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百九十七章 官路如棋,重在布局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百九十七章 官路如棋,重在布局

    作品:《官路弯弯

        “小毅,广陵可是个地级市,在省里排名虽然靠后,但却大有可为啊,你不心动吗?”温玉溪开门见山的诱惑李毅。

        李毅心想,温林两家不愧是亲家,温玉溪的想法跟林馨是一样的,都希望自己能够去接任广陵市长一职。

        然而,李毅却有他自己的考虑,跟林馨说的那些大道理只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是他有自己的职业规划和设想。

        李毅在江州经营一年多,小有成就,人脉关系和事业基础都打下了,现在如果冷不丁的离开,开始全新的事业,这对自己的职业规划,未必是一件好事。就好比是游击队员一般,打一枪就换个地方,连块属于自己的根据地都没有。

        江州的官场形势,对李毅来说是十分有利的,再经营几年,完全可以把江州做为自己的第一块根据地。

        人要有根,官员也一样要有根,像吴东方的根,就在吴州,人家一提起吴东方,就会说他是吴州出来的干部。而吴州的干部,也以是吴东方老根据地的人而自豪。

        李毅入仕也有些年了,但却还没有自己的一块根据地,就是因为李毅在每个地方都待不长久,而根据地是要靠时间来经营的。

        江州在李毅一年多的经营之下,已经小有成就,假以时日,完全可以建立成为第一块根据地。

        如果现在离开江州,去广陵发展,固然可以在行政级别上前进一步,扶正为市长大人,但一切都要从头开始经营,新的环境,新的同事,没有任何基础。

        广陵虽是地级市,但跟江州比起来,却相差甚远,级别上来说,也要比江州低,各方便的条件都比不上江州。从长远来看,留在江州远比去广陵要好。

        当初李老爷子从众多城市里选择江州,把自己最喜爱的孙子扔过来,含义就非常深刻,也做好了让李毅在江州长足发展的打算。

        听到温玉溪的话后,李毅说道:“温书记,我不是不感兴趣,而是江州离不开我啊!”

        温玉溪笑道:“这地球离了谁都会照样转动的,李毅,这可是个晋升的好机会啊。”

        李毅道:“温书记,我刚刚提升不久,马上就放出去升任市长,这会让同志们不服气的啊。”

        温玉溪道:“能者居上嘛!这是竞争淘汰结果,谁敢说半个不字?哪个不服,也去整出一个麦套稻技术来,也去整出一个化工产业园区来!我温玉溪马上就升他的职!只要有成绩,就不怕别人说闲话。”

        李毅道:“说到化工产业园和麦套稻,我就更不能离开江州了,这两个宝贝,就跟我亲儿子似的,我眼看着他们刚刚出生,不可能就撒手不管了吧?这可是极端不负责任的做法,也不是我李毅的行事风格。”

        温玉溪道:“李毅,工作也是为了升职嘛!你搞出了这么多的好成绩来,要是不提升一下,我们省委也会觉得对不起你啊!”

        李毅心想,温玉溪这是没人可用,还是想把自己调离江州去广陵替他打拼天下呢?

        温玉溪在江南省里,肯定没有比李毅更顺手更值得信任的人,现在温玉溪想拿下广陵,就要派一员大将过去坐镇,第一选择人自然就是李毅。

        李毅说道:“没有人比我更懂麦套稻,也没有人比我更加理解工化产业园的规划和发展,我现在若是离开了,这两个项目很可能就会夭折!这对江州,甚至是江南省,都是莫大的损失。因此,我在这里想请求省委,让我继续留任江州,把我未做完的工作做好做完。”

        这话就说得很明确了,李毅暂时还不想离开江州。

        温玉溪良久没有说话,显然在考虑除李毅之外,还有没有更合适的人选。

        李毅并不是不想帮温玉溪的忙,但这个事情关系到自己的职业规划,是件大事,他不可能因为温玉溪而做出太大的让步。

        李毅道:“温书记,我知道你的想法,想把广陵拿下来。但是你想过没有,我如果离开了江州,江州就变成未知数了。相比较起来,江州比广陵更加重要。”

        温玉溪缓缓点头,说道:“你说得有道理啊!现在的江州全靠你在把持着,我的政令尚能通达,如果你离开了江州,江州马上就会变成吴东方的天下。”

        李毅道:“所以我暂时还不能离开,除非再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在江州多收服几个人心,那时我再离开,影响就不大了。”

        温玉溪道:“但是广陵市长这个空缺,可是一块大大的肥肉啊,李毅,你可有什么好的推荐人选?”

