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百七十六章 不给李毅面子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百七十六章 不给李毅面子

    作品:《官路弯弯

        有那么一刻,李毅心想,如果薛雪不反抗,今天晚上就在这里把她办了。

        既圆了自己的一个梦,也印证了结婚前疯狂一次的传说。

        以前两个人见面的时间多,薛雪对李毅的挑逗和暧昧是百般阻拦,死不也答应李毅的过分要求。

        今天久别重逢,两个人之间反而多了一层莫名的吸引力。

        薛雪已经离婚,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心理压力,就算跟李毅好上一回,也不会觉得有多大的道德负担,更不会觉得对不起谁。

        如果李毅结婚了,那她又会生出新的心理包袱,会觉得对不起林馨,而今天,李毅还是单身之躯啊!

        这么好的机会,这么好的气氛,两个人都有些情浓。

        她缓缓闭上眼睛,一副听从身体愿望号召的表情。

        自从离婚后,她也太久未曾享受男人的拥抱了,伏在李毅坚强的臂弯里,她体内生出莫名的躁动,这一刻,情感战胜了理智。

        李毅扶起她的香肩,用嘴唇抵住她的额头,缓缓往下面吻去。

        两个人都是成年人,一旦有了感觉,一旦放下了最后的防备,还有什么可以抵挡体内汹涌而来的潮水?

        薛雪双手抱紧了李毅,紧贴住李毅的胸口,用自己饱满的胸脯,去感知李毅那狂乱的心跳。

        那心跳声音,是那么的坚强有力,像强劲的鼓点,一下一下,敲击着情人的心扉。又像决战打响前的冲锋号角,给两个人的潜意识发出最后的命令!

        咚咚!咚咚!

        两个人火热的嘴唇已经紧紧贴在一起,两条柔软的舌头,就像战斗中的两把刺刀,都在拼命的向前冲刺,在交缠,在旋转,想要冲击对方最后的防线。

        咚咚!咚咚!

        咦?声音怎么这么响?

        这不是心跳声,而是门外传来的敲门声音!

        两把火热的刺刀刷的一下分开来。

        “谁在敲门?”李毅皱眉问了一句:“这里的服务生不会这么不守规矩吧?”

        “哎呀!”薛雪有些慌乱地起身,说道:“我跟他们说过,你要来这里,这会可能是同志们过来了!”

        李毅苦笑道:“来得还真是时候啊!”

        薛雪一边整束容妆,一边说;“李毅,看来我们还是没有缘分呢!我的妆没乱吧?”

        李毅道:“没乱。你没涂口红吧?”

        薛雪白了他一眼:“我从来涂那东西的。”说完,伸手擦了擦李毅嘴角的口水,起身过去,镇定的打开房门。

        李毅也迅速的点着了一点香烟,翘起了二郎腿,装成一副谈话被中止等待继续的模样。

        薛雪笑吟吟地道:“同志们都来了啊,快请进来吧。李毅同志已经到了,正跟我在谈论大家呢!”

        几个人走进门来。

        李毅听到两声响亮的呼喊:“李书记!”

        李毅放下二郎腿,夹着香烟,站起身来。

        当前一个门板似的大汉,见着李毅就伸出了大手,不是姚鹏程更是哪个?

        “李书记,可想死我了!”姚鹏程哈哈大笑着,伸开蒲扇一般的大手跟李毅的手紧紧相握。

        李毅一手重重拍了姚鹏程的胳膊一下,笑道:“鹏程同志,好久不见啊!益发英武了!”

        姚鹏程嘿了一声:“李书记,你刚走那会,我想你想得睡不着觉呢!呵呵,这么久了,一直想去看你,可是一摊子烂事,老是给耽搁了。听说你要结婚了,恰好又是假期,就跑过来看你来了,你不嫌我们碍眼吧?”

        李毅笑道:“你说这话,就证明你跟我生分了!”

        姚鹏程道:“我说错话了,我该罚!明天酒宴上,我多喝三大碗!”

        “李书记,你好!胡继昌报道来了!”另一个大汉窜出来,握住了李毅的手。

        李毅从政,第一个结下的兄弟,就是胡继昌,两个人的感情,自不用多言,李毅紧握他的手,拍拍他的肩膀:“春节一别,又升官了吧?”

        胡继昌笑道:“托李书记的福,混得还行。”

        薛雪笑道:“胡继昌同志现在是涟水县的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

        李毅点头道:“不错啊,你们两个,是我看着成长起来的好同志,又都在公安干线上工作,这是保卫人民群众安全的重职所在啊!你们两个一定好好工作,不辜负党和人民对你们寄予的重托。”

        姚鹏程和胡继昌相视一笑:“李书记,我们一定不辜负你对我们的期望!”

