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一十一章 你太脏了,帮你洗洗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一十一章 你太脏了,帮你洗洗

    作品:《官路弯弯

        何振华脸色大变,优雅不再,绅士不再。

        那个叫阿良的江湖人士,啪的一声拍在桌面上,震得汤汤水水洒出桌面来,他大声吼道:“你说什么?有种你就再说一遍!”

        饶若曦知道李毅的性子,天不怕地不怕的,别说再说一遍,便是再说一百遍,他也会毫无畏惧的说出来,此刻是在别人的屋檐下啊,该低头时且低头,不管他们提出来什么条件,只管答应就行了,反正这个赌场根本不可能营业,将来也就不必向他们交纳什么保护费和抽水的佣金。

        想到此,饶若曦不等李毅说话,便扯了扯李毅的衣角,说道:“李先生,我觉得何博士的话也有道理,既然是道上的规矩,那我们遵从就行,待赌场开门之日,我们再来向良爷交纳保证金就行了。”

        那个阿良见饶若曦服软,捋了捋衣袖,嘿嘿冷笑道:“还是饶老板上道啊。不过,你们的博彩许可证已经办下来了,那这个保证金就应该交纳,今天麻烦饶老板把这个钱给结了吧!”

        这真是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

        饶若曦想息事宁人,奈何人家偏偏不肯呢?

        这摆明了就是要强抢一千万啊!

        饶若曦蹙起弯弯的黛眉,说道:“何博士,这可没有道理了啊!我们的船被扣在了黑海,赌场还不知道何时才能开张呢!现在就收我们的钱?这说不过去吧?说到哪里都不占理啊!”

        何振华道:“这是你和阿良之间的事情,我只是做一个和事佬,穿针引线而已,具体的事情,你们谈。”

        饶若曦道:“良爷,对不起,你的要求,我们不能答应。”

        阿良道:“没钱?不可能吧,听说你是龙腾基金的老板啊?龙腾基金这么来的来头,比我们何博士还有钱呢!怎么可能连区区一千万都拿不出来?饶老板,我要提醒你一句,一千万买个平安,很划算的。”

        李毅再也忍不住,冷笑道:“不可能!饶老板再有钱,也不可能给你们这些强盗!每家赌场抽两成的水?还要收年费?心够黑的啊!”

        阿良捏紧了拳头,似乎就要发作,但何振华给他使了个眼色,他便冷静下来,说道:“饶老板,这是我们之间的买卖,我不想别人插嘴!你不想付钱也行,你人长得这么漂亮,陪爷睡上一觉,我就免了你的单,还保你一生平安!”

        “噗!”一杯滚烫的茶水泼到了阿良脸上,烫得他啊哎一声,连人带椅子往后倒退开去,站将起来,大喊道:“哪个泼的?”

        李毅缓缓将杯子放下来,说道:“我泼的!你太脏了,代替你家长辈帮你洗洗!”

        “你!”阿良抹了一把眼睛,睁开眼来。

        服务员递过来一块热毛巾,阿良恼火的用力一推,将她推倒在地,抬起一只脚,踩在椅子上,指着李毅道:“有种!小子,知道我是谁吗?”

        李毅淡淡地道:“你这种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人,我见识得太多了。回去问你妈吧!”

        阿良气得七窍生烟,高声道:“何爷,这可不是我不开你面子啊,是他们先动的手,这个场子我阿良若是不找回来,今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何振华板着脸,默不做声,等于是默认了阿良的话。

        何振华坐在上首,阿良坐在他的右边,也就是在李毅的对面。说着话,阿良的左脚在椅子上重重一点,整个人像大鹏鸟一般从桌子上空扑将过来,右手变拳,击向李毅的面门。

        这是一张很大的圆桌,他这么一扑,整个人就能凌空越过桌子去,也算身手了得了。

        这一下势发突然,来势凶猛,李毅虽然早有防备,但也反应不及。

        眼看那砂锅大的拳头带着呼呼风声,打到了李毅的面门,李毅还是端坐未动,甚至连眼皮都没有眨一眨,一幅冷静自若的表情。

        何振华看得暗自点头,心想这小子这么镇定,必定有所依持。明知道我和阿良的身份不简单,还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出言不逊,足见此人有恃无恐,平素也是个使权惯了的人!

