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零八章 鸿门宴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百零八章 鸿门宴

    作品:《官路弯弯

        江兆南同志指示李毅,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尽快解决好这个问题,以免夜长梦多。

        李毅早就料到米国等西方列强不会这么轻易的让这艘航母行驶到华夏国海域来。

        虽然李毅等人已经做得很十隐蔽,没有露出丝毫破绽,外观的猜测也没有关联到国内政府身上去,但米国人本着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的方针,还是对瓦雅格号进行了封杀!

        精彩娱乐有限公司连派数批人到土耳其,跟他们洽谈。

        “土耳其”一词由“突厥”演变而来。

        在鞑靼语中,“突厥”是“勇敢”的意思,“土耳其”意即“勇敢人的国家”。

        土耳其共和国国土包括西亚的安纳托利亚半岛以及巴尔干半岛的东色雷斯地区,是一个横跨欧亚两洲的国家。

        它北临黑海,南临地中海,东南与叙利亚、伊拉克接壤,西临爱琴海,并与希腊以及保加利亚接壤,东部与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和伊朗接壤。在安纳托利亚半岛和东色雷斯地区之间的,是博斯普鲁斯海峡、马尔马拉海和达达尼尔海峡。

        首都是位处安纳托利亚高原正中央的安卡拉。

        土耳其共和国的外交重心在西方和中亚地区,在与米国保持传统战略伙伴关系的同时加强与欧洲国家的关系。

        这次阻拦瓦雅格号通过博斯普鲁斯海峡,就是得到了米国的点拨和授意,故意为难中方。

        土耳其方面以“船体过大、影响博斯普鲁斯海峡其它船只正常航行”等为理由,拒绝“瓦良格”通过。

        博斯普鲁斯海峡全长30.4公里,最宽处为3.6公里,最窄处708米,最深处为120米,最浅处只有27.5米。

        瓦雅格号宽度只有70.5米,完全可以正常通过博斯普鲁斯海峡。

        土方的这种阻拦理由根本就不成立。

        西方媒体也借机纷纷大肆炒作“华夏航母威胁论”。

        葡澳当局也向精彩娱乐有限公司表示,拒绝瓦雅格号在澳门近海停泊,理由是澳门附近海水浅,停不下这种大船,除非以后深挖航道云云。

        “瓦雅格”受困黑海期间,精彩公司每天向拖船公司支付8500美元,每个月还必须向乌加国港口当局缴付1.7万美元的停泊费。

        李毅知道事情的症结在于土方政府的态度,除非土方政府改变主意,同意放行,否则瓦雅格号很可能在黑海无限期的停泊下去,无法拖回国内港口。

        至于葡澳当局的态度,李毅根本懒得去理会,这艘航母根本就不会驶入澳门海域。

        李毅和饶若曦一起找到帕雅,商量航母之事。

        帕雅听说航母被土耳其给阻拦了,又听说每天要支付那么多的美元,十分心痛,她参股的钱,可是向父皇借的呢!

        “怎么会这样?李毅,你不是华夏的官员吗?你请你们政府出面,跟土国进行交涉啊!叫他们马上放行。”帕雅拉着李毅的手,急切的说道。

        李毅道:“帕雅公主,这购船是你们自己的个人行为啊,我们政府只怕不好出面。”

        帕雅道:“那怎么办?这么多钱投进去了,难道就这样打了水漂不成?”

        李毅道:“车到山前必有路,倒也不必过分着急,你和饶老板都是我的好朋友,你们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会向我们政府建言,请他们出面斡旋。

        帕雅道:“那你就赶紧去做啊。这一天就要花这么多钱呢!”

        李毅点点头,说道:“帕雅,我们政府出面,自然可以跟土方谈判,只要谈得拢,这个事情还是可以解决的,但是,这个谈判过程会很长。”

        帕雅道:“会有多长?”

        李毅道:“可能一年,可能两年,也可能三四年。”

        帕雅道:“几年?那得支付多少钱了?这赌场还能开起起来吗?早知如此,我们就不要搞什么航母大赌船了,就在地上开一家也挺好的啊,我看那些赌场的生意都很好呢!”

        饶若曦道:“这世界上哪里有后悔药吃啊?我们的钱已经投进去了,每天的损失又有这么大,如果不把航母弄回来,我们就完全亏本了。”

        帕雅道:“我们去找土耳其谈判!他们凭什么扣押我们的航母啊?我们买回来是用来当商业用的,又不是用来打仗用的,他们再霸道,也不能这么不讲道理吧!”