        李毅沉吟一番,看了旁边的林馨一眼,说道:“温书记,你有没有想过,从南方省调人过来?”

        温玉溪也在沉思:“从南方省调人过来?这倒也是个办法。”

        李毅道:“温书记在南方省应该有些亲信,调来江南省,这是对他们前程的关照,也让南方省的老部下们知道,你人虽然离开了,但并没有忘记他们,只要时机成熟,就会给他们机会,这样可以更好的留住人心,不至于人走茶凉。”

        温玉溪道:“只是这一时之间,也没有个合适的人选啊!一个萝卜一个坑,仓促之间,要调一个副厅或是正厅过来,也得人家愿意啊!”

        李毅笑道:“如果您信得过我,那我就给您推荐一个人选。”

        温玉溪骂道:“屁话!我要是不信任你,我能跟你浪费这么多的口水?快说,是谁?”

        李毅道:“西州副市长薛雪同志!”

        林馨听到薛雪两个字,抬了抬眼皮,但却什么也没有说,还是坐在一边静听李毅打电话。

        李毅道:“薛雪同志有着极其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升任副厅的时间,也超过了两年的红线标准,在江州副市长任上,颇有建树,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将才。”

        温玉溪沉吟未语。

        李毅道:“我以前在西州之时,就曾经向您推荐过她,她能顺利当上副市长,也是您的功劳呢!这一次如果能调她过来,她一定会成为您真正的马前卒,前往广陵打拼。广陵因为邱祥峰的跳楼自杀,局面肯定变得十分复杂,薛雪一介女流之辈,前去赴任,既不会引起广陵方面的强烈反对,也不会遭受广陵本土势力的欺压,这是她得天独厚的优势。”

        温玉溪有些意动,但他跟薛雪接触并不多,就算是在南方省里,薛雪直接向温玉溪汇报工作的机会也并不多。要调她过来,温玉溪有些费思量。

        李毅道:“调走薛雪同志,还有一桩极好的后着,薛雪是西州副市长,她离任后,就要提拔一位副市长上去。现今西州区县党政一把手里,可嘉同志绝对是有希望上位的。”

        这话把温玉溪彻底说动了。

        官路如棋,一着争来千古业。

        下一步,看三步,想八步!

        广陵市长的空缺,温玉溪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调李毅过去,而李毅却看得更远更深,也更加成熟。

        同样一步棋,李毅的走法明显略胜一筹啊!不仅保存了江州的实力,还扯动了南方省的神经,薛雪调任广陵,一样可以达到往广陵心脏插刀的目的,而薛雪走后,温可嘉上位,西州一样有自己的人,而且同时提升了两个厅级干部!这对自己是有利的啊!

        这样的走法,比起让李毅过去,的确要高明不少。

        李毅这小子,政治思想十分成熟了!

        “李毅,你这一结婚,整个人就不同了,想问题更加的全面也更加的深入。”温玉溪暗赞了一声,说道:“我觉得你的方案可行,但具体的运作之中,我还南需要你的配合。”

        李毅笑道:“能为温书记效劳,是我的荣幸。”

        温玉溪道:“主要是西州方面,你比我要熟悉啊,你先跟那边通个气,我再来运作。耽搁你的蜜月旅行,你不怪我吧?”

        李毅道:“反正就是游玩,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不就打两个电话的事情嘛!呵呵,回头我就跟薛雪同志通个气,让她做好心理准备。”

        温玉溪道:“行,那就祝你们蜜月愉快。”

        挂了电话后,李毅随即给薛雪打去电话,笑道:“薛姐,我要恭喜你啊。”

        薛雪道:“没个正经,你刚结婚,正是喜事临门,我恭喜你才对呢。我孤家寡人一个,冷冷清清的,有什么喜事啊?”

        李毅道:“薛姐,真是大喜事呢!你马上就要高升了。”

        薛雪道:“这个时间点,你不陪娇妻度蜜月,打电话给我做什么呢?逗我玩啊?”

        李毅道:“我哪敢逗姐玩啊,借我三个胆子也不敢啊!事情是这样的……”把邱祥峰的事情说了一遍,同时表达了温玉溪同志想调她过来工作的意向。

        “怎么样,薛姐,这可是大好事吧?你好好准备准备吧,这两天温书记就会跟南方省委沟通,请求调人过来。”李毅呵呵笑道。

        谁料薛雪回答了一句:“李毅,我不同意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