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58章 讨打!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458章 讨打!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耸耸肩:“我撞了你们?你脑子进水了吧?是我救了你们呢!这么多人都可以作证。”

        “对啊,小姐,是你们撞了车子!是他救了你!你怎么反过来咬人呢?这种做法可要不得呢!”有司机站出来说话了。

        李毅一脸无辜的表情,说道:“快去救你的哥哥吧!他还不知道是死谁活呢!”

        有人便说:“救人要紧,事故责任等交警来认定吧!”

        “对啊,赶紧救人!快报警!高速公路警察就离这里不远,一报警他们就来了。”

        “有这么样的好车,也不能这么乱开车啊!撞了别人,也毁了自己!”

        “我刚才看到了,这车的速度就跟飞似的!这路上这么多的车呢,这不是找撞吗?”

        “那司机是不是喝多了啊?”

        ……

        众人议论纷纷,把张家兄妹当成犯罪嫌疑人。

        张晓晴跑过去查看张晓斌的情况,和几个人一起把张晓斌拉了出来。

        张晓斌颈椎受了伤,人并无大碍,在张晓晴的施救下醒了过来。

        他看到李毅一脸笑盈盈的站在当场,气不打一处来,指着李毅,挥拳欲打,但颈椎的痛楚让他动弹不得,只得颓然放下了手臂。

        高速交警赶到,调查处理,李毅和一众司机作证,证明所有的责任全部由张晓斌来承担,并要求交警部门将其严惩。

        跟在布加威龙后面的那辆奥迪车,里面坐着的居然是一位京城市的副市长!他额头受了轻伤,一力证明是张晓斌违章驾驶,严重超速,要求警方严肃处理此事。

        有了副市长的证据,又有这么多的目击证人,张晓斌超速行驶,造成交通肇事罪,当地警方依法将之拘捕。

        李毅嘿嘿一笑,对张晓晴道:“回去告诉你哥,他输了!加上上次他犯的罪行,这次两罪并罚,估计要进去坐上几年牢了!”

        张晓晴道:“你做梦!你知道我爷爷是谁吗?你以为我哥这么容易进去坐牢啊?我警告你,今天被你阴了,这事情不会完!”

        李毅道:“那就等着瞧吧!”转身上车,带着楚怜心在下个路口出了高速,然后返程。

        温可嘉等人没有上高速,就等在高速路口,看到李毅的车子完好无缺的驶出来,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几个人下车,在路边聊天,听李毅说了事情经过,一个个都哈哈大笑,都说教训得好。

        李毅随后说道:“你们知道他爷爷是谁吗?”

        温可嘉道:“管他爷爷是谁呢!”

        李毅道:“张大山!”

        “张大山?”顾知武等人事先的确不知道张晓斌的来历,一听张大山的名字,马上就愣住了。

        李毅嘿嘿一笑:“怎么样?各位兄弟,有何感受?”

        顾知武竖起大拇指,说道:“牛!李毅,你真牛!”

        张一帆道:“除了牛逼两个字,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词可以形容你了。”

        温可嘉道:“教训就教训了,管他是谁的孙子呢!走吧,赢了这么大一局,我们是不是得找个地方庆祝一下啊!”

        陈博明道:“李毅,张大山最是护短,这次你要多长几个心眼,最好有所防范。”

        李毅道:“放心吧,我自有分寸。哥几个,是回家睡觉呢,还是继续去玩啊?”

        张一帆道:“李毅,还是回家算了吧!林馨还在家里等着你吧?”

        李毅道:“不够朋友,今天是我特意出来陪兄弟们玩的日子,管家里的女人做什么啊!”

        张一帆道:“那成,我们继续找地方喝酒去!”

        几个人找了个酒吧,喝了一个多小时的酒,喝得都有几分醉意了,这才各自分开。

        饶若曦本有很多话要跟李毅说,但李毅要送楚怜心回家,叫她先行回去,明天再说。

        饶若曦仍旧驾驶那辆法拉利跑车离开。

        李毅送楚怜心回家,上了车后,问道:“楚小姐,今天没吓着你吧?”

        楚怜心道:“我别提有多高兴呢!我不怕,能再见到李先生,我心里很高兴。”

        李毅本来有很多事情要跟楚怜心商量的,但今天出了点意外,搞得心情全无。

        自己在京城摆了张晓斌一道,张大山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罢手。自己虽然算计得完美无缺,让人抓不到任何把柄,但张晓斌不是傻子,他肯定会找爷爷向自己发动反击。自己得回去预做打算才行。

        楚母在京城一条小胡同口开了家小门面,卖的是童装,住房就在门面的阁楼里。

        李毅送楚怜心回到家里时,楚母还没有关店,站在门口忧心的张望。

        见到李毅和楚怜心走下车来,楚母哎呀一声,迎上前来,喊道:“怜心,你怎么这么晚才回家啊!急死我了。明天无论如何也要去给你买个手机,不然这样下去,我迟早会被你吓出心脏病来。”

        楚怜心拉着母亲的手,笑道:“妈,你看看这是谁?”