        阿良这一冲击之势十分强大,身子又是凌空的,冲击力加上他本身一百多斤的体重,这份重量起码也有几百公斤,若是打实了,怎么的也要把李毅打得头破血流。

        阿良是黑道上的老人物,也是大人物,见过血光,进入黑牢,下手无情,今天这样的场面,在他想来,只要自己一出面就能摆平,就算这姓饶的有些来路,大不了见见红,放放血,就能唬住她们了。所以一见李毅这个刺儿头站出来反对,他就马上施以颜色,亲自动手,想把李毅制服,一出手就是凌厉的杀招。

        然后,他失算了,自己的拳头打到了李毅的面门,而李毅却还是瞪着那双迷死人不赔命的俊目星眼,冷冷的注视着自己,两个人四只眼睛靠得最近的时候,简直可以看到对方眼球里自己的倒影!

        从李毅的双眼里,阿良看到了不屑,也看到了不齿,就是看不到害怕或是退缩!

        这个人难道就不怕我砸烂他的头吗?

        阿良的拳头就要触及李毅面目的刹那,那虎虎的风声都能吹起李毅俊逸的头发了!

        说时迟,那时快,一只不大却结实的拳头从李毅旁边伸将过来,直接击中阿良的胸口,一股巨大的冲击力量从拳头身上传递进阿良的身体。

        阿良闷哼一声,像撞到了一张巨大弹性的弹簧床上,肥大的身体倒弹而起,像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退着飞了回去,呯的一声,落在满是杯杯盘盘的桌面上。

        桌面上有火锅,还有干锅!锅里的汤水烧得正旺!

        惊尖声,杯盘碎裂声,交织回响。

        众人再看阿良时,只见他脑袋正好掉在一大锅鸡汤里,屁股坐在正中央的火锅里!左脚踩着一只大龙虾,右脚踢开了一只烤全羊!

        “呃!”良久,阿良才发出一声呻吟,发现脖子不能动弹,屁股被开水烫得熟了,但身子却不能动,胸口像压着一块千斤巨石,喘不过气来,只能发出几声凄惨的无意义的叫声。

        出手的人正是钱多。

        钱多一拳击出后,料到对方的人马会有所动静,立马掏出了上次从米国特工身上缴获的那把手机枪,握在手里,这把枪一共有四发子弹,他只开过一枪,里面还有三发子弹!

        这种枪十分隐蔽,又低调,放在身上防身最好不过。

        擒贼先擒王,钱多接下来要对付的人,自然是何振华,只要把何振华控制住了,这一屋子的人就不敢胡来,所以他看似留意着其它人的动静,实则全神贯注的把全部心思放在了何振华身上,只要形势不对,他就会马上发动,在最短的时间内控制住何振华。

        阿良动手的时候,他那边的兄弟还在嘻嘻哈哈的大笑,他们都是跟了阿良很久的老哥们,对阿良的身手十分敬服,相信只要良哥出了手,那就没有对付不了的人!

        然而,他们的笑容还在脸上呢,他们的良哥就直挺挺的躺在桌面上不动弹了!

        过了那么半分钟时间,这群家伙才反应过来,立马吵吵嚷嚷的,蜂拥过来,想要围殴李毅和钱多等人。

        “住手!”一声凌厉的威喝凭空传来,把所有人都给镇住了。

        喊这话的人,不是何振华,而是李毅!

        李毅还是端坐未动,沉声说道:“谁敢动一动试试!”

        多年的官威积累下来,镇场面的功夫还是很到家的,那些江湖人士被李毅这一声断喝给镇住了。

        与此同时,钱多飞快的动作,跳到何振华的身边,将手机枪的枪口对准了何振华的太阳穴,冷冷地说道:“何博士,不想死的话,就坐着别动!我手里的可不是手机,而是手枪!”

        何振华见多识广,一看钱多的身手,再看钱多的武器,就知道这些人来历不凡,自己和阿良都低估了这些人!

        “好汉,哪条道上的?”何振华毕竟是老江湖,尚能从容,端坐问道。

        钱多冷笑道:“哪条道上的,你不必知道,你只需要明白,不管是谁,胆敢得罪我们李先生,那下场一定会很惨!”

        何振华挥了挥手,沉声说道:“全部人都给我退下!快点!”

        七桌人,好几十个呢,闻言全部退开几米开外,不敢向前。

        李毅缓缓说道:“钱多,放手,不必对何先生如此无礼。何先生是港澳名流,以他的身份地位,断断不会对我们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出来。何先生,你说呢?”

        何振华点头道:“是,有话好商量嘛!凡事都好商量。现在是文明社会,不要动刀动枪的。”

        钱多撤了手机枪,向后退开两步,站在李毅和何振华两人之间,既可保李毅,又可以制住何振华。

        李毅缓缓勾勾手指,对何振华道:“何先生,你附耳过来,我有几句金玉良言,要说与你听,听完之后,你还想跟我们为敌的话,那就随便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