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百七十七章 小人作怪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百七十七章 小人作怪

    作品:《官路弯弯

        前面这几个家伙都是牛高马大的,挤在李毅面前,把后面那个娇小的身躯给挡住了。

        李毅直到此刻,才看到她。

        她有些怯怯的,安静的站在众人的后面,一双大大的圆眼睛,死死的贪婪的盯着李毅,那神情,像是要把这个久违的容颜,深深的刻画在脑海里。

        这个男人的样子,她从来不曾忘记,但又怕自己记得不够深刻,要用这火辣的目光,把他的影像,再次复刻在心底。

        她连一眨都舍不得眨,她怕,怕眨一眼,他就从眼前消失了,再也看不见他了。

        李毅手中夹着的烟,已经烧到了尽头,他兀自没有知觉,那最后的残火,烧着了他的手指,他这才受惊似的缩了缩手,扔掉了那个烟屁股。

        “花小蕊同志,别躲在后面啊!你大老远的来一趟,不就是为了见见李书记吗?快过来。”薛雪笑着招招手,说道:“李毅,你得表扬花小蕊同志啊,柳林镇里,也就她还对你念念不忘,记着你的好。这次她刚刚生产完,还在哺乳期呢,听说你要完婚了,一定要来,而且是抱着孩子来的。”

        李毅听到孩子两个字,这才将目光从花小蕊的脸上移到她的胸前,她怀里的确还抱着一个婴儿!

        李毅闭上眼睛,平复心绪,然后向前两步,伸出右手,淡定的说道:“花小蕊同志,谢谢你来看我。恭喜你当了母亲,这是一个十分光荣而伟大的终身职业。”

        花小蕊鼻子一酸,眼角生痛生痛的,像有什么东西在撕扯她两个眼角的肌肉,眼里有什么东西抑制不住的要流出来,但她还是硬生生把那些不争气的东西给逼了回去。

        她告诉过自己,见着他,千万不能哭,自己是来给他恭贺新喜的,大喜的好日子里,怎么能哭呢?

        “李书记,你好。”花小蕊轻声呼唤了一声。

        “你好啊,呵呵,你刚生完孩子不久,应该在家里多休息啊,怎么能跑这么远的路来京城呢?万一伤着身子怎么办?”李毅温和的说道。

        花小蕊道:“不碍事的,我早就坐过月子了,我的身子没那么娇气。”

        李毅问道:“唐剑呢?他没有来吗?”

        花小蕊疑惑地道:“唐剑?哦,他没有来啊,他可能不知道你明天结婚吧!”

        李毅看了看孩子,说道:“这孩子长得真漂亮!圆嘟嘟的脸蛋,哟,他冲我笑呢!呵呵,看来他很喜欢我啊!是男孩还是女孩啊?”

        看着李毅逗孩子的笑脸,花小蕊的悲伤马上就过去了,柔声说道:“他是个男孩。”

        李毅用手指在孩子的脸上摸了摸,轻轻捏了捏,笑问:“叫什么名字啊?”

        花小蕊道:“还没有取名字,李书记,你学问大,你给孩子取个名字吧?”

        李毅摇头道:“这可不行,孩子的名字,可重要了,得由他亲爹来取。我可不行。”

        花小蕊道:“我特意带他来京城,就是为了向您讨个姓名呢!李书记,你的学问大,我是知道的,你就给孩子取个名字吧!”

        胡继昌道:“李书记,花小蕊同志这么大老远的都带着孩子过来了,你就赏一个呗!”

        李毅沉吟道:“这不太妥当啊!”

        花小蕊道:“妥当,妥当!只要是你给取的,都好。”

        李毅笑了笑,说道:“那我就给起一个?”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取浩然两个字如何?《淮南子?要略》里讲:‘诚通其志,浩然可以大观矣。’元代张可久《金字经?偕王公实寻梅》曲:‘浩然英雄气,塞乎天地间。’孟子也说‘吾善养吾浩然之气’。并说这种气至大至刚,塞于天地之间。我理解为浩然正气,是一种有利于鼓舞士气,激发活力,增强团结,凝聚合理的奋发向上的精神,是一种无形资产,是一种精神。取名浩然,希望这孩子将来能自强不息,出人头地。”

        花小蕊脸上忽然绽放出一种李毅久违的笑容,这种笑容,以前在柳林镇时,李毅经常可以看到,此刻再次目睹,仿佛间又回到了以前混迹在柳林的日子。不由得看呆了。

        “谢谢李书记!”花小蕊甜蜜的一笑,低头在孩子脸上亲了一口,说道:“浩然,浩然,孩子,你以后有名字了,就叫做浩然!”