        “你们两个汉子,像门神一般,挡住我们了,让让,让让!”孙薇清脆的喊声响起来,她拉着朱枫的手,挤上前来,笑眯眯地道:“李毅,你也太不够朋友了吧?我们好歹还是同学呢!你结婚这么大的事情,连喜帖都舍不得送一张给我们!”

        朱枫道:“就是啊,李毅,虽然你官比我们大,但同学情谊还在吧?你这么做太让我们伤心了!”

        李毅笑道:“实在是太忙了,把这事给忘了。”

        朱枫嘿嘿一笑:“我看你不是忘记了,你是无颜见南大校友吧?我们这班老同学,哪个不知道你以前跟郭小玲是一对啊?你跟郭小玲,那叫什么来着,男才女貌,天作之合,我们都以为,你们两个人会白首到老呢……”

        孙薇猛对朱枫使眼色,说道:“就你嘴多!我叫你嘴多!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朱枫不依不饶地说道:“孙薇,你拧我做什么?我知道李毅不爱听,但我还是要说!这事情李毅做得忒不地道了!郭小玲那么好的女孩子,当初追她的男生,排到北海去了!但你小子……哎哟,你还拧!”

        李毅没有通知一个同学,的确是因为这个原因。

        无颜见南大同学啊!

        李毅低着头,摆了摆手,说道:“孙薇,你不必拦着他,就让他说吧!他要是不说我,他就不是朱枫了。”

        朱枫道:“我就说你了,你官再大,你把我官撸了,我也得说完!李毅,你太没有良心了!郭小玲跟了你几年了?快八年了吧?八年啊?抗日战争都只打了八年!郭小玲跟了你八年,得到了什么?你给过她什么?你,你,我都懒得骂你了!若不是看你大喜的日子,我非得揍你两拳!”

        胡继昌和姚鹏程脸色大变,姚鹏程撸了撸袖子,冷喝道:“朱枫同志,你再这么说李书记,我就要对你动粗了!咱们是同事不假,但你若是敢污蔑李书记,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朱枫叫道:“来啊?你以为我怕你啊?我正想找个人好好干上一架呢!你不敢打我你就是孙子!”

        姚鹏程道:“行,你有种!是爷们的就跟我出去单挑,别在这里碍李书记的眼!”

        朱枫推了推眼镜,直着脖子道:“我怕你啊!我跟李毅是同学,他抛弃了我的另一个同学,我说他几句怎么了?轮得到你来嚼舌根吗?”

        李毅厉声喝道:“都给我住嘴!”

        他这一声喝喊,用足了气劲,威严十足,把姚鹏程和朱枫都给镇住了。

        朱枫咽了口口水,说道:“你凶什么啊!你始乱终弃,你还有什么脸面来吼我们?”

        李毅沉声道:“朱枫,郭小玲的事情,是我的不对。但是,你不能怀疑我对她的感情!”

        朱枫冷笑道:“有感情?感情有个屁用啊?明天你要结婚了,新婚子却不是她!你还有脸在这里跟我讲感情!我真感到害臊,我怎么就有你这么一个同学呢?我以前还真看不出来,你小子是这么一个人!早知道我当初就应该申请调班!”

        孙薇道:“朱枫,你疯够了没有?我们是来做什么的?是来找李毅吵架的吗?明天是他大喜的日子,你想怎么着?还想大闹婚礼吗?走,我们现在就回去算了!省得你丢人现眼!”

        朱枫张了张嘴,看到孙薇一脸怒目横眉的瞪着自己,话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重重的冷哼一声,小声地说道:“我原本是不想吵架来着,看一想到郭小玲,我就替她鸣不平!我就来气!想当初,她可是咱系的系花,多少牲口排着队追求她啊,结果,结果……”

        孙薇道:“人家的感情,你管得着吗?你替郭小玲鸣不平?哟,看不出来啊,敢情那个时候,你就是众多追求郭小玲的牲口之一吧?那你跟我结婚,是不是委屈你了啊?”

        “啊,没有的事,没有的事,我就是一时义愤。”朱枫结结巴巴地道:“孙薇,我可是对你一心一意啊,我这辈子,只对你一个人好。”

        “那就给我闭嘴!”孙薇伸手拧了朱枫一把。

        “给我留点面子啊,这么多人看着呢!”朱枫低声道。

        “你还知道要面子呢?你刚才那么大声说李毅,想过给他留面子了吗?人家还是正厅级别的大官呢!他的面子不比你的大啊?”孙薇白了他一眼。

        朱枫撇嘴道:“我跟李毅是哥们,我们之间骂几句,那不伤感情。李毅,你说是不是?”

        李毅摆手道:“好啦,这个事情是我的不对,但事情也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忽然,李毅的话噶然而止,看向众人身后那个娇小的身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