        饶若曦道:“我们去谈判根本就没有用,我们已经先后派了几个谈判团过去,都被土方无理的拒绝了。”

        李毅说道:“这里面,主要是米国在其中搞鬼,他害怕这艘航母是我们政府购买的,怕我们的军队因此变得益加强大,威胁到他们的霸主地位。”

        饶若曦道:“米国人正是霸道,他们国家有十几艘航母,我们也没说他们会威胁到谁,华夏国连一艘都没有,他们却到处鼓吹我们会威胁到世界的安全。真正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帕雅道:“这船是我们自己买的,不是政府买的啊!这个事情我们得去跟土方说清楚了!”

        饶若曦道:“没用,他们根本就不相信我们说的话。”

        李毅道:“帕雅公主,我倒是想到了一个人,可以帮这个忙。塞泽尔先生不是土耳其人吗?由他出面,替你们向土国政府说情,效果可能要好很多。”

        饶若曦道:“没用,如果只是一般的土国人,怎么可能跟政府打上交道啊?政府当局连我们的话都置若罔闻,对一个普通民众的话自然更加不放在意上了。”

        帕雅道:“塞泽尔不是普通市民,他是高官的儿子,他的家族在土国内部,说话份量很重,不然,我父亲也不会介绍他跟我相亲。”

        饶若曦喜道:“帕雅公主,那就太好了,你们就找这个塞泽尔先生帮忙啊!请他帮我们向土国政府传达我们的意思。这艘航母是我们私人买来当赌船的,跟华夏政府毫无关系!他们自己人说的话,想必他们政府应该相信了吧!”

        李毅道:“怕就怕他不肯帮这个忙呢!塞泽尔跟你们非亲非故,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政治风险去帮你们求情呢?”说着,看向帕雅,心想自己跟饶若曦一唱一和,应该把帕雅引上路了。

        帕雅果然俏皮的翘起了嘴角,一脸得意的说道:“他敢不帮?他现在是我的裙下之臣!我叫他做什么,他就要做什么!”

        李毅和饶若曦无声的交流了一下,心想目的达到了。

        饶若曦说道:“帕雅公主是人中之凤,天生丽质,塞泽尔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也是他的福分呢!我相信只要公主开口,他一定会全力以赴,帮我们把事情办妥的。”

        帕雅笑道:“还是李毅聪明,想到了塞泽尔这条线,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人呢!咯咯,想不到他也能派上大用场呢!”

        李毅道:“那是因为公主眼界太高,没有把塞泽尔放在眼里。”心想这个帕雅公主向来心高气傲,骄傲得紧,别一味的使性子,对塞泽尔不假辞色,反而把事情给办砸了,便道:“帕雅,现在你们有事求塞泽尔,你要给他一点好脸色瞧瞧啊,不要一见面就板着个脸。”

        帕雅得意地笑道:“我不傻,只是你们男人贱!我对你好吧,你偏偏要躲着我跑,我对他不好呢,他反而求着要跟我走!我现在算是弄明白了,对你们这些贱男人,就应该高高在上,像女王一样,驱使你们,让你们像奴隶一般听我的话!”

        李毅听得浑身起鸡皮疙瘩,说道:“行行行,一切都依帕雅公主的,不管你用什么方法,用皮鞭抽他也行,用脚踹他也行,只要他能帮你们的忙就行了。”

        帕雅是个急性子,想到的事情就要去做,当即就去跟塞泽尔商量,叫李毅和饶若曦在她房里稍等。

        帕雅走后,饶若曦道:“李先生,这个公主好大的脾气啊!这样的女人,一般的男人可消受不起。”

        李毅道:“我领教过了,被她玩弄过好几次!”

        饶若曦抿嘴笑道:“你被她玩弄过好几次?怎么玩弄的啊?”

        李毅白了她一眼,说道:“你想到哪里去了?她是个古灵精怪的人,最爱捉弄人。对,是捉弄,不能说是玩弄。”

        饶若曦忽然想起一事,问道:“李先生,我昨天接到何振华等赌场名流的请帖,他们联名请我去吃个便饭,你说我去还是不去呢?”

        李毅沉吟道:“何振华他们请你去吃饭?那可是赌博界传奇一般的人物啊!香港的那些赌片,很多就是根据他的经历改编而成的呢!是公认的赌王!你现在要开赌场了,他们请你吃饭,这餐饭很可能就是鸿门宴!”

        “鸿门宴?”饶若曦微微一惊,说道:“那怎么办?那我就不去了吧?”

        李毅摇头道:“不去也不行啊!精彩公司就是到澳门来开赌场的,连博彩许可证都办下来了,不接受他们的邀请,有些说不过去啊。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就算是鸿门宴,最后赢的人还不是沛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