        胡继昌笑道:“李书记,你这么喜欢这孩子,又给他取了名字,干脆认他做干儿子吧!”

        李毅道:“这个我倒是没有问题啊,只不知花小蕊同志意下如何?”

        花小蕊道:“不行!”

        胡继昌道:“哎,花小蕊,李书记当你孩子干爹,有什么不妥了?这是孩子的福分呢!你为什么不同意?”

        花小蕊抱紧了孩子,说道:“不行就是不行,没有为什么。”

        李毅尴尬的一笑,说道:“算了,算了。”

        孙薇笑道:“李毅,我们可说好了,你生下来第一个孩子,要拜我们做干爹干妈的!你可不能耍赖皮哦!”

        李毅笑道:“等我生下来再说吧!”

        几个人坐下来,互道别后情由。

        李毅又把送礼的事情说了一遍。

        胡继昌笑道:“得了,这更好了,我们把份子钱都给省了!”

        朱枫道:“这个送礼之风啊,早就应该刹一刹了!现在不管是官场还是民间,随份子钱成风,有些官员借此敛财,收受的钱财不计其数,而且光明正大,谁都不能去查这些账啊!”

        李毅道:“人情往来,这是维系各种人际关系的纽带,也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贝啊!你们想想,多少封建糟粕都去除了,惟独这个保留了下来,而且被发扬光大了,这可不是没有原因的。也说明人民群众生活中,需要这个人情往来!这个事情,本身是极好的,只不过被某些别有用心的贪官给利用了,成为了他们敛财的工具!纪检委现在严查这股风,我觉得很好。我们也应该率先响应找执行。大家都不是一般的熟人了,我才跟你们说得这么直白,希望你们能够体谅我。”

        姚鹏程道:“我们都听李书记,你叫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既然送礼反而会害到你,那我们就不送礼金了!”

        李毅笑道:“这才是我的好同志,好朋友嘛!”看看时间,说道:“时候不早了,我还有事情要忙,就不陪诸位了,我先把话说下了,你们来到京城,那这里的一切吃住开销,全部归我管了!还有一条,一定要在京城多住几天,我带大家四处去逛逛,玩玩!”

        薛雪道:“这就走了?”

        李毅看了她一眼,看出她眼里有些许的不舍,但因为花小蕊的出现,让李毅心情兴致全无,便点头道:“嗯,我有空再来跟大家聊天。”

        孙薇道:“李毅,你别管我们了,你明天就结婚了,一大摊子事情等着你去忙呢!新婚燕尔耕作忙啊!”

        姚鹏程和胡继昌都大笑道:“就是,就是,李书记,你就去忙吧,我们自己会去逛会去玩,你陪好新娘子,早生贵子吧!”

        几个人哈哈大笑,只有花小蕊一直盯着李毅看,怎么看也看不够似的。

        李毅对她轻轻点头,走了几步,忽又走回来,掏出钱包抽出一张卡塞在孩子襁褓之中,说道:“今天第一次见孩子,我也没有准备什么礼物,这个就当是给孩子的见面礼吧!密码还是那个老密码,你应该还记得吧?”

        花小蕊咬了咬嘴唇,低声说道:“你还真是慷慨啊!——我代浩然谢谢李书记。”

        李毅轻轻点头,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来到张正贵等人下塌的酒店,李毅上去跟他们见面,寒暄一番之后,委婉的表达了自己不收礼金的想法,同时点出纪检委正在严打此类行为的内幕消息。

        张正贵等人都是官场老将,一听李毅的话,就知道事情的轻重,都表示理解李毅的做法,同时发表了一通对送礼随礼之风的看法,大意也是不同意此等举动,但又限于俗规,不得不随。

        祝文和包建安等人,跟李毅的关系自然要比别人深一层,尤其是来到京城,听到李毅的真实身份之后,对李毅更是多了一层好感和别样的感情。

        至于其它同志,在得知李毅身份后,自然也是各有想法,同时也理解了李毅在江州之时为什么这么牛逼哄哄了。

        李毅要走时,祝文相送,一直把李毅送到了车子边,这才低声说道:“李书记,我去看望过宋首长,宋首长跟我说过一句话,叫我转告给你。”

        李毅哦了一声,问道:“宋征明同志有什么话要转告我?”

        祝文道:“他要我转告你的只有四个字:谨防小人。”

        李毅眉毛一跳,说道:“什么意思啊?”

        祝文道:“宋首长没有说更多的话,就只留了这四个字。”

        李毅重重嗯了一声,说道:“我明白了!”

        祝文道:“李书记,我觉得这次江州来这么多的同志,分明有些不太妥当啊!”

        李毅笑道:“你也明白过来了吧?这就是小人在作怪呢!哼,我倒要看看,他们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