        楚母打量了李毅一眼,说道:“你是,你是李先生!”

        李毅笑道:“伯母,您好。”

        楚母喜道:“李先生,快请屋里头坐。李先生,你不知道啊,我们到处找你呢!那天我们回去得匆忙,没留下你的住宅地址,我们到处找你都没有找到……”

        李毅心想,我也到处找你们呢!但此刻不好再说这种话,显得自己是为了要债一般。本想尽快回家,但被楚母热情挽留,心想就留下来谈谈吧。便道:“伯母,我工作频繁调动,居无定所啊!呵呵,你们这生意还好吧?”

        三个人进入门面里,楚母道:“我们不会经商啊,没有她爸那样的头脑,赚不到大钱,只能这么小打小闹的。李先生,欠你的那笔钱,我们只能慢慢还,唉,也不知道要还到何年何月啊!”

        楚怜心倒了一杯茶,端给李毅,默默的在母亲身边坐下,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们做牛作马,也会报答李先生的大恩大德。”

        李毅笑道:“楚小姐,我正要跟你谈这个事情。刚才那位饶小姐,你见过面了,她是一家集团公司的总裁秘书,他们集团正在发展壮大,需要招人,薪酬还可以,我可以做个中间介绍人,给你去谋个好差事。”

        楚怜心道:“李先生,多谢你的好意,可是我什么都不会哩,我学的是艺术,会弹会跳,如果去公司里上班,我怕我会应付不过来。”

        李毅道:“这样的话,我倒有个好主意。你学的不是艺术吗?我给你弄点钱,帮你开一家艺术培训学校吧!”

        楚怜心道:“这不妥吧?我们已经欠你太多了。再要你的钱,我都不知道怎么报答你了。”

        李毅道:“你如果真的想还上我的钱,就听我的话。就这么定了,回头我请饶小姐过来跟你谈谈具体的事宜。饶小姐集团公司里有传媒公司,需要这方面的人才,你开一家艺术培训学校,正好可以跟他们挂上钩。”

        楚怜心道:“李先生,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李毅起身说道:“那就这样吧,我还有事,改天再来看望楚伯母。”

        楚母和楚怜心送李毅离开,楚母对女儿说道:“多好的人啊!怜心,你说他是不是看上你了?”

        楚怜心俏脸一红:“妈,你胡说什么呢!”

        楚母道:“他要不是看上你了,怎么舍得在你身上这么花钱啊?总不至于是看上我这个老古董了吧?”

        楚怜心向李毅离去的方向看了看,抿嘴一笑,心里甜蜜蜜的,嘴上却道:“我听他的朋友们说,他马上就要结婚了。”

        楚母呀了一声:“可惜了,这么好的男人,却被别的女人抢走了。你是当他的情人,这可太委屈你了啊,唉,我们欠他这么大的人情,他万一要你当他的情人,你说我们怎么拒绝呢?同意还是拒绝呢?”

        楚怜心见母亲越说越离谱,扭头走了进去。

        李毅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进入院子,看到院子门口站着一个人,还以为是钱少在站岗,等停了车子走过去,却发现是林馨。

        “你怎么还没有睡?”李毅有些歉疚地问道。

        林馨挽着李毅的手,说道:“我在等你啊。李毅,对不起,我不该如此任性。”

        李毅心头一暖,一把将她揽入怀里,说道:“丫头,是我的不对。”

        林馨仰头头,双目迷离的看着李毅,说道:“李毅,我们以后再不也吵架了,好不好?你今天出去后,我一直心神不宁。我好害怕你会失去你,真的,我有一种十分不详的感情,我坐卧不宁,满脑子里全是失去你的痛苦和可怕场面。”

        李毅紧紧搂住她,用热烈的吻回应她,喃喃说道:“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跟你吵架了。就算你要跟我吵,我也一定包容你,爱护你。”

        “扑哧!不害羞!真不要脸,在这外面就敢舌吻!都被我看到了!污染我们青少年纯洁的心灵!”

        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来,不是李娟更是谁?

        李毅松开林馨,对着又长高了不少的李娟,说道:“我和你嫂子亲嘴,关你什么事啊!小屁孩子就知道偷看了,讨打!"