发性心脏病,病情很严重,若不是这两个好心人送得及时,你们就再也见不到她了。你们真应该好好感谢这他们。”

        绿衣妇女指着壮实汉子道:“你叫什么名字?”

        壮实汉子笑道:“我姓史,大姐,你叫我史老三就行了,村里人都这么叫我。老人是我背过来的,谢就不必了,只要老人没事就行……”

        绿衣妇女冷笑道:“谁是你大姐呢?史老三是吧?老实交待问题吧,你是怎么把我妈给撞了的?”

        史老三一听就懵了:“大姐,我没撞你妈啊!”

        红衣妇女一把搡过来:“我撞你妈呢!你不撞我妈,我妈怎么昏迷不醒了?史老三,我可警告你,我们万家就是东州本地人,亲朋好友一大家子呢!我们可不怕你这个外地来的建筑工人!老老实实把话说清了,我们兴许还能叫你少赔一点钱,不然我非叫你偿命不可!”

        史老三身子壮实,那红衣妇女这么一推,根本没推动他。

        史老三的老婆说道:“你们城里人怎么这样啊?我们是在公交车上发现的老人,她就歪在那里,一动不动,车子上那么多人,没有人出手帮忙呢!我男人好心,把你妈背到了医院,我们怎么反落下不是了?”

        红衣妇女道:“你说怎么着就怎么着啊?我妈从来没生过病,凭什么得心脏病啊?我可告诉你们,肯定是你们把妈给撞晕了,你们跑不掉!”

        李毅听了暗自皱眉,心想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做这种好事,最怕的就是碰到蛮不讲理的家属,而史老三偏偏就给碰上了!

        “万家姐妹,你们且息怒,有话好好说。史老三也是一片好心,你们可不能寒了人家的心。”李毅摆了摆手,做起了和事佬。

        红衣妇女见李毅穿着病服,还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病人,大声说道:“关你什么事?是我妈出了事故!史老三,你说得再好听,也只是你的一面之词,谁知道不是你为了躲避责任,故意编造的